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阿依生贺-日月恋人

阿依生贺-【日月恋人】幻兽骸纲之传说的始动01

 

越过连绵数百里的奥尔西山脉,就是西格玛平原,山脉与平原交接的丘陵地带有着一座叫做艾玛的村庄。这是一座人口约有三百左右的大村,临近交通要道,经常有商队在此停留休整。

 

村子中央的小广场上,有一棵树龄有几百年的大树,也不知是什么品种,枝叶茂盛,树冠足有亩许大小,看上去更像是一座小树林。

 

树下有一口清泉,前任村长拜托一位路过此地的建筑大师将之改建为一座喷泉,既供给村里人平日饮用,也给孩子们带来了一处玩乐之地,到了晚间,年轻人们更是将此处当成幽会之所。

 

这一天,村里来了一个年轻的外乡人。那是一个相貌俊朗的吟游诗人,当他拿下兜帽坐在树下的喷泉边拨弄竖琴的时候,很是吸引了一些孩童和少女围观。

 

他们并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无知村人,相反艾玛村常有各种商队、冒险者路过,村里人的见识可说是相当丰富。

 

然而,这个穿着棕黄色斗篷的吟游诗人的相貌委实太过出色,仿佛传说中的精灵一样带着神秘和空灵的气息,超凡脱俗。阳光般璀璨的金色长发松松的编成一条大辫子,反甩自身前,一双棕色的眼瞳中洋溢着温暖的柔光,使得每一个被他视线扫到的少女都羞红了脸。

 

他的歌声宛如清泉轻灵婉转,动人心弦,故事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来了不过两天,整座村落的大人、孩子都知道了村里来了一位优秀的吟游诗人。

 

迪诺·加百罗涅凝视身旁的这座喷泉,面含微笑。

 

路过艾玛村也是偶然,想不到还能在这里看到那位大人的作品,时光如梭,阿芙蕾湾一别,转眼竟也过去那许多年。

 

那件事过去了近半个世纪,昔日战友星流云散,友人天各一方,他也放下了肩头重任行走在下界,想寻找到那孩子的些微行踪。如果不是当年事的拖累,想必那孩子现在已然身登王座,睥睨世间了吧。

 

“罗马里欧,你说我能找到他吗?”迪诺对着蹲在脚边的浣熊说。

 

在下界受到法则严重束缚,不得不以浣熊形态行动的罗马里欧闻言睁开尤未睡醒的眼睛,发出对于人类来说就是浣熊吼叫的声音:“殿下一路探查到各种线索都是直接指向罗耶山脉的古神祭坛,想必小殿下是为解开诅咒而去寻求古神帮助。我们去祭坛等待他,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天边夕阳如火,云霞红透半天,迪诺收回遥望的视线,收起竖琴放入背囊,环绕在身边的大人孩子都知道这是吟游诗人表示收工的意思,纷纷离去。

 

当他收好东西,发现有一个小女孩还没离开,不由微笑着对她说:“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哦,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快回家去吧,小姑娘还有什么事吗?”刚才他和罗马里欧之间的对话使用的是幻界语言,对于下界的人来说就如同一曲优美的异国歌谣一样,却无法理解其中含义。

 

“大哥哥,你明天还会说新的故事吗?纲姬公主后来怎么样了呢,有没有和骸王子在一起啊?”小女孩儿很关心故事中的主角们的结局,虽然他们打败了魔王,封印了妖物,可彼此之间的身份问题还是存在。

 

罗马里欧一头黑线,殿下你这么毁坏小殿下的名声真的好吗?

 

如果被当事人知道,会不会被揍趴下?

 

幻界百年来最大八卦随便散播到下界,会不会被拼命捂着这件事的彭格列长老团抓去关禁闭500年?

 

属下我很担心您的安危!

 

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迪诺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后来纲姬公主和骸王子离开了天空之城罗斯梅里斯,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迪诺站起身,拍了拍身后的披风,说:“满意了吧,可爱的小姑娘。”

 

小女孩苹果般红润的小脸上满是笑容,拉住他的披风,追问:“你明天还在吗?”

