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二卷 狂澜 第二节 黑曜前奏

稍微修改了一下,其实也没改多少...

主要是将一些细节上的BUG剔除


第二节黒曜前奏

 

西西里岛巴勒莫某座庄园

 

黄昏的阳光从窗帘的间隙穿过,照在棕红色的地板上,宽敞明亮的房间里,一个老年绅士正坐在巨大的办公桌后批阅文件。

 

另一个中年男子放下咖啡杯,从会客沙发上起身,来回踱步,静悄悄的室内只有鞋底摩擦木质地板的轻微响动。

 

“家光,你这样我没法工作了。”老年绅士放下资料有些无奈的笑了。

 

沢田家光停下脚步,装作欣赏装饰在墙上的名画。

 

“当年你觉得平凡的生活对纲吉君更好,于是我封印了他的火焰,但这孩子天赋太好,11岁就突破封印,并能够有效应用这种能力;虽然后来出了那件事,但你不觉得这种挫折是为了让他更好的成长,能飞的更高而存在的小小磨炼吗?”

    

近十年过去,那个被带到自己面前小粉团儿一样的孩子,可爱的模样依旧无比清晰,那双清澄通透的眼睛正是具有最纯粹彭格列血统的证明。在门外顾问的多次请求下,他才答应封印一事,此后也常常惋叹,那孩子所拥有的是他一生所见过的火焰中最纯粹通透的一个。

 

“……九代目,我并不是为这事担忧,其实我是……”

 

彭格列的九代首领Timoteo.Vongola身体微微前倾,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家门外顾问首领。

 

“彭格列的年轻狮子啊,到底是什么事让你如此忧虑?”

 

“三年前纲吉被绑架及记忆清洗事件中,共有两位术士的身影。事后据我调查,另一位术士在应付警察,且之后几天都在该组织本部活动,一直没有外出;最大的嫌疑对象就是那个艾斯托拉涅欧出身的六道骸,此人在事发地点出现,事后立刻就离开了日本,直到被复仇者捕获才有了这家伙的下落,有情报报道,最近他越狱成功,我担心他不会放过阿纲。”

 

谁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那个心狠手辣的少年术士将他心爱儿子的记忆抹消却没伤害他的性命,整件事扑朔迷离,难以窥破真相。这件事是沢田家光心里难以挥去的阴影,只有眼前这位被赞誉为拥有神明般判断力的彭格列九代首领才能让他倾吐疑虑,或者他会给予自己正确的指引,拨开心中的雾霾。

 

“不用担心,我已经让里包恩前往日本教导纲吉君,有他在身边,不会出现超出预期的事情,那一位可是最强的杀手。你还不相信他吗?”

 

“喔?里包恩吗?您让里包恩去日本?教导加百罗涅新首领的任务似乎还没结束吧?”

 

“对,这是我临时决定的,你知道我也很想快点决出下一任。”

 

沢田家光叹了口气。

 

“你表情为什么那么奇怪?”

 

九代首领这么一问,沢田家光的表情更纠结了。“想起一件事。不知是否因为是免费行动,所以玛蒙虚拟记忆偷工减料,产生出的性格很差劲,比我原本的可爱儿子差太远了!也许一开始就该直接找您的雾守Croquant.Bouche来处理这件事!”胆小怯弱、自私自利不说,跟家人也有些疏离,见到这样的儿子,爸爸表示既忧伤又愤怒。他心底里终究是不想看到那孩子终其一生庸庸碌碌。“我担心阿纲会被折腾的很惨……”

 

“……呃,”上次也是因为九代雾守身在北美进行长期任务一时半会回不来,家光才找了闲得蛋痛的玛蒙出手。玛蒙不知道被施术者的身份,以他一向爱钱的性子来说还真有这个可能,“应该不会吧。”九代首领底气有些不足,“记忆不能恢复了吗?”

 

“我不是术士,并不清楚他们的能力,当初咨询过玛蒙,可他说太过困难,建议我使用虚拟记忆,让阿纲拥有一个全新的未来。唉,一时鬼迷心窍,答应了他,哪料到生成的性格……如果可能当然希望阿纲恢复记忆,以他的坚强,什么样的训练都能坚持到底。眼下的话,只希望他不要表现得太差劲。”

 

很为自家门外顾问难过,九代首领飞快地转移话题。“我相信他能做到,何况有最强的家庭教师里包恩在,想必纲吉君很快就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首领候补,我期待着他来巴勒莫继任的一天。”

 

“也是怪事,这几年几位有资格继任的人选纷纷丧命,”沢田家光一一数来,“最有力的竞争者安里科在一次冲突中中弹身亡,第二候选人马西莫溺水而亡,八代首领的旁系卡萨帕死于疫病,而您的得意门生费迪里格更是在不知何时化作白骨……”

