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岸

本命骸纲
新欢伞修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更新随缘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一节 结束和开始

第三卷骤雨

 

第一节 结束和开始 

 

 

黑暗的房间内,一张长桌周围围坐许多人,每一个人的脸孔都隐藏在黑暗中,使人无法知晓身份。当然这是对不明情况的人而言,在座诸人早已互相熟悉,环境布置得黑暗完全是习惯使然,并非故弄玄虚。

 

其中一人敲了敲桌子,示意众人听他发言:“诸位,指环争夺战已落下帷幕,门外顾问之子沢田纲吉获得胜利,并顺利救回九代首领,挽回了一点我等落下的脸皮。这次事件完全是巴里安首领XanXus一手策划,扰乱我等视线,偷梁换柱使人冒充九代首领,更可怕的是,若非门外顾问不顾生死揭开真相,我等还一直被蒙在鼓里,遭受XanXus蒙蔽,令九代首领一直身处险地,生命受到严重威胁,家族荣誉也蒙上一层阴霾……”

 

有人不耐赘言打断他:“GanaChe,你有话就直说,还绕圈子做什么,你可不是雾守,弄这等虚实不定只会让人发笑。”

 

GanaChe·III笑了笑,不以为杵,继续说了下去:“这一战也让我等深刻了解到沢田纲吉的实力如何,先前的资格考验对于他来说就过于轻松了……”

 

又有人插言道:“实力高强对于家族来说是好事啊,GanaChe,你好像还有别的想法?”

 

有人附和:“对对对,沢田纲吉是门外顾问之子,具有初代直系血脉强大理所应当。”

 

GanaChe·III对于自己的话接二连三被人打断没有露出丝毫不悦,反而笑吟吟的说:“诸位,首领一职并非战力最强就好,这一次的指环争夺战中我们可以看到十代目候选人不管是战力还是与其守护者之间的羁绊都是深厚无比,未来十世家族的强盛已经初见雏形;然而,我听说此人的性格温和,不论敌我都宽容以待。这点上,从对巴里安的处置就可以看出,犯下这种几乎叛逆大错的XanXus他都能容忍,仅仅只是让对方远离中枢。并且,此前在他来总部时我与其有过近距离接触,据我观察,这个孩子天性纯良,深合九代首领之心,当他掌权之后,家族的主旨可能依旧是维持现有状态。”

 

“什么?这样我等还要一直潜伏不成?”

 

“是啊,鸽派一直掌权,稳健是稳健了,一直没有发展,家族规模停滞不前,对我等来说蛋糕就会越来越小,这可并非好事。”

 

“此前之所以支持XanXus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九代首领亲子,更大的原因则是他的理念与我等相合!”

 

“静一静,”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他的声音并不大,可随着他的话,众人的议论纷纷平息。“GanaChe,你继续说。”

 

“好的,Viscoriti。”GanaChe·III站起身,对着Viscoriti点点头,然后才慢慢地说。“由资料可知,沢田纲吉是在和平社会中成长,虽然有着最强杀手里包恩的教导,战力方面进展显著,但我们的世界可不是那么简单,除了力之外,还需要智的存在。作为未来家族首领的他还有更多的事物需要学习,因此,我建议,资格的考验应当追加一场,以便将我等理念透露给其知晓,令他在未来掌权时也多一种选择。”

 

“嗯,我同意你的意见,GanaChe。”不待其他人有所表示,Viscoriti第一个表示支持,他淡淡的声音回荡在室内。“整理好建议书送我办公室来,我会一同署名,再转交给九代首领过目,想必他也不会反对我们的意见。”随着座椅移动的声响,其人站起身,不管依旧窃窃私语的其他人,头也不回的走出门。

 

GanaChe·III笑了笑,手中笔转了转,又坐了下去:“好了各位还有什么意见尽管说来,我会一一记下,嗯?杰拉德长老你先说。”

 

……

 

※※※

 

同样是巴勒莫,彭格列家族附属医院一间重症病房里,九代首领半躺在床,门外顾问沢田家光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应该在并盛町教导学生的里包恩也坐在床尾,三人一副相谈甚欢的样子。

