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时光生贺-奇幻骸纲之初遇篇

时光生贺-奇幻骸纲之初遇篇01

 

※※※

 

食用说明:

 

1.伪DND全架空奇幻世界,多元宇宙幻想系列之一

 

2.白傻甜

 

3.有女体化情节,不喜勿入

 

4.这是给【一秒旧时光】妹纸的生贺,很抱歉到现在才写来

 

5.文笔渣,可能会发展成长篇的爱与冒险故事?不过这得等到我另一个坑完结了再说~

 

※※※

 

【相识于微末】

 

“啊!可恶的Reborn!!”

 

黑森林外围,传来一声软糯糯的抱怨声。那是一个外表非常甜美的少年人,巧克力色的长卷发用绿色的丝带松散的束在脑后,同样色泽的大眼睛中闪过一丝恼火,奇异的却给人这孩子好可爱的感触。

 

少年人有些别扭的看着这一身淑女打扮,拉了拉浅绿色荷叶边及膝蓬蓬裙,总觉得下半身凉嗖嗖,三寸高的水晶凉鞋也让他每走一步都会发抖,生怕自己一个不当心就扑倒在地。这些都可以忍受,反正热衷cosplay的老师经常荼毒他,让他穿上不知哪个位面传来的各种奇装异服的时候也不在少数!他应该庆幸的是这次是正常的女装,而不是魅魔那种没有几片布的服装吗?

 

可是!

 

比起那些,胸口多出来的那两块肉真的让他心里别扭的要死,也羞耻的要命!!

 

要知道今天以前他还是个男孩,男变女什么的真心不想在自己身上体验一下啊喂!

 

事情发生的原因是这样的,这个少年人名叫Tsunayoshi(纲吉),从小被不负责任的父母寄养在友人大法师Reborn的晴之塔,十几年来过着远离凡俗的‘清静’生活。

 

他以为每天只要在比深渊恶魔、地狱魔鬼更凶残百倍的老师手下活下来就是成功的一天,想不到前段日子Reborn告诉他,其实他是一个古老种族的继承人,这个种族由于主神在神战中失利现在在主物质位面的地位已经属于跟巴托地狱的魔鬼、无底深渊的恶魔一个级别的邪恶生物。

 

(╯‵□′)╯︵┻━┻

 

谁来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他才不是那么恐怖的种族的成员,他就是一个凡人,活了十几年才来告诉他是什么彭格列一族的继承人,那一族在主物质位面就跟过街老鼠一样了吧?

 

谁想当谁当去!

 

记得,他面对噙着笑却比平时更让人觉得恐怖百倍的老师时,嚅嗫着说出自己的想法,Reborn难得摸了摸他的头发,似乎是安慰。

 

“Tsunayoshi,这是宿命,谁也逃不开……”

 

然后,然后他就昏迷不醒,直到刚才才清醒过来,却变成一个女孩子!

 

被丢在一个陌生的荒野之地,检查了几遍,身上所有物品就是一个手提小包,里面计有羊皮纸一张,法术书一本,施法材料包一个,手套一双,银币两枚铜币若干。

 

“可恶的Reborn,就算把我丢在这里好歹也记得多给我点生活费啊,这点钱好像还是我自己的零花吧?!我的卷轴、我的魔法道具!你居然什么都没给我留下ㄒoㄒ”

 

Tsunayoshi气得发抖,扯开羊皮纸,他倒要看看上面都写了些什么,有没有关于自己目前情况的线索。

 

鱼唇的弟子Tsunayoshi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为师已经封闭了晴之塔,在你没有成为半神之前都不会找到回来的路。这是那位殿下对你的考验,只有成为半神你才有资格继承彭格列。那位殿下的神名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因为你实力太弱而血脉之力过于强烈,很容易就会与那位殿下取得共鸣,反而会让其他神灵得知你的存在。彭格列一族在埃尔文的文明种族中属于第一等不受欢迎种族,如果暴露,结果你懂得。 

 

当然,现在还那么弱小的你如果以本来面目历练,大概很快就会被彭格列一族的敌人发现并杀死或者抓去做些什么不太好的事情,为师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就用法术为你转换了性别,想必这样就能很好的伪装起来了吧~

 

PS.为师直接将你传送到西大陆提理安黑森林附近,那里比较适合现在的你的水平去历练,不用太感谢我。如果你想投机取巧,后果你懂得……

 

                                   你伟大的老师Reborn

 

上等的羊皮纸,上面用混杂某些异界生物的血液的墨汁书就的华美字体,冰冷的告知Tsunayoshi一个事实,他回不去了。

    

且不说身为学徒的自己能否通过常年风暴不断的元素虚海,就是现在这一座森林他能否走出去都是问题啊喂!

