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二卷 狂澜 第四节 并盛日常2

第四节 并盛日常2

 

“骸——”沢田纲吉伸出手,细长的手指颤抖着,似要抓住些什么,又徒劳地落下,磕在地板上发出如同无奈叹息一般沉闷的声响。

 

猛地睁开眼睛,心情还停留在梦中残留的影像里,他又梦见前世,每一次六道骸留给他的只有沉默的背影,这一幕深刻心上,带给他的只有如同噩梦一样的恐惧。

 

「永远也追不上,永远也得不到。」

 

怔楞望着素净的天花板良久,心情平复下来,记忆也逐渐回笼,黑曜一战历历在目。捂着脸苦笑,看来自己是太累了,所以才会松懈到这种程度,分不清梦与现实。

 

转头望去,六道骸正好好睡着他的床,而他沢田纲吉自己最近大概只能打地铺,不过谁让骸是伤员呢!

 

轻手轻脚起身,不忘注意到有没有吵醒伤员。对方双目紧闭,呼吸平稳,看来好梦正酣。

 

“祝好梦。”沢田纲吉轻声祝福。

 

收拾好地上的铺盖,放入壁橱,沢田纲吉庆幸这两天正好是周末,否则自己大概只能请假?太多事情堆积着,可以预见当里包恩的耐心告罄,他会有多惨!

 

咳,不能再想下去了。

 

事态已经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现在只要坚持下去就好。

 

沢田纲吉走出卧室,轻轻带上房门,他不知道当他转身之时,床上的少年已经睁开那双异色眼眸。

 

※※※

 

经过一夜的休息,昨日一战带给六道骸的疲惫和伤痛都已消散,他自觉身体恢复不少。伤口都经过良好的包扎,看样子似乎是那个烂好人的手法。

 

「沢田纲吉」

 

那个少年拥有的力量似乎完全克制了他的幻术,他完全不是对手。

 

「沢田纲吉」

 

并且,还能抚慰轮回之眼带给身体的伤害,净化暗黑斗气。在迷迷糊糊之间,他感到有温暖的触感拂过身体每一处疼痛的地方,所过之处无不舒适之极,熨贴到了心里。

 

「沢田纲吉」

 

这种感觉,是第二次了。原来那个时候,已经感受过这种温暖。

 

「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唇间泄露出这个似乎有着魔力的名字,六道骸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异色双眸里满是震惊。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为什么明明你欺骗了我,却无法恨你?

 

你这个可恨的黑手党!

 

你就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吸引着我,让我发狂……

 

可憎!可恨!

 

不能这么简单放过沢田纲吉。

 

他羡慕他,嫉妒他,厌恨他。

 

“要是把你染黑就好了……”让沢田纲吉的脸上再没有温柔到令人憎恶的笑容,让他明亮的眼睛被仇恨和阴霾遮盖,让他跟自己一样,被血腥浸染,被黑暗吞噬,再也没有那些愚蠢的天真、可笑的言论!

 

到那时,就再也不会,厌恨他了……

 

“都是你的错,给我这样的机会……”

 

清晨的阳光穿过窗帘的间隙洒了进来,床上的蓝发少年脸上露出让人心底发寒的微笑。

 

※※※

 

吃早饭的时候,果不其然,里包恩提醒沢田纲吉,这几天落下的训练要在最近几天补上,丝毫不管弟子刷白的脸色。

 

“里包恩,任务酬金呢?”沢田纲吉勉强转移话题,他的训练量已经达到一想起就想吐的程度,实在不想多回忆。而且这件事也不怪他总是提起,他急啊,估摸着黑曜二人组一醒来就会找过来吧,到时候可怎么安排人家?

 

“阿纲也是要养家糊口的人呐。放心吧,已经到账了。不过,”甩给沢田纲吉一张卡和一封信,里包恩不怀好意的笑了。“由于狱寺跟山本在与黑曜二人组战斗时毁坏了街道,你必须赔偿,风纪委员会已经寄来了账单。”

 

不想拆开信函,怕看到触目惊心的数字,忙一把塞入口袋。

 

风纪委员会真是超高效率_(:зゝ∠)_

 

/(ㄒoㄒ)/~~钱啊,不知还剩下多少。

 

“山本、狱寺他们没事吧?没有受伤吧?”沢田纲吉心里很是愧疚,昨天他实在太累,晚饭都没吃就倒下了,直到此时才想起友人。

 

里包恩毫不在意的说:“受了点小伤,他们还是训练不够,下次叫过来一起特训一下吧,身为守护者可不能一直没有长进。”

 

“……”心底为两人松一口气的同时,沢田纲吉又为自己等人哀叹,天知道里包恩又有什么天马行空的想法,不会又是死亡山特训吧!!

