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二卷 狂澜 第七节 混乱的指环战 9、10

第七节混乱的指环战 09

 

【雷之战同一时间】

 

东京樱井组本部

 

宽敞的会客厅里,松山圭介端坐于主位,西园鹤一懒洋洋的斜躺在他左侧的沙发上发呆,在他对面则是西装革履一脸严肃的沢田家光。

 

“那么,”放下茶杯,松山圭介轻笑,神色间有着不加掩饰的好奇。“请问彭格列的门外顾问,你来找我,一个贵家族通缉令上的逃犯,有什么事呢?”

 

“我一直都很看好你,所以那时才会推荐你成为我儿子的雾之守护者,可孩子大了也有自己的想法,可能你们并无缘分吧。”沢田家光也是无奈,事态发展大大超出他刚开始的预计,令他不得不找寻另外的帮手,樱井组两人就是他此行目的,可他并没有直接切入主题,而是从头开始解释。“关于令妹的事情,我也很遗憾,但取消樱井组同盟家族,你的雾守资格以及通缉令的问题,也是你当时的行动过于出格,破坏了里世界的规则,九代首领迫于压力无奈签署的。”

 

松山圭介哦了一声,对其冗长的开场白不置可否,从袖中掏出折扇轻轻挥开,沉吟一阵,才说:“还请将来意明言。”

 

自从在巴勒莫的街头大闹一场,杀死了仇人,他和西园鹤一在长姐浅井裕子派遣的黑龙会精英的接应下,绕了很多远路才顺利回转日本。一路上艰险处处,被彭格列家族通缉令的高赏格吸引,很多隐秘组织纷纷动手,他二人多次险死生还,若非挚友的拼死搏杀,和他们之间的默契配合,回来的几率小的可怜,这令他想要取得更强大力量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我需要你的协助。”

 

听到意料之外的请求,不由扬了扬眉,松山圭介玩味一笑,“沢田家光,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在你对面的我可是受到贵家族通缉的人呢,我们现在是敌对吧,这样你还来找我协助?难道不怕我反而会坏了你的事?”

 

“你这样强力的术士,对我来说非常有用,我想要你加入我所属的团队。”每一个术士都是稀有的人才,是各个家族抢着要的珍品,何况是松山圭介这样还配备着战力超卓的护卫的强大术士。单论他那个护卫的战力比起很多家族的核心成员都不遑多让,这还是在对方没有强力指环的前提下,如果让这两人使用高等级指环,战斗力不知要增加多少!

 

松山圭介提出疑问:“收留被家族通缉的人,你有这样的权限?跟家族首领对着干可不好吧?”

 

沢田家光笑了笑,岔开话题,“听说你对于高等级的指环有所追求,我这里有着一些A级作战指环,还有对于术士来说有着特殊作用的‘地狱指环’的最新的阿骸情报,怎么样,可以答应我的要求吗?”沢田家光显然是有备而来,实际上对于这个他很看重的术士,他曾派人调查过多次,对其了解很深。

 

不知何时,西园鹤一翻过身来,面朝松山圭介,他打了个哈欠,慵懒的建言:“圭介,地狱指环可是我师父都称赞过的好东西啊。”

 

“哦?”瞪了一眼西园鹤一,怎么有这么笨的家伙,他这么一说,谁都知道自己对地狱指环的渴求了,还怎么提条件?“可以稍微透露一点你所知道的关于地狱指环的信息吗?”

 

“当然可以。”点点头,沢田家光已经明了对方心思,开始介绍起地狱指环的相关信息。“所谓地狱指环,威力稍逊于彭格列指环,却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是上古时代人们与恶魔订下契约用以渡过黑暗年代的戒指,在某些方面别有作用,对于精神力强韧不容易被诱惑的术士来说,其增幅性更高。这样的指环只有六枚,我目前掌握的是其中一枚被称为‘骨残像’的指环的下落。”

 

彭格列门外顾问的解说相当详尽,松山圭介却并未马上搭话,而是停了一会,才慢慢的说:“我也不废话了,只要你给我‘骨残像’,作为利益交换,我可以为你效力三年。”

 

“可以。”沢田家光答应得毫不犹豫,事实上此事对他来说相当合算,付出一个没什么人能使用的指环,换来一个强力的帮手。“那么,请你协助我调查一件……”

