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2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2


手电筒昏黄的光线射到黑色棺椁边的树干上,给一片昏暗的环境增加了些微能见度。


突然出现的青年男子迅疾走到棺椁边,跪了下来,难以抑制的感情在他翠绿的双瞳中蒸腾欲燃,差点克制不住大喊出声,嘴巴嚅嗫几下,欲语无言。伸出手去想要确认眼前人是自己幻想出的幻影还是真实的存在,却在半空怯怯停住,进退维谷。


脱口而出的只字片言,将沢田纲吉震惊的心情表露无遗,“啊,你是……”


他的声音终于促使来人做出判定,双手紧紧捏住沢田纲吉的双肩,神情激动地喊道:“十代目!”


沢田纲吉不知如何反应,眼前青年的这张脸,又熟悉又陌生,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了。青年二十来岁,眉头深锁,一张俊脸满是忧色,银灰色的头发,翠绿的眼眸,正是记忆中成年后的狱寺隼人的样貌。


“对不起!对不起!”狱寺隼人只懂得道歉,双眼瞪得大大的,有一阵子他没法在心如擂鼓中听到或看到任何东西,强烈的懊悔与失而复得的狂喜两种同样激烈的情感以心灵为战场,激烈交锋。


“痛……你捏得我好痛。”对方的大手仿佛两个铁钳紧紧扣住沢田纲吉细瘦的双肩,他挣了半天毫无作用,成年的狱寺隼人手劲极大,若不进入超死气模式大幅度提高身体素质,恐怕无法挣脱钳制。


六道骸试图帮助沢田纲吉,但他的手轻易的从失控的狱寺隼人的身体中穿了过去,他一下子沉默了。


“……对不起!”过了一会,狱寺隼人才逐渐平复激荡的心情,像是直到这时少年的声音、面孔才化作有意义的信息被大脑接收。


收回手,依旧跪坐于地,狱寺隼人闭了闭眼睛,像是压下满腹辛酸,冷静的说:“……您是被十年火箭筒击中了,在此地只有5分钟停留时间。您听好了,十代目,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很重要,请一定务必记住。”


“不,狱寺君,十年火箭筒像是出了问题,我在这里的停留时间早已超过了5分钟,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


“十代目?”狱寺隼人原本打算说的话被这一句截断,不由凝神仔细打量坐在棺椁里的少年,对方笑了笑,清秀稚嫩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惊慌失措。那双总是漾着温柔的蜜褐色眼睛依旧清澈,却在底层掩藏着锋锐,狱寺隼人忽然觉得陌生,眼前的人有着和记忆中那个人少年期一样的面容,可是为什么,总觉得和记忆不符呢?是了,是他过于镇定的神情,还有条理分明的分析,与记忆里那个人少年时遇事态度截然不同,倒更像是成年后作为家族首领的他。


“您……”


“狱寺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我会出现在棺材里,十年火箭筒是将两个时间节点的人互相交换,也就是说……”十年后我已经死了吗?这么一想,自己居然能活上十年,简直不可思议!


沢田纲吉眼里一闪而过的喜色令狱寺隼人大惑不解,那个人的死亡是他心底最深的痛苦,他想不明白少年为何欣喜,一时想不明白待事后再分析,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告知对方。“这些都不重要,十代目,如果您回去了,请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去做!”


成年的狱寺隼人身材高大,脸色却很不好,眼眶下更堆积了很多青痕,一副殚精竭虑的样子。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自己的左右手承受了太多本不该他背负的压力?


沢田纲吉的心思转了过来,努力搜集情报,分析眼前事。上辈子他死于24岁,现在是回到了前世自己死后的时间段吗?那也不对,他是死于火海,根本不会留下尸体,而骨灰什么的压根不需要这种形制的棺椁,更不可能与过去的自己交换!所以回到前世那个世界的轨道这一猜测根本不可能!看来他能活十年终是妄想。这条路是堵死了,换个思路来想,其实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应当也是有人预先设计好的,眼前的狱寺君也和自己记忆中的不太一样,难道自己到来的是另一个时间支流衍生而出的未来?不如来试探一下吧。


“其实,我会在这里是你们一开始就已经谋划好的计划吧?”


