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1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1


“警告!警告!能量反应异常!能量反应异常……”


幽暗的房间里,突然响起机械的电子音,不断发出刺耳的警报,各类仪器疯狂运转,五颜六色的指示灯明明灭灭。惊动了一边沙发上昏昏欲睡的青年,他倏然起身,迅疾走到显示屏边,眼镜后的目光落到在不断滚动着大量数据的淡蓝色光幕上,顿时凝定不动。眼底的惊喜逐渐转变为惊愕,略一犹豫,双手不停在键盘上操作起来。


“备用方案B-05启动中,请稍后……”


“启动成功,能量转化开始。”


“这……”略松了口气,青年目不转睛盯着光幕上的数据变化,同时分出一部分心神思索原因。


怎么会出现能量异常呢,按照计划彼时的你是不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的。


“警告!警告!空间异常波动,能量溢出!”


“啧,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计划尚未开始就失败了不成?”青年倒抽一口冷气,如果在这一步就失败,那么一切都将无法挽回!他们承受不了这个惨痛的后果!


淡蓝色的光幕上,代表空间力场的波幅剧烈抖动着,在某一时刻陡然拔高,又瞬时衰退至谷底,使得观察者的心脏受到严重考验。


“不!只有这件事我无法接受!”


青年手下不停输入各种数据,开始调试通道,尝试着操控这股突然涌出的巨大能量流。极短的时间内就满头大汗,也顾不上擦一擦,他精神高度集中,瞪着雾蒙蒙的眼睛一眨不眨注视光幕,直到一滴汗水流入眼睛,火辣辣地痛,生理性的眯了眯眼。


就在那一瞬,代表空间力场的波幅陡然升高到峰值。


时空通道内,一股恢弘磅礴的力量化作一道流光,直线般射出。


“砰砰砰”一连串声响中,房间内的监控测量仪器猛然爆裂,发出阵阵焦糊味道。


一直回荡在房间中的刺耳警报声戛然而止,青年猛然睁开眼睛,顾不上查看四周,只注意到显示器上波幅已经恢复平稳状态。


“咦?居然恢复正常了?是成功了吗?”青年有些不敢相信,方才那一会儿的忙碌消耗掉他大量体力,看到结果竟有些脱力的感觉。“超负荷运转,仪器很多都坏掉了,好在目的算是达成。”


“不过,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迷惑不解。“沢田纲吉,这股力量与你有关吗?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啊……”


“或者说,我们究竟弄来了一个怎样的‘怪物’啊……”


“具有最大潜力的你……”


※※※


里包恩面沉似水,捧着心爱的意式浓缩居然品不出味道。


事情就发生在他眼前,本来他也能够阻止事态的发展,却因为深知十年火箭筒的效用并未出手阻止,谁知这一次十年火箭筒居然出了问题。


十年火箭筒是波维诺家族所掌握的一门成熟的技术,有着相对稳固的时间隧道,可以用来窥见一些可测知的未来,带来极大利益。不得不说,这个家族的财富很大程度上正是来源于此。


所以说,若是十年火箭筒用起来事故频发,波维诺家族也不会当作传承之宝,毕竟没有谁会拿性命开玩笑,没有人是傻子,毫无利益的事会一直去做,就算利用强大实力一时威逼,也不可能胁迫别人一世。


里包恩此时十分头疼,到底他也不是专业的技术人员,对于十年火箭筒的了解只有皮毛,判断不出原因,具体该怎么做还得找专家来研究。


其实里包恩凭着经验也能够想到大概又是那个强尼二的杰作,这位彭格列家族技术部门的机械师的改装就没靠谱过,该死的没脑子蠢牛怎么就敢让那家伙动自己家族的传承之宝呢?!还有波维诺家族的掌权者怎么就随便让一个熊孩子带着重要的宝物到处瞎跑呢!