 

※※※

 

之后两天,岚之战和雨之战,战斗结果分别是一负一胜,与沢田纲吉的前世记忆相同。虽然事前一直叮咛,让他们不用太过拼命,但他那些同伴每一个都是满怀激情的少年,战斗起来就忘了他的话,拼死搏杀就为了得到对他来说几乎毫无意义的彭格列指环。

 

看到友人满身是伤,沢田纲吉真是又气又恨,同时也为自己的私心而暗暗愧疚。如果不是他选择继承彭格列,虽然可能性极小,其实这辈子他还是有其他选择的。

 

在他心里,大家很重要,但那个人更加重要,从他做出选择的时候,重要性就已经有了高下之别。

 

最终他也只能温柔的抚慰他们,决定对待大家要更好一些,才能稍稍缓解内疚。

 

好在,残酷的战斗还是给他们带来了相当程度的成长,不仅是各自实力的大幅增长,精神强韧方面也有所提高,多少也了解到黑手党界是个怎样残酷的世界,也算是拼死的搏杀的额外好处吧。

 

今晚就是第五场的雾战,然而沢田纲吉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六道骸其人,这几次的战斗他和云雀恭弥都没现身。若在前世那是非常正常的情况,云和雾一个飘渺不定,一个琢磨不透,都是行踪难觅的人,然而今生,作为同居人居然几天看不到对方,简直不可思议好吗?去找了对方的黑曜组同伴,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骸大人行踪,还被揪着衣领追问彭格列你又把骸大人弄哪里去了?最后不得不落荒而逃。

 

回到沢田家,又被里包恩持枪顶着脑袋逼问是不是今晚又想认输,如果找不到六道骸就让库洛姆代替出场,这孩子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也已经具有相当战力,由她上场未必会输。

 

Σ(°△°|||)︴让库洛姆上场?里包恩你确定不是想要害死她?让女孩子去战斗什么的简直太虐了!

 

六道骸你在哪里啊!

 

关键时刻死哪里去了,你可爱的库洛姆都要被逼着上战场了!

 

可是,直到天已经黑了,还是找不到那家伙,沢田纲吉简直都要哭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穿着军绿色黑曜女生制服的库洛姆,拿着三叉戟,在黑曜二人组的陪同下步履从容的走过来。

 

“Boss,骸大人不在的话,就由我来出战吧。”说完,她从口袋里掏出用银链子串着的半·彭格列雾之指环。

 

沢田纲吉顿时明白六道骸大概真的不打算参战,苦笑连连。

 

无可奈何之下(主要是里包恩的威胁)沢田纲吉只好同意,随后几人和其他几个守护者汇合,众人一路说说笑笑来到并中体育馆。

 

※※※

 

虽然被打成重伤,喜爱看戏的王子贝尔菲戈尔依旧风雨无阻的前来观战,见到出战者是个年幼的女孩儿,不由发出疑问:“对方的雾之守护者不是六道骸吗?怎么换成一个女孩子来?”

 

列维对着切尔贝罗的女人们问道:“这样可以吗?他们的雾守是六道骸,正主没来,让一个临时找来的女孩子上场可以吗?这是违反规则的吧!”

 

也不知里包恩怎么说的,了解前情的切尔贝罗的女人们面无表情的回答:“对方没有违反规则,这个女孩子可以代表六道骸出战。”

 

幻觉蛙在头顶的帽子上呼哧呼哧的躁动着,玛蒙端详了对手半天,说:“嗯,原来也是个特殊人类,又是个女孩子,要是卖给马戏团,或者有特殊爱好的富豪,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另一边的观看席边,紧握着三叉戟,库洛姆脸蛋上浮起淡淡红晕,声若蚊吟:“Boss,你能给我点鼓励吗?”

 

面对楚楚可人的小少女的要求,他人要求无法拒绝排行榜第一名怎么可能反对得了,点点头,郑重答应:“嗯。”

 

淡淡馨香靠了过来,湿软的感觉贴上脸颊,只有一瞬间,立刻抽离开来,

 

“啊——”狱寺隼人顿时脸色铁青,他不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在他心里十代目是神圣的,不容任何人亵渎,可是这个女孩子,她居然敢!!“混蛋,你在做什么!”