 

九代首领长叹一声,揉了揉眉心,显得疲惫异常。“我已经老了,早就想把这副担子卸下,家光你知道我一直都希望由你来继任,你的话比谁都更适合,可你却极力推辞!家族首领这副担子可不轻,纲吉君还那么小,你真的忍心让他踏足里世界?他在你的保护下一直都生活在和平的社会,要适应会很辛苦,甚至可能无法适应……”

 

沢田家光耸耸肩,摊摊手,“没办法,这是家训。”

    

为避免引起争端,彭格列初代首领Giotto·Vongola定下规矩:凡是其子孙如接任门外顾问一职,就不可再觊觎首领之位。这也是为后世子孙计,保后裔平安。

    

沢田家光没有丝毫想要破坏的想法,何况他也有着早日退隐,与爱妻环游世界的打算,怎么会接手首领之位?而他的儿子就没这方面的顾虑,以他的资质想必能够在里世界自由翱翔吧!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那就这样吧。”说服工作再次失败,九代首领也不以为意。

 

“哈哈哈,九代目您这么说让我觉得好惭愧。”

 

“你呀,拿你没法。”

 

九代首领拿起一份文件继续批阅,沢田家光走出去,并轻轻带上门,他嘴角微翘,心情极好,甚至轻轻哼起歌来。

 

「路给你铺好,接下来就看你自己努力了,儿子!」

 

「别让彭格列之血蒙羞!」

 

※※※

 

从复仇者监狱越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六道骸独自坐在临时基地中的沙发上沉思。本该在思考下一步的行动,他的眼前却一遍又一遍地出现深见未来瘦弱纤小的身影。

 

宛如巧克力一般甜蜜的深亚麻色长发,同样甜美的蜜褐色大眼睛,经常展露温暖笑容的清秀脸蛋。她多变的神情,可爱的言语,天真的性格,以及,分离时她最后那一抹笑容,温柔得近乎悲哀的笑容。

 

一切的一切,都深深地刻印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分别以来的三年里,这个人时常会不可自制地出现在脑海,冷不丁使他难受。

 

可是,即使明知他们之间已经完了,即使是他亲手葬送的情感,他还是心有留恋。

 

他后悔了,后悔自己一时冲动。为了那放不下的过往,放不下对黑手党的仇恨,以及内心的逃避。

    

他害怕因为喜欢她而软弱,再也不能复仇!

    

他害怕因为喜欢她而改变,从此自己不再是自己!

 

为此不惜伤害了她,伤害了他承诺会保护的人。

 

时至今日,不想要再一个人孤单存活的念想越发强烈,他需要她的笑容,她的温暖,她的包容。

 

时间无法冲淡他的思念,想见她,想见她,想见她……

 

这种渴望在长久的分离中不减反增,愈发浓烈。

 

一开始他想压抑、想克制、想分散这种明显错误的情绪,那段时间他发了疯一样挑拨、破坏、杀戮、摧毁数个大大小小的黑手党组织。那段时间中他的精神状态明显不正常,经常出现间歇性精神恍惚,有几次差点因这个原因出现致命错误,好在犬跟千种总能搭把手,否则一定早就身死当场。

 

疯狂的行为也彻底激怒了里世界的仲裁者,他们协同黑手党家族,甚至联络了表世界的警察共同抓捕S级要犯(已升级)六道骸。

    

一番激烈斗争,在某次精神恍惚发作时被复仇者逮捕,关入了监狱。在监狱中他终于冷静下来,对将来的打算也重新规划。可是,一旦离开了那个冰冷孤寂的地方,心却再次活跃,深见未来的影子也阴魂不散的重现。

 

※※※

 

另一边,柿本千种跟城岛犬正窃窃私语,或者说是犬在说话,而千种不发一言的倾听。

    

六道骸的影武者兰奇亚一脸冷漠的站在黑暗的角落,仿佛事不关己,周围的人也对他的存在视若无睹。

 

“哎,又这样了,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骸大人怎会变成这样!!”这几年中城岛犬也学会了说话时适当停顿,真是可喜可贺。

 

“……”

 

想起三年前那个雨夜,六道骸几乎是摔进临时落脚处,让他们以为是遭遇强敌,谁知他只是不停催促快些离开日本,其它什么也没提。

 

从没见过六道骸如此狼狈的样子,一身泥泞,衣衫破烂,细心的柿本千种还发现他眼角微红,分明是哭过的样子。

 

六道骸事先说出去办事,走的时候心情貌似还不错,为什么回来时一副遭受重大打击的落魄模样?