一想到这件事又是蓝波那个愚蠢的小牛闹出来的麻烦,里包恩就心烦不已,还好他现在不在自己眼前,不然不打爆他那颗比牛更蠢的脑袋,心情舒爽不了。


现在追究是谁的错误毫无意义,首要任务是找到十年火箭筒究竟出了哪方面问题的具体原因并解决它,至于阿纲和六道骸的私情问题还要排在此事完结之后处理。


最近因为自家弟子首领资格的追加测试,原本就很忙碌的里包恩手头工作一下子更多几分,简直都要堆积如山,喝杯咖啡的休闲时间竟也没了。对此,大魔王表示事后会一一找当事者追究责任。


思考了一会,里包恩作出如下安排。


首先,六道骸手下那几个人需要安抚,这么一个大活人在公寓里昏迷不醒,落在他那几个几乎每天都要见面,对于黑手党又极度不信任的手下眼里,还不知怎么编排彭格列家族要害了他们的骸大人!不好好解释一下没准又会闹出别的什么乱子,他已经很忙了,不想再给自己增加工作量。如果这件事完结,一定要好好放松一下,度个长假什么的。


其次,沢田纲吉现在踪迹全无,巴勒莫总部的实习暂时是没法去了,总得给鹰派那些人一些合理的交代。他一定要彻底查查是哪些混账在给他添乱,不“回报”一下怎能对得起自己的辛勤工作?


最后,沢田奈奈也要忽悠好,这个简单,就说阿纲提前去了马菲亚学院做交换生,而家光、以及那个惹祸的强尼二都要一一通知,先拉过来给自己帮忙,不能就自己一个人干活,让他们歇着!彭格列家族的九代首领也要告知一声,不然没法调动家族内部的科研人员前来研究解决方案。


今天,勤劳的家庭教师依旧很是忙碌。


※※※


被十年火箭筒击中,沢田纲吉只觉得眼前雷光跳跃,彼此来回映闪之间,像是落入一片奇特的空间之中,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全是纵横交错的网格,无数光流,轰然转化七彩炫光奔腾远去。


这种奇妙的感觉只有一瞬,一幅支离破碎的画面携带无以匹敌的恢弘之力强行塞入他的脑海。与此同时,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疼痛,连意识也不能幸免,在撕裂般的痛楚里,连思考也停止了,只能被动接受强加于己的巨量信息。


地狱般的景象。


硝烟弥漫,狂躁、不详的火焰铺天盖地一般滚滚而来,似能吞噬一切、湮灭一切,目所能及的大地一片焦黑,建筑物被夷为平地,空气中翻滚着似乎有形体的热浪……


没有活人,除了他自己。他所站立的地方是一片红色汪洋,手上、身上全是鲜血,四周都是扭曲的人脸、白骨和尸骸,饱含血腥气的寒风夹杂着凄厉的惨嚎无孔不入的钻进他的耳朵,回荡在脑海,缠绕在身周,如同阴魂索命,飘荡不散。


巨量的信息洪水般涌入,在一瞬间就粉碎了他的意识,汹涌而至的沉重气息将他推拒出来,却还是在那刚刚的网格空间。


即便只有一瞬,令人震骇的一幕却已经像是铭刻到内心深处一样,他捂着晕眩疼痛的脑袋想,无论过去多久都不会忘记。


这不是幻觉污染,而是更为恐怖的东西,超直感疯狂地提示着。


恍惚想起,是谁跟他提起过一些关于时空隧道的信息,在那个至今只研究出一点毛皮的神秘领域,偶尔能够窥见遥远未来的景象,难道自己的未来竟是一片只有毁灭的末日?


不过,他还能不能活到那时还是未知数呢!


由于诅咒的关系,他的寿命会很短暂,他只希望能够在有限时间内为自己重视的人拼出一条坦途。至于其他的,他也管不了那许多!


也许是因为窥见不该看的东西,他的脑袋开始一阵阵发痛,奇怪的声音在里面轰鸣,扰乱他的正常思考,不知过去多长时间他才恍恍惚惚觉出不对。


多少个五分钟也该过去了,他已经在网格空间停留许久。在他的记忆中有数次被十年火箭筒打中,每一次两个时间节点的自己几乎都是一瞬间完成交换,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时间隧道的真实模样。


些微好奇早就抛到九霄云外,无缘无故滞留在此,不得不说,即便是久经考验的他也有些心慌意乱。他已经不是无知者,很了解迷失在时空中会有什么后果,想到再也无法回归,想到再也不能见到恋人、见不到至亲友人,胸口一阵剧烈疼痛,就像是有一道锁链穿过心脏,拉扯着要从胸腔破出。


忽然,有着谁的呼唤奇异的牵动心神,呼唤中有神奇的力量,可以给人注入一种纯净的勇气,使他信心大增。


对,不论如何,我要回去!


天旋地转,眼前的世界陡然间破碎开来,意识下沉,他忽然能够感觉到身体的存在。


六道骸醇厚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做梦了吗?看你一直都在挣扎。”到底是什么梦,让你如此痛苦?