 

“啊拉,纲君,骸君还没起床吗?你把早餐端上去吧。”沢田奈奈安顿好几个小朋友之后,看到沢田纲吉吩咐他去照顾家里的新住户。“让他多多休息,放心的住下,大家都很欢迎他的。”

 

“好的,妈妈。”

 

欢迎?

 

蓝波他们几个小孩子知道什么?

 

至于里包恩,谁知道他有什么想法!

 

※※※

 

餐盘放在床头柜上,转身时,发现六道骸睁开眼睛沉默地凝视着自己,沢田纲吉忙扶他起身坐好,放上小桌子,摆好早餐,自己走到一边收拾书桌上横七竖八的课本书籍。

 

等他收拾好,注意到六道骸根本没动食物,忍不住开口关心:“怎么?为什么不吃呢?不好好吃饭可不行啊。”

 

六道骸侧过头,一言不发。

 

沢田纲吉琢磨了一阵子,随即意识到原因。昨天的战斗中,骸长时间超过负荷的使用‘人间道’,虽然经过自己的死气炎净化,反噬还是存在,身体的疲劳度估计早就超过他能承受的限度,所以到现在双手还是不能动弹吗?

 

不,也许不仅如此,若他身体能动弹早就对我动手或直接转身离开了吧?

 

沢田纲吉慢慢地挪动到六道骸身边坐下,端起汤碗,舀起一大口热腾腾的味增汤,轻轻吹了吹,确保它温度适宜到可以入口,才将勺子送至六道骸唇边。

 

六道骸只是看着他,拒绝的神色显而易见。

 

“不肯合作是吧?你觉得捏开嘴巴灌进去是个好主意对吗?”歪着脑袋,沢田纲吉故意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

 

六道骸眉头一蹙,准备反驳,结果却被一勺温热的汤水堵住了嘴。

 

“……”他真不敢相信自己会上这么…幼稚的当,甚至,这都不能算是陷阱,只是一个挑衅,一句玩笑。可既然这种吃饭的方式已经开了头,他也懒得矫情,总不能和自己身体过不去。

 

六道骸继续目不转睛盯着沢田纲吉,这个可恨的家伙,想象着这是对方的肉炖成的汤,一边把汤咽下,一边张开嘴等着下一勺。

 

沢田纲吉忍着笑,眼前这个人平时看起来傲气凌人,其实才15岁啊,会有这种孩子气的表现也属正常,自己15岁的时候比他还要不如呢。

 

继续喂饭工作,缓慢而温柔地将一勺勺饭菜送入六道骸嘴里。

 

这时,六道骸觉得这是一种奇异的享受,沢田纲吉轻柔的气息迂回缭绕在身边,那双晶莹剔透的蜜褐色眼眸里满满都是自己,也只有自己。

 

可他是个骗子!

 

一个不择手段的黑手党!

 

一种情绪涌上心头,使他禁不住想要推开对方,离这个人远远的;又有另一种情绪阻止他的行为,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开这个人;思绪烦乱得令他食不知味。

 

所以,当又一勺喂过来时,没来得及及时合上嘴,于是一些汤汁从嘴角流下来,咽下这一口,六道骸试图用舌头舔掉这丢脸的小过失,但根本够不到。

 

沢田纲吉拿过餐巾纸为他抹干净下巴,空出来的尾指不经意划过面颊,六道骸只觉似有电流扫过全身,嘴巴一阵发干,不由舔了舔嘴唇。

 

六道骸的相貌本就出色之极,充斥着无可比拟的魅惑,这种色气十足的动作由他做来更添几分勾人意味,可说是迷死人不偿命,对于沢田纲吉这位本就倾心于其的爱慕者来说,简直等同于会心一击!

 

骸在自己的碰触下舔嘴唇的方式简直犯规、简直、就像一个微妙的邀请,诱惑自己去品尝他泛着粉光的柔软双唇。

 

不,他恨你都来不及,别犯傻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沢田纲吉僵硬着身体,勉强维持着喂饭工作,这是对他意志力的一项考验,几乎是耗尽心力才能维持着面无表情。他不知道,自己那双通透的眼睛似蒙上一层轻纱,朦朦胧胧,却能勾起人想要更加深入的探究的欲望。

 

好在,方才那一瞬的接触并不是只有沢田纲吉受到影响,六道骸也是吓了一跳,然后就被沢田纲吉的那种又轻又软的眼神注视,思绪似乎都飘到天外,再也不能有其他任何想法。

 