狱寺隼人的反应却很奇怪,一副很是震惊的样子。


“狱寺君,不管你信不信,如果我达不成设计这个计划人的目标,我必然是回不去的,所以你的打算算是白费了。现在,请你尽快告诉我现在的情况,彭格列家族目前处于什么处境?我在什么地方?”


狱寺隼人的表情更加惊讶了,他像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喃喃自语着:“……怎么会,十代目……我、我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纲吉君,看来这是你的计划呢,对你刮目相看了,十年后的你真是满身黑手党的腐烂味道啊!”双臂环在沢田纲吉肩头,下巴搁在少年乱蓬蓬的头发上,六道骸饶有兴致的说,他已经从某些打击中恢复过来。


“骸!”这个时间支流的自己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条道路,在死后让十年前的小孩子来拼命,其中必然有着他还没琢磨到的理由。难道情况已经到了不得不行险拼死一搏的危机时刻了?有没有可能,自己在时间隧道中所窥见的就是这个未来?


不理六道骸,沢田纲吉扶住狱寺隼人双肩使劲摇晃,唤醒他:“狱寺君,请冷静下来!来,汇报一下目前情况。”


也许是少年温软的声线安抚了狱寺隼人,也许是他自己平复了心绪,总之他没有再表现出过于激动的神态,一脸严肃地说:“不管怎样,这件事还得告诉您。”起身捡回手电筒,从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昏黄的光线照射下,照片上的人清晰可见。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相貌普通,有着一头棕红色的短发,墨绿色的眼睛,戴着棕色框的眼镜,走在大街上绝不会让人多看一眼的类型。


“他是谁?”似曾见过,却怎么也无法抓住这种缥缈的感觉。


“这张照片虽然是这个时代的,但是您应该在国中时代和他有过接触。如果见到他,完全不用犹豫,请消灭这个男人!”


“‘消灭’?他做过什么?是敌人吗?”能够让狱寺君如临大敌的男人,该是怎样的强大?他所面临的会是无法想象的未来吗?还有照片中的这个男人,确实有点印象,可现在在怎么也想不起,就算有接触也只是擦肩而过那种程度吧?


眼底的哀痛更加浓郁,狱寺隼人脸上不由自主流露出深深恨意,“如果没有这个人,密鲁菲奥雷的白兰也不至于如此,而十代目也不会……”


又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当这个名字落入耳里,沢田纲吉心砰的一跳,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刚想继续询问,淡红色的烟雾伴随爆炸声笼罩住狱寺隼人的身影。


“十年火箭筒……果然是在算计着什么。”六道骸半透明的身体坐在身边,视线同样落在逐渐消散的雾气上。


“……我知道,他估计也是被逼到极限了。”那个人也是他自己,心态他多少也能明白一些,他向来喜欢稳健,若非迫不得已,不会行险一搏。


“纲吉君,你注意到了没,你的忠犬没有戴着岚之指环。”一边旁观的六道骸看到了更多东西,出言提醒还没关注到这点的自家恋人。


“!”仿佛一道惊雷闪过,沢田纲吉猛然站了起来,惊疑不定地侧头看向六道骸。


“看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应当不至于此吧!”销毁指环,这个时间支流的自己,居然能够做到这一点,他曾在心里反复斟酌过,却最终放弃的想法。看来这个未来的他,所选择的道路是与上一世的自己截然不同的一条路。


他们虽是同一个人,因为选择的不同,而成为南辕北辙的两个人,这个想法让沢田纲吉的心情复杂。


他不明白那个沢田纲吉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放下武器引颈就戮?难道那个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就等着彭格列家族稍微衰弱一点就会像饿狼一样扑上来,死死咬住你的咽喉不放,直至将你拆吃入腹?还是那人从没想过,失去武力,他谁也保护不了的可怕后果?还是说那人为了良心的苛责,宁愿放弃周围人的性命只为了保护自己的那颗心?


他不懂,不明白!