 

“我今晚要走了。”

 

小女孩显得很失望,她还想再听听这位好看的大哥哥吟唱的传说,在他之前路过村子的吟游诗人没有哪个有他这么好看,声音又那么好听,更重要的是,故事也是扣人心弦,听着连饭都不想吃了。她小小的脑子里怎么也想不出挽留的话语来,毕竟受过基本教育的她知道吟游诗人就是游走在大地上的歌者,是风神的使者,并不会在一地停留太久。

 

想了想,小女孩从腰间的小布包里抓出一把紫红色的果实,小孩子的手很小,一把也就六七棵左右。她将果实递给迪诺,说:“大哥哥,这是我早上去树林中摘的,很好吃哟。”

 

这是“树莓”的一种,香味一般,多汁,味酸甜适口,此时正是盛季,他的背包里也有一些还没吃完的存货。

 

“谢谢。”迪诺答谢,将树莓收到腰包里,准备随时吃掉。

 

他费了一些劲儿才将小女孩打发回家,不由抹了抹并不存在的汗珠的额头。

 

“原来下界的人类这么热情啊,连小孩子都这样。”

 

“……”迪诺不会知道自己的得力助手罗马里欧看着他的眼神,是传说中的对于迟钝主人的恨铁不成钢?

 

拿起自己的行李,迪诺带上兜帽,在夕阳中离开了艾玛村,走向远处暗影重重的山岭。

 

※※※

 

 

迪诺和他的浣熊罗马里欧经过长途跋涉,来到了奥尔西山脉中的某一座废弃村落。

 

这样的村落在边境地带是很多的,下界萨蒂亚这数十年来逐渐走向颓败,然而这种变化是缓慢的,以人类短暂的生命几乎无法察觉,等到他们发现时,竟已无法挽回。

 

似乎,神灵都不再庇佑萨蒂亚,魔物与灾病充斥人间。

 

很多时候,突如其来的疫病就能使整座整座的村落变成死域,几乎没有生还者。到了许久之后,路过的旅人发现这里时,除了零星几座坟墓,更多的骸骨散布在每一户住家。山林间的小路也因为没有过往行人、马车通过,逐渐消失在丛生的荒草间。

 

被人遗忘,成为魔物和鬼魂的乐园。

 

天色将晚,迪诺准备休息一下,他当然不会在破败倒塌的房屋里休息,走过空无人迹的房社区,在村落中的广场停下脚步。

 

“已经这么严重了啊……”喷泉早已干涸,但这难不倒迪诺,对着水池中某一处敲击了两下,地面裂开一道巴掌大的缝隙,清澈的泉水泊泊涌出。他汲了些水来喝,又擦了把满是灰尘的脸,转头对罗马里欧说:“要不要来点?”

 

浣熊敏捷的跳入已经积蓄起来的水池中,欢快的打起滚。迪诺在一边捂脸,不想看到被动物情绪牵扯的自家左右手。

 

忽然,一阵马蹄声传来,有人哀嚎,有人摔下马,还有—— 

 

翅膀扇动的声音。

 

迪诺转过身,一道黑影向他砸过来,他敏捷的闪开,黑影重重撞在矮墙上,将原本就是坍塌的墙壁又撞碎几块,整个人摔入杂草丛里,十分狼狈。

 

马队在广场中停了下来,劫匪约有十来人,他们包围着一个穿着黑斗篷的瘦小身影。

 

“你跑啊,再跑啊,居然还敢反抗!”

 

“哦哦,老三被他打飞了,大伙小心点,这小子很辣手。”

 

“他身上还戴着宝石呢!”

 

“是哪家贵族小少爷吧,哈哈哈!”

 

一阵大笑,劫匪们的眼神不约而同落在转过身望来的迪诺身上。

 

“哟,瞧瞧,有一个肥羊!”

 

“顺便收拾了。”

 

“老大,他长得不错,可以卖给贵族,他们就喜欢这种类型的。”说完,引来一阵猥琐的笑声。

 

“别惹我,我不想管闲事。”皱了皱眉,迪诺并不想牵扯进下界人类的事情中,他还有要事要办。

 

“你搞不清楚情况吗?”劫匪头目看着他,冷冷说道:“现在的情势是由我来主导,不是你,知道吗?”