    

还没来得及感叹,羊皮纸已经化作一团火焰,“烫、烫、”慌忙丢出去,Tsunayoshi不由怨念自家老师的可恶,到这种时候了还不忘坑害自己。    

    

“啊啊,连法杖也没给我留下,这是想要我死吗?”没奈何,到底还是得找到出路才行,Tsunayoshi无奈给自己施放一个一级法术‘脚底抹油’。他虽然是大法师的弟子,限于天资到现在为止也只能施展一级法术,法术位有限的很,他应该庆幸天生的直觉让他记忆了这个对于跑路很有帮助的法术?

    

空气中传来一阵臭味,闻起来像是一潭腐水的味道。

    

Tsunayoshi皱了皱眉,身前的灌木丛中钻出数量不明的人型生物,平均身高不超过一米,穿着红橙相间的衣衫,有着老鼠一样的尾巴,头顶蜡烛,发出小狗一样吠叫的声音。

    

狗头人! 

    

一般采用肉搏的攻击方式,最是憎恨施法者,数量又多,不利己方,撤退是最佳方案。

    

一瞬间,脑海闪过这些念头,Tsunayoshi在这些手握木棒和石块等最原始武器的狗头人不断逼近的包围圈中,抬起了手:“七彩喷射。”

    

华丽的彩光由他的指间向前方散射而出,范围内的狗头人纷纷惨叫着倒下,本还想用追加一发‘次等火焰之珠’,但想到自己有限的几个法术以及接下来的路途中可能遭遇的危险,Tsunayoshi握了握拳,转身飞奔离开现场。

    

    

不远处高大的树木枝桠上,斜倚着一位靛蓝色发型奇异的男子,看向Tsunayoshi离去的方向,唇角勾起:“真是个善良的姑娘,只是这么善心,能不能走出黑森林呢~” 

    

     

※※※

 

作者菌的话:比正文还长的设定^_^

 

由于是西幻,还用本名就太违和了,于是全民改罗马音显示。

 

彭格列果然是守序邪恶啊~【守序邪恶的人物在理论上会依循自己的标准,尽其可能地取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管是否伤害到他人。他们重视传统、忠诚与纪律,但不在乎自由与生命的价值。他们依循规则行事,却不抱持怜悯或热情。他们喜欢阶级制度,因为可以统治下属,也听令于上级。他们不责难他人的行为,但会责难其种族、信仰、家乡或社会地位。他们不愿意违背律法或承诺,这一部分是出于本性,一部分则是因为依赖纪律的保护,以免遭道德立场相左的人反对。有些守序邪恶的人有某些禁忌:如不杀生(但却命令属下去做)或不伤害小孩(如果他们有用的话),他们认为这样已经比无法无天的恶人更“好”了。有些守序邪恶的物种视邪恶为一种信念,除了为达自己目的而伤害别人外,他们也以散播邪恶为乐。他们也可能侍奉邪恶的神祇或主子,将恶性视为工作的一部分。守序邪恶的可怕在于他是有系统、有计划地行恶,因此经常成功。】

 

纲吉君应该算是中立善良→守序邪恶

 

阿骸是中立邪恶→守序邪恶

    

【中立善良的人物相信力量平衡是十分重要的事,单方面地强调秩序或混乱,是无法达到至善的。因为整个宇宙中充满了朝着各式各样的目标而努力的生物,所以若要追求至善,便不能破坏这种平衡,甚至的设法维持这种平衡,如果说支持社会秩序可以带来至善,便得以为之。若推翻既有的社会秩序就可以达到至善,那也必须为之。社会结构对他们来说,没什么重大意义。】 

    