两人的眼神搅在一处,似乎生出令人熏然欲醉的眷念,却又似隔着无数世界的空茫。

 

房间中一片寂静,只有机械的动作在进行。

 

许久之后沢田纲吉终于解脱,收拾好餐盘,急急忙忙逃出房间。

 

※※※

 

帮着妈妈洗完碗,心情终于平复,沢田纲吉再度进入自己的卧室,坐到六道骸面前。

 

他离开的时间里,六道骸似乎完全没有动过,懒懒的斜靠在软枕上,目光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沢田纲吉将六道骸的一条胳膊拢进自己手中,开始轻轻按摩起来。

 

“你不必如此费心,你在我这里得不到任何东西。”蓝发少年的声音冷淡而空漠,透着刻骨的冰寒。

 

“不,我没想过这些,你别多想,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只是想——”苦笑一声,沢田纲吉垂下头继续动作。

 

他当然有想得到的东西,做梦都想,可那是他能到的吗?奢望还是丢弃吧,死心吧,对于骸来说自己的所做作为与背叛无异,还能祈求什么?

 

“只想你好过些。”闭上嘴,结束了对话,开始认真给六道骸按摩。说起来这手法还是从巴吉尔那儿,为讨好自家老师而学来的,想不到还能用在自己所爱的人身上。

 

不管以后如何,这一刻还是一个美好的记忆。你,就在我身边。

 

在沢田纲吉从一开始的生疏而后渐渐熟练的手法按压下,六道骸可以感到自己紧张而酸胀的肌肉舒展开了,让他觉得既温暖又轻松,在这种平缓又舒适的的感觉里,他慢慢陷入梦乡。

 

“……我只希望你幸福。我会让你自由,再也不用和我,我这样的黑手党扯上关系。”为六道骸盖上被子,痴痴看着他许久,沢田纲吉对着沉睡的人,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

 

作者菌的话:就停在这儿啦~哈哈,文里隐藏了很多本菌的恶趣味,不知道诸君注意到了没~

 

第四节并盛日常2

 

放下电话,沢田纲吉觉得还是有些不放心,决定亲自去看望一下友人。

 

“里包恩,我要出门一下,妈妈回来问起就说我去朋友家玩了。”在玄关处穿鞋,沢田纲吉还不忘回头跟大魔王报告。

 

摆摆手,里包恩不耐的说:“知道了,回来顺便帮我带咖啡回来,如果忘了……后果你知道的。”

 

Σ(°△°|||)

 

里包恩你是看我的奖金有多不爽,想法儿剥削呢!

 

“好~”有气无力的打开门,刚走到院门处,就看到围墙外站着的两个穿着绿色的黒曜中学校服的家伙,不由扶额叹气。狱寺和山本看来还得等等才能去看望,先得解决了眼前的事。

 

“千种,他出来了!”城岛犬一如既往的大声。

 

“看到了,你很吵,犬。”这是声音冷淡的柿本千种。

 

黑曜二人组迅速靠了过来,柿本千种扶了扶眼镜,俯视着比他矮一个头的深亚麻色短发的少年。

 

这个人就是彭格列的十代首领候选人吗?

 

兰奇亚说就是这个人带走了骸大人。昨天的战斗对手太过顽强,他和犬体力耗光最终还是战败陷入昏迷,到今天中午才清醒过来,然后就得知了骸大人的消息。直到刚才他们都不敢相信,骸大人居然会失败,应该说彭格列家族不愧是最强黑手党家族,果然底蕴深厚,远不是他们现在可以挑战的对象。

 

“喂,小子,骸大人在哪?你把骸大人藏到哪里去了?”城岛犬揪起沢田纲吉的领子,脸贴了过去,凶狠的追问。

 

“犬,”柿本千种拉住城岛犬的手,阻止他挥起的拳头。不管怎么说,他们的首领还在对方手中,使用暴力只会显得己方底气不足。

 

“放开我。”沢田纲吉抬起头,蜜褐色的眼睛里似有火焰在燃烧,他的手搭上城岛犬的手臂,轻轻一拨,衣领就被松开,退后一步淡淡地说:“骸在我家,进来说话吧。我猜你们会很想见到他,不过他还在休息,也许需要等待一些时间。”

 

※※※

 

“你的属下来了,”看着半躺在床上看书的六道骸,刚想警告他的里包恩冷哼一声,跳到窗外,对楼下的三人说:“六道骸醒了,你们上来吧。阿纲,我的咖啡今天一定要买,知道了么。”

 

咻一声小小的身影就无影无踪,留下吐槽不能的沢田纲吉。

 

里包恩你对意式咖啡究竟有多执著?有时间自己去啊,整天指使我,不知道我很忙吗!

