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一卷 东京爱情故事 第四节 仲夏夜之梦

 稍微修改了一下,其实也没改多少...

主要是将一些细节上的BUG剔除


第四节仲夏夜之梦

 

刚刚从浴室走出来的沢田纲吉穿着柠檬色的睡裙,深亚麻色的长发微微打着卷儿服帖的披散在身后,尾梢犹挂着晶莹的水珠。赤足走回房间时,回头看了一眼客厅,六道骸并不在往常的座位上,而是早早消失无踪。

 

「他大概快要离开了。」

 

沢田纲吉很明白六道骸,或许对方对他、或者说是对有着甜美外表的可爱萝莉深见未来很有好感,但也不会一直在一起。

 

从一开始他们就站在分岔的路口上,偶然的一次相遇,分别之后大约就是成为永不交汇的平行线,在各自的世界中继续生存下去。

 

他们生活的世界是不同的。

 

所以,他沢田纲吉才甘愿用假的身份、假的名字跟他六道骸接触,因为,这是一生仅有一次的机会啊!

 

够了。

 

他不贪心。

 

这仅有一次的机会中,让他接触到六道骸那么多不同的方面,仅仅这几天的生活已经比他前世十年时间中看到、感受到更多此人的温柔。深藏在各种掩饰之下,别扭的温柔。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

 

擦完头发,趴到床上,翻看新买的漫画书。

 

今天摆了那么大一个乌龙,真是尴尬到死啊。好在没有人会揭穿他,骸这家伙对女孩子还不