“……嗯!”


对,是梦,一定是梦。那是极其恐怖的噩梦,伸出的手淹没于黑暗,一丝光也没有,自己的未来。


比失明更恐怖的漆黑暗夜。


眼神一滞,沢田纲吉怔楞地转眸,还是一片黑,但是能够感觉到六道骸就躺在身边,属于他的微凉如雾的气息萦绕在自己周围,心情忽地就放松下来。不知何时,他们之间有了默契,处在同一个地方,就能互相感受到对方的气息,不需要语言,就能让心情安定。


“诶诶?”


不对!他不是被十年火箭筒击中了吗?又滞留在时空转换的中转站不知多久时间,他这是回来了?


现在又是什么情况?是在哪个时间节点呢?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


沢田纲吉忽然反应过来,眼前黑的不正常,自己好像躺在一个很狭小很压抑的地方,周围弥漫着一股木头与百合混合的清香。


伸出手抚摸眼前,微一用力就推了开来。


厚厚的云层缓缓的移动,如钩的下弦月时隐时现,暗影重重,四周静谧地听不见一丝声音,深夜里寒凉的空气里充满湿润水雾。


“骸?”身边并无六道骸的身影,那么,他的声音从何而来?


“我在。”微凉的气息再次环绕身周,这一次沢田纲吉注意到六道骸正拥抱着自己,而他的身体是透明的。


沢田纲吉大惊失色,连目前处境也来不及思考,连忙追问:“这是怎么回事?骸你怎么变成这样……像是幽灵一样,十年火箭筒只会让不用时间节点的同一个人互相交换5分钟,就算被流弹波及,也不会出现这种异常状态呀?”


六道骸本人倒是很镇定,安抚性的摸摸恋人的小脑袋,沉吟了一会,在对方眼泪都快流出时才缓缓的说:“我也不很清楚,不过我想,目前我算是灵魂状态?不知道十年火箭筒出了什么问题,你被击中连带我也一起过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并没有被你所说的流弹打中。”


“骸,我好害怕……”害怕你已经死去。


如果那样,我的世界会不会天塌地陷?


这句话沢田纲吉没有说出口,但那双眼睛里的哀痛与惊恐已经被六道骸发现,他皱了皱纤丽的眉,“据我猜测,我会在这里是因为诅咒的缘故,你被击中的瞬间我感觉到胸口剧痛。”那一瞬间,他的意识体就随着剧痛被拉扯出身体,怪异无比的感觉,但他并不惊慌,平日用天界道附体,灵魂出窍的感觉他早已习惯。只是这一次,是被动感受。


“灵魂状态的话一般人是看不到,也摸不到的吧?”沢田纲吉忽然问道。


“根据我的经验,应该没错。”


“可是,骸。”沢田纲吉吞吞吐吐的说,“我可以看到你的样子,也能够触碰到你……”


六道骸怔了一怔,这种情形还真是相当怪异,至少他从未遇到过,难道这也是诅咒的作用?只是不知别人能不能看到他呢?


云层移开,一缕微弱月光落下,沢田纲吉这才注意到四周环境。


漆黑的深夜,杳无人踪的树林,身下是一口并未钉上棺盖的漆黑棺椁。


这一幕若是被旁人看到不是吓死也会吓傻,但显然现场就他一人。


棺材?


“啊……为什么我会躺在棺材里?”


我死了吗?沢田纲吉吓一大跳,无论是谁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棺材里都会吓到好吗,这还是半夜三更呢!


“别慌,纲吉君,这应该不是我们的时代,是十年后。”如果是在原本时间节点,他应该可以回到自己的身体中去,但现在他发现自己做不到这点。六道骸的声音十分平稳,他已经意识到情况的不对劲,但首先要安慰自家可爱的恋人。


“诶?十年后,难道……”


“是谁?”脚踩在枯枝断叶上的轻响,伴随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传来。接着,他拿着手电筒走了过来。


手电筒的光柱扫过坐在棺材里的少年稚嫩的脸庞,青年手一抖,手电筒顿时落到杂草丛里,他语不成句:“您……您是……!”


※※※

    

作者菌的话:感谢您阅读到这里。01四千三就差不多了,后面的内容要写出来就太多字了,还是等下一章再交代。最近状态有点差,可能是因为本菌太想与人交流了,大家的留言真让人高兴!~~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