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番外 往昔之一

往昔之一(又名曾有天使爱过我)

 

这世上,至死不渝的东西是不存在的吧?

 

那些不想忘却的记忆,最终也模糊,直至再也想不起……

 

※※※

 

滴答滴答,不知从何传来的水滴声在空旷的空间内扩散,愈发显出环境的空幽寂静。

 

沢田纲吉站在一片灰暗的空间里,目所及处一片灰蒙蒙的雾霭,地面是龟裂的干涸泥地,更远的地方则是隐于深黑墨色之中。

 

荒芜、空寂,似被世人遗忘的世界。

 

他不知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还记得前一天自己和大家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战斗终于战胜了那个可怕又可悲的白兰·杰索,获得了黑手党战争的胜利,然后,然后怎么样了呢?

 

意识里一片空茫的白光弥漫,无论如何也没法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自己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

 

一开始他使用六道骸教授的一些如何防御幻术的技能试探,这些在以前都很好用的技巧居然完全没有效果,后来他急躁起来,无论是谁在这种荒芜寂静的环境里长期待下去都会心态不稳,他还算相当克制,将自己的得意技能一一施展,可是结果如故。

 

发泄过后头脑终于冷静下来,他开始思考分析,这一番没头苍蝇一般的举动倒也不是毫无作用,至少可以让他利用过往经验得出一些结论:1.未知的原因造成他来到一个人的意识空间,或者是某个人的梦境。2.骸的技巧和自己的火焰在此地无效化,当然这也可能是他的力量并没有上升至极限的缘故。3.他暂时没法脱离此处自行离开。

 

让人难以接受,却不得不接受。

 

原因找不出来,他就没法离开。

 

即便是对幻术有相当了解的现在,意识世界的问题沢田纲吉还是只有粗浅的领会,更多深层的知识还是只有那些对于精神有着强大控制力的幻术师才能通晓吧!

 

唉,这种问题在平时直接问骸就好了嘛,然而现在只剩下自己又要怎么解决呢?

 

先找到这个意识空间的主人吗?可是要怎么去找、到哪去找?

 

沢田纲吉在某个人的意识空间里深深苦恼着。

 

※※※

 

不知多久过去,沢田纲吉的意识几乎要陷入昏沉之时,突然听见一阵阵啜泣,对于孤单已久的他来说不啻于天籁,慌忙起身寻找。

 

实际上,他已经在这片近乎荒芜的意识世界里寻找了很久很久,久到他都不知时间究竟过去多少,从不曾与这个空间的主人有过任何交集,仿佛、仿佛其主人的存在已经崩散、消弭一般。

 

不,他不愿意这么想象,不知为何,他对于这个意识的主人有着怜悯,从萧条荒芜的世界就能判断出对方是经历了怎样可怕的天翻地覆才会转变至此!究竟是遇到了什么样的磨难才会使一个人被折磨得什么也没有剩下!

 

现在,既然有机会一见,不论能不能找到让自己走出去的机会,若能帮助对方一二也好。

 

拼命循声奔跑,哭声渐大,黑暗的角落里,蜷缩着一个瘦小的身影,细弱的双臂紧紧抱着膝盖,头埋在臂弯里,那么小小的一团,就像是害怕寒冷的小动物一样,却又有一种似乎能用那副瘦小身躯担负起千斤重担一样的坚韧。

 

沢田纲吉骤然停下脚步,皱起眉头,暗暗纳罕那个身影为何有着一种熟悉感?

 

※※※

 

“有人……?”孩子猛然抬起头,一双漂亮的蓝眼睛盯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那是一道模糊的人影,只能从纤瘦的身形和蓬乱的短发判断出是个年纪不大的男性,难得的,却有着柔和的气息,令人想要靠近的感觉。他虽早慧,毕竟还是有着孩子的天性。这种感觉令他忘记了害怕,反倒好奇起来。

 

“啊……骸?”

 

「不,感觉不对,气质上也截然不同,还有眼睛……」

 

沢田纲吉这才察觉这个孩子年纪大概只有五六岁,骨架细小、身材瘦弱,近乎于黑色的短发散发出幽蓝晕光,一双眼睛如同星光蓝宝石,被湿润水汽晕染之后,发出梦幻般的华彩。

 

“……むくろ*?”孩子模仿着沢田纲吉的发音说,接着反问。“chi sei*?”

 

沢田纲吉暗暗责怪自己的迟钝,眼前这个孩子说的语言一直都是意大利语,只是他刚刚才意识到。

 

他是骸吗?发型、眼睛都不符合,年纪也太小了。

 

然而,这个孩子轮廓分明有着骸的影子,只有那个人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认错!

 

这么说,是自己侵入了骸的意识世界?