 

「是与遇到的那人之间出了什么问题?」

 

「还是说另有意外发生?」

    

总之,应该不会是好事。

 

“其实我打探到了很重要的消息,却不知该不该说。”

 

“哦?”柿本千种推了推眼镜,明显轻视的态度惹毛了城岛犬。

 

“你这家伙!什么态度?”大吼一声,冲上去揪住对方衣领使劲摇晃。“难道我就收集不到重要的情报吗?”

 

“说说看,不然谁知道重不重要。”柿本千种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样子。

 

放开双目无神的绒线帽少年,城岛犬掏出零食吃了起来,似在整理思绪。“寻找落脚处的时候,偶然听到的,关于彭格列十代目还存活在世的候选人的下落。”

 

“哦呀,真是个不错的情报。”回过神来的六道骸突然插口。“详细说一下经过吧。”

 

=口=还好没说骸大人的坏话,城岛犬暗自庆幸,将事情前因后果一一道来。

 

“看来事情会比想象中更有趣,”六道骸近乎喃喃自语,“日本吗?”

 

「未来,解决掉彭格列的十代首领我就去见你,这一次再也不逃避。你会等我的,对吗?」

 

※※※

 

作者菌的话:⊙ω⊙依旧过渡章节,这一次纲吉君完全没出现~

 

阿骸骸他快要疯掉了,哈哈哈!妄想症严重~

 

亲妈表示想要夺走我心爱的纲君没那么容易!

 

 

第二节黒曜前奏

 

远在日本并盛町的沢田纲吉面临大危机,他从纷繁的回忆中找到了对于敬畏不已的家庭教师的一些记忆。

 

「他的老师到底有没有读心术居然是个未解之谜!!」

 

几乎想要抱头慘呼,这可是里包恩,让他得知自己真实来历,以他的性格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

 

他只是不想让老师知道自己的过往经历,虽然对方并不会在意(甚至会嘲笑自己的天真和愚蠢),然而那些黑色的记忆还是埋葬在旧时光里吧!

 

不知道自己的心灵壁障能否防御住读心术?自重生以来就没使用过的技能,意识主体还是原本的自己,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不然早就被骸侵入梦境,窥见自己的秘密了吧。

 

这一项技能也是他的火焰升级之后附加的好处之一,否则以他跟六道骸的精神契合度,早就梦境连接,更不可能一直隐瞒真实性别。要知道在梦境中意识体是源自自身认可,也就是说,你认为自己是男就是男的,反之亦然,他可从不认为自己是女孩子啊!

 

话说回来,里包恩为什么还没出现?记得那时候他在妈妈联系之后立马就来了,这一次居然延迟好几天?

 

一个念头闪过,里包恩会不会是在暗中观察自己?以自家老师的谨慎还真就可能性百分百,别看他平日里酷帅狂霸拽,看来张狂无比,其实比谁都谨慎小心。

    

而且,是个极重承诺的男人。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为九代爷爷的一次命令而教导自己,更不会在自己接任后一直辅佐自己!

 

前世由于自己的不慎以致被围困孤岛,虽最终全灭敌方,却也控制不住火焰,导致最后身死。

 

想必里包恩会很生气吧,一直以来以嘲笑自己打击自己为乐,实则一直都很看重自己。

 

「抱歉,让您失望了呢,老师。」

 

最后阶段自己放弃了彭格列的荣耀,放弃抓住那一线生机,而选择永恒的安眠。

 

「抱歉,软弱的自己还是背弃了永不放弃的诺言!」

 

那时他以为再也不用面对糟糕的现状,现实却给他迎头一击。

 

重生!

 

这么玄幻的事情也会发生在他身上,难道说其实他是某本书的主角,是不管怎样也无法摆脱使命的命运之子吗?

 

太可笑啦!

 

可惜,即便是多年锻炼,他心态上还是一个软弱的废材!

 

其实,他真是够了,完全没信心能够把握住命运脉搏,这一切全都跟自身血统一样,让他没有选择余地,只能面对。

 

「只能面对。」

 

苦笑着睁开眼睛,主体意识回归之后,生物钟也恢复正常。

 

早晨6时准时起床,5分钟穿完衣服刷牙洗脸,下楼时沢田奈奈已经在厨房忙活,听到动静探出头来。“早呀,纲君,今天也很早呢。”

 

“妈妈,我身体太瘦弱了,需要早起锻炼嘛。”

 

“啊哈哈,去吧去吧,妈妈会准备好营养早餐。”欣慰地继续做早餐,看到纲君恢复到从前的活泼,沢田奈奈坚信一切都会更好起来。

 

“是吗,那太好了。”远远传来少年轻软的回应。

 

清晨的街道上行人寥寥,沢田纲吉向着并盛山后山跑去,那边人烟稀少,更适合锻炼。记忆恢复后,似乎灵肉分离的状况已经在几年的磨合中好转起来,一些之前不能做到的运动也可以提上日程。

 

气喘吁吁地在山道上慢跑,强烈的预感提示着某些事情将要发生。

 

不久之后,爬上山顶。迎着朝阳的风中,站立一个提着跟他本人身高差不多的手提箱、穿着裁剪合体的黑色小西装,带着礼帽,鬓发卷曲的、额,婴孩?