【中立邪恶的人物为了自己可以做出任何事,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就这么简单。他们从不为死在手下的人掉泪,不论是为财、为了高兴或只是为了方便。他们不喜欢纪律,也不遵守法律、传统或任何高贵的信念。然而,他们也不像混乱邪恶者那样浮躁不安,或热爱冲突。有些中立邪恶者将邪恶视为一种理想,想要献身于邪恶。这种恶人大多是邪恶神祇或秘密组织的成员。一般人习惯将中立邪恶称为“真正的邪恶”。中立邪恶的可怕在于表现出全然的邪恶,完全没有荣誉感和对象区别。】 

 

等级设定:

 

普通→精英→卓越→传奇【传说】→史诗【半神】→神话【封神】

 

 

 

 

时光生贺-奇幻骸纲之初遇篇02

 

※※※

 

拖着沉重的身体,Tsunayoshi咬牙切齿看着自己那双已经满是灰尘的水晶凉鞋,见鬼的Reborn明明把他丢在森林中为毛给他准备的是这种服装,法师袍不好吗?再不济剑士服给一套也行啊,旅行斗篷居然也没有准备!

 

就是这双高跟凉鞋,在法术有效时间内原本可以跑的更远,现在连一半路程都没走到,体力的消耗也更多,如果不是因为他往日对于身体的锻炼从未懈怠(这点上他才不会感谢Reborn持续不断的鞭策)体力上远超过一般的战士,估计已经躺在地上挺尸了吧?

 

Reborn你果然是在坑我啊T.T

 

好想念我的疾风之靴,不仅有恒定的加速术、辟尘术,最重要的是它是平.底.鞋!

 

脚痛得不像自己的了,不得不停下脚步,扶着膝盖喘气,当Tsunayoshi抬起头时,不由一怔。

 

眼前一望无际的深紫色植物延绵成林,在树林的深处,伫立着一座年代久远的石塔。

 

那是一座华丽古老、庄严的石塔,以外观气势而言与Reborn的晴之塔不相上下,不知为何,Tsunayoshi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哀伤。

 

仿佛受到无形的召唤,身体不由自主向着石塔走去。

 

紫树林中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动物,带上手套拨开低矮的小灌木,通往石塔的路径意外的十分通畅。

 

走到石塔大门之前,门上宛如花纹一般的古代文字让Tsunayoshi一阵头昏,天知道他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学徒,语言学这一门功课的分数向来很低,更别提门上这种大约已经属于失传的古代文字了。

 

然而,凝神望去,身体中仿佛有着另一个人,那个人能够通晓这种文字,用着奇异的语调,吟诵起那一段长长的宛如诗歌的古老语言。

 

迷迷糊糊间,Tsunayoshi一脚踏进门内,低沉悦耳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嘿,姑娘,小心!”紧接着腰间一紧,身体被翻转过来投入一个微凉的怀抱。

 

尚未看清,视线一花,脸颊贴在柔软的黑色法袍上,清晨林间漫布的寒凉空气弥漫在鼻腔,Tsunayoshi一时之间脑子还转不过弯,不明白自身处境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耳际不断传来“乒乒乓乓”的碰撞声、僵尸和骷髅可怕的嚎叫,以及这些死亡生物爬起与行走时发出的“喀咔”噪声。

 

Tsunayoshi眨了眨眼,侧脸望去,只见周围群魔乱舞,都是僵尸骷髅可怖又恶心的形象,吓得缩了回去,双手不由地紧紧揪住身前这个人的衣袍。

 

“クフフフ…”

 

愉悦的笑声传自头顶,Tsunayoshi都能感觉到手掌下胸腔的震动,他仰起脸注视对方。那人的身高比他高出一个头,面貌隐藏在兜帽之下,石塔之中光线昏暗,从他的角度望去只能看到精致立体的轮廓,苍白的唇、笔挺的鼻梁,以及反甩到胸前,在黑暗中兀自散发着靛蓝色光晕的长马尾。

 

“姑娘,闭上眼睛。”

 

温热的呼吸忽然喷撒在耳畔,呆呆看着一闪而逝的红蓝异眸,Tsunayoshi下意识照做。因此他没看到那人微微挑起的秀眉,更没有注意到那人手中武器在地上一顿,亮红色的法阵陡然发动,在场所有不死怪物一瞬间全都被血红的漩涡吞噬的干干净净,现场一点残渣也没留下。