 

“……这么说,若不是你事先说动那樱井组两人加入门外顾问的团队,这一次就不会只是擦伤?”听完沢田家光对独闯总部救人却险遭冒牌货毒手一事的讲述,九代首领连忙追问。

 

沢田家光叹了口气,摊摊手,“这一次幸亏有松山圭介的帮手,给我做了一个有幻觉的替身,原本只是为了迷惑其他人,谁知道XanXus居然弄了一个假货冒充您。也幸好如此,否则我就要被那个冒牌货击成重伤了,九代目,我知道您对于XanXus还是心有不忍,不过我觉得他确实需要一些教训。”

 

一边的里包恩冷声说:“说到教训,以XanXus的骄傲,在众人面前被阿纲打倒在地,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耻辱了吧?”

 

“我并不是因为自己而对XanXus有意见,实际上正好相反,巴里安的战力对于家族来说也是相当重要的组成,一向是我看重的,我只是看不过XanXus那样对待九代目!”

 

九代首领同样也叹息一声,安抚门外顾问:“好了,家光,也是我一开始没有说清楚,让他产生错误的认知,期待过多,才会在知道真相之后,落差感太大。你也知道那孩子的性格,会有这样的结果很正常。”

 

“我想我明白‘摇篮事件’的缘由了,九代目,说起来这其中确实也有您的一份责任。”

 

“我不否认,也是那个时候家光你无心让自己的孩子涉足里世界,使我的判断有了偏差。不过,终究是我想岔了,促使XanXus做出错误选择。”

 

里包恩打断九代首领的话,“好了,现在不是讨论谁对谁错的时候,事后总结也不应该放在病房里!九代目召我们前来也不是为了做总结讨论吧,还没到召开会议的时候呢,您现在应该好好休息,争取早日恢复健康。”

 

沢田家光也点点头,同意里包恩的说辞:“说的没错,还不知九代目您召我等前来有什么要事吩咐?”

 

“事实上,是这样,我收到情报长老团对资格战转变成指环争夺战有所不满,想要加试一场……”

    

 沢田家光瞪大眼睛,气得说不出话来。

    

 里包恩则是冷笑一声,把玩变成CZ75的列恩。   

 

……

 

 

※※※

 

 

远在日本静冈县并盛町的沢田纲吉自然是不知道这些围绕着他所发生的事情,他的生活再次回归平凡的中学生该有的平静。

 

他最近所烦恼的仅仅是他这个年纪(中二少年?)的孩子都会有的烦恼——恋爱问题。

 

没错,就是恋爱问题,这辈子他终于不再是悲催的暗恋到死,而是和心上人两情相悦。

 

关系的骤然转变,使得两辈子都没恋爱经验的他开始烦恼,到底该怎么面对喜欢的人。那些训练出来的冷静自持,遇到六道骸时完全没有作用,相处的时间他看到对方就会不由自主开始脸红,说话结巴,眼神漂移,甚至有时会禁不住心悸而落荒而逃,完全没有尚未揭开那层纸时的坦然。

    

现在的情形差不多如同前世时,软弱的他一见到六道骸就会惊惧异常,颤抖脚软,恨不能马上逃离现场,内情不同,表面上看倒是差不离。如果这幅样子被自家老师看到,大魔王非得一枪崩了他不可,简直丢人现眼、有辱师门!

 

可是他也没办法,一看到六道骸他就会想起自己是怎么一边哭着一边回应对方的吻,还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当时自己的样子一定是非常非常可笑吧?还会不由自主回想起这辈子他和六道骸一路走来各种不自觉的亲密举动,当时没觉察出来的种种亲昵,现在忆起却让他脸蛋爆红。

    

「原来,骸喜欢我那么久了……」

 

他啊,喜欢六道骸那么久,久到时间之长已经无法想起最初的心动是在什么时候,可是喜欢其人却也变成了习惯一样,成为支撑心灵不可或缺的支柱的重要组成部分。

 

抱着双膝缩在沙发中,沢田纲吉深深烦恼着。

 

指环争夺战结束后,里包恩丢下一句总部那边有事,就拎着行李箱回意大利去了,让他稍微能松口气休息几天,前段时间每天紧绷着一颗心实在让人心累。没有大魔王的压迫,整个心思都转到最近与六道骸的关系上。

 

谁不想在恋人面前表现得好点,然而他就是做不到,反而更加笨拙,没有比他更废柴的人了,啊啊啊他好想死!