 

“进来吧,既然骸已经醒来,有些事情还是由他告诉你们比较好。”

 

带领两人上了二楼,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沢田纲吉却并不进去,站在门口对众人说,“你们先谈,我去准备茶点。”

 

“彭格列。”

 

熟悉又陌生的称呼砸的沢田纲吉身体一僵,慢慢转身,面对六道骸,扯出一丝笑容,问:“怎么了?”

 

“不必费心准备,我打算跟他们一起走。”

 

“不行!”大脑还没转过弯来,真实心情已经冲出嘴巴。

 

黑曜三人都盯着沢田纲吉,他顿了一下,接下去说:“骸的身体还没好,再说,他们没法好好照顾你……”

 

“不劳你费心——”

 

城岛犬大吼一声,很是不忿:“就是,彭格列别假好心,我们会照顾好骸大人的!”

 

一股怒火冲上头顶,沢田纲吉冲了过去,揪住六道骸衣领,“你答应过我的,当我的……”

 

六道骸一手抚上沢田纲吉握紧的拳头,唇角勾起笑意,“那也没必要住这里。”

 

“黒曜乐园环境太糟,你还是在我家住下吧。”几乎带着哀求,眼神凝注着对方。“你的伤还得多修养一段时间……”

 

“只有我一个人留下?随便抛弃同伴,果然是黑手党的风格。”

 

“我家你们三个是住不下了,但我已经联系了中介,给他俩准备好了房子,离我家很近的,想来看你很容易啊。”幸好爸爸办事效率高,自己的要求基本都已完成。

 

一边柿本千种自阻止了城岛犬冲过去的想法,两人默默围观起来。

 

城岛犬手肘捣了捣柿本千种,压低嗓门说:“千种,你看,骸大人是不是跟彭格列很熟?怎么感觉怪怪的。”难怪他疑惑,沢田纲吉几乎整个人都挨在六道骸怀里,而六道骸握住他的手也一直没放,另一只手更是搭在他腰间……

 

姿势暧昧无比,两人之间的气氛也说不出的怪异,若不是他们是同性,比男女之间更像一对有情人。

 

“是有点。”镜片上似有亮光闪过,柿本千种直觉的认为这个彭格列的继承人跟骸大人是有牵连的人,或许,几年前的那件事也是与此人有关。

 

“你必须在我眼前,你得听我的。”这是与复仇者的约定,由自己担保,付出一个承诺,才得到的看押六道骸的权利。

 

“看来你都安排好了,让我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有预谋,这一次你又想做什么,彭格列?”

 

无力垂下头,脑袋靠在六道骸肩头,一丝疲惫从沢田纲吉脸上显露出来,轻轻叹息一声:“骸,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留下你,要知道,按照规矩输的人可得听赢家的哦。”

 

“クフフ…”六道骸眼里闪过一丝兴味,怎么会有如此天真的人,即便打过一场,他对自己的信赖还是如此深厚?“把要夺取自己身体的人放在身边,你也太过自负了吧。”

 

离开六道骸的怀抱,沢田纲吉站了开来,表情坚毅,眼神沉着。“我也说过,我给你机会,你尽管试试。”

 

六道骸笑了,异色的眼瞳里充满惊人的兴致盎然。

 

旁观的黑曜二人组看着这两人,感到一种他人无法进入的氛围。

 

※※※

 

在房间中待了一会,柿本千种和城岛犬按照六道骸的吩咐,去了新的住所,并答应在周一一起去并盛中学报到。

 

没错,沢田纲吉拜托父亲沢田家光办理的事情中也包括黑曜三人转学事宜,他觉得为免出现什么意外还是把这三人放在眼皮子底下比较安全。

 

不自觉得揉了揉眉心,沢田纲吉觉得最近自己思虑过重,脑子都快不够用了,好想念狱寺、巴吉尔,以及自己那几位能干的秘书。

 

不过,这也只是望梅止渴的想法而已,秘密太多,今世不同往日,一切只能靠自己。在黑手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估计最终,自己也逃不脱上辈子的结局吧。

 

想起那个隐忧,沢田纲吉心里泛起一阵苦意。

 

初代的血脉带给他的不仅是强大的潜力,还有那隐藏着的毁灭根源……

 

至今他还忘不掉那无边的热浪,以及灼烧身体的噬骨之痛。

 

——这样的自己,还能奢望什么呢?没有未来的自己,能够做的只有在……来临之前尽力改变一些事情吧!这是他还能做到的事。

 