 

放开那个兀自发呆的少女,Mukuro有些留恋的在对方细瘦柔韧的腰肢上捏了一把。

 

按说,这种姿色平平只是看来还算可人的女孩子应该入不了他的眼,眼前这个人却莫名吸引着他。看到她,自己的恶魔之血就开始沸腾,却没有往日那种急于发泄出来的暴虐,反而是一种极其难以形容的特殊感情波动,若强要表达出来似乎是“温情”?可他怎么会产生这种仿似灵魂中传来的感觉,‘魅惑人类’可没这样温柔的效果啊。

 

怔了一怔,Mukuro收起武器,伸出右手掀开兜帽。

 

“可爱的姑娘,请问你的芳名。”俯身执起少女的手,轻轻地落下一吻,Mukuro深信自己的魅力,虽然他是一名人族恶魔术士,单以外表而言,他的容貌并不比星辰之子夏琳陛下的属族精灵逊色,或许他那充满风情的气质远比清冷的精灵更吸引人。

 

倏然抽回手,Tsunayoshi纠结的盯着自己刚被亲过的地方,被一个男人这样对待让他内心更加别扭,恨不得当着这个油腔滑调的家伙的面擦手,但他终究忍耐下来,毕竟这个人刚刚帮了他一次。

 

“多谢你方才的帮助,我叫Tsunayoshi,来自晴之塔,是个学徒,我会支付酬金……”说到一半,突然卡壳,Tsunayoshi这才想起他现在并不是在晴之塔的范围内,而是被老师丢在遥远的西大陆,身上总共也才几枚银币,下一顿还不知在哪解决。不由悲从中来,蜜色的眼睛霎时蓄满泪水。

 

“也要能出去才行,方才我们进来时,石门就关闭了。”

 

“诶?”

 

Tsunayoshi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四周,之前的不死怪物全无踪迹,就连一块腐肉一根残骨都没留下,大厅中空空荡荡,入口处隐藏在黑暗中,抓不住进来时那种玄妙的感觉,也就是说他现在打不开那扇门!

 

黑呼呼的塔里没有照明的火把,只有青紫色的磷火一闪一现,不知从哪儿传来幽灵的呜咽声,越发加重了阴森恐怖的气氛。

 

身体不由自主发抖,寻求的眼神落在身边唯一的人类身上,Tsunayoshi朝着Mukuro身边挪了挪,像是这样就能获得一些勇气。

 

苦逼的Tsunayoshi其实已经算是低阶法师,然而大法师阁下表示没有达到十阶以上,甭想脱离学徒这个身份!

 

他的天资很差,学起法术比师兄慢很多,不,不仅是法术,其他科目如《魔法哲学》、《星相学》、《魔法史》、《魔法与社会》等等都学得一塌糊涂,被Reborn痛骂废材也无法反驳,那是事实。跟一般法师比起来,他大概只有体力方面比较有优势?所以,在只剩下几个戏法的今天,心里特心虚。

 

他才不是因为周围那么黑而害怕呢!

 

“クフフフ…”Mukuro又笑了,有着昏暗视觉的他才不会被黑暗影响,自然是把这个女孩子那些多变表情一一看在眼里,越发觉得兴味盎然。

 

果然人类的女孩子就是有趣,比起那些有着恶魔血脉的魔女们有着更多吸引人的地方。

 

想不到刚刚降临就遇见这么有意思的事情,Mukuro花费极多代价从异位面传送过来,偶然看到Tsunayoshi与狗头人的战斗,那点实力在他眼里不值得一提,其本身却引起他的好奇,暗中跟随,却来到了这座石塔。

 

这个地方应该是某座遗迹,周围有着特殊的结界,只有被选中之人才能进入,而这个女孩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命定之人?

 

クフフフ,有趣。

 

拉起Tsunayoshi的手,向着大厅一角的旋转阶梯走去,边走边说:“可爱的姑娘,我是Mukuro,恶魔术士。目前咱们大约需要同舟共济了。”

 

学徒很想甩一个光亮术,又担心周围还有未知的怪物,这种情况下使用光亮术就是活靶子,只好胆战心惊地任由术士拖着自己一路向前。

 

维持着不紧不慢的步伐,Mukuro不忘安慰或者说调戏他的同伴,吟诗一样语调扬起:“可爱的姑娘啊,我们虽然是素昧平生,但命运让我们相遇……”

 

“闭嘴!”冰冷的声音截断术士的咏叹调,Tsunayoshi抽回手,双手迅速打出手势,‘侦测魔法’、‘侦测毒性’只是0级戏法,却是实用性很强的法术。

 

“姑娘,地面在发光。这是怎么回事?”