 

⊙ω⊙?

 

这不是他那鬼畜划掉英明神武的家庭教师最强杀手彩虹之子里包恩吗?

 

他们的重逢原来改到并盛后山了?

 

(╯‵□′)╯︵┻━┻

 

这是谁决定的?他还没做好心里准备呢,大魔王不要搞突然袭击啊喂!

 

里包恩应该是调查好自己的相关情报才会出现吧?

 

记得那时候他也是开门见山的摊牌,只是自己毫不相信,总以为是开玩笑。一直都是在枪械威逼下,不情不愿进行着黑手党训练,不愿意面对现实。

 

弯下腰,和蔼问道:“你好啊,小朋友,在这里做什么呢?你妈妈呢?”最后,沢田纲吉还是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背光的脸看不清神色,小婴儿的嘴角似乎勾画出一抹冷笑,清脆的声音清晰地击中装模作样的少年。

 

“沢田纲吉,14岁,身高157cm,体重46.5kg,血型A,生于平成二年10月14日,出身地日本东京,平均成绩60分,体育成绩也是在及格边缘。告诉我,是这样吗?”接到九代首领的这项任务时,里包恩并不意外,在他看来首领早该下定决心。

    

纸上轻描淡写的信息,哪能比得上自己通过观察得来的结论?从资料上看,家光儿子的程度比加百罗涅的迪诺要好上不少,但他一通观察之下,觉得这孩子的情况与资料上不符合的地方实在太多,不禁让他起了疑心。于是,他又去调来沢田纲吉还是深见未来时的资料,由于情报级别太高,还颇费了一番周折,时间基本都是耽搁在这里。好在功夫没有白费,他已经有些明白,这孩子的言行举止与小时候差不多,是恢复记忆了吧?看样子连父母都瞒着,以前是个伪娘,想不到还很有主见啊!

 

哼,这样才有意思不是么?

 

挠了挠头,沢田纲吉打了个哈哈,“小朋友,你知道的还真清楚啊,你是谁家的孩子?”

 

“别装傻,我知道你明白的。”

 

直起身子,沢田纲吉歪着脑袋问:“我该明白什么?还请明言。”

 

“如你所见,我将是你未来的家庭教师里包恩。”

 

“嗯?真让人惊讶,我未来的老师居然是个小朋友。”沢田纲吉不怕死的说。不得不说,婴儿版的老师外表威胁度小上很多,他都能面不改色的对其睁眼说瞎话,不会因畏惧而结巴,导致装傻失败。

 

“呵呵。”变色龙列恩转变成CZ75手枪指向作死的少年,“想去三途川游泳吗?”

 

“你不会杀我的,至少现在如此。”

 

“这种笃定的语气让人很是不爽。”

 

一脚揣在沢田纲吉小腿上,若非他下意识的规避,只怕骨裂都有可能,即便如此也是一阵钻心的疼痛,不由坐到地上,大嚷:“好痛啊,你居然体罚学生。”

 

“对付蠢货只能让他记住教训,要懂得尊师重教啊,蠢纲。”

 

令人怀念的称呼,少年垂眸,嘴角悄然漾起温暖的笑容。

 

这种恶心的笑容是怎么回事?里包恩注意到这点,可他现在对于这个将要教授的徒弟还不了解,只能先行记下留待来日释疑。

 

转入正题,“我来此的原因是几个内定继承人接连的死亡,受到彭格列家族九代首领的委托,要将你培养成最出色的黑手党领袖。”里包恩黑黝黝幽暗深邃的大眼睛紧紧盯着沢田纲吉的脸,想看到他震惊的表情。

 

“唔,蛤蜊家族?”在心里叹了口气,沢田纲吉想着自家老师为何多少年如一日的喜好直言恐吓呢?对于一个普通少年来说,他所说的无疑是另一方世界的事情,虚无缥缈毫无真实感。如果不是他手里闪着金属光泽的CZ75手枪,任谁也不会相信一个幼小孩童外表的奇怪家伙吧!