 

“天呐!”城岛犬也吓了一大跳,野兽的直觉告诉他也许库洛姆会因此受到什么教训,不由开口斥责,“你这个女人,一点都不矜持!居然亲彭格列,他可是黑手党!”

 

后知后觉的摸了摸脸,库洛姆出乎意料之外的举动,让沢田纲吉瞬间红透了脸,这辈子他还是第一次和女孩子这么亲近呢。脑子里似有什么念头有一闪而过,久远而模糊的记忆慢慢展开,具体细节想不起来,不过这件事前世好像也发生过。那时是他第一次见到库洛姆,压根想不到后来他们三人之间会有那样复杂的纠葛,甚至那时他都不知道库洛姆是六道骸的实体媒介,彼时的自己仅仅实在猜想自己的雾守到底是不是六道骸,毕竟那时他见过的幻术师也就骸一个。

 

当然,库洛姆的颊吻也让他困窘不已,毕竟当年他还是一个只会暗恋的纯情少年,表现糟糕也不出奇。

 

可那时心情要比现在单纯多了,唉!

 

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现在自己的心里积压了太多沉重的东西,与平凡世界的界限越来越深,虽然自己一直都努力在平衡,然而,好像是极限了。

 

耳边,狱寺隼人的大吼回荡着:“你这凤梨妹妹,给我离十代目远点!”

 

“我和骸大人不是兄妹。”

 

还有山本武笑嘻嘻的劝架:“嘛嘛,狱寺不要吓到人家女孩子了。”

 

回过神来,沢田纲吉也加入安抚的队伍,“狱寺君,别生气啦,库洛姆她只是想要得到点鼓励嘛。”

 

转身拉住少女的手,顾不上脸上依旧红霞晕染,沢田纲吉轻声嘱咐:“辛苦你了,库洛姆,让你也要战斗……等下你一定要量力而行,太危险的话就直接认输,对我来说,什么都比不上你们的安危重要,知道吗?”

 

「骸那家伙,见到了非要给他一拳不可,总是那么任性,简直简直……」

 

库洛姆握紧三叉戟的双手松了松,像是稍微放松了心情,“谢谢你,Boss。”

 

「Boss,其实我并不单单是为了骸大人,更多的是为了您,感谢您这份信任,以及接纳我的这份柔软心怀,您真是个很温柔的人。」

 

“那就拜托你了,库洛姆。”

 

“十代目,你真的要让这个女人上场?”

 

“没办法啊,现在我方只有她是术士,除了她没有人能胜任这一场决斗了。”

 

坐在山本武肩头的里包恩点点头附和:“没错,现在作为雾之守护者出战的也只有库洛姆了。”

 

“里包恩先生……”

 

不管众人如何作想,切尔贝罗的女人们按照常例介绍了场地的特色,然后,战斗开始!

 

※※※

 

库洛姆体质特殊,资质也相当出色,在六道骸不计消耗的精神直接灌输的锻炼方式下,也具有了一定战力,然而毕竟时日很短,何况她过去只是一个在和平社会长大的普通女孩儿,战斗经验为0

 

面对强大的彩虹之子,虽然表现相当抢眼,也尽了她最大努力,当玛蒙耐心尽失,解放自己实力的时候,她还是失败了,甚至幻觉内脏都失去了控制,生命陷入危机。

 

即便在这种危急关头,库洛姆想着的依旧不是自己的生命,而是自责于自己不能帮助Boss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意识朦朦胧胧之间,熟悉的男音回应了她的心音。

 

「我可爱的库洛姆,你辛苦了,做得很好,接下来就交给我。」

 

诡谲的笑声回荡在空旷的场地上,沢田纲吉来不及分析自己的心情到底有多复杂,某种奇怪的感觉冲入脑里,思绪陷入一片粘滑幽暗的黑暗深渊。这是一种很抽象的感觉,思绪分明没有重量,却像背负巨石,不断下坠。

 

眼前没有任何影像,只有一片带着粘稠感觉的黑,无有边际,无穷无尽,空洞得使人只能产生焦躁疑虑消极不安等负面情绪。

 

一切的一切在此都毫无意义,沢田纲吉不知道自己到底会飘零至何方,时间久到心灵已濒临崩溃,前方极其遥远的地方突然出现一丝萤火般细小微弱的亮光。

 

心念方转,亮光就出现在眼前,温暖了几乎已经凝结成冰的思维。

 

下一刻,沢田纲吉就在其中看到自己的脸,满满的全都是自己的笑脸!