冷眼旁观沢田纲吉这一天的所作所为,六道骸发现他开始期待以后的生活。

 

房间中的两个人,各自想着心事,渡过了一整个下午。

 

※※※

 

“骸君,要添饭的话请不要客气,要跟我说哦。”沢田奈奈非常高兴家里又有新成员的加入,这个男孩子不仅外表出色,待人接物也优雅有礼,纲君以后与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也会变得更棒吧~妈妈大人陷入了遐想。

 

“谢谢您,非常好吃。”六道骸露出得体的微笑。

 

回过神来,沢田奈奈笑着叮咛:“啊啦,真是太好了,呵呵呵,今后要和纲君做好朋友哦。”

 

妈妈,这些话您已经说过好几遍了……

 

同情的瞅了一眼被唠叨很久的六道骸,想着原来在妈妈心里自己看起来就是这么不可靠么?

 

“是你以往表现太差了,蠢纲。”里包恩表示出他的不屑,自己这个弟子本来还以为是个不错的家伙,可一切心思都能在那张蠢脸上读到,实在令他不爽。

 

桌子另一边的蓝波不知想起什么跳了起来,一下带翻了身前的汤碗,沢田纲吉眼疾手快一把接住,才使得滚烫的汤汁没有淋到顽皮孩子的身上。

 

“哇,蓝波,你干什么啊?”

 

“笨蛋阿纲,别打扰蓝波大人!”

 

“吵吵闹闹的对不起哦,骸君休息的怎么样了?家光打电话来说了你的事哦,以后就跟纲君一起读书吧~

 

“请不用在意我。”六道骸继续扮演一个温柔有礼的少年,“以后还请多指教了。”

 

坐在六道骸身边位置上的一平看着他发呆,凤梨~~

 

“クフフ,小姑娘你脸上沾上饭粒了哦。”

 

六道骸的颜值本就很高,加上他刻意表现出的温柔,一下子就煞到涉世不深的小女孩。

 

咔嚓,一平害羞起来,变身人体炸弹一把抱住六道骸。

 

“哦呀”

 

“喂!一平!”沢田纲吉霍然起身,拔下一平,不顾沢田奈奈的阻拦“还在吃饭呀——”飞奔出门,将小姑娘扔向天空。

 

“纲君真是一刻都安静不下来,还以为他最近长大了一点呢!真想让他跟骸君学学。”

 

“……”

 

沢田奈奈很快转移了视线,“啊拉,蓝波有乖乖的吃光了蔬菜呢,好棒呀。”

 

蓝波叉着腰趾高气昂:“哇哈哈哈,蓝波大人可是很伟大的呢!”

 

六道骸沉默望着眼前这与他以往生活截然不同的热闹的氛围,这就是养育出沢田纲吉的家庭吗?

 

晚间,六道骸和沢田纲吉两人各自躺在床铺上的时候,他突然间将萦绕心间的问题问出:“你家一直都是这么吵吵闹闹的吗?”

 

“诶?”沢田纲吉坐起身,看向躺在床上的人。“很吵吗?对不起。”

 

“也没什么……”六道骸顿了一下,接着说。“是个很温暖,很和睦的家呢。”

 

是我从未感受过的家庭氛围。

 

难怪你如此天真。

 

※※※

 

六道骸是被一阵轻微地声响吵醒的,他这样的人警觉心一直都很高,平凡生活与他无缘。

 

睁开眼睛时,眸中没有半点惺忪,他很快注意到睡地铺的少年蜷成一团,眉头紧皱,不断有眼泪从紧闭的眼睛里流出,微小的哭音从喉间呜咽着发出,仿佛其主人在睡梦里也也压抑着内心,只有偶尔几声从间隙里逃出。

 

在反应过来之前,六道骸已经来到对方床铺边,伸出手帮他擦干眼泪,呜咽声断断续续,却一直没有停止,泪水不间断的流出来。

 

六道骸心情之复杂他自己也理不清、道不明,明明他该厌恶这个人,伪装身份欺骗他的感情,不久之前他们还对战一场,深刻的耻辱感、背叛的痛楚仍旧铭记在心,可是当他看到白天那个笑得单纯无忧的家伙,在夜里的难过表现,心里忽地就被酸酸涨涨的情绪充实,满满的似要溢出。

 

直到最后,六道骸也没有选择叫醒对方,他不知怎么面对醒来的沢田纲吉,白天的相处已经够让他难受,看到对方哭泣的样子其实隐隐觉得高兴。

 