在他看来,这个未来的沢田纲吉其实就是在逃避,选择成为黑手党、继承彭格列家族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自己的手干净不了。只要还坐在王座之上,纷争就不会结束。没错,这场密鲁菲奥雷家族掀起的黑手党战争的导.火.索是彭格列指环,然而,战争爆发的原因却是有着众多原因,仅仅归结于指环,即便毁灭戒指也并不代表可以结束一切呢。


他佩服这个未来的沢田纲吉的决绝,却不认同,虽然那是另一个自己。在血海里浸泡过的他得到的最大经验就是在很多时候,只有掌握着强大武力才能够持之保护真正想要守护的事物,放弃武力等于将自己、将所爱的人的性命交付他人手中,由他人决定生死未来。所以,这个未来的沢田纲吉才会死去,用这种成功率极低的方式来赌博。


「简直、简直是儿戏!」


这么一想,沢田纲吉觉得,如果是他绝不会销毁指环,每个世界的自己的性格都有所不一样是正常的发展,不过,每一个未来都是不同选择下的分支,这样的他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与他似乎没什么关系的未来呢?


“十代目!”刚刚交换过来、还是少年的狱寺隼人提高嗓门,提醒着像是沉浸在自己思绪中无法自拔、他所敬爱的十代首领。“您找到里包恩先生了吗?”


“啊?”沢田纲吉不明所以。关里包恩什么事?


里包恩什么时候不见了?有这回事吗?他不是常常神出鬼没吗,有必要找吗?再说,他那么神通广大,谁能把他怎样?


“里包恩先生被蓝波的十年火箭筒击中并没有和十年后的他交换,而是不见了,我们分别去找。为了打听这件事,我打算去十代目你家找长大后的蓝波,结果被从窗户飞出来的十年火箭筒的炮弹击中了。”见自家首领一副迷糊样子,狱寺隼人如同往常一样耐心解释。不耐心也不行,虽然有点不敬,不过十代目比较迟钝,不掰开来揉碎了说,他总是不明白,很多时候大家都懂的事情,只有他一个人总是不能明了。


“……”沢田纲吉觉得自己头有点大,眼前的狱寺君显然不是和自己从同一时间支流而来的,他的态度和这辈子遇到的狱寺君也大为不同,虽然看起来同样对自己十分崇敬,但还是有些微差别,更接近于上一世年少时的他。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应当从是衍生出这个未来世界的过去而来。这样,事情也就能够对上了,只是,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个与自己似乎没有关系的未来呢?谁能为他解惑!


六道骸拍了拍沢田纲吉的肩膀,戏谑的说:“他好像不是你那只忠犬啊。”


“嗯,我知道。”还有别这么称呼狱寺君,太失礼了!


借助手电筒发出的微弱光线,狱寺隼人的注意力转到别处。“嗯?这是什么?挺像棺材的……”


“不是像,这就是……”顺口吐槽,说完才觉得不好,果然狱寺隼人像是明白了什么,整个人消沉下来,沢田纲吉忍不住问,“狱寺君,你没事吧?”


“十年后的我都在做些什么啊?!”狱寺隼人猛然站起身,大喝。“为什么会让十代目躺在棺材里?!”


“也许只是个意外……”


狱寺隼人完全没有理会沢田纲吉没有逻辑的劝慰,趴在地使劲捶地,“可恶!十代目竟然死了,我真是没资格当什么左右手!”


“真是没脑子的忠犬。”六道骸嗤之以鼻。


我说骸啊,不要仗着其他人听不到你说话就在那边胡乱评价!任谁遇到这种事也会需要时间才能恢复心情的好吗!