 

除此之外,他心里其实还积压着很多压力,难以言说,也不能向任何人倾诉。他的来历,他的曾经,他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已经自私的接受了六道骸,难道还要把这些沉重的东西都让对方给他分担吗?

 

自己或许真是个非常自私的人吧。

 

「骸啊,为什么要告诉我,你也喜欢我呢,如果一直不知道,我就能自己默默喜欢你了……」

 

六道骸抱胸站在一边已经有段时间,好笑的看着脸色变化不休的沢田纲吉,这个人果然还是那么有趣。对于对方最近有些逃避的举动,他当然心里有数,实际上某些时候他也会害羞,所以很能明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不过这不代表他就会逃避而不想办法解决问题。

 

如果目前这样的情况一直保持下去,想必很快就会被沢田纲吉那位敏锐的家庭教师发现,到时候结果可就难说了。这个社会毕竟对于同性恋有所歧视,意大利虽然开放,黑手党朝不保夕的生活使他们绝大多数沉迷于醉生梦死、纸醉金迷的奢华之中,很多人生活糜烂,却不代表可以容忍执掌家族的首领和自己的下属混在一起,尤其这个人在未来还会是黑手党教父;何况,沢田纲吉身边的一群人都是相对保守的日本人居多,这些人知道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之后,会有什么反应也很难说,如果反对……撇开这些不说,沢田家光的态度、沢田奈奈的想法,以及里包恩的看法都会直接影响到沢田纲吉。他自己虽然不在乎,但他知道沢田纲吉会在乎,那个人就是这样一个人,非常在意身边人的想法,这种温柔的性格在平时是优点,处理这件事的时候就是致命伤。

 

「那是不行的,沢田纲吉只能是属于他的!」

 

他不能看着对方动摇,甚至做出舍弃自己的决定,他不会允许出现这种情况!

 

在他还没做好准备之前,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他们之间关系的。

 

所以,首先要让沢田纲吉不要再表现得太过异样了,那就让他习惯自己的亲昵行为吧。(六道骸你没发现自己思路的诡异程度吗?)

 

沢田纲吉直觉到有人靠近,却没有动弹,他的思绪还沉浸在烦恼中,尚未收回。身边的坐垫微微陷下,微凉如雾般的气息靠了过来,萦绕在身边,下一刻身体被揽过去,整个人依偎在对方怀里。

 

“骸!”他倏然反应过来,挣扎起来,不出所料的脸蛋晕染一片粉红,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在瞬间就闪烁起一片让人迷醉的波光,使得他只是清秀的容貌在恋人心里突然闪耀出明亮的光华,让人不由自主想要靠得更近。

    

“クフフフ……”六道骸抬起沢田纲吉的下巴,吻了下去,辗转厮磨、缱绻不息。

    

许久之后,沢田纲吉推了推对方,这才算结束一个吻,他气喘吁吁地想是不是最近自己的态度伤到了对方,才会让六道骸这么热情?这么想着,心里就更添几分愧疚之情,恨不能掏心掏肺对恋人更好几分才好。

    

瞥见沢田纲吉脸上露出难过的神色,六道骸暗暗挑眉,知道对方肯定又在胡思乱想脑补些什么,看样子对自己很有利。有机会不利用就不是六道骸了,此时不说点什么增加好感度他就是白痴。

    

“想在更早的时候遇见你,纲吉君。”

    

“诶?”