 

“是吗?”迪诺无惧地望着劫匪头目。

 

“诶?是你吗?”这时,被一众劫匪包围的黑斗篷里传来温润柔软的声线,“迪诺。”

 

猛然瞪大眼睛,迪诺诧异的眼神落在刚放下兜帽,露出一张稚嫩清秀脸庞,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有着一头蓬松茶色短发的少年身上。

 

“纲吉?”

    

※※※

    

作者菌的话:6月是忙碌的一个月,好多基友过生日,简直不能太忙,生贺要压死我了……

 

没错我又要写生贺了,正文要等几天,以上!

 

 

 

 

阿依生贺-【日月恋人】幻兽骸纲之传说的始动02

 

整个贝特尼欧是由上界法瑞恩、下界萨蒂亚以及深渊组成的多元世界,最古老的记载中贝特尼欧并无其他两界,辉光神王夏琳陛下创造了万事万物,所有种族在神灵约束下度过了最美好的第一纪,梦幻般的黄金时代。

 

其后,辉光神王离开了贝特尼欧,继承者银月神王亚撒西继续带领诸族,然而,亚撒西并非夏琳,压制不住与光明同时出现的黑暗,大地之下的深邃黑暗中不断涌出各种秉承世间游离的邪意恶念而生的妖魔,吞噬所有的生灵。亚撒西以身为引,将黑暗封印,在所有种族努力下,将妖魔消灭了大半,黑暗世纪在纷乱中结束。

 

辉光与银月远离之后,星尘之神伊迪斯将贝特尼欧分成三界,最底层就是封印着黑暗的深渊,伊迪斯带着愿意跟随他的种族去了天穹之上的法瑞恩,把萨蒂亚留给了繁殖力最强的人类和一些不愿意离开故土的种族。

 

时间悠悠而过,贝特尼欧进入第三纪,留在萨蒂亚的许多古老种族一一消失在时间洪流之中,大地之上到处都留下人类的足迹,现有的事物取代了梦幻般的希冀,神话已然成为人们闲聊的谈资,只当它是传颂的绚烂诗篇、扣人心弦的传说以及支撑心灵的信仰,没有人在乎是否真的有神灵存在,萨蒂亚是人类的世界。

 

然而,迪诺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

 

伊迪斯之所以带领追随种族离开萨蒂亚,正是为了在天穹之上镇压贝特尼欧,使得黑暗的封印更加牢固。世间生灵都会产生邪意恶念,就连最接近神的精灵也是如此,只要有着邪意恶念存在,黑暗就有机会脱困,那时贝特尼欧就会完全被黑暗吞噬,进入一片虚无的混沌。

 

法瑞恩和深渊地处两极,时有自然产生的空间裂隙,常有妖魔从中钻出,骚扰一方,他们这些追随种族在法瑞恩繁衍生息,时时都会遇到伊迪斯特意放出的妖魔,与之争斗,提升自身能力,为日后去边界封印空间裂隙打好基础。

 

说起来,只有不敬神灵的人类才是神王最喜爱的孩子!

 

※※※

 

穷乡僻壤,荒村野地,周围一群盗匪,出乎意料之外的重逢。

 

迪诺想不到在这样的情况下,会遇到天空狮族的少主,或者说曾经的少族长。

 

“纲吉。”迪诺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的,一别之后的重逢,对方的改变太大了。外表的改变暂且不说,凛冽如风的气质也变了,看上去更像是萨蒂亚的人类少年,软弱又不起眼,而非那个在罗坎铎姆山最终一战打败异界妖魔,封住数道巨大空间裂隙的英雄。

 

纲吉笑了笑,脸色却突然一变,抬头看了看天色,有些慌张的说:“迪诺师兄,我们赶紧解决了这些家伙,否则……”

 

迪诺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纲吉却不再说话,动作迅速的带上自己的拳套,脖颈间垂下的银色项链上一枚形状古拙的蓝宝石戒指发出幽蓝光辉,瞬间他的额头上、双手之间冒起金橙色的火光,照亮已经逐渐暗沉下来的周遭环境。

 

劫匪惊愕的看着他,眼神中似看到魔物一般的惊恐。

 

“你竟然是‘操火者’?”