“咦?我到这里的时间应该早就超过五分钟了……”狱寺隼人终于恢复了冷静,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难道……”


沢田纲吉微微笑了起来,果然是狱寺君,就算是十年前还很浮躁的他,也一样是个心理素质过硬的人,要是那时的自己估计还得好久才能意识到不一样。“是的哟,狱寺君,我来的比你更早,可见是十年火箭筒出了故障,我们得去找人帮忙才行。”


“不、不愧是十代目!”狱寺隼人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对未来的迷惘顿时烟消云散,崇拜地看着自家首领。


“现在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可能暂时是无法回到自己的时代了……”突然一阵咕噜噜的响声传来,沢田纲吉一呆,摸了摸肚子,想起原本他是跟六道骸出门吃晚餐,却被十年火箭筒击中,到现在为止他还没吃任何东西。


狱寺隼人露出笑脸,提起一个食品袋,说:“我带了八桥,先吃一点吧。”


※※※


吃完东西,狱寺隼人拿着手电筒四下转悠,到处都是高大的树木,杂草丛生,不禁疑惑:“这到底是哪里?”


沢田纲吉摇摇头,他也不清楚,十年后的狱寺隼人还没来得及交代什么有用的信息就被交换,现在他们也只能等天亮走出去打听消息。“我也不知,也许已经不是在日本了吧?”这么一想也很有道理,毕竟在上一世他离开并盛町之后,几乎都没有回去过。


狱寺隼人又走了回来,提起十年后狱寺隼人遗留的拎包问:“这是十年后的我留下来的东西吧?”


“嗯,是啊。”


“我看看。”毫不犹豫打开,一堆东西呼啦啦落到满地枯枝残叶上。


“狱寺君,你等等,不要随便打开……”


“没关系的啦,反正是我的东西。”狱寺隼人倒是毫不在乎。


同一时间还有六道骸的嗤笑传来:“真是迂腐!”


沢田纲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拎包里杂七杂八的东西挺多,手机、香烟、皮夹、打火机、收纳盒,一封信还有一个长满青苔的奇怪小盒子。


“这个脏兮兮的小盒子是什么啊?真脏……”狱寺隼人一边嘀咕一边拆开信,“咦?过了十年竟然还在用纸写信啊……”


瞄了一眼满是炸弹小刀骷髅头的奇怪字符画,沢田纲吉顿时悟了,这不是狱寺隼人发明的他自己专用暗号吗?反正他是看不懂这种鬼画符一样的所谓“G文字”。


狱寺隼人就着手电筒的光线解读暗号,沢田纲吉却警觉地观察四周,寻找突如其来感受到的危险气息。


走到狱寺隼人身前,冷然喝道:“出来,鬼鬼祟祟躲在一边就以为别人发现不了吗?”


“初次见面。”来人大摇大摆从黑暗中走出,在能见度极低的午夜树林里,只能从其声线听出是个女人,直到手电筒的光线转到对面,才看到其人浑身包裹在斗篷里,披散着一头暗色调的半长发,带着护目镜,右边的肩膀上有一个奇形怪状的头盔状肩甲。


“你让我很惊讶啊,不过,还是要说一句:永别了。”长发女人的左手上戴着很有科幻风格的腕甲,右手上则是戴着4枚不知等级的指环,只见她右手搭在左手腕甲上,指环微微发光,大量火焰发射出来,冲向沢田纲吉和狱寺隼人。


狱寺隼人反应也很快,“敌人!十代目,请你去一边,这里交给我来对付!”炸弹迅速出现在手中,人也冲向前去。


他快,沢田纲吉更快,随着冰冷的大空波动,金橙色的火焰在额头、双手之间出现,迅快拉开狱寺隼人,避开了长发女人的攻击。


“哦?居然自行进入超死气模式,和情报不一样,越来越让人感兴趣了。”看了一眼想上前帮忙的狱寺隼人,长发女人再次发射出火焰弹,形成一道火网将他捕获。


“什么东西?好烫啊!”从没见过这种以死气炎形成的火网,狱寺隼人还有一点好奇,但不小心碰上一次,被烫了个半死再也不敢妄动,可他仍旧关心着自家首领。“十代目,你要小心啊!这家伙很难对付,您还是快点离开这里!”


那个腕甲是振幅装置吗?以指环作为驱动,形成多种多样的攻击方式,看来这就是这个未来的力量发展模式,不过,这种程度的攻击,我也不惧。对方看来游刃有余,是在试探还是别有目的?