    

“如果能早点相遇的话,就能知道关于你更多的事情。”原本只是顺口而言,结果说着说着想起自己和沢田纲吉之间有着那么多阻碍,也有那么多时间不在一起,没有如同他身边的那几个守护者一样和他一同成长,感受相同的氛围,共同经历风风雨雨,心里涌起一种奇怪的感情波动,如同一条条绳索慢慢勒紧了心脏。

    

“骸……”手扶上六道骸的手背,沢田纲吉试图安慰这个突然露出忧伤神色的人,他仿佛能够看到对方身后滚滚而来的寂寞。他是唯一一个真实感受过六道骸内心黑暗和空虚情绪的人,所以分外受不了骸露出寂寞的神色。

    

“就算是再微小不过的事,只要是关于你的,我不知道,而你身边那几个家伙却很清楚,这种感觉有多讨厌我想你是不会明白。我知道这么想很无聊,太自以为是,但是……”

    

「我无法克制,强烈嫉妒。」

    

握住六道骸的手一紧,沢田纲吉急忙说:“……骸,我、我也这么想过,并不是只有你这样想过,其实、有很多关于你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纲吉君?”

    

“我们无论是出生地还是成长经历都截然不同、相距甚远,除此之外,喜好的事物、习惯之类也全然不同,相互之间有很多不了解的事情,此前我从未想过我们之间的差距。但是,这样的我们能够相遇,能够在战斗之后化干戈为玉帛,像现在这样坐在一起聊天,甚至、甚至成为恋人,”流畅的话语突然磕巴起来,还未褪去的嫣红有增色的趋势,“真的很不容易,呃……就像‘奇迹’一样,我是这么想的。”

    

“沢田纲吉,”六道骸脸上的神情很奇妙,连称谓都变了也没注意到,他顿了顿才说:“真是愚蠢。”

    

“啊啊,抱歉,说了一堆自以为是的话,我不是很会说,你也知道我的国语水品很糟,不过,我啊,觉得能跟骸相遇,真的太棒了……”

    

不会说话的某人比告白更甜美的坦率话语,让精通话术的六道骸中招。

    

「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可爱!」

    

伸出手抱住可爱的少年,六道骸永远不会说,其实他也觉得能遇到沢田纲吉这样的人是命运的恩赐,再也不会有比这个人更好的人,再也没有比这个人更能让他产生悸动的人了!

    

    

※※※

 

作者菌的话:一天写了三千八对于懒癌如我也是醉了,所以错别字啊、不通顺啊什么的是正常的哦~哈哈,想快点去打游戏的我~

    

GanaChe·III和Viscoriti是谁别告诉我大家都忘了~他们是九代雷守和云守。彭格列这样的大型家族当然也不是板砖一块,内部有着各种派系,只是目前是以九代首领为首的鸽派当权,鹰派当然只能潜伏,即便这样九代首领也得考虑这些人的看法,在适当的时候也要采纳他们的意见。

 

 

 

 

 

第一节 结束和开始 

 

不久之后,里包恩回国,带来一个让沢田纲吉很是郁闷的消息:他须得参加资格战的加试,这场考验是针对他对于黑手党生活过于遥远,以及为了国中毕业后尽快上手家族首领一职,他必须前往巴勒莫总部接受首领实习工作,并在一个月后接受考核。

 

这种事,在他的记忆中没有印象,上一世没有发生过。两世的经历并不相同,他越来越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点,他也逐渐放开心头的畏惧,直面未来,毕竟他觉得目前的一切要比前世好太多。

 

想到又要请假他就有点头痛,指环争夺战前的准备工作他已经请假十天,现在还要请一个月假吗?这样下去,还能不能顺利升学?会不会毕不了业?他不想连中学毕业证书也拿不到啊喂!