 

“啧,不妙,石塔中都是法阵啊,这个纹路……”

 

强制性传送法阵

    

看了一眼地面上突然逐一亮起的魔法文字,Mukuro暗中戒备起来。

    

不过,自负如他也没有表现得特别认真对待。 

 

好痛……

    

另一边,Tsunayoshi感觉头部一阵剧痛,眼前模糊起来,黑暗中本就极其微弱的视觉越发昏沉,只感到那个术士靠了过来,扶住他摇晃的身体。

    

来不及说些什么,思绪坠入黑暗,陷入一片安宁之中。

    

Tsunayoshi不知道在他陷入昏迷之后,传送法阵的光晕将他Mukuro和一同笼罩住,瞬间身影消失。 

    

※※※

 

作者菌的话:依旧是设定^_^

 

恶魔术士:与炼狱生物签订炼狱契约,或者本身有着特殊血脉,从原始存在中获得并引导秘法力量的职业。实际上绝大部分术士的力量都来源于其祖先传承而来、或者意外获得的力量。

 

【魔法分为奥术、神术和召唤术三大类。

 

1~5阶为初级,即普通法师。

 

6~9阶为中级,即中阶法师。

 

10~15阶为高级,即高级法师。

 

十五阶以上,会被尊被称为上位法师,即魔导师,但一般人们分不清法师的细化分类,统称‘大法师’。这一位阶的上位法师是真正的强者,呼风唤雨、移山倒海也不在话下。

 

20阶以上,可以点燃神火,封神。】

 

 

 

时光生贺-奇幻骸纲之初遇篇03

 

※※※

 

一片黑暗

 

站立在漆黑中Tsunayoshi完全不知身在何处,没有视觉、嗅觉、听觉、触觉,官感已经失去原有功能,天赋的敏锐感知在此也毫无作用。

 

一切的一切,在这片空茫的黑暗空间里都属于毫无意义的存在,唯有虚无长存。

 

不知自己在此地呆了多久,仿佛连思维都要凝固,前方极其遥远的地方突然出现一丝萤火般细小微弱的亮光,这对于身心已濒临崩溃的Tsunayoshi来说不啻于垂死的病人受到奇迹的加持。

 

他猛然冲了出去,拼死朝着亮光处奔跑,也不管那里等待自己的是什么。越跑越近,光亮处的景象也越发明显,那是一座散发出金色光芒的巨大传送门。

 

迟疑只有一瞬间,他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再说也没有别的选择,Tsunayoshi咬紧下唇走进传送门。

 

进入的那一刻,全身血液都在沸腾,心脏剧烈的疼痛,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小刀切割开来,全部的骨骼被捏碎成粉末,他几乎要以为自己就这样玩完了,然而,立刻又被重新拼凑起来。

 

睁开眼睛时,已经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

 

那个蓝发的术士却不见踪迹。

 

橙红色的天空,黑红色的巨大平原,到处是皲裂的缝隙,不时有暗红色的岩浆自地下涌出。远方的山脉下环绕着看不清色泽的河流,高大而形状怪异的树木星星点点的陈杂在平原之上。

 

Tsunayoshi站立的地方,是一片灰色岩砾地面的高台,周围是只剩下残破基座和断柱的建筑群,从遗址残存的面积判断,这里在很久以前大约是个繁华的大城市,如今却只是一座被遗忘的废墟。他在视线内找不到任何活物,就连不死的怪物也没有一只,目所及处,只有残垣断壁,一种悲凉的感觉慢慢爬上他的心头。

 

他不知怎么形容这样的感觉,在有限的十几年生命中,冷清却不孤单,更有良师益友相伴,从未有过这样伤怀的时刻。

 