 

「槽点太多,他都无力吐槽,欺负国中生很有趣吗,老师?」

 

除开恶趣味,对于他沢田纲吉来说,这个叫里包恩的家伙也是引导者、人生导师,是带领他在黑暗道路上一路前行的没有翅膀的天使……

 

黑暗世界是他的归宿,罪孽与责任源自血脉传承,只要他还是沢田纲吉,就必须接受这个命运。

 

这是宿命。

 

“蠢纲,你的表现不像是没听过,别再显摆你拙劣的演技!”

 

虽然前世有做过大量演技训练,但可能是懈怠已久抑或是里包恩根本就不信任沢田纲吉的每一句话,这个男人从来就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家光的儿子不是简单的人物,很多情报或许已经被他父亲透露给他。那么,他又为什么如此表现?还是说这个孩子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在试探自己,如同自己现在的作为一样?

 

“如你所见,我确实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或者你能够告诉我,让我明白。”沢田纲吉努力表现得像个普通学生,“我猜,这跟我爸爸有关。”

 

家光居然什么也没事先透露吗?里世界的缄默法则对于继任者来说并不适用。

 

“砰”几本厚厚的书砸在沢田纲吉脚边,溅起一阵烟尘,呛得他咳了起来。

 

封面上贝壳花纹枪支子弹的组成的徽章是那么熟悉,不用翻开他就知道内容。这是前世耗去他无数日夜背诵的彭格列家族的家族史,以及历代首领的个人传记。

 

「又来这一套,不耐烦解释就让自己背书。」

 

头有点痛,他都没吐槽这些不知藏哪里的大部头,分明比对方身高都高,难道里包恩有次元袋这种超高科技的玩意?

 

“这些有利于你了解自身,给我每天背诵一小时,我会随时抽查。”里包恩波澜不惊的说,“现在,拿起这些书,绕着并盛后山跑两圈,你的锻炼时间到了。”

 

狠,真狠!

 

沢田纲吉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好,以前是灵肉不合,后来则是荒废了,记忆恢复后的训练还没怎么展开,以现在的状态能不能跑完里包恩要求的圈数都是问题,更别提负重长跑。

 

可同样他也明白,如果唧唧歪歪,到最后不仅得训练,还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吃过教训的他不想回顾惨痛记忆。

 

以目前情况来说,里包恩最可能干的就是给他来一发‘死气弹’,他可不想只穿胖次满山跑!

 

而且,他心里最想做的事可不能暴露出来。

 

识时务者为俊杰,沢田纲吉立刻从善如流:“好的,老师。”认命的抱起沉重的书籍,开始奔跑。

 

他没注意到,身后的里包恩眉毛皱起,像是十分不满他的合作态度。

 

这个孩子到底在想什么?

 

里包恩发现他越来越想探究那双明明清浅到一眼就看到底,却会吞噬人心的蜜褐色眼眸……

 

※※※※

 

“呼呼呼”可恶的里包恩,明知道上课时间快到了,还逼着他完成剩下的训练项目,只留下一分钟让他从家狂奔到校,今天大概免不了又得陪着云雀学长打一场。

 

自从大魔王降临之后,他沢田纲吉的生活果然忙碌起来,每天都在死亡线上挣扎,丝毫不因他有多点经验而减轻,甚至因为他的程度比前世高,训练量还加重几分。而且,里包恩还热衷考验他在各种突发事件下的应变能力,令他的生活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其实,根本就是其恶趣味发作,想要自家徒弟娱乐他吧!」

 

当然大魔王绝不会承认,而只会说:“蠢纲,你的程度还远远不够!”

 

一条黑影从身后急速接近,想来是跟自己一样不想迟到,还在做最后挣扎的同学。

 

不过,他也不想迟到,训练都让他有些筋疲力竭,恐不能让云雀学长尽兴,他也不愿意被揍得鼻青脸肿,回去向妈妈解释很麻烦,不能总是撒谎摔跤或者从楼梯上滚下来之类的吧!

 

加快脚步奔跑,身后的人也加快速度,怔了怔,沢田纲吉又提速了,那人也加紧步伐跟上,两人一路狂奔,背后卷起一地灰土。

 

在校门口停下脚步,果然门前排成两行的风纪委员正在准备关校门,委员长云雀恭弥则靠在一边看着手表做倒计时。

 

那人冲进校门十来米,又折了回来,拉住沢田纲吉的手臂,充满元气的大喊:“原来是沢田啊,你今天也极限的有干劲,你的爆发力、耐力和热情比传闻中还要厉害,加入拳击部吧,拳击极限的有趣!”