 

虽然学业对于他这种未来已经决定的人来说根本不重要,他私心里还是想要留下一个属于中学生活的纪念品。

 

“蠢纲,你一个人在那边自言自语个什么劲儿?还不快去买奈奈吩咐你去买的东西!”一脚踹倒正在郁猝中的沢田纲吉,里包恩像是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掸掸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施施然回到自己的专座坐下看报喝咖啡。

 

「可恶的大魔王!」

 

然而,并不敢宣诸于口,沢田纲吉揉了揉肩膀站起身,穿好鞋就出了门。

 

“知道了,我这就去。”

 

他并不知道身后的里包恩放下报纸,像是想到什么,用略带疑惑的眼神盯着他离开的方向很久很久。

 

※※※

 

“我就说你怎么那么久还没回来……”担心之余出来寻人,却见要找的人正大喇喇地躺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晒太阳。午后的阳光柔柔落在他清秀的脸上,少年唇角微弯,似是好梦正酣。

 

轻手轻脚坐到他身边,六道骸看着放在一边的一大袋食品,有些无奈的扯出一抹笑意,“稍微有点禁戒心会死吗?”

 

综合各种情报,六道骸知道并盛町的生活看起来平静,实则是一种经过粉饰的宁静,这里原本是几方势力的博弈处,只不过落子的棋手被别的事情转移了注意力,才使得彭格列家族有机会占据这里。经过十来年的布置,方能成为一个隐藏下一代首领成长的地方。

 

而这些,身边的这个少年大约是被蒙在鼓里的,并不曾知晓内情。不过,就算知道内情,他也只能接受,现在的他仅仅是一枚棋子,充其量是颗比较重要的棋子,只有当他坐上首领之位,真正执掌权柄时才能蜕变为棋手。

 

「虽然很矛盾,我也希望你早日成为我最痛恨的黑手党。」

 

六道骸很是无奈,对方似乎对自己的身份毫不在乎,平时行事不免就有些松懈,完全没有战斗时的机警。

 

「虽然你的老师是最强杀手,并盛町也布下了很多彭格列家族的暗哨,但你现在的身份已然不同,已经确定是下一任首领,但凡是对里世界巅峰位置还有着渴望的家族或个人最明显的目标就是你啊。你的那几位守护者们基本都是外行人,根本没想过看来强大的你还需要人保护吧!」

 

六道骸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他偶尔去沢田家探望库洛姆,就被里包恩抓了壮丁,出来寻找帮妈妈买东西之后就不见人影的沢田纲吉。

 

伸出手轻轻推了推他,六道骸轻轻的说:“纲吉君,请你快点起来。”

 

沢田纲吉翻了个身,闭着眼睛装睡,阳光这么温暖,空气中飘荡着淡淡花香,还有身边这人身上让他觉得安心的气息,怎么也不想起来。他并非毫无警觉心的人,这么一个大活人坐在身边那么久,怎么可能还陷入沉眠?先前他也并未入睡,只是在感受难得的悠闲自在的气氛而已。

 

阳光明媚的下午,万里无云,时有清风拂过,偶有雀鸟轻吟,身边熏染一片花草清香,空气中漫溢着悠闲散漫的温馨气息。六道骸突然觉得,如果是和身边这人一起,这样慢慢度过人生其实真是一种平淡的幸福。那种曾经的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得到的、属于普通人的平凡生活的幸福温馨。

 

六道骸叹了口气,再不忍心叫醒对方,坐在一边默默凝视,等待着他自然醒来。

 

结果,这一坐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嗯……?我……睡着了?……”沢田纲吉猛然惊起,略一琢磨,就知道自己是因为有六道骸在身边,身心自然放松,居然真的熟睡了过去。

 

淡淡嘲讽的声音响起:“‘早’上好哟,纲吉君。”

 

“……”眨了眨眼睛,听出六道骸话里的怨气,沢田纲吉决定装傻。“诶?骸,你怎么在?”

 

“只是偶然路过而已。”

 

看了六道骸一眼,沢田纲吉窃笑起来。如今更加了解对方的他哪还看不出这人是害羞了,这种别扭的话语反而让他更加觉得恋人的可爱。

 

“?”六道骸眼里透出疑惑。

 

“你在等我起来吗?我好高兴。”别扭的表现出温柔的六道骸,让他怎能不喜欢?