但很快,高处冰冷的风吹得Tsunayoshi一个哆嗦,想到目前处境,什么伤春悲秋的心情都烟消云散,他不能一直呆在这儿,否则下场只会为这座空荡荡的废墟多添一个亡魂。高台四周的建筑还算完整,但没有直接下去的楼梯,或者曾经有,现在只余下光秃秃的台座。

 

站在原地考虑了一会,仔细观察了一下城市遗迹,他发现这是一座‘彭格列’式城市,感谢Reborn在告知自己部分身世后惨无人道的填鸭式灌输!也就是说这里曾经是彭格列一族辖下的一座城市,彭格列一族精于炼金术,这种城市里用于生活方面的机关法阵一向很多,但愿他所在地方的机关都是好的。

 

Tsunayoshi泪目的在满是灰尘的地面与墙壁上不断摸索,努力半天毫无结果,不由着急起来,他觉得又累又渴,自打他清醒过来到目前为止数个小时没吃没喝,女孩子的身体脆弱,以及心态上的焦虑,更让他觉得异常疲累。

 

毫无办法只能打叠精神四下捶打敲击,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触发了机关。脚下的地板突然向两边打开,没有心理准备的他就这么掉了下去。

 

“啊啊啊啊——”

 

Tsunayoshi重重摔在冰冷的地板上,好在他中途反应过来护住头脸,没受到什么重大伤害,付出的代价仅仅是左手腕脱臼而已。

 

强忍着痛接回手腕,这才有心四下观察。

 

借助镶嵌在四周高大立柱上的萤石发出的微弱光线,Tsunayoshi大致看清了自己身处的地方,这是一间占地广阔的房间,与其说是房间,更像是一座殿堂。这里不像是被遗弃的地方,厅堂间一尘不染,华美的穹顶距离地面至少有四五十米,殿堂中央矗立着一根巨大的橙色柱子和六根颜色各异的较小柱子,柱子的顶部雕刻着7位形象各异的神灵。

    

来不及有所反应,Tsunayoshi的心神一下子就被伫立在中央的那位神灵夺走,栩栩如生的石雕彰显出这位神祗的曾经的不朽。

    

虽然他并不是一个出色的法师,然而从小在大法师的教育下对于神灵并未有普通人的敬畏。他直直地望着那座石雕,觉得自己的视线忽然就模糊起来,内心翻腾而起的是不知道什么滋味的陌生感情,又一次进入奇妙的状态,梦游一样走到最大的石柱下,一束金橙色的光自石雕手中落下,打在他身上,几乎是立刻,他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冥冥中传来叹息:“我的后裔居然堕落至此……”

 

※※※

 

Mukuro站在一处长廊前,身后是一扇刻画有重重繁杂符咒的厚重石门,而前方则是不知会通往何方的漆黑道路。

 

他并没有在强制传送中昏迷过去,他确定。然而,等他站在地面上时,那个名叫Tsunayoshi的绿衣少女却在他毫无觉察时不见了踪迹。

 

应该是遗迹中的某个存在将他们分开,对此,他仅仅是淡淡一笑,这种事在他过往丰富的经历中也曾发生过,不过是个人机缘罢了。身为一个传奇术士,他还不至于因此而嫉妒那个孩子。

 

现在,被撇开的他决定四下逛逛,不能入宝山空手而归呀。

 

打了个响指,身周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光球,照亮数米范围,Mukuro慢悠悠迈步向前,走了几分钟就到了走廊尽头,那里只有一扇紧闭的石门。

 

幻化出自己的武器,在门上敲击半天,试了诸如深渊语、精灵语、妖精语等诸多语种都没作用,随手一推反而门户大开,不由无语,他果然是想太多。

 

门后是一个连接多个房间的大厅,中央一排排长长的石桌,上面摆放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物品,像是一个展厅。捏着鼻子站在门口,Mukuro实在不愿意踏入一步,大厅的空气里面充满腐败的恶臭,灰尘以及常年不见天日的霉味,简直能将人熏得晕死过去!