 

“……”竟然是笹川了平,是自己不想牵扯上的、前世的晴守。

 

准备咬杀迟到草食动物的委员长挑了挑眉,正好手痒,就来了有趣的家伙。

 

悠扬的上课铃声中,清朗的声音响起。

 

“迟到,咬杀!”

 

※※※

 

作者菌的话:(>﹏<)大魔王好难写,本菌就按照自己想法乱写一通。感冒头昏脑胀完全不知所云

 

 

第二节黒曜前奏

 

放下望远镜,少年战斗的英姿依旧在眼前闪动,里包恩啜了一口最喜欢的意式浓缩,觉得有必要重新考虑一下新弟子的训练计划。

 

里包恩一直都相信,对于一位首领来说,(或者说任何行业的佼佼者)精神的强韧远比身体上的能力、以及先进的武器装备都更为重要,不管一位战斗者的技巧有多高超,若他在战斗中行动草率或优柔寡断,就一定会失败。

 

他这个弟子的程度出乎意料,远比预计的更好,十分配合,而且温驯听话,但不知为什么里包恩就是觉得分外不爽。也许,正是因为对方的配合跟温驯态度让他没有成就感。并且,对于黑手党,尤其是一位首领来说,温驯是最没用的性格。

 

黑手党应该是充满激情与爆发力并行的存在,而沢田纲吉在和平安定的富足社会中生活太久,充满不切实际的天真幻想,作为老师他得将之一一打破,让其看清这世界的真实与残酷,从而培养出最出色的彭格列十代目。

 

这位向来严厉(鬼畜)的导师决定要将这块潜力巨大又未经琢磨的原石,精雕细琢成光华璀璨的稀世珍宝。

 

当世人都为这块宝石的光辉惊讶时,他所得到的满足感必然是无以伦比的美妙。

 

一番深思熟虑之后,里包恩给沢田纲吉制定了新的训练计划。

 

※※※

 

当事者当然不会知道自家老师的想法,也不会知道自己以后的生活会更加“充实”。

 

他现在的烦恼仅仅是又被想要远离的对象纠缠住了。

 

好不容易摆脱了笹川了平热情过分的入部请求,跟云雀学长对练了几招,终于在第一节课下课时来到教室,发现同班同学山本武又元气满满的跟他打招呼,一副要好好聊聊的表情。

 

Σ(°△°|||)

 

「山本少年,请不要靠近我!」

 

但也不好明言拒绝对方的热情,毕竟是那么久的朋友,好在上课铃声又一次拯救了他,山本武只好回自己的座位去,边走还不忘提醒:“阿纲,下课接着聊啊。”

 

好想捂脸,自己果然还是很不擅长坚拒别人。

 

前世的记忆实在太过久远,模糊不清的盘踞在脑中,根本想不起自己到底说过些什么(谁会记得多年前自己的言行?)只约略记得似乎是一些事不关己的话。

 

沢田纲吉不放心的回顾刚才自己跟山本武的对话,生怕自己不当心又说了如同前世那样无知的话,勾起对方心事,造成自杀事件。在此之前,他从没想过,如山本这样开朗的少年也会有被种种黑暗的负面情绪所困扰的时候,彼时的自己是多么天真,说着不知轻重的话,以为帮到了朋友,还自鸣得意,却不知将对方往更深的黑暗中推去。也许,自己的话只是一个导火索,但同样的错误他不想再犯,无知不是错,明知是错还去做就太过愚蠢了。

 

低着头想着自己心思的沢田纲吉没注意到,跟着老师走进教室的一个打扮时髦银灰发色的男生,引起班上女同学的齐声赞叹。

 

“快看,快看。”

 

“哇,很帅呢。”

 

老师无视底下的骚动,依旧一本正经的介绍:“这位是曾在意大利留学的插班生,狱寺隼人同学。”

 

“原来他是留学回来的呢。”女同学似乎更兴奋了。

 

“狱寺同学的座位在那边。狱寺同学?”老师接着给插班生分配座位,谁知这位归国子女径直走下讲台,向着沢田纲吉座位的方向走去。

 

“!”被扑面而来的杀气惊到,沢田纲吉迅速起身,向后退去,嘭一声他的座位飞出几米砸在墙壁上,喀拉拉散成一堆废渣。

 

教室中的人都怔住了,呆呆望着这一幕。

 

银灰发色的少年,碧绿的眼瞳狠狠瞪着居然还能笑得出来的“敌人”,那个内定的十代目候选者,沢田纲吉。

 

摸摸鼻子,沢田纲吉很无奈,他只记得与狱寺的初见对方给他个下马威,具体经过是忘得一干二净,想不到这位前世的左右手出现得这么突然。

 

不过,隼人少年时还真是火爆脾气啊!突然很是想念那个成熟稳重的十代岚守,他的得力助手。

 

“哼!”走到自己的座位,旁若无人的坐下,狱寺隼人暗想,和情报上有些不一样,这个沢田纲吉表现出的镇定看来倒也不是一无是处吗?