 

“那是什么?我只是一个路过的旅人而已。如果不是你们贪图我的戒指,我根本就不会对你们出手,你们应该感到荣幸,我很少修理人类的。”原本稚嫩柔和的脸庞在火光出现之后,化作一片冷漠的冰寒。

 

这才是他所熟悉的、记忆中师弟最常见的神情,迪诺暗中点头。伸手在腰间一拉,长长的鞭子落了下来,轻轻一挥就卷住一个劫匪,将他拖下马来,顺手一甩,劫匪狠狠砸在广场周围一面半毁的墙壁上,那人抽搐几下,一声不哼,也不知死活。

 

这一手惊住劫匪们,但他们也是老手,很快整肃心态,全都进入战备状态,一手操控马缰,一手举起手中长剑,纵马飞速退开数十米,继而朝着纲吉、迪诺两人猛力冲刺过来。

 

劫匪头目一马当先,朝着纲吉挥砍,想如同往日一样,一剑收割了对方性命。

 

“锵啷”一声,劫匪头目的剑被纲吉冒火的双手稳稳挡住,不仅如此,他还牢牢抓住剑身,使得对方无法抽回武器。

 

“什么?”

 

“这不可能!”

 

惊愕声四起。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纲吉,那个瘦弱的少年竟然会有如此威猛的劲道,劫匪头目的力道他们都很了解,他落草前可是有名的大力士,能够生撕水牛,一击之力何其巨大,何况还有马匹奔跑的加速度!

 

他们都不如劫匪头目的吃惊,他的手臂简直都要麻木了,一阵阵麻痹感传来,这都是方才一击的回震之力。

 

一边对付着劫匪,迪诺点了点头,看来纲吉的身手没有退步,等解决了这些强盗再问他究竟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离开天空之城罗斯梅里斯。他对于师弟身上发生的事情也不甚了了,连诅咒的内幕也不清楚,这次降临下界是他本人意愿,更多的也是想要找到师弟了解内情。

 

正在此时,纲吉手中的火光一阵闪烁,仿佛风中残烛,他倏然收回手,退后几步,清秀的脸蛋上满是惆怅。

 

“啊,来不及了……”

 

天空中传来巨大的拍翼之声,无数黑色的羽毛纷纷而落,青色的雾气将纲吉纤瘦的身形包裹,诡谲的笑声传遍广场。

 

“クフフフ……”

 

瞬息之后,雾气弥漫开来,纲吉的身影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的是另一个颀长俊拔的身影。一头靛蓝色长发,一身黑色皮衣,一手揽抱着一个金橙色鬃毛的小狮子,另一只手握住一柄黑柄银戟的长兵器,那是一个相貌极其俊美的男人,具有一种张扬肆意的妖艳,美得不像活物。但这种美令人本能的抗拒,仿佛稍微接近就会被其随身携带的致命毒性沾染,从而丧命。

 

那个男人身上最显眼的,还是他精雕细琢的深刻轮廓上那双异色的眼眸,一边是摩罗海的深蓝,另一边则是燃烧的烈火,宛如神话中第一位堕天的神灵魔王希尔斯在人间的显化。

 

脸上带着浅浅淡淡的笑容,仿佛一切不萦于心,那个男人发出奇怪的笑声,挥动手中武器:“就是你们打扰到我和纲吉君每天稀少的相处时间么?”

 

“六道骸?!”

 

迪诺当然认识这个人,实际上这个人在法瑞恩几乎已经算得上禁忌,他是魔枭一族的族长。

 

这一族被伊迪斯陛下派遣驻守罗坎铎姆山脉,那里位于法瑞恩边境地带,是最容易出现空间裂隙的地方。原本这一族因其常年驻守边界的功绩,受到法瑞恩诸多种族的敬仰,然而,随着希尔斯的堕天,之后数位长老、高手纷纷随之堕入深渊,法瑞恩诸多种族都明白这个种族已经被黑暗浸染,不再是伊迪斯陛下的臣民。之后就是法瑞恩诸多种族对堕落的魔枭一族的讨伐,没过多少年,罗坎铎姆山脉再也不见这一族的踪迹。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件事伊迪斯陛下不置一词,也没有惩处领头的那些种族。

 

如果不是纲吉和六道骸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以及半世纪之前罗坎铎姆山封印一战,迪诺对六道骸的印象大概就只是一个屠灭不少种族,战绩彪炳的“堕落者”。

 

瞥了一眼迪诺,六道骸低下头看了一眼左手揽着的小狮子,眼神闪烁,“你先保护他,这些人我来收拾。”

 

迪诺抱着忽然丢给他的小狮子,说不出话来。金橙色的鬃毛,金色的大眼睛,小婴儿一般大小,这这这,这不是天空狮吗?难道纲吉的诅咒就是返祖?