 

“少说废话,快回家吧,你该想想怎么应付阿尔科巴雷诺和你妈妈的唠叨吧。”起身提起食品袋,六道骸当先而走。

 

阳光下少年靛蓝色的发丝晃动间,露出一点晕染绯红的艳色。

 

蜜褐色的眼瞳一直凝定在他身上,直到六道骸走出十来步,才露出大大的笑容跟了上去。

 

※※※

 

可想而知,迟了好几个小时才回家的沢田纲吉被里包恩好一顿教训,连晚饭都没吃上就被赶回自己的公寓,顺带还有一大堆课外作业。美其名曰是让他提前了解黑手党的各项工作,以便在未来的实习生活中不要丢了他这位家庭教师的脸面。

 

这一次沢田纲吉总算是看到里包恩是怎么处理他将消失一个月的事,请假肯定不行,里包恩可没打算让他在学校耗费太多时间,因为出席率不够而需要重读的事情决不允许发生!

 

Cos里包山忽悠了校长,让对方相信了沢田纲吉精通意大利语,适宜去马菲亚学园做交换生;同样的理由在完全信任里包恩的沢田奈奈身上更是适用,这位乐天的太太对于儿子的成长是心花怒放,已经开始喝着小调给儿子准备过两天就要去巴勒莫“留学”的行李等等一系列后勤工作了。

 

看得一边的沢田纲吉是嘴角抽搐,一方面是佩服里包恩的口才了得,另一方面则是为妈妈的神经粗大而担忧。

 

回到公寓,想到被自己连累也一同被赶出门的六道骸,想了想还是撸起袖子,走进厨房开始做晚餐。

 

「可恶的里包恩,你纯粹是报复!绝壁是!!」

 

一边大力切着萝卜,一边想起那一堆作业就头痛,沢田纲吉吐槽不已。当然不是不会做,只是觉得烦躁而已,任谁看到超过二十本的大部头都会头昏脑胀,别说看完还得写心得笔记。转念想到过两天又要再次踏足西西里岛,尘封在内心深处的记忆之盒微微颤动。

 

那些乌黑的过往,沉浸在血海之中的过去,是他一直极力避免去回想的记忆,但这不代表他会一直逃避下去。

 

努力平复沸腾的情绪,他对自己说:「一开始就明白这条道路有多么崎岖难行,但,我已经决定了承担,不是么?」

 

脑中胡思乱想一多,手里动作就乱了,切菜的刀不知怎么就在另一只手上划出一道伤口,殷红的血立刻冒出,瞬间染红手指。

 

痛觉尚未自大脑反馈回来,受伤的手就被一只冰凉的大手抓住,身体也被揽抱着牵引到水槽边。熟悉的气息,令他顺从对方的行动。

 

“可能有点痛,请忍耐一下。”

 

沙沙水声,冰冷的液体浇在伤口上,产生阵阵酸麻刺痛。按说这种程度的疼痛还不至于使他呼痛,不知出于何种心态,他轻轻喊了一声:“痛……”

 

这种小伤在六道骸自己身上是不值一提,但是落到恋人身上,就让他心慌意乱。关上水龙头,执起受伤的那只手,看着泛白的伤口有些紧张,“很痛吗?纲吉君。”

 

自己是想撒娇吗?又不是孩子了,居然还有这种心态,真是太过丢人。沢田纲吉不好意思了,连忙抢着说:“啊,没事没事,一点小划伤,不用在意的。”也是自己分神才会受伤,现在这种举动简直比蓝波那种动不动就大呼小叫的熊孩子还要幼稚,太丢脸了沢田纲吉!

 

略略一顿,六道骸冷声说:“你是笨蛋吗?自己都受伤了还傻乎乎地要安别人的心,这不是很傻吗?真是个大笨蛋。”

 

“哈啊?什……说什么啊,骸!”沢田纲吉有点生气,凭什么这么说他,虽说不是非常疼,他也还是不想别人担心才忍耐着的。

 

“啊,……真是烦躁……为什么我非得这么烦躁不可?”焦躁地将头挨在沢田纲吉肩头蹭啊蹭,六道骸脸上显出焦虑的神色。明明很关心对方,不想他有任何不妥,可还是不由自主紧张,说出的话也和心里想的完全不同,为什么会这样呢?这种心态比还没有得到对方回应的时候更加让自己不安,这种烦躁和丧失感,让自己不爽的想吐。