 

眼睛扫过石桌上的物品,发现没有收集的价值,Mukuro原路返回,原本那扇石门却已无影无踪,只留下一个光秃秃的石壁。 

 

“这座遗迹,有点意思。”摸着下巴,他再次走入大厅,迅速推开了其中一间房间的门。

 

这是一间栽种着大量植物的植物园,已经失去主人许久居然还生长得极好,把这间目测数百坪的房间塞得满满当当。他还没有动作,就见一些巨大的植物将根须从土里拔出,飞快移动过来,挥舞着枝条,想要将他吞噬,一见不妙果断关上房门,门后传来乒乒乓乓的的震动与响声让他一阵苦笑。想了想,在门上刻画了加固符文,又去别的房间查看。

 

还好这个房间应该是图书馆或者古代人的藏书馆,巨大的空间里全部都是书架,所有能利用的地方都被书架占据,书架的高度全都直达屋顶。书架上按照不同的类别组合摆放各种书籍,数量之多,简直令人发指。 

 

随着Mukuro的步入,天花板上的魔法灯自动点亮。

    

他眼睛发亮,对他来说知识远比财宝更让他心动。对于价值不菲的华丽书架视而不见,心思全都落到那些整理完善、排列整齐的书本上。

     

这间藏书馆里的法阵依旧维持着,因而书籍都保存完好,宛如全新,这些年代久远的知识让Mukuro心情激荡。

        

此时此刻,他哪里还有再去别的房间探查的想法,不停的游走在书架之间,浏览着每一处的书籍。

    

这里真的是什么书都有,很多早已失传的古籍也有留存,Mukuro的第一反应就是把书塞入自己的空间道具,可惜的是这些书上有着禁制,不能把书带出去,他只好拿出笔记进行抄录或者利用法术来强行记忆。   

  

他的体质比Tsunayoshi好太多,对于自己的实力也相当有自信,何况空间道具里有着大量食物和水,因而并不担心会在饿死前找不到出入的路,放心大胆的读书。

    

也不知到底过去多久时间,连续阅读了大量书籍,Mukuro也觉得心神有些疲惫,伸了个懒腰,收好笔记,掏出面包打算啃几口,忽然感觉到不安的气息,几乎是立刻戒备起来。

    

然而,一股恐怖无匹的意志突然降临,压得Mukuro坚若磐石的心神也摇曳起来,脚下的地面上强制传送法阵的符文逐一亮起,瞬间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

    

作者菌的话:越写越长了呢……这章是传说中的过渡章节,赶紧搞定这篇生贺,明天一定写完它!!

 

 

时光生贺-奇幻骸纲之初遇篇04

 

※※※

 

Mukuro用尽全部手段终于挣脱了未知存在的力量束缚,但他也不确定到底是靠自身力量挣脱,还是那个存在先行放开了他。

 

这是一座华丽的殿堂,在他身前不远处的高大神像之下,穿着绿色蓬蓬裙的Tsunayoshi姑娘半跪在地。

 

“Tsunayoshi..”Mukuro跑了过去,未知的环境下遇到认识的人再好不过,也许先到的她知道一些他还不了解的情况。

 

“你还好吧?”扶起这姑娘,Mukuro仔细观察她的情况,她看起来很不好,一脸惨白,蜜色的眼眸茫然大张,双臂紧紧环抱胸前,细瘦娇小的身躯不停颤抖,对他的询问不理不睬。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可以感觉到之前在这少女体内虽然微弱却一直存在的法力全然无踪,现在这具躯壳就像是个空壳,里面空空荡荡。

 

“来了,他来了。”Tsunayoshi突然仰起头,身体抖得越发厉害,如果不是术士一直用有力的胳膊支撑着他,想必他已经瘫软在地。

 

Tsunayoshi叫喊着,为自己即将来临的命运而惊慌失措。

 

“我的后裔,我的继承者……”

 

莫名而来的声音回荡在这座空寂的殿堂之中,随之而起的是祈并者的赞歌:圣哉,圣哉,圣哉,火焰之主!

 

突然,一种无比恐惧的感觉让Mukuro全身止不住的颤抖。

 

他死死地瞪着身前那座神灵雕像,让人畏惧的可怕气息就是从这里面传出的。

 

巨大的空间断层在神像之后延展,一只金红色的火焰之手从中探出,仅仅只是一只手掌,就鼓荡起一股令人感到窒息的热浪。

 

怎么回事?

 

这种感觉?

 

就像是……

 

神临!