 

应该不会吧,他们之间精神契合度极高,互相进入对方精神世界的时候也不少,却几乎都是在六道骸主动放开心防默许之下进行的。

 

六道骸那样强大的术士,自己要是出现在他的地盘,第一时间就会被发现,那还会停留这许多时间,更别说接触到肯定会被重重防御措施保护隐藏在灵魂深处的、如此幼小属于孩童时期的他。

 

那样的记忆、骸小时候的记忆,从不曾给自己看过,也许对于他来说,童年就是禁忌。

 

沢田纲吉叹了口气,不再多想,专心分析眼前状况。

 

是呢,超直感已经明白告诉自己,这个孩童就是六道骸。不,或者说,是还没成为六道骸的那个他。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自己再次穿越,还是重生了?

 

一直以为上一世是有着强烈的遗憾才会重生在平行世界,这一世那么努力,与骸也算是有了不错的发展,并没有什么遗憾了,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玄幻的发展?

 

这时,那个孩子又重复了一遍,“chi sei?”

 

“我、我,”怎么办,要说吗?说了也不会信吧!看了看自己近乎于虚幻的模糊身体,沢田纲吉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难得遇到小时候的骸呢,却还是只能隐瞒吗?“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眼前的影子肯定不会是人类,也对,哪有人类能够以这种奇怪的生命形态出现,那么,自己是在试验中昏迷了?这次熬不过去,就要死了吗?孩子心里快速作出判断,口里却在问:“你叫什么名字?”

 

“……沢田纲吉,你呢?”

 

“沢田纲吉?好奇怪的名字,外国人?”说着,孩子抹去眼角湿意,来到他身边,抬起头状似满不在意的说。“我啊,没有名字,他们都叫我69号。”

 

“……”

 

69号急切地问:“你从哪里来的?我是不是要死了?”小手伸出握住模糊影子的手,奇异的事情发生了,烟雾一样的手居然被牢牢抓住,还有着丝丝的暖意传来。

 

“……”心神一颤。

 

他该怎么办才好,应该怎么做,怎么抚慰这个伤痕累累的灵魂?一种激烈的情绪在身体中沸腾,找不到出口。

 

“你是天使吗?要来带我走?”

 

“你的样子和书里的不一样呢,你的翅膀在哪里?为什么没有翅膀,反而模糊得像影子呢……”

 

“……”他不能言语,心脏紧缩,阵阵酸涩润湿眼眶,沢田纲吉不由弯下腰紧紧抱起瘦小的孩子。“不要怕,我会陪着你。”

 

这就是骸曾经经历过的、黑暗的、不堪的过往,是隐藏在其内心最深处,一直影响他一生、是出身于光明之中的自己永远无法接触到的那一面。

 

满满的暖意萦绕身边,空虚彷徨的内心也安定下来,这么暖这么舒服,好像被母亲抛弃以来就再也没感受过,69号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伸出小手环抱对方。

 

这影子就算不是天使而是妖魔也好或者其他什么奇怪的东西也罢,一直以来作为试验品存在的自己还能落到更糟糕的境地不成?

 

「如果这是梦,也太美好了,请让我一直做下去吧!」

 

※※※

 

“69号,眼睛的检查结果是良好哦,接下来就准备手术。”

 

“……经过一系列的预备工作,69号是最适合的载体,他之前那么多个都失败了,希望这次能够成功。”

 

※※※

 

“小骸,小骸,我最近发现我也能使用你的身体哦~”

 

“那有什么好。”

 

“对不起,小骸,实验很痛吧,我现在无法使用力量,不然就……”

 

对不起,我救不了你。

 

“沢田纲吉,你没必要难过,他们养着我们这些小孩子就是为了当作小白鼠来用的,不然你以为他们为什么要浪费食物养一群没有战斗力的小孩子?”

 

这个家伙肯定不是人类,哪有这么天真的人类呢?

 

“小骸,下次试验的时候,我来代替你,你就先沉睡在意识中吧!”

 

等你醒来,就不会那么痛了。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一点了!

 

“……说过我不是小骸,那不是我的名字,叫我69号!”

 

为什么要称呼我“小骸”?你口中的那个人是谁?

 

不论如何,我羡慕他!

 

※※※

 

一次次试验,一个个消失的孩子,艾斯托拉涅欧血腥的人体试验依旧进行着。

 

自从能够使用小骸的身体之后,沢田纲吉一开始试图感应火焰,也许这时的小骸还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的努力只是无用功而已,柔弱的孩童根本无法从戒备森严的实验室逃出去。无奈之下,他只得在实验时代替小骸的意识承受一次次残酷的实验。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六道骸后来会做出那许多可怕的事情,遭受过这么痛苦的磨难,也难怪他会变得冷酷。如果他不是成年人的意识,也许他也会扭曲心态。

 

最近,他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他已经能够感受到来自原本世界对灵魂的拉扯,也许他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了。可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轮回之眼的植入就在近期,这一次他想代替他,然后利用这颗眼珠的力量逃出去!