 

在迪诺怀里小狮子奋力挣扎想要脱困,然而,尚且稚嫩的它怎么会是迪诺的对手?

 

这厢正在折腾,那边六道骸挥舞三叉戟,将刚从震惊中醒悟打算逃遁的一众劫匪用幻术困缚,劫匪首领也是凶悍,一见逃遁不得,大喝一声跳下马来,招呼手下冲向六道骸。

 

劫匪的武艺虽非泛泛之辈,但这个男人是谁?能够站在罗坎铎姆山头,与妖魔战斗数年不落下风的魔枭族长,能够在法瑞恩诸多种族追杀下逍遥自在的强者!

 

实力相距过大,转眼之间劫匪全被击倒在地,血流满地,生死不知。

 

收起武器,六道骸走到迪诺身边,小狮子见他过来一个发力,顿时挣脱束缚,跳到男人肩头,亲热得用鬃毛蹭着对方的脸颊。

 

“クフフフ……”六道骸再次笑了起来,其中的愉悦谁都能听出,抱起小狮子在它头上轻轻一吻。“纲吉君,好可惜今天没有看到你,只能这样了。”

 

一边的迪诺神色复杂,不知自己的到来给这两人的命运会带来怎样的变化?

 

“六道骸,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

    

作者菌的话:非常多的设定,然而我不想单独拿出来写~

 

 

 

阿依生贺-【日月恋人】幻兽骸纲之传说的始动03

 

“谈谈?”六道骸突然笑了起来,三叉戟倏然挥出,武器未至,声音先到,尖啸伴随着劲风扑面而来。“跟你们这些人有什么好谈的?”

 

“六道骸,你做什么?”

 

迪诺扭转颈部,以分毫之差闪过六道骸迅雷般的一击,鬓发散落,一大蓬头发从眼前飘落,是被劲风割裂的发丝。他退后几步,苦笑看着零零落落的头发,眼见养了多年的长发就这么被削断,很是心疼。

 

六道骸本打算再次进攻却被左手揽住的小狮子啊呜一口咬在手臂上的行动打断,收了武器,也不在意自己手臂上的牙印,右手揉了揉小狮子金橙色的鬃毛,轻笑:“哦呀,这是怎么了?舍不得我伤害你的师兄吗,纲吉君。”

 

小狮子慌忙松口,脑袋在六道骸胸前蹭啊蹭,这一举动立刻取悦了那个方才还是满身杀气,刺激得周遭还活着的人浑身汗毛直竖的男人,他双手将小狮子举到眼前,在对方脸颊上亲了亲。

 

迪诺安抚了一下险些炸毛的浣熊罗马里欧,这位忠心的属下在自家殿下身边转来转去,显得十分担心。他这样能力不够的人在下界受到法则束缚太深,战斗方面基本帮不上忙,幸好他还留有一个有用的技能,就是“下属的祝福”。这是一种光环法术,技能使用之后只会消耗很少的一点法力,是一种物美价廉实用性很高的法术。只要在他周围百米以内,上司的能力都能得到加成,各项属性大幅增加。即便这样,他还是时时担心自己会拖累殿下,刚才那么危险,他完全反应不过来,如果不是殿下自己身手敏捷以及小殿下的帮助,那后果,他简直不敢想象。

 

六道骸果然是个很危险的人。

 

这个人视荣耀于无物,只遵循自己的规则行事。不过,迪诺看了一眼仍旧在搓揉小狮子,笑得很开心的男人,想到,即便是他也有他所看重的、想要保护的人呢。

 

六道骸走到喷泉池边,就着仍旧泊泊涌出的清泉稍微梳洗了一下,也给小狮子洗了洗,之后,那双异色的双瞳终于落到迪诺身上,问:“说吧,你想跟我说些什么?”