 

就像是、就像是等到靠近时,才发现弄错了彼此间心的距离,延长线永无尽头,似乎遥远到无法传递心情。

 

「他不要这样!」

 

被磨得没了脾气,摸了摸六道骸散发靛蓝光晕的柔软发丝,沢田纲吉叹了口气,柔声说:“我好高兴,骸你这么关心我。”

 

轻轻一句话,熄灭了六道骸内心野火般蔓延燃烧的焦灼不安,他眼睛忽然睁大,轻笑出声:“果然,是个笨蛋呢。”

 

“你还说!再说我可真生气啦。”

 

“但是,”六道骸轻声呢喃,“我有点明白了,为什么那群家伙会聚集到你的身边。”虽然很不甘心,但这就是你的魅力,深深吸引着那些讨人厌的家伙。我果然还是想要把你藏在一个没人能够到达的地方,只有我一个人能够接触到你……

 

“诶?骸,刚刚说什么了么?”沢田纲吉并没有听清。

 

“纲吉君,你是我的哟。”在沢田纲吉颊边亲了一记,六道骸拖着人走向客厅。“我去拿急救箱,你先坐着等我。”

 

沢田纲吉点点头,两颊酡红,乖乖坐在沙发上等待。

 

这一幕落入有些事交代自家弟子悄然而至的家庭教师眼里,疑惑更甚。从意大利归来后,他感觉到自家徒弟像是在瞒着自己一些事,才会顺便暗中观察一番。

 

沢田纲吉这个弟子的身上让人疑惑的地方太多太多,有些他能想通,战斗方面还可以用家传渊源、血脉相承的天赋来解释,有些地方却怎么也无法搞懂。比如说,阿纲其实并不是什么聪明人,性格上也不并不果断,却有着让人无法明了目的的执着。平日的相处可以很明白的了解到他其实并无大志,对于彭格列家族的继承权那是相当不在意,可见可以引来大多数人的金钱地位等等光环其实对其并无吸引力,但是事到临头之时,阿纲的果决与坚毅却是骇人的坚定不移。

 

「想不透啊想不透。」

 

最强杀手的隐匿之术岂是旁人可测,即便是沢田纲吉的超直感也只是隐约有所察觉,但他还以为是错觉,轻轻放了过去。

 

客厅内两人毫无所觉,包扎好伤口之后,一起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聊天。沢田纲吉平日里不是要上学就是要训练,这样悠闲的时光其实并不多,加上过不久就得去西西里岛,刚刚才开始享受恋爱甜蜜的两人自然是难舍难分,一有空闲就想黏在一起。并且,两个男孩子的恋情还不能展现在外,只能在私下的时间相处,说来也是相当苦逼。

 

“纲吉君,你手受伤了就不要做晚饭了吧,我们出去吃。”六道骸靠近沢田纲吉,将他揽入怀里。“想吃什么?”

 

沢田纲吉红着一张脸,却毫不扭捏的在对方怀里占据一个舒适的位置,“去吃点正餐吧,我可不想再和一大堆巧克力蛋糕打交道了,太甜腻了。”六道骸对巧克力的爱好真实太可怕了,想起有几次一起去吃甜点的回忆,胃里还在翻腾着让人齁死掉的饱胀感。

 

“噗。”

 

“骸,你什么态度?少吃点甜食啦,好不好!”

 

“クフフフ……”

 

里包恩的洞察力何其强大,加上里面两人几乎算是毫无忌惮的秀恩爱,他哪里还不明白。

 

此时,里包恩的心情是震惊无比的,却又有一种果然如此的彻悟。

 

里包恩忽然回想起黑曜之战时,偶然的发现,阿纲不经意间瞥向六道骸的目光里充满眷恋和哀伤。

 

原来那时就有所牵扯了?阿纲和六道骸之间奇怪的羁绊的根源竟然是这样!

 

两个男孩子之间居然产生了爱情。

 

悖逆!禁忌!不伦!