坐在沢田纲吉身边,六道骸握住在梦里哭泣的少年的手,直至东方既白。

 

※※※

作者菌的话:_(:зゝ∠)_卡文的厉害~虽然在自己定下的时限之前写完了,但是感觉干巴巴的……不想回顾了,越看只会越觉得自己写得好渣,错别字请无视。

 

 

第四节并盛日常2

 

并盛的初秋还很燥热,松山圭介跟西园鹤一并排坐在面对庭院的走廊上,旁边摆了小风扇对着呼呼的吹,蝉鸣不止,树影摇动。

 

西园鹤一拿起一片切好的西瓜吃了起来,眼光不离戴着草帽站在庭院中莳花弄草的小未婚妻,少女纤丽的影子印在翡翠色的眼瞳里。

 

这几年少女对他的态度逐渐改变,不知何时起他们就成为了真正的婚约者,不管这是外力的促使还是其内心的转变,亦或仅仅只是为利益而将他捆缚的手段,他只知道这个少女是属于他的,今后也将会一直在一起。

 

命运已将他们绑在一起,谁也解不开这把锁。

 

自己完成了古老的盟约,那个悲剧的自家大舅哥似乎还没从心上人是男生的打击中脱离,要不要安慰一下?

 

视线转到交叠着修长双腿靠坐在廊柱边的青年,这位樱井组的大当家依旧穿着惯常的黑色浴衣,微长的黑发遮住那双偶尔闪烁野心之火的黑眸,此时他不知在想些什么,双手拢在袖中怔怔出神。

 

“圭介,咱们和西方的联系并不多,再说那边生意也不好做,成为彭格列的同盟家族已经足够达成你的目的了吧?动作再大点,会被雅库扎踢出去,那对你的计划不利,不是吗?”

 

“……你说的没错,我也不会让裕子难做,她黑龙会会长夫人也不容易呀。”松山圭介拨了拨落到眼前的刘海,手上戴着的雾属性指环上冒出青色火焰,“彭格列家族是黑手党中顶尖的家族,据闻有着神奇的力量,他们的力量可能就是由指环激发,我想那必然是精致度远高于我们现在所有指环的高等级指环。”

 

“那也没必要答应门外顾问首领做彭格列十世的雾之守护者吧?同盟家族的交流中足够你得到这些信息了。”西园鹤一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岚属性指环,好奇的问。

 

“听说彭格列家族传承的宝物是只有首领和核心成员才持有的,传说中的精致度S级指环。核心成员,他们那边是称呼为守护者,如果我是雾之守护者,就能得到了。”松山圭介笑了笑,“何况,我对彭格列十世也很有兴趣啊。”

 

话题突然转向奇怪的方向。“有兴趣?你终于要从萝莉控变成基佬了吗?”

 

“啥?”

 

“对一个男孩子感兴趣不就是成为基佬的前奏?”

 

“喂喂,我只喜欢萝莉啊,可从没说过喜欢男的。”

 

上下打量一番友人,西园鹤一一脸戏谑。“你都是萝莉控了,变成基佬其实也没什么出人意料的啊。”

 

一把揪住西园鹤一的衣领将他拉入怀里,松山圭介怒极反笑。“我就是对男人有兴趣,对象也会是你吧,鹤一。起码,咱们的亲密度更高。”

 

顺势靠了上去,西园鹤一继续笑话他,“啊哦,原来圭介你一直对我心怀不轨。”

 

“对,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想要(留下)你(给樱井组打工)……”

 

“啊哈,圭介,我也是从第一次见你时就想推倒(打倒)你哦~”

 

互相“告白”的两人相视一笑,此情此景似乎皆大欢喜,松山圭介直接抽出袖中纸扇,向着惫懒的西园鹤一脑袋上敲去。

 

攻击不出所料被鬼切架住,西园鹤一碧眼中满是战斗的狂热,他原本的目的也是撩拨对方打一场,目的顺利达成,满心欢喜。

 

松山圭介最近一直心气不顺,就坡下驴,毫不犹豫使出看家本领,对彼此招数熟悉无比,两人很快战成一团。

 

庭院中的松山梅子抬起头来,看着打得乒乒乓乓的两个男人撇了撇嘴,这两人怎么就不能成熟一点呢~又低下头继续侍弄花草。

 

今天,并盛町樱井组驻地松山别院依旧十分热闹。

 

※※※

 

湛蓝的天上白云朵朵,早晨起阳光便十分灿烂,是个好天气。

 

今天并盛中学门口依旧聚集着许多风纪委员,进行着例行检查。

 