脑子里一瞬间闪过无数念头,沢田纲吉马上撇开繁杂思绪,战斗的时候没必要考虑这些,只有将对方制服才能得到有用的信息。


“真弱啊,指环都不会熟练运用,真是不知道利用好宝贝!”长发女人闪开他的攻击,跳到更远处一棵大树上。


“对方的目的是指环?也不对,她在提点你,纲吉君,要手下留情哟。”六道骸脸色有点难看,他刚才发现自己并不能离开沢田纲吉超过十米,只要超出范围就有一种灵魂都要崩散的可怕感觉,更让他无法忍耐的是,他的力量全都失去了作用,简而言之,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只能依附在别人身边毫无作用的幽灵。


“嗯,我知道,多谢你,骸。”金橙色的瞳孔映入对方遮掩的严严实实的脸庞,拳头却毫不犹豫砸了过去。


双方的动作都很迅捷,在树林高大树木的枝桠间跳跃闪躲,不断有树木被轰断落地,长发女人的攻势越来越迅猛,火焰的性状也不断发生改变,然而即便是偶尔击中沢田纲吉,也被他的零地点突破·改所吸收,毫无作用。


“呵,沢田纲吉,你还真是有点本事啊,即便我使出全力,估计也比不上你的战斗力吧……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你的时代了!”被超速滑翔冲过来拉开斗篷露出纤细身形的长发女人唇角微翘,一边急速后退一边从腰包里掏出一个小匣子,右手食指毫不犹豫插.进去。咔擦一声响,她跳到半空,再次发射出一道火焰弹。


那一道火焰弹化作一条冒火的蜈蚣缠绕在沢田纲吉身周,在极短的时间内分裂成无数条,牢牢束缚着他。


这时,长发女人的声音才悠悠传来,“在现在这个时代,只靠这点本事是活不下去的!”


狱寺隼人大惊失色,“那是什么?”


一开始沢田纲吉打算使用高强度火焰崩断火蜈蚣,但他很快发现这么做只会适得其反,这种奇特的火蜈蚣具有吸收火焰的特性,并且还能利用吸收来的火焰进行分裂增殖,也就是说,他的打算破产了。


金橙色的火焰一瞬间膨胀,暴涨开来,照亮夜空。


火网之下的狱寺隼人大喜,夸赞道:“好、好厉害,不愧是十代目!”


长发女人却略显失望,“哼,想清楚再出招吧,这么做只会……!好厉害!”话未说完,剧烈升腾的火焰猛地向内收缩,在一瞬间化为晶莹剔透的冰晶冻结住火蜈蚣,在那个少年的拳套轻轻一抚之下,化作粉末四下飘散。


“我想,现在我们能够好好谈谈了吧?”沢田纲吉视线落在长发女人身上,却没再出手。


怔了一怔,长发女人拿下护目镜,露出一张半边有着可怕瘢痕的秀丽脸庞,“你和资料中完全不一样呢,沢田纲吉,我叫拉尔·米尔齐。”


竟然是她!从尘封已久的角落中搜刮出这个女人的资料,意大利特殊部队COMSUBIN的教官也是王牌主将,算是一名彩虹之子,好像是可乐尼洛的女友,解开彩虹之子的诅咒之后,听说他们结婚了,但那时他正好有事没能去参加,可以说上一辈子他们之间几乎没有交集。


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沢田纲吉的眉头皱了起来。


※※※


作者菌的话:


本章设定比较多,请仔细观看。说明一下,未来战的设定是,除了纲吉君其余人士都是从原本世界的过去交换过来的,而纲吉君和随身老公阿骸则是从另一个时间支流枝桠跃迁过来的。


纲吉君智商上线,不谈恋爱的时候就是聪明的~嗯就是这样。


阿骸成为随身老公。


年代久远记忆已模糊,虽然翻了翻书,然并卵,好多内容都不记得了,所以有BUG都是正常的【不负责任遁走


关于进度慢的问题,本菌一直都是拖戏大王,已弃疗。


进度加快不了,若催促直接写大纲不写文可以吗?


评论 ( 8 )
热度 ( 11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