 

至于艾斯托拉涅欧实验室那些成年人,他不知道自己能否下得去手,虽说这些人都是死不足惜,可他不想染红小骸的手……

 

具体怎样,到时候再说吧。

 

沢田纲吉有些逃避的打算着。可他万万没想到,别离来得如此突然,他几乎都没法抗拒来自原本世界的召唤,匆匆说完几句肺腑之言就被卷入一片黑暗之中。

 

※※※

 

“——”

 

完好的一只蓝眼睛直直盯着头顶的无影灯,孩子颤巍巍抬起瘦骨嶙峋的右手,想要抓住什么。

 

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在那个温暖的灵魂离去时随之流逝,脑海里只有一些奇怪的喧嚣声和支离破碎的画面随着右眼的阵痛而沸腾。

 

啊啊,再一次迎来了相同的命运,这已经是第六次了。

 

听到不知何人的声音,若这即是所谓的世界,那么我……

 

“果然是一无是处的世界,一切都消失吧。”哪有什么天使,哪有什么美好,骗子,骗子!

 

人类一无是处!

 

然而,

 

「……接受之心」

 

「创造出属于……美好世界。」

 

“……”

 

孩子撕下右眼的纱布,露出红蓝异色的双瞳,对另两个同样血迹斑斑的孩子说,“要和我一·起·走吗?”

 

※※※

 

没错,那时发生了什么,六道骸脑子里忽然浮现些许记忆。

 

过去的记忆渐渐改变了什么……

 

这种像是要复苏一般的感觉……

 

“むくろ,你要活下去,即便世界没有你的立足之处,只要你能够有接受之心,就会产生属于自己的容身之所啊!即便现在还是孤身一人,总会有人不论欢笑还是哭泣与你一同分享,创造出属于你的美好的世界。”

 

“クフフフ……原来,”原来是你啊。

 

在我内心深处,一直回响着的声音,在我不知不觉中影响着潜意识,我早已忘却的记忆,还在。

 

“沢田纲吉。”

 

你这个家伙,原来那么早我们就认识了……

    

也是因为你的缘故,我才会下意识选择“むくろ”作为名字吗?并不仅仅是为了曾经的我认为自己是六道轮回之下残骸那样吗? 

 

我想要迎接全新的命运,以及在这个世界的某处会有与这轮回之眼承载的全然不同的命运这样的事,我才会再次遇到你吗?

    

从一开始,我们的命运就紧紧系在一起,谁也无法分开。   

 

※※※

 

一间装饰温馨的房间里,阳光透过素雅的窗帘投射到床上深亚麻色短发的少年脸上,就像是要融化在阳光一样。

 

靠在床边的蓝发少年紧握对方手心的手掌紧了紧,沉睡中的人睫毛轻颤,就要醒来。

 

“你醒来了。”

 

“唔,好像做了一个梦。”空着的手揉了揉眼睛,沢田纲吉意识渐渐清醒。

 

“不是梦哦。”

 

“哈啊?”

 

“小时候,我相信有天使的存在。”

 

“诶诶?”

 

“因为,我见过真正的天使,而且那位天使也爱着我……”

 

“……哦!”

 

“クフフフ,纲吉君你那表情是在吃醋吗?”

 

“才、才没有呢!”一把甩开六道骸的手,沢田纲吉羞恼的反驳。

 

“我还记得哦,纲吉君,你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六道骸笑了笑,欺近沢田纲吉,一把拉入怀里,“虽然,当时伴随着你的离去,那些记忆都随之尘封,却还是有着一些残留的感觉,使我一直都不曾行差踏错,没有成为你再也无法接受的样子……”这一世,因为你,从地狱中走来的我不再是会玷污你,永远只能和你渐行渐远的存在。

 

「其实,我并不相信天使,但你不同。」

 

「炫目、温暖,使我在被世人离弃的黑暗深渊里看到了彼岸的光芒,想伸手触摸,一直一直渴望、渴求……」

 

“骸!我、我……”心里突然很难受,眼眶也热了起来,对方这种像是抱着最珍贵事物的感受让纲吉心情激荡,反手环抱六道骸消瘦的背脊,脸埋入他怀里,闷闷的说。“我根本没有你想象的纯粹,骸!”我也不是天使,我只是一个普通到要废柴的笨蛋而已!

 

「那又如何,你就是我的光、我的天使,我的……」

 

“我亲爱的,ti amo。”

 

“我、我也是!”

 

脸凑了过去,轻柔的吻落在线条柔和的脸上,流连在唇齿之间,一对有情人温馨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

 

作者菌的话:

 

むくろ=骸,chisei=你是谁,ti amo不用说啦,大家都知道

 

终于还是忍不住写了光芒梗,其实我并不认为这是单方面谁是谁的光,即便是光芒也是相互的,骸纲是彼此渴求的一对!

    

解释了一下正文里为什么我笔下的骸骸如此纯良的原因。

     

扯淡的一章,抱歉啊色色,只有这么多字,我绝不是报复你只给我写了那么一点儿字数的生贺的意思哟~

 

而是这篇确实只有这点内容啦~~

    

    

 


评论
热度 ( 7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