 

他突然间明白过来,这是六道骸的情绪,借由超直感他接收到了对方的内心。

 

再一次确认了六道骸对他的感情,沢田纲吉却完全不明白自己现在的心情,明明是打算装作不懂让对方知难而退,可是,这种喜悦从何而来?

 

他已经没有资格获得这份美好的爱了。

 

※※※

 

作者菌的话:为了打游戏而赶出来的一章,完全不知道写的什么……

 

 

 

第七节混乱的指环战 10

 

六道骸出现后,以摧枯拉朽之势轻而易举战胜彩虹之子玛蒙,这个狡猾的小婴儿是个未虑胜先虑败的人,早就准备好了退路,一见无法掌握胜机,果断金蝉脱壳。不过,巴里安众人深悉其性情,估计下场堪虞。

 

切尔贝罗的女人们宣布战果:“由于雾之指环已经归库洛姆·髑髅所有,因此这场对决的胜者是库洛姆·髑髅。”

 

可乐尼洛叹道:“那个毒蛇竟然就这样输了。”

 

看戏狂人贝尔菲戈尔对于聊友的跑路表示关怀:“玛蒙消失了吗?希望他别被追上,嘻嘻嘻。”

 

“……”大马金刀坐在沙发上的XanXus冷冷吩咐,“哥拉·莫斯卡,争夺战结束后,给我好好教训教训玛蒙这小子。”

 

对周围人的议论毫不关心,六道骸施施然走到沢田纲吉面前。

 

“混蛋六道骸,你那个凤梨妹妹居然敢亲……亲十代目!”对此狱寺隼人耿耿于怀。

 

他的大嗓门之下,沢田纲吉的声音显得尤为细弱,“别这样,别说了,狱寺君。”没看见六道骸脸色都变了吗?我现在还不想面对他!何况被女孩子亲了什么的这种事一再提起真的好吗,好羞耻!

 

戴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手抚上沢田纲吉的脸庞,六道骸凑了过去,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刚好是库洛姆吻过的另一边脸蛋。略带笑意的声音悄悄传入耳中:“我可爱的库洛姆也亲了你啊,纲吉君?这么可不行哦,你将是我的……要好好保护好属于我的身体啊。现在,我的心意你已经明白,不过我不接受OK以外的任何回复,纲吉君。”愉悦的尾音,带着无端的魅惑,牵引着被虏获者的一颗小心脏七上八下。

 

“骸,我……”

 

六道骸是一个很神奇的人,明明是真实存在的人,可又如同镜花水月一般虚无缥缈,这样一个人的存在感却强烈无比,让人无法移开视线。沢田纲吉的眼神牢牢黏在他身上,原本坚定的信念不停动摇。

 

“不必现在就回答,我给你一点时间考虑,在此之前我都会忍耐。”手指按住沢田纲吉的双唇,六道骸制止了他的话。

 

沢田纲吉不由点点头,乖巧的模样让六道骸心情很好,一手搭在他肩头,一手揉了揉那一头蓬松的发丝。

 

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之感,在场诸人的眼神纷纷瞟向他们,若非两人都是少年,看起来更像是一对感情融洽的情侣。

 

里包恩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但他以为只是对沢田家光意大利之行的担忧。

 

一旁终于从石化中恢复过来的狱寺隼人大喝一声,跳过来分开两人,将沢田纲吉护在身后,指着六道骸的手指抖啊抖,“你们凤梨兄妹在想什么,竟然两次亲吻十代目神圣的脸颊!”

 

“我和库洛姆不是兄妹。”

 

“不是混在一起吗,发型都一样,还说不是?”

 

“喂,狱寺!”眼见狱寺隼人越来越激动,生怕他将掏出来的多枚炸弹丢出去,山本武忙一把拉住他拖到一边劝解。“相信阿纲吧,他能处理好。”

 

“可恶!”