 

迪诺欠了欠身,行礼:“我是加百罗涅的迪诺,奉彭格列一族九代首领的指令,前来萨蒂亚寻找下届首领纲吉。”

 

“クフフフ……”六道骸冷笑,指了指正在喷泉池边抖落浑身水珠的小狮子,“他这样还能回去当什么彭格列?”

 

迪诺没有回答,反而问道:“关于当年的事,我也不清楚内情,诅咒难道是返祖现象吗?”

 

“那种事,我怎么知道!”说到诅咒,六道骸的表情一下子变了,所有感情全然退去,只余下雾一样轻和冷的漠然。

 

这时,小狮子浑身水珠抖落干净,撒欢儿跑到六道骸脚边,两条短短的前腿趴在男人修长的腿上,金色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似乎在哀求他和迪诺继续谈话。

 

抱起小狮子,六道骸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嘟囔:“纲吉君,因为你,我才会和这个无聊的家伙说话……”视线落到迪诺身上,面无表情的说:“好吧,你想知道什么?能说的我都告诉你。”因为这是纲吉君的愿望。

 

握了握拳头,迪诺冷静了一下,才缓缓说:“当年的事,我想知道全部。”

 

“有什么好说的,我相信彭格列一族的首领早就知道了原因,只是他们不愿意告诉你……”

 

“我想知道!”

 

“想不到跳马你也是一个执着的人,好吧。”六道骸坐到喷泉池边,摆出一副长谈的架势。“我和纲吉君相识于微末,在此后数年间逐渐相爱,你那是什么表情?(迪诺:……)两个男人就不能相爱了吗?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伊迪斯他爱慕着希尔斯,跟我们不一样,伊迪斯注定单恋,人家希尔斯之所以自愿跳下深渊完全是为了被黑暗掳走的火精灵王阿茜迦……呃,跑题了,彭格列那些老顽固的想法却认为是我诱惑、或者说诱骗了你们善良纯洁的少族长,想要分开我们,设计让我去罗坎铎姆山脉封印空间裂缝,准备将我和妖魔一起封入深渊之中。我魔枭一族虽然是被法瑞恩诸多种族厌弃,可我们从未忘记自己的职责,就算只剩下几人,也不会让深渊之力从罗坎铎姆山脉溢出!彭格列那些老顽固算是抓住了我的弱点,クフフフ,他们却没料到纲吉君也在那里,那个傻瓜,不放心我一个人……那一战,妖魔出人意料地非常厉害,是多年难得一见的高等妖魔。最后一刻,它们以生命献祭想要咒杀我,原本已经筋疲力竭的我必然难以幸免,可是,纲吉君那个傻瓜,居然帮我分担了一半诅咒……”

 

浣熊已经惊呆了。

 

小狮子纲吉自顾自在六道骸大腿上窝着,他已经很困了。

 

“原来是这样。”六道骸话里的信息量太大,迪诺低下头,似乎在思索什么。

 

现场没有人吐槽六道骸就这么大喇喇的散播神王的八卦,难道不怕报复吗?

 

过了一会,迪诺抬起头刚要说话,六道骸站起身,似乎在风中感觉到了什么不详的意味。

 

“虽然很麻烦,不过还是趁夜赶路吧。这里本来就是死过很多人的废弃村落,现在又有新鲜的尸体,想必会引来很多低等魔物。”

 

这样不祥的地方,到了夜晚就是魔物群出之地。

 

萨蒂亚是伊迪斯特别眷顾的地方,原本非常安全,会在此出现的仅仅是一些能够穿过自然产生的细小空间裂隙的小角色,数量少能力弱,这种小角色稍微练过几年的人类都能对付,并不会造成什么大危害。然而,这数年来也不知什么原因,也许是人类产生了过多的邪意恶念,也许是其他原因,低等魔物越来越多,力量也随之增强。一般人类遇到不是被吸光精气就是被啃噬得破破烂烂,总而言之,死状非常凄惨。渐渐地,人类闻魔物而丧胆。

 

六道骸当然不怕这些对于他来说就是蚂蚁的低等生物,他只是嫌麻烦而已,况且,只能在黑夜里出现的他,不想把整个夜晚的时间都浪费在打发魔物上。

 