 

回过神的同学议论纷纷,有些人还问上孤零零站一边看着座位残骸发呆的沢田纲吉。

 

“沢田,你认识他吗?”

 

“这个人是小流氓吧?”

 

女同学则不以为然,外表俊俏的少年总是更能引起女孩子们的兴趣,就连不当的行为也被解释为:

 

“还是觉得很酷啊。”

 

“那种冷冷的眼神让人陶醉。”

 

“我们成立粉丝俱乐部吧。”

 

总算反应过来的老师给沢田纲吉解决了问题,“沢田同学坐到山本同学旁边的空位去。”

 

头好痛,他远离山本武的目标就这么难以达成?为什么连老师也在给他制造难题。

 

他好像忘记,曾经的沢田纲吉的霉运体质有多么犀利……

 

拎起书包,走到山本武身旁的空座位,果不其然山本少年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打起招呼:“哟,阿纲,我们成同桌了。”

 

“……呵呵!”

 

※※※

 

午休时间,独自一人坐在中庭一棵树下吃妈妈特制的营养午餐,一边考虑着问题。

 

命运在拐了一个弯后又回到原本轨迹,难道最后一切还会如同上一世一样?

 

不,不行,绝不能重复犯错,他拼死也要改变这一切!

 

里包恩来了,狱寺来了,接下来,前世的守护者和伙伴们也将会一一汇聚到他身边来吧?

 

果然是命运吗,他到底要怎么对待这些人?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洒在少年仰起的脸上,蜜褐色的眼眸中闪耀的是名为希望的光辉。

 

「无论命运如何,他总是会守护着自己的同伴!」

 

※※※

 

“哟,这不是沢田吗,怎么一个人呆着?听说你最近出了很大风头啊,兄弟们觉得你小子有点过于炫耀了。”几个不良少年打扮的三年级学生出现在沢田纲吉面前。

 

慢条斯理的收拾好饭盒,沢田纲吉慢慢起身后退,一副不知情的模样,咧嘴傻笑,“没有的事,学长们在哪听的谣言?我就是一普通学生。”

 

「真麻烦,风纪委员怎么都没收拾掉这些家伙!」

 

其中一个喽啰看了看四周,提醒自家老大:“老大,跟他废话什么?你不是一开始就……”没办法,他们也不容易,在风纪委员会高压统治下艰难存活,很多时候比普通学生还要更加敬畏那些身具流氓气息的风纪委员们。

 

一般而言,并中校园内并不适合不良少年的活动,但这次为首的不良少年头目不相信这个看来瘦瘦小小的少年,可以跟强横无比的风纪委员长打成平手,想要教训这个不知死活为出位宣传自己的家伙。

 

“噗~

 

「是学长的粉丝呢,难怪没被风纪委员清理掉。」

 

还以为是自己又无意中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引起别人注意,原来是云雀学长的粉丝觉得自己是个想出风头想疯了的家伙吗?

 

“这小子!”不良少年恼羞成怒,逼近沢田纲吉。

 

“抱歉抱歉,我没有取笑你们的意思,那个,我先走了。”提着空饭盒,迅速撤离中庭。他速度太快,这些人根本追之不及。

 

拐了几个弯,走到西边的教学楼下,一把熟悉的声音传来:“你还真是没用啊,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狱寺隼人叼着一根烟站在不远处,神情严肃,“像你这种废物,要是当上第十代首领的话,彭格列还真要玩完。”

 

“……”停下了脚步,沢田纲吉静静望着银灰发色少年。

    

「如果可能,自己也不愿意接受踏足黑暗世界的命运。」

    

“我是不会承认你这种人的,”他继续说道,“只有我才配得上当第十代首领。”

 

「真是孩子气的想法,隼人你之所以这么做,也只是想在父亲面前争口气吧。」

 

“观察你有段时间了,不过像你这么懦弱无能的货色,再观察下去也是白费时间。”狱寺隼人掏出炸弹,用香烟点火器点燃,扔向沢田纲吉。“你太碍眼了,让我忍无可忍。永别了。”

 

“啧!”他想起来,下马威事件的经过。

 

沢田纲吉大骂自己的破记性,丢开空饭盒,一边探出手去掐灭炸弹的引线,好在对方似乎非常轻视他,只扔出了几个,若是后期的隼人动辄十倍炸弹的话,他只能立刻进入超死气模式才能招架得住。