 

对于六道骸让人震惊的举动,柿本千种推了推眼镜,心道麻烦,从前那些看在眼里却下意识忽略的小细节一一浮上心头:骸大人的多次异样、离开日本前的那个雨夜……

 

像是顿悟一样,前后融汇贯通,柿本千种明白了一件事。

 

三年前,跟骸大人有所纠缠名为深见未来的女孩就是彭格列吧?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纠葛?看这样子,似乎是男女之情,不过彭格列是男孩子啊……

 

现在看来骸大人根本不在乎性别,也没有任何抵触心理。他虽然不喜欢这个彭格列的十代目候选人,那双温暖的蜜褐色眼瞳总是那么清澄,像是会发光,这是他们这些长期处于黑暗中的人最渴求又不可及的。明明这个人才是黑手党,还是黑手党最强家族的下一任首领,为什么会有那样干净、纯粹的笑颜?真是碍眼!

 

不过,这与自己无关,那是骸大人和沢田纲吉之间的感情纠葛,自己只是个旁观者。只要骸大人高兴就好,其他都无所谓。(彭格列的个人意愿完全不在他考虑之中)

 

“骸,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但是我有点生气,你太任性了。”

 

“哦呀哦呀,这是要算账了吗?”

 

“不过,还是谢谢你能来。”

 

“呼,我好像有点累了,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吧。”

 

“……嗯。”

 

高挺俊拔的身影倒了下去,沢田纲吉连忙上前伸手扶住,少年的身形已恢复成娇小玲珑的女孩儿。

 

“……Boss?”晕迷之前,瞥见扶住自己的人脸上无奈的表情,库洛姆悄悄笑了。

 

Boss真是太温柔了,好羡慕骸大人。」

 

六道骸残留在她心底的意念,让她明白了他对他的感觉。

 

「虽然Boss和骸大人都是男孩子,不过是他们俩的话,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吧?不知道奈奈妈妈是怎么想的呢,改天帮骸大人打探打探。」

 

想着想着,少女的意识陷入了昏沉之中。

 

“没事了,库洛姆,骸已经解决了问题,你好好休息吧。”

 

无可奈何地收拾残局,对于六道骸的怨念压过了内心的繁乱,沢田纲吉任命的背起女孩儿。

 

「骸这家伙真是太任性了!」

 

端坐一边,XanXus暗红色的眼眸里有流光闪过,“看了一场好戏……”

 

※※※

 

翌日的云之战所在地是并盛中学的操场,看起来坚不可摧的莫斯卡被云雀恭弥轻易战胜,随后,切尔贝罗的女人们宣布完战果,完全没有尽兴的战斗狂人却挑衅起XanXus

 

没过一会,莫斯卡开始暴走,XanXus装模作样的做戏:“我的天哪,我本来想把它回收了的,结果却被对方的云之守护者阻挠,若是因而产生什么损伤也是对方云之守护者的错。”

 

到处都是火光,硝烟四起,若非切尔贝罗的术士在外间做了一定防护,这种程度的骚动足够引来警察的讯问!

 

一直靠在一边只是冷冷观战的沢田纲吉,此时却动了,金橙色的火焰晃动间,人已经冲向莫斯卡。

 

“十代目!”

 

“阿纲这是做什么?”

 

“危险,沢田!”

 

XanXus眼皮一跳,为什么事情按照自己的计划顺利进行中,却有不妙的感觉?

 

一众观战群众被枪炮逼迫得四下逃散,操场变成沢田纲吉和莫斯卡两个人的战场。

 

高大的人形兵器和瘦小的少年之间的战斗却是一面倒,莫斯卡被一拳揍得倒飞数十米,重重砸在地面上,随即沢田纲吉急冲过去。一道道烟尘暴起,待尘埃落定,莫斯卡被冻结成一块巨大冰雕。

 

“零地点突破?”XanXus瞳孔一缩。“不,这是初代版,老家伙连这都传授给他了?”

 

一边斯库瓦罗喃喃自语:“这种情况我见过,难道说……不,这不可能!”

