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3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3


敏锐的直觉提示着事情的复杂性,沢田纲吉皱起的眉头就没放松过,退出超死气模式,瞥了一眼拉尔·米尔奇,“我和狱寺君刚从过去来到这个时代,对什么情况也不了解,掐准时间出现的你,想必能够为我们解惑?”


“没时间解释了,刚刚稍微玩的有点过火,看来这里被发现也只是时间问题,先把链子绕在彭格列指环上。”解除束缚狱寺隼人的火网,拉尔从腰包里掏出两条金属链子扔给沢田纲吉,介绍道:“这叫做‘玛蒙链’是能够封印指环能量的项链……”


一脱困,狱寺隼人立刻奔到沢田纲吉身边,满脸崇拜地夸赞:“十代目,您真是太厉害了!”在他眼里自家首领战斗的时候一直都非常厉害,是以暂时还没看出沢田纲吉和他那个时间支流的十代目候选人的区别。


“‘玛蒙链’?是彩虹之子玛蒙制造的道具吗?”忆起指环争夺战时,那个一直蒙着脸的小婴儿用来封印奶嘴的锁链,想必是同一原理下的产物。但他并没有按照拉尔的吩咐封印彭格列指环,虽然对方在上一世是可乐尼洛的妻子,可目前情况不明,并不能因前情而贸然相信对方。


拉尔见此也没再说什么,自顾自拉上斗篷,催促:“快点离开这里,很快就有敌方的搜索队会出现,如果不想死,就跟我走。”


狱寺隼人看她很不顺眼,大声喝道:“喂,你给我等等!你到底是什么人?刚才还突然攻击我们,现在又自顾自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真是莫名其妙!而且,你为什么会知道彭格列指环的情况?你到底是谁?敌方又是谁?”


刚刚来到十年后的世界,两眼一抹黑,沢田纲吉也很想搜集更多情报,便没阻止狱寺隼人的喝问,拿眼瞅着拉尔,想要看她的反应。


“哼,废话真多。”拉尔懒得解释,转身要走,“不跟我走,就待在这里等死吧,我没时间可浪费了。”


想了想,沢田纲吉决定顺从超直感的提示,并且,刚刚的战斗以及她一直表现出的态度判定,其实拉尔并没有恶意,只是在测试些什么,不然她没有必要交代这些。


“狱寺君,我们走吧。”沢田纲吉率先跟上拉尔的脚步。


“啊?十代目等等我……”虽不情愿,可更为担心自家首领的安危,狱寺隼人只好追了上去,一边走一边还在念叨:“为什么我们非得跟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一起走啊,十代目不要上当……”


“好了,狱寺君,我们现在也没什么办法,更不知道身在哪里。不如先跟着这位……拉尔小姐,她可能会给予我们帮助。”


“十、十代目这么说的话,也只好这样了。”狱寺隼人对自家首领向来千依百顺,面对拉尔的态度却截然不同,用可以吓坏小女生的凶恶态度大喊。“喂!女人,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这个沢田纲吉不知是胸有成竹还仅仅是傻大胆的天真,行为举止与资料里提到的不太一样,不像是少年,倒与十年后的他有些类似。不过,看来倒是很识时务。」


无视了狱寺隼人,拉尔压下心底的疑惑,边走边说,“我也没必要诓骗你们,想知道一切就跟我到达基地之后再自行调查吧。”


“基地?”


“彭格列家族的基地。”


狱寺隼人突然很兴奋的说:“啊,十代目,里包恩先生应该也在那边吧?”


「你不说,我真忘了。」


摸了摸鼻子,沢田纲吉满是疑惑的脑子终于记起,眼前的狱寺君那个时间支流的里包恩也在这个时代,敷衍的说:“很有可能。”


“等到了基地,一定要向里包恩先生了解情况,即便婴儿时代的里包恩先生不在,没准还有这个时代的里包恩先生在呢。”


拉尔像是被他们的话刺激到哪一点,突然站定,冷声说:“他不在了。”


“啊?真是个让人讨厌的女人!我和十代目说话,你插什么嘴?”


沢田纲吉却是一惊,他已经有预感拉尔接下来的话会给他带来巨大的冲击。


“哼,我的身体之所以会长大,我之所以还能活着,都是因为我只是个半吊子。”拉尔掏出一个色泽浑浊的奶嘴,黯然说道,“可乐尼洛、玛蒙、史卡鲁、最强婴儿的彩虹之子们,全都已经不在了。当然,里包恩也不例外。”


沢田纲吉脑袋里一片空白,对他来说,亦师亦友的里包恩是改变他一生的人,他从没想过有一天,几乎无所不能的里包恩也会在这世界上消失。


这个结果,他不能接受!