    

同时,分出一半精神去观察四周,如果他没记错——

 

“Ciao”清脆的婴孩声音响起,沢田纲吉却像是猛地挨了一鞭子,他记得那一次里包恩给了他一枪,自己又一次穿着胖次大喊着复活,扑灭了全部的炸弹,这种经历他不想再来一次。

    

现在他尽力避免被死气弹打中,因为他不确定自己最为后悔的事情暴露出来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他还无法面对家人亲朋不理解的眼光。

 

「自己还是太怯弱了。」

 

“你来得比我预计的早啊,狱寺隼人。”

 

从被沢田纲吉的举动震惊的状态苏醒,狱寺隼人问:“你就是九代目最信任的家庭教师里包恩吗?”

 

「就是那个大魔王!」

 

“只要杀了沢田,我就能被内定为第十代首领继承人,此话当真?”

 

「才怪!真要相信他内裤都会输光哦,骚年。」

 

完全无视当事者(沢田纲吉)的意愿,大魔王当场拍板:“没错,是真的,那么你们较量一下吧。”

    

“哈,太好了!”得到确定答复,狱寺隼人精神一振。

    

「这种鬼话都会相信,狱寺君你该是多么天真?想也知道,重视传统的彭格列家族哪里会让没有传承前代首领血脉的人当继承人!」

 

“好吧。”沢田纲吉认输了,跟里包恩对着干没有好下场,没见他枪都举起来了。“别对我使用死气弹,我不需要外物。”

 

哼笑一声,枪管顶了顶帽檐,里包恩决定静观其变。

 

这孩子还挺有骨气的么,倒要看看你能做到哪一步。

 

思绪发散开来。

 

看来家族史人物传记什么的都有好好读过,特殊子弹的应用也了解了一些,回去再多布置些阅读作业吧~

 

狱寺隼人掏出更多炸弹迅速点燃,抛向对手。引线滋滋作响,眼见就要爆炸。

 

撇了一眼又端起枪的里包恩,沢田纲吉咬了咬牙,冲上前去。

 

集中力之高,准确无比的掐灭每一根炸弹引线。

    

速度之快,空气中都留下了道道残影。

 

“什么?!”狱寺隼人惊诧莫名,仍旧不死心,扔出更多炸弹。“火力加倍!”

 

沢田纲吉再次表演了千手观音,灭掉每一根燃起的炸弹引线。

 

“三倍炸弹!”使出自己还不熟练的招数,不慎落了几根炸弹在身边。

 

完了,这下没办法逃脱了。

 

狱寺隼人觉得自己的人生到头了。

 

劲风擦肩而过,滋滋作响的炸弹纷纷被扑灭,有着深亚麻色头发的少年转过头来,笑容温软:“总算全都扑灭了。”

 

他们头顶是春夏交替之际的晴朗天空,背后则是人声鼎沸的校园,此刻正午微熏的风吹拂过少年们风华正茂的脸庞。

 

一时寂静。

 

数息之后,土下座拜倒,狱寺隼人大声请罪。“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才是最合适当十代首领的人!”

 

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沢田纲吉上前拉起自己未来的岚守,正要说话,狱寺隼人涨红了脸,表态:“十代目,我会永远追随您的!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

 

里包恩走了过来,一锤定音:“输了的人就要为胜利者所用,这是规矩。”

 

“……好吧,狱寺君,以后我们就是同伴了。”无力争辩什么,再说,私心里也一直很想念忠心耿耿的左右手。

 

「很好,阿纲收集到第一个家族成员,接下来还有更多事情要办。」

 

一边的家庭教师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

 

接下来的日子,碧洋琪、蓝波、三浦春、风太、一平这些前世的伙伴们一一来到,沢田家每日里热热闹闹(鸡飞狗跳)

 

沢田奈奈很为儿子高兴,作为母亲,她一直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健康快乐而不是浑浑噩噩过完一生,直到死前才后悔,所以才会请来家庭教师帮助他。自从这位家庭教师里包恩来了后,纲君交了很多很好的朋友,上学也积极起来,以后会更加开心的度过每一天吧。

    

沢田纲吉担心的山本自杀事件也一直没发生,于是他也就放下心来。

    

他却不知,里包恩早就瞄上他身边这些出色的少年了。

    

※※※

 

作者菌的话:由于非常喜欢狱寺君,就私心的多写了点儿~并且还是按照原著出场方式~嘿嘿~

关于为什么纲吉君是二年级?完全是蠢作者忘记日本学制跟天朝不一致,所以ORZ请当作平行世界的误差吧~



评论
热度 ( 26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