睨了一眼迪诺,六道骸抱起小狮子转身就走。

 

“啊,六道骸,你还没说出诅咒的详情呢!”迪诺追了上去,不死心的追问。浣熊罗马里欧也被惊醒,跟着跑了起来。

 

“……”顿了一下,六道骸垂头看了看怀中熟睡的小狮子,说,“纲吉君也不希望现在就跟你分开,你跟在我们身边很快就能知道。”

 

闻言,迪诺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宛如阳光,他却不知道此时他的发型凌乱,使得魅力大打折扣。

 

六道骸却是叹了口气,内心充满怨念,如果不是他去探路离开了一会,纲吉也不会遇到劫匪。今天他还没亲吻到纲吉那柔嫩的双唇,也没有好好抚摸对方,甚至,那可爱的笑脸都没看到!果然,那伙劫匪他应该更用力的消灭掉,至少也要多戳几个洞才能消气,竟然打搅他和纲吉每天极其稀少的一点相处时间,简直罪不容诛有木有?!

 

身后,废弃的村落中,满地血污,六道骸取消了幻术,那些马儿惊惧不安的刨着地,随后在其中一匹的带领下向着迪诺等人的方向奔去。

 

——即便是动物,也知道谁是真正的强者,可以在荒野中庇护它们的存在。

 

※※※

 

墨蓝的天幕中,零星几颗星子闪烁,两个人,两只小动物,以及跟随而来的数匹无主之马在黑暗的荒野中行走。

 

不断有不知死活的魔物突然出现,妄图啃食,被六道骸和迪诺分分钟诛杀,几乎是走一路战斗一路。

 

这一段行程中,除了战斗时的指令,六道骸没有跟迪诺有过任何一句对话,这个男人除了偶尔逗弄一下被吵醒趴在肩头的小狮子,好像对一切都没有兴趣。战斗对其来说仅仅只是本能而已。

 

黎明时分,晨曦微露,半边天幕染上红霞,另一边则是清爽纯净的蓝,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天气。

 

整夜没睡,加上连续战斗,迪诺已经有些疲惫,没心思欣赏日出前的美景。用力吸了一口清晨清新的空气,一阵凉意袭来,不知何时身前蔓延起漫无边际的白雾。

 

看得出这是法术制造的雾气,形成巨大的防护阵。六道骸被层层雾气笼罩,影影绰绰,看不清晰,唯一清晰的只有他高挑峻拔的身影在逐渐扭曲变形。 

 

“啊,骸,你做什么?唔、”

    

“クフフフ,纲吉君,别害羞了,时间不多了呢。”

    

“……嗯。”

    

隔着朦胧的雾,迪诺只听得其中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此外还夹杂着一阵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

    

迪诺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

    

被隔离在迷雾之外、无所事事又不能离开的他只好跟浣熊大眼瞪小眼。 

    

大约半刻钟时间,雾气散开,六道骸的身影无影无踪,只留下瘦小的纲吉,以及他肩头一只异色双瞳的雪白魔枭。

    

“迪诺师兄,我和骸所受的诅咒是,我会在夜晚变成天空狮,白天恢复原身,骸与我正好相反。我们就像太阳和月亮,每天只有黎明和黄昏时有五分钟左右能见到彼此,这样的诅咒对于恋人来说太痛苦了,而且族里的大家好像都不赞同我和骸在一起,所以,为了解开诅咒也为了和骸在一起,我才离开了天空之城罗斯梅里斯。”

    

望着那双澄澈通透的浅褐色眼瞳,迪诺一时无言,他实在说不出什么九代首领翘首期盼他回归的话,对方并不是不想承担责任的人,纲吉现在的样子只能说是命运的捉弄。 

 

“师兄,要和我一起寻求解开诅咒的方法吗?说起来我们都是第一次来萨蒂亚呢,等解开诅咒我们一起好好游玩一下吧?”

    

“好。”

    

少年充满活力的声线扬起,“好,那么就向着古神祭坛进发吧!”

    

    

※※※

    

作者菌的话:迪诺和纲吉有差不多50年没见,此前50年纲吉和骸在法瑞恩寻找解开诅咒的方法,也是最近才来到萨蒂亚。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