 

紧接着闪烁火光的手抚上莫斯卡的腹部,无声无息间融化了冰层和金属外壳,从中拉出来一个被束缚得严严实实的老人。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沢田纲吉忙扯开老人身上的拘束带,“九代爷爷……”

 

里包恩拿上急救箱跳过来给昏迷的九代首领进行抢救工作,愣了一瞬的XanXus冷笑出声:“沢田纲吉,你居然对九代首领下毒手……”

 

“里包恩,九代爷爷他没事吧?”完全没有搭理对方的想法,沢田纲吉专注于检查伤情的工作。

 

迅速检查了一下九代首领的情况,觉得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死气火焰被吸取太多有点虚脱,但他心里还是惴惴不安。如果出现了什么预计外的伤情,甚或造成对方的死亡,那他会愧疚终生。

 

前世九代首领受的伤可不轻,即便方才他动手时已经控制了力量,对于火焰的温度也是十分注意,可毕竟九代首领是个古稀之年的老人,多年锻炼之下的健壮身体也随着各种伤病而逐渐衰弱,又被关在黑暗的狭小空间里好多天,想必现在的XanXus也没心思好好照顾这位老人,现在仅仅是虚脱昏迷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能够毫不留情把老家伙打倒在地,沢田纲吉,你也是个狠角色啊?”

 

看着老人眉头深锁,惨白着一张老脸,撇了一眼张狂的XanXus,对方的心理攻势沢田纲吉心知肚明,并没有出现前世那种又惶恐又害怕的心态,他到底也在风浪里历练多年,不再是当年并盛町的软弱少年。

 

“口舌之争毫无意义,若你一再把我当软柿子捏,我倒也想要问问你,莫斯卡是你方的云之守护者,代表巴里安出战,可你居然把彭格列第九代首领当作莫斯卡的动力源,到底是谁心狠手辣?”

 

忙碌着手上工作的里包恩嘴巴微微一抿,事情进行到此,图穷匕见,XanXus的意图他终于完全明了,此人阴谋环环相扣,行事狠毒不给人留有余地,沢田家光的意大利一行充满危险,不知友人可能一一化解?

 

“哼,”XanXus冷哼一声,“这不重要,现在你是意图谋害九代首领的首犯才是事实,你和你的手下对九代首领下毒手的卑鄙行径,是对我--九代首领的儿子XanXus,以及彭格列家族威严的挑战!”

 

“呵,你接着说……”

 

“在伤害首领的凶手面前,指环争夺战根本毫无意义!我将为家族的首领--我的父亲,以及彭格列家族的未来而战!我要亲手制裁你,为九代首领报仇雪恨!”

 

“说得真是动听,然而,九代首领还活着呢,你说这些是不是早了点?”啪啪啪一阵掌声传来,沢田纲吉鼓掌叫好。“当然,你若是强要把这个罪名冠到我头上,我也无话可说。”

 

“可恶!”

 

“这家伙太卑鄙了!”

 

“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诬陷十代目!”狱寺隼人大骂:“你这个无耻的骗子,这分明是你的阴谋!”

 

里包恩对这件事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他快速的解释了一番XanXus这番做所作为的目的,然后,黑黝黝的大眼睛就盯着沢田纲吉,等他表态。之所以到这种时候他还没动手也是为了考验自己弟子的应对,到目前为止,阿纲的作为都让他颇为满意。

 

XanXus,你的意思我明白。其实,我原本就没打算将首领的继承权让给别人,你的这番心思是白费了。”

 

“嘿,看不出你这小子野心勃勃啊?”

 

“说得好,阿纲。”里包恩赞许道。

 

“我会在彭格列家族的历史上,给你记上一笔,就说曾经有一个愚蠢的小鬼,竟然试图反抗XanXus。”

 

“不是只有一个!十代目的意志,就是我们的意志!”在场的守护者们纷纷表达了要和自家首领一同对抗巴里安,就连云雀恭弥也表示了将要代表自己咬杀看不顺眼的巴里安众。

 

“想动手吗,小鬼们?”列维抽出了背后的电伞。

 

贝尔菲戈尔亮出一把把小刀,带着残忍的笑容说,“好极了!”

 

XanXus眼里凶光大炽,那个不知死活的小鬼令他十分愤怒,“今天我要为彭格列家族清理门户!”