“骸,你为什么不等等我一起走?”急急忙忙赶上来的沢田纲吉有些埋怨,本来还想着今天是六道骸转学第一天,由熟悉本校的自己带领他过去不是更加便利?做好早餐,准备叫醒室友,谁知对方已然无影无踪,问了里包恩才知道他早已出门。

 

六道骸心神却还沉浸在清晨时的所见中。

 

当他睁开眼睛时,沢田纲吉已经不在卧室,说不上轻松还是失落,他暂时还没有直面对方的想法。

 

昨晚那个人梦里还持续不断哭泣的模样依旧顽固的盘旋在脑海里,日与夜的巨大反差让他心里莫名焦躁。

 

出了房门,拾级而下,来到一楼客厅,六道骸侧头就发现那人的背影,出现在烟雾蒸腾的炉灶之前,温暖的晨光勾勒出少年对于男生而言过于细瘦的轮廓,正弯腰俯身去调整炉灶上的炊具,锅碗瓢盆的乐声里,演奏一曲家常温馨之曲。

 

曾经的记忆中,那个人也曾这样为他做出许多合乎心意的食物,那时他感觉有多愉悦,此时情景就让他觉得有多刺眼。

 

他站在客厅外默默盯着那个少年忙碌的身影有一会儿,直到里包恩的声音传来:“Ciao,奈奈去早市买菜了,还以为今天只能自行解决,想不到蠢纲有心为大家做早餐,难得一次,六道骸你也遇到了,很有口福呢。”

 

“クフフ,你就不怕食物中毒,阿尔科巴雷诺。”

 

“你不是吃过吗?最有发言权的不就是你,六道骸。”

 

想起往事,六道骸眼神微暗,又瞥了一眼似乎没察觉到异样的沢田纲吉,转身出门。

 

里包恩冷哼一声,继续翻看手中的报纸。不管怎样,他就是看不惯六道骸,这种人哪里值得阿纲笼络?

 

六道骸的目的地是黑曜二人组目前的住所,按照沢田纲吉给的地址,走了两分钟就到了地方,果然很近。几人就最近情况谈论一番,便一起出发去学校。

 

说到上学一事,六道骸就很想敲开沢田纲吉的脑袋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

 

进入黑曜中学对于他们三人来说只是一种手段,真正在校时间只有一周而已,还是为了掌控学校。现在竟然又要去并盛中学上学,真是可笑。

 

这样想着,黑曜诸人还是朝着并中走去。

 

※※※

 

“啊~~~~彭格列,你来做什么!”看到沢田纲吉,城岛犬立刻大吼起来,“只有你整天跟骸大人在一起实在太不公平啦!”

 

“抱,抱歉……”注意到黑曜二人组都盯着自己,尤其是城岛犬眼中的不善,对于分开他们几人感到有些歉意,沢田纲吉转移话题。“啊,你们中午准备吃什么?”

 

扶了扶眼镜,柿本千种的回答不出所料:“随便吧,看能买到什么就吃什么。”

 

“我带了便当,不嫌弃的话,待会尝尝?”说着,沢田纲吉提了提手中的大便当盒。

 

“别想用这种伎俩敷衍我!”

 

“犬,口水漏出来了。”

 

“吵,吵死了,柿P!”

 

沢田纲吉忍不住笑了起来,黑曜的这两人的相处模式一直这么有趣。

 

回过神的六道骸看到这一幕,有点烦躁,秀丽的眉微微一蹙,打算先行离开。

 

“骸!”沢田纲吉略微提高嗓门,阻止了六道骸刚刚迈开的步伐,“这是妈妈昨晚就做好的便当,比我做的好吃多了,你吃这份。”从书包里掏出一个漂亮的便当盒塞到骸手中,略踌躇了一下,有些害羞的说:“犬他们的,是我自己做的,不知会不会被嫌弃,我好久没下过厨了……你帮着转交吧。”黑曜的成员跟他关系疏远,而且自己又抢走了他们的骸大人,如果被拒绝就太难看了。

 

“给我。”

 

(*^-^*)

 

※※※

 

“是你啊,”云雀恭弥冷淡的声音传来,“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一惊,忙笑着打起招呼:“早上好,云雀学长。”

 

“在校门口站着做什么?很碍事,快点进学校去。”

 

“哦,好的,学长你忙,我先走了。”原来云雀学长也会做普通风纪委员的工作啊,从前的自己总是因迟到而被咬杀,还以为只有快到上课时间云雀学长才会出现在校门口,想不到他挺敬业的……

 

“外校学生不准进入本校,违者,咬杀!”似乎发现了什么,云雀恭弥离开岗位走了过来。

 

沢田纲吉暗叫不妙,黑曜成员都还穿着黑曜中学的校服,转学办得太急,校服都没做好,才会被云雀恭弥误会。

 

“等,等一下,云雀学长,骸他们是转校生……”

 

“クフフ,并中一如既往令人觉得恶心的设计,也就小麻雀你喜欢。”

 

我说骸你别火上浇油,在爱校如狂的云雀学长面前说并中坏话,你是得多找抽?