 

里包恩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喜欢女人,所以并不能明白硬邦邦的两个男人之间有什么好。他倒也并不是反对同性恋,但也不赞同,与他无关的事情,他向来不关心。

 

但这是建立在与他无关的基础上!

 

沢田纲吉是九代首领委托他培养的弟子,是老友唯一的儿子,是他看重的后辈,更是彭格列家族未来的领袖,身负重任,怎能任其陷入不容于世的恋情之中?

 

里包恩可以看得出沢田纲吉和六道骸之间深厚情谊,若是旁人也就罢了,他或许还会送上祝福,轮到沢田纲吉身上就是不行!他不能容许他精心培养的稀世珍宝有了难以磨灭的瑕疵,更不能容忍彭格列家族的下一任首领被人诟病雌伏于别的男人胯下(目光如注的家庭教师!)

 

沢田家光要是得知自己的儿子跟那个艾斯托拉涅欧家族出身的凶徒搅在了一起,还不知会怎么反应呢!里包恩心情很糟糕,不知是该幸灾乐祸还是该拔枪打爆自家眼光奇差的弟子的脑袋才好。

 

身边可爱的女孩子那么多,为什么就偏偏跟一个声名狼藉、心思叵测的男人搅基!搅基也就罢了,还偏偏是那种难以测度的家伙!

 

在里包恩看来,任谁都比六道骸要好得多。虽然此人能力强大,目前为止也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止,但他心思难测,自家弟子那种性格必然会成为更容易受伤的一方。加上六道骸对于黑手党的深恶痛绝,现在虽然还站在己方这一边,未来可不好说。

 

「现在的情况是这两人还在恋奸情热状态,若是强行拆散估计反而更容易激起逆反心理,反而难以达成目的,不如先和家光商议一下再决定下一步如何行动。」

 

老辣的里包恩决定暂时按兵不动。

 

※※※

 

“哈哈哈哈,笨蛋阿纲来和蓝波大人玩吧!”门一打开,一个爆炸头的奶牛装小男孩拖着一个比他本人都高的火箭筒蹦了出来,趾高气昂,气焰嚣张。“我还带来了强尼二刚刚改装好的十年火箭筒!”

 

“哈啊?”一听到熊孩子蓝波的声音,沢田纲吉就觉得脑仁儿都痛了。

 

六道骸眉头微蹙,他反感任何妨碍他和恋人约会的人,打了个响指,碧绿的藤蔓倏然出现在蓝波脚下,狠狠绊住这个神气活现的小牛。

 

“哇啊啊啊——”蓝波脚下不稳向前猛摔。

 

“蓝波!”沢田纲吉慌忙上前搀扶,却没注意到十年火箭筒从蓝波手中脱出,笔直朝着他砸来,等他发现时距离已经太近,加上他觉得就算被砸到也没什么关系不过是和十年后的自己交换五分钟而已,他上一世又不是没被流弹打中过,遂没再动弹。

 

六道骸却还没见识过波维诺家族的传承之宝,手搭在沢田纲吉肩上,想要拉开他。“纲吉君!”

 

“嘭咚!”一阵粉红色的烟雾弥漫,散开之后沢田纲吉消失无踪,六道骸却毫无意识的倒在地上。

 

“……”

 

十年火箭筒的原理和作用托那只小牛的福,大家在尝试过几次之后都很清楚,眼前的情况却是从未出现过!

 

十年后的沢田纲吉没有出现,而六道骸生死不知的躺在哪里,并没有和十年后的他交换的样子,这是什么状况?

 

五分钟时间很快过去了,场面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寂静,里包恩的吃惊程度和不安随着时间逐渐递增。

 

转头瞪着犹在茫茫然看着眼前发呆的蓝波,“蠢牛,你的火箭筒是坏掉了吗?”

 

“蓝波大人什么都不知道!”蓝波忽然大叫一声,转身就跑。

 

※※※

 

作者菌的话:最近都在写生贺和和谐物,正文的更新是久违了啊~


评论
热度(22)
©云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