 

局面一时失控,两方人马对峙当场,眼看就要打了起来。

 

“请等一等。”这时,切尔贝罗的女人们站了出来,“九代首领的复仇之战,将由我们来主持。”

 

“……好。”这群来历不明的女人势力隐藏很深,只有在一些特殊时候才会自己出现,说实话沢田纲吉对她们很是忌惮,但目前也只能相信她们了。而XanXus的想法谁也不知道,他冷哼一声算是默认对方的仲裁权。

 

双方领头人物都认可了切尔贝罗的仲裁权,最后一战的时间地点就此定下。

 

“等一下,我还有点事要说。”沢田纲吉叫住了正要告辞的切尔贝罗的女人们和巴里安众人。“关于大空指环的争夺战,我有意见。”

 

XanXus冷冷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我想你也不放心把一切都压在别人身上,XanXus,不要牵扯其他人,就由我们来打一场吧,由此决定家族首领继承权以及七枚彭格列指环的归属,”沢田纲吉制止了其他人异口同声的反对,这一刻,这个瘦弱的少年背脊挺直,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瞳里有着火焰在燃烧,显示其意志坚定不可动摇。“你意下如何?”

 

“哦,这么有自信?”

 

“这不是自信,而是我的觉悟!”

 

“哼,这是个好主意。”

 

“既然我们双方达成一致,那么,”沢田纲吉转向切尔贝罗的女人们,冷声说道。“大空指环之战是我和XanXus之间的战斗,还请你们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如果你们不顾我的警告,也怨不得我下手无情!」漂亮的眼睛里有的只有执着无悔的坚定和坦然。

 

“如您所愿,沢田殿下。”互相交换了眼神,切尔贝罗的女人们第一次向着这位门外顾问之子弯腰行了一礼,“明晚再见。”

 

※※※

 

回到了自己的公寓里,一眼就看到六道骸正坐在沙发上看书,一手支颌,一手随意翻看,少年的清俊和慵懒混合在一起有着一种浑然天成的魅惑之美,勾引得旁人的视线忍不住时时飘到他身上。

 

“你回来了呀,欢迎回家。”抬起头,六道骸微笑,笑容温柔。“辛苦了哟。”

 

「骸是在等我吗?所以才一直都没去休息?」

 

从来都是他对着其他人说着欢迎回来之类的话,除了妈妈之外还是第一次听到他人对自己说这一句,尤其这个人还是那个六道骸。简直难以想象!所以,冲击性也是最大,沢田纲吉忽然觉得心跳开始加速,脸上也热了起来,有些慌乱的撇过头,不敢看对方。

 

这时,他也想起,这是那个吻之后他们之间第一次独处。

 

“纲吉君,你不要觉得困扰,我说过给你时间,就会做到,你先好好考虑一下吧。”不知何时来到身边,摸了摸沢田纲吉柔软蓬松的头发,六道骸凑到他耳边轻轻说道。

 

羞红了一张脸,捂着耳朵一蹦三尺远,沢田纲吉慌乱的点点头,“我、我先去休息了,骸、骸你也是,天界道附体加上实体化消耗不小吧,快去休息啦!”说到最后,声音带上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撒娇意味。

 

“好。”六道骸一边说好,一边迅速逼近他,在沢田纲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他额前。“晚安,好好休息。”

 

“你……你,等等……”

 

话音未落,六道骸化作雾气消散,留下面红耳赤、心如鹿撞的沢田纲吉。

 

「怎么办,越来越没法坚持自己的决心了……」

 

※※※

 

大空之战,由于沢田纲吉的坚持,并不是前世那样将所有守护者都牵扯到其中,用来逼迫他坚定决心的战斗。那群神秘的切尔贝罗的女人们,这一次尊重了沢田纲吉的想法,最后一场战斗真的是他和XanXus两人之间的单打独斗。

 

双方所有的守护者都在一边观战,沢田纲吉和XanXus在决斗场里各站一边,蜜褐色的温柔眼眸没有丝毫退缩的直视XanXus凶狠的眼神。

 

“可以开始了……”

 

“哼,来吧。”

 

……

 

……

 

战斗结束得非常快速,巴里安众人眼珠子差点掉出来,都是一副活见鬼的模样,他们全然没有想过那个看来弱不经风的瘦小孩子居然能够做到这种程度。战斗几乎算是一面倒,除了最开始时XanXus尚能招架一二,之后当沢田纲吉适应了他的速度和攻击力度,情势急转直下,XanXus就再也没有还手之力。

 

绚烂的大空之火从天空打到地上,滑出一道道璀璨华光。沢田纲吉的招式既华丽又犀利,各种招式的组合运用出神入化,简直就像是本能一般,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把他们视之为神一样厉害的老大XanXus击败。

 