 

“做好了被咬杀的准备了么,凤梨头?”云雀恭弥挑了挑眉,这个家伙果然就是三年前那个术士,不管哪里都还是那么让人不爽。

 

Σ(°△°|||)

 

凤、凤梨?似乎这次是云雀学长说了骸的禁语,骸本人似乎很讨厌别人这么称呼他呢!

 

“骸,”下意识拉住六道骸的袖子,却没拉动,转头发现六道骸死死盯着云雀恭弥,两人的对视似乎都能听见噼里啪啦的火光四射,剑拔弩张的气氛迅速在他们之间蔓延开来。

 

喂喂,不要因为现在时间还早就在校门前打架啊!

 

学长你是委员长要起带头作用,不能乱打人!

 

沢田纲吉汗都下来了,这两人似乎天生不对盘,但这辈子又没发生过云雀学长败在骸手上被困黑曜乐园的事情,超讨厌输的学长没理由仇视骸啊,怎么还会发生现在这种敌对意识严重的场面?

 

“骸大人!”X2,六道骸的忠实属下也围了上来。

 

“说起来最近的袭击事件,似乎就是黑曜中学的不良学生做的,是不是你们?”云雀恭弥亮出了浮萍拐。

 

“クフフ……”幻化出三叉戟,示意黑曜二人组站开一些,自己却挡在沢田纲吉身前,“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虽然是意料之外的事,还好不会让我觉得无聊,也许在并中上学是个不坏的选择。

 

锵锵锵,连串金属交击的响声不绝于缕,一瞬间这两人已经过了数招,地上沙石飞扬而起,尘土石屑迸射四溅,场面混乱不堪。

 

啊啊啊啊,怎么又这样!

 

沢田纲吉已经无语凝噎,想到他可能会收到的天文数字赔款单不禁心头火起。

 

——真是够了!

 

“云雀学长,很抱歉,事后我会陪你好好打一场,现在就让我带着转学生去教导处吧!”势如奔马般冲了上去分开两人,果断拉住六道骸的手就往学校里跑去,丝毫不管身后拧起眉毛的委员长大人,以及已经是=口=状态的城岛犬。

 

自牵住的手心传来的温暖,涤荡了六道骸心中的焦躁,他反握住比他小一号的那只手,笑意盈满异色双眸。

 

“真是麻烦,”柿本千种拖着依旧在混乱状态的同伴施施然走进学校。

 

目睹这一切的并中学生、风纪委员们持续石化,未能苏醒。

 

※※※

 

接下来,按部就班的完成报道,黑曜中的三人被分成两部分,六道骸转入2A班,柿本千种和城岛犬则是分配到2B班(=.=

 

城岛犬当时就很不满,差点大闹教导处,好在他的骸大人一句话成功阻止了他:“A班只有一个空位,你若反对就自己去A班,我跟千种去B班。”

 

沢田纲吉本想自己先回班级,跟友人交个底,谁知六道骸全程都紧紧抓住他的手,让他没法逃离。只好木着一张脸接受被六道骸出色外表吸引来的女同学灼热视线的洗礼。

 

他已经不敢想象等下回到班级后会发生的事了。

 

他当然不是为女同学的想法而烦恼,他担心的是狱寺隼人和山本武的反应,他们可是和黑曜二人组交过手,且打败了对手,现在曾经的敌人来到身边,如果他不去解释一番的话,后果好像很严重?

 

不过,沢田纲吉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他万能的家庭教师已经预先通知了其他守护者们六道骸这位雾守的身份,由于黑曜战彻底与前世不同,暂时岚守和雨守还没表现出对雾守的戒备与敌意。

 

刚放松一口气的沢田纲吉,在午后又被捂着肚子脸色发青的六道骸吓到了,送到保健室诊查之后,被告知只是吃多了……

 

沢田纲吉想不出原因,而六道骸死也不会告诉他,自己是因为不想让犬和千种吃到他做的饭一个人吃完两人份的特制大号便当!

    

    

※※※

    

作者菌的话:骸纲严重缺乏,求投喂!


评论
热度 ( 22 )

© 云岸←这是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