“拉尔小姐!”


“闭嘴,现在我不想谈这些。”拉尔粗暴地拒绝,加快脚步走入黑暗的树林中。


看了看沢田纲吉又看了看拉尔快要消失的背影,狱寺隼人担忧地提醒他,“不跟紧点那个讨人厌的女人就走掉了,十代目?”


六道骸一直沉默地跟在沢田纲吉身边,周围人对他全然无视,通过这一连串的事情,他已经明白到,其他人根本看不到他,在这时空里他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他的存在只有恋人才能感知到。很明显,现在沢田纲吉已经陷进一个谋划已久、牵连甚广的局中,已经没法使用力量的他不知还能不能帮上忙?


他不怕死,只怕失去绝对不能失去的人。


沢田纲吉的心情低落,六道骸的情绪也不高,感到恋人的异样,悄悄握住他的手。


这一握,让沢田纲吉恢复几分冷静,悄悄传言:“我没事。”来到这个时代后,他和六道骸之前产生了类似心电感应的特殊感应,可以在精神层面进行心灵对话,不虞被他人听见,也让沢田纲吉不用成为他人眼里喜欢自言自语的怪人。


接着,他对狱寺隼人说:“我们走吧。”


“好!就让我来为十代目开路吧!”见沢田纲吉恢复如常,拿起手电筒,狱寺隼人元气十足的大喊,惊起一片夜鸟。


“你的忠犬,还真是让人无奈的没脑子。”还好离和拉尔交战的地方已经有段距离,否则真有什么敌人追踪的话,只这一下就会被发现。


“骸!”狱寺君也是想要为我打气! 


“クフフフ……”六道骸调整了握法,让两人的手掌心相对,十指环扣。


沢田纲吉脸上不由晕染红霞,他不想表现得如同纯情少女,可他没法控制,现在只能庆幸周围能见度很低,没人能看到他丢脸的样子。他却不知道,以灵魂体存在的六道骸获得了‘昏暗视觉’,黑暗的环境在他而言如同白昼,他的一举一动全都清楚落在对方眼里。


就这样,在六道骸的轻笑声里,两人手牵着手,并肩而行。


这一切都被黑暗遮蔽,狱寺隼人一无所知。


※※※


几人一路磕磕绊绊,追上拉尔之后,又走了约莫半个小时左右,在一条小河边,她停下脚步。“和你们这些夜晚就看不清东西的人一起行动真是麻烦,就在这里露营吧。”


“露营?基地距离这里有多远?如果不远,就没必要休息,拉尔小姐,你不必顾虑我和狱寺君。”


“哼,我是看你们几乎都要被疑惑撑爆了脑袋,特意来给你们解惑,居然不领情吗?”这一路走,拉尔似乎改变了想法,竟然态度大变。从斗篷里拿出一个小匣子,以指环激发,放出一个死气炎驱动的热气球状的警戒器升到半空。随后,她坐到地上,淡淡说道:“你们两个的照片我曾见过,并且我也知道十年火箭筒的存在,经过一番观察,最终确定你们的身份。”


沢田纲吉拉了拉对拉尔十分不满的狱寺隼人,两人也各找了个位置坐下,聆听拉尔细说。“你的意思是,确认身份之后才来接触我们,顺便考核一下,对吗?我想,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超出预计的事情,才使得你这么谨慎。”


“没错,正是如此。废话少说,我就把我所知道的情况告诉你们吧。”拉尔意兴珊然,“我隶属于彭格列特殊顾问机构,因为彭格列家族发生了紧急事件,我受命调查十世家族的情况,所以才会来到这里。”接下来的时间里,拉尔将彭格列家族的现状以及遭遇的危机一一道来,令初临此地的两个少年变了脸色。


原来,这个时代的彭格列家族已经陷入极大的危机中,两天之前彭格列总部被毁,无人生还,九代首领下落不明。不仅是彭格列家族,整个里世界都在突然崛起的密鲁菲奥雷家族的巨大威胁下苦苦挣扎,不是臣服就是灭亡。


沢田纲吉还了解到这个时空的力量发展与他上一世并不相同,能够左右战局的战略性武器是各种等级的指环和匣武器,而密鲁菲奥雷家族在其首领白兰·杰索的带领下通过四下掠夺指环和匣武器,迅速奠定基础,成为西方世界最强的家族。


看了一眼挂在脖子上的大空指环,沢田纲吉忆起前世,围绕这枚指环发生的血案已经多到他早已数不清,估计这一次家族的危机也有一部分源自于此。他早就知道彭格列指环中蕴含着奇妙的力量,不同于流传于世的其他指环,而他们之所以会被交换到这里的原因他大致也明白了。