 

曾经历过一次神临,Mukuro十分清楚的记得那种可怕的感觉。

 

全身在这种让万物臣服的威压下不由自主的哆嗦,那是身体自然产生的对于至强力量的畏惧。

 

那是低阶物种对于金字塔顶端存在的天然臣服与敬畏。

 

火焰之手搭上神像,浅金色的火焰从空间断层中满溢出来灌注其上,神像逐渐转变成一个火焰人形。并且逐渐转变成实质,那灼热的温度也在不断提升。火光异常明亮,刺得人眼睛生痛,完全无法直视,更看不清火焰人形的面貌。

 

炙热的火焰迅速燃烧空气里的氧气,空气逐渐稀薄,地面传来滚烫的热度,连脚上的魔法物品中隔绝温度的法阵也防护不住。

 

在炼狱中磨练过多年的Mukuro也觉得有点吃力,他搀扶着的Tsunayoshi却毫无反应,悄然从空间装备中拿出传送道具发动,却赫然发现这一片空间已经完全被封锁住。

 

火焰人形走下神台,随着它的的迫进,周围一切事物都在燃烧,空气扭曲摇晃,空间也开始泛起阵阵涟漪。

 

神威、高温的双重压迫,Mukuro感觉到自己已经逐渐达到极限,开始感到呼吸困难。

 

难道就要交待在这里?想不到偶然一次好心却落得如此下场,果然不该当好人的。

 

火焰人形站定在五米之外,伸手招了招,Tsunayoshi飞到他手边。

 

“暗黑缠绕的堕落之魂,”又是一抬手,一点微弱的火光迅速扩大为一道火圈,将Mukuro牢牢套在其中。“先待在这边。”

 

神力构成的火焰结界,无论Mukuro手中的武器如何戳刺劈斩,都纹丝不动。

 

“我的后裔,我的继承者,接受吧,这是你的命运!”

 

圣哉,圣哉,圣哉,火焰之主!

 

赞歌不断唱起,Tsunayoshi直到这时才从一连串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明明是非常危急的时刻,天生的敏锐感知却毫无反应,对于那个有着撼动天地力量的火焰人形反而有着一种放松、安心的感觉。

 

“你是谁?”

 

“我的名字,你现在还不能呼唤,直到你成长到一定阶段就会知道。”

 

Tsunayoshi没有发觉,火焰人形的手落在他巧克力色的长发上,淡金色的火焰逐渐融入他体内,一瞬间他的身体仿佛透明,却发出澄澈温暖的光。

 

“你还太过弱小……虽然很想给你挑个更好的,不过如今的我还不能违逆夏琳陛下的旨意……那么,就用那个被黑暗缠绕的堕落之魂将就一下,让他成为你的追随者吧。”

 

神光照在Mukuro身上压得他无法动弹,接着火焰人形自Tsunayoshi的身体中剥离出一束金橙色的光投入术士体内,又自Mukuro灵魂中分离出真名以及一部分灵魂刻印入自己后裔的身体。

 

这是一种古老的盟约,两人之间灵魂紧密结合,如若一方死亡,另一方也会在不久之后死去。当然,这位神灵也做了一些手脚,单单剥离了术士的真名,并没有将自己后裔的真名刻印在术士灵魂之中,这样盟约效果就是当术士死亡,却不会影响到契约另一方,反之,术士一定会付出生命。

 

“契约完成。”

 

有着这么一位传奇术士的保护,想必你在日后的历练中不会轻易陨落。

 

这位神灵站在它的角度来看这两人今后会成为互相扶持、最亲密的搭档与战友,完全不管当事者两人的想法,自顾自给他们结下不能互相背叛的灵魂契约,却在无形中打乱了某些事情的进度。

 

“现在的你已经成为火焰之主的牧师,去传播主的荣光吧,我的继承者……”

 

绚烂的火光迅猛燃烧起来,Tsunayoshi和Mukuro身上一亮,身影消失在原地。

 

※※※

 

作者菌的话:这篇奇幻骸纲其实还没准备好素材,现在写还太早了…

 

文中的单位我直接用了米啊坪什么的是为了方便阅读。

 

阿骸就这样被坑爹的契约绑定了,本来他对纲吉还是有些好感的,现在好感度是负数了~

 

生贺就这样完了……没错,初遇到此结束,那些伏笔,都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

 

文笔渣,见谅


评论
热度 ( 10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