半边身体被冻结在晶莹的冰块之中,XanXus突然哈哈大笑。

 

沢田纲吉却不理他,每一次战斗他都是全力以赴,体力的消耗巨大,身体不由自主颤抖,即便这样,在超死气模式解除之后,这个少年的目光中的坚韧和决绝也没有丝毫动摇。

 

这一场和巴里安之间的指环争夺战,就在一方难以置信的眼神里落下帷幕。沢田纲吉这一方的几位守护者虽未见过自家首领一人解决黑曜事件的战斗英姿,却对他信心满满,现在见到这场压倒性的胜利,也不过齐声赞叹,完全没有对方的不可置信。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这些只有被打倒在地才会好好听人说话的家伙,在战败之后果然乖巧许多。沢田纲吉不可能让家族重要战力的巴里安众人闲置,为了惩罚他们扰乱自己的生活,让自己的同伴担惊受怕,让自家老爸险些死于冒牌九代首领之手。在与里包恩沟通之后,通过已经清醒过来的九代首领的首肯,让这些伤势还没好全的家伙去进行长期、大量、超繁琐的各种任务,也就是说,可能会有好几年都看不到这些烦人的讨厌家伙了。

 

“真是美好的世界。”轻飘飘说了这么一句,沢田纲吉的生活重新回到充满各种训练的日常,仿佛他还是个普通的中学生,过着每天和同伴打打闹闹的欢快日子。

 

当然,他的生活还是有些微改变,比如说,和六道骸之间的关系。他并没有回应对方的告白,而六道骸也再没有提起,像是忘记了。然而就在他以为可以淡忘到不了了之时,六道骸再次堵住了他,让他不得不直面这个一直都想逃避的问题。

 

“纲吉君,我已经等待很久了,你的答复呢?”

 

「从何时起,骸对自己的称呼已经变了?」

 

“如果你一直沉默,我就当你默认了哦。”

 

「难道他对黑手党的仇恨已经减轻,甚或完全消减了?」

 

“纲吉君,你还不回答我就要亲你了哟。”六道骸脸上露出不合时宜的淡淡笑容,红蓝异色的双瞳里流露出的神色让人沉醉。

 

“我、”

 

「该怎么说?其实自己多么想和他在一起,在那漫长的时间里,一直只能暗恋一个人的感觉有多痛苦只有自己知道。现在的情况比曾经做过的任何一次妄想都要疯狂,以为永远不会有回应的心上人对自己抱持同样的心意,一切的一切比梦更美,可是,自己真的不能……」

 

沢田纲吉脸上的神色明明白白告诉六道骸前者内心的痛苦挣扎,令他深感奇怪,按说没有理由会让对方处于这种状态。

 

“纲吉君,我说过不允许你说OK之外的回答,你可别让我失望哦。”

 

深亚麻色头发少年脸上的神色在听到六道骸的话之后越发为难,紧蹙的眉头几乎都要打结,六道骸轻轻叹了口气。他的脸靠了过去,温热的呼吸在沢田纲吉额前萦绕,然后轻轻地落下一吻,顺延着流连到唇上。很温柔、很纯粹的一个吻,只在唇瓣间摩挲,清凉得如同泉水,却能让人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深切情意。

 

毫无预兆地沢田纲吉的眼泪落了下来,他像是再也无法忍耐,伸出双臂环上六道骸的脖子,热切回应对方的吻。

 

他再也无法忍耐,即便没有未来,他也想要抓住这份感情……

 

“我、喜、喜欢你,骸。”

 

※※※

 

作者菌的话:欧也~终于写完了第二卷。其实这一卷我本打算连未来战也一起搞定,在15W字以内搞定,结果,指环战写完了已经写了15.7W了,简直爆字数爆的厉害,拖戏狂人的我╮(_)╭其实后面很多我都略写了……

 

骸纲真是占了我好多第一次啊~第一次喜欢一个CP到下笔写文,第一次写一篇文写到二十多万字,第一次买了N多的本子和周边,第一次买了原著……

 

写同人其实就是出于爱,我想我对骸纲还真是爱得深沉啊哈哈

 

接下来休息几天,好好考虑一下再写第三卷,如果没有意外,第三卷结束就能完本啦~

 

那么,下一卷再见。


评论 ( 7 )
热度 ( 26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