借助微弱的月光,拉尔看着眼前的沢田纲吉,稚嫩的脸蛋、瘦小的身躯,除了一开始表现出的些微惊讶,之后就是让人震惊的镇定,他甚至还安抚了同伴,只有一直紧锁的眉头泄露出一丝对未来的担忧。


「这个孩子……」


拉尔隶属的机构虽然也是彭格列家族麾下组织,但她和十代首领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对他的了解更多来源于十代首领一直以来的各种主张所带来的印象,为了这一次任务她才会翻阅首领的资料。显然,她遇到这个也叫作沢田纲吉的孩子,和她们的十代首领以及资料中记载的行为举止有很大差异,她突然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些不同。


天空中的热气球警戒器长长的尾须其中一根突然燃烧起来,拉尔猛然挑起,与此同时,沢田纲吉也站起身。


“有敌人靠近,快点跟我走,一旦被发现我们就完蛋了,他们很强!”迅捷无比套上斗篷,拉尔拉过两人躲在一块大石头下面,右手的戒指发出靛色火光,同时戴上的护目镜上一道道数据闪过。“已确定敌人是斥候,如果只有一个人,倒是可以用隐形指环骗过他。”


“快点把彭格列指环封印起来,不然会被敌人的感应器发现。”


“好。”这一次沢田纲吉听从了拉尔的意见。 


“啧!”狱寺隼人只得屈从。 


巨大的人形兵器穿过树林,狱寺隼人惊讶的说:“哥拉·莫斯卡?”


“不是,这是更新换代好几次之后的产品,叫做斯托拉欧·莫斯卡,同样是国家秘密开发,却被军方私下卖给里世界的人,我们的敌人购入了很多,用来干什么,不是很明显吗?”看来他们有了麻烦,这种型号的人形兵器不仅可以用来侦查,更多时候也用于单兵作战,威力甚大。 


“喂,女人,他转过来了。”


“他不会发现我们的,只要指环都被封印起来。”


她的笃定立刻被打破,狱寺隼人瞪大眼睛,“过、过来了!”


人形兵器像是确认了目标,直接朝着众人躲藏的方向缓缓走来,随着他的靠近巨大压力重重压迫在他们心头。


“怎么可能?”拉尔也有些慌乱,急问:“你们身上除了彭格列指环以外,还有其他指环吗?”


“……”沢田纲吉想起了黑曜战后兰奇亚交给他的那一枚指环,他一直随身携带,上一世这一枚指环陪伴他多年,佩戴的时间并不比大空指环短。不知为什么这一枚没有名字、也并不是非常强力的指环,似乎具有某种特殊的力量,能够镇定心神,只要带着它他就能够保持本我。长久的习惯,使他几乎忘记它的存在。


默默站起身,自己犯的错误就该自己承担,“我去引开他。”


上一世的世界力量的发展与这个时空不同,更注重的是以各种道具激发人体本身的能力,是从外而内的发展,随着个人本身力量的逐渐提升,就算没有指环也能有强大的战力。那时也有一些从军方流出的人形兵器,却不是里世界那些强者的对手,使用地方很少,市场需求就很低,也就没有什么太大发展空间,久而久之就遭废弃。而这里显然是借助指环从而操控多种多样的外物,失去了指环,似乎本身的力量就发挥不了,所以这种人形兵器的飞速发展也是顺应世人的需求。


沢田纲吉并不清楚这个时空人形兵器的战力,他从拉尔对斯托拉欧·莫斯卡的战力评估很高来估算,再计算了自己和拉尔之间战力的差距,得出的结论是,他应当能够全身而退。


当然预估是一回事,战斗的时候他会小心再小心,绝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狱寺君,你待在拉尔小姐身边,凡事听她安排。”   


“十代目,您别去!”狱寺隼人伸手拉沢田纲吉,却只抓住一缕清风,少年纤瘦的身影瞬间落到人形兵器之前,引开了对方的注意力。

    

他一反应过来,就想跟上,被拉尔一下扣住,拖到另一边。


无法挣脱钳制,狱寺隼人怨气冲天:“放开我,你这个讨厌的女人,别妨碍我去追十代目!”


“你去也是碍手碍脚。”拉尔回望斯托拉欧·莫斯卡远去的高大影子,冷冷的说。“你的十代目比你脑子清楚多了。”


也疯狂多了。


拉尔很清楚单凭他们三人全然不是对手,并非实力差距,而是他们之间几乎没有默契,无法互相配合,一但打起来必然是各自为战,互相扯后腿。最终结果就是被人一网成擒。


那么短的时间内,沢田纲吉就能想清楚这些,战斗素质相当高,不愧是多年来一直大放异彩的那个人。但他刚从十年前交换过来,并不熟悉这个时代的战斗方式,只希望他不要吃亏才好。


※※※


沢田纲吉在树林里全力急奔,他已经把人形兵器引开相当远的距离,现在只要甩开他再回转就达成目的了。


在树干上猛力一蹬,速度再次提升,试图甩开后面那个紧咬着他不放的追踪者。在敏锐的感知提示下,多次险险避开威胁度很高的散弹扫射,他相信若不是他亲自出马,可能早就被其射杀。


这个时代的战斗方式很有意思,火焰的性状似乎可以随时发生变化,也许是因为激发道具的不同?如果有时间,他一定要好好了解一下。


此时,天色将明未明,周围景色也逐渐清晰,透明的六道骸双臂环绕在沢田纲吉肩头,身体随着他的动作而飘荡起来,如果不这么做现在并无能力的六道骸很快就会被甩开,然后灵魂破碎而亡。


“骸,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有点眼熟?”


“这么说,好像是有点。”


“这里像是并盛后山……”并盛町附近多山,沢田纲吉的训练多半都在山里进行,他对那里很熟悉,之前光线太暗还没觉察,现在却能找到一些参照物。“难道,我们还在日本?”一开始他以为是在世界上哪个不知名的地方,却没料到,还在祖国。


“看起来是这样呢,纲吉君,你有什么打算?”


他改变主意了,沢田纲吉倏然停下脚步,转身面对斯托拉欧·莫斯卡,超死气模式下金橙色的瞳孔里神光奕奕,“干掉他,再去找到为什么我们会来到这里的原因!”


退开到一边,六道骸笑了笑,“加油吧,彭格列。”现在的我没法帮助你,一切只能看你自己努力了。


沢田纲吉身形灵动,不断躲过几乎致命的火焰弹,想要接近人形兵器,对方也不是好对付的,密集又猛烈的子弹不断喷发出来,形成一道几乎无法逾越的鸿沟,使得他有好一段时间没法接近对方。这种时候他分外怀念上一世的那些装备,只要有一样,解决眼前事再容易不过。


迅速抛开妄想,足尖轻点,全速滑行,躲避汹涌而来的攻击,忽然,彭格列指环上有一种异样的波动产生,沢田纲吉的大空波动刹那间被干扰,虽然他很快调整好状态,却还是不幸被性状发生变化的一颗子弹擦过右肩,飙出的血液瞬间就被火焰蒸发,尖锐的疼痛让他清楚意识到,如果不速战速决,没准一会还要出什么幺蛾子。可目前剩下的体力并不足以施展X-BURNER。不过,他很快想到了办法,利用对方想要活捉他的心思找到了机会,拳套猛然贴到金属表面上,白色的冰晶蔓延开来一秒钟内爬满巨大的躯体,将之牢牢冻结。


“你还好吗,纲吉君。”六道骸有些担心。


沢田纲吉的脸色极差,苍白如纸,气喘吁吁,彭格列指环产生的波动更加强烈,严重干扰着他力量的输出。他不得不勉强自己一边平衡体内的大空波动一边加强施展零地点突破·初代版,体力心神消耗剧烈,就快要超过负荷,并且他从来到这个时代后就没怎么休息,续战能力严重不足。 

    

“快走。”他卷曲起身体,猛地向后弹射,轻巧地滑翔到六道骸身边,伸手一拉,身体飞向天空,转眼去得远了。


※※※


另一边,狱寺隼人被拉尔困住,两人等到天亮也不见沢田纲吉归来,十分焦急。


这时,十年后的山本武找到他们,狱寺隼人几次打算一个人去寻找不知陷入怎样危险情况中的十代目,却被拉尔果断打晕带着回到了基地。


基地中的里包恩从拉尔那儿了解到情况,不由陷入深思,他的弟子他了解,怎么看也不像是如此果决之人,偏偏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里包恩也是刚到这个时空没多久,很多情况也不在掌握中,可轻重缓急他能分清,便让十年后的山本武去寻找沢田纲吉,他想尽快见到似乎性格有变的自家爱徒,也许见到他就能明白很多事情。


※※※


作者菌的话:刚到未来,很多地方还无法改变。改变是渐变而不是骤变。这个时空是与本文的纲吉君全然无关的世界,他所在的时空的影响力无法改变到这个未来。


随身老公阿骸能力全失,只获得技能‘心灵感应’【对象仅限于纲吉】、‘昏暗视觉’视黑暗于无物,然并卵,对战斗毫无帮助。

    

    


评论 ( 6 )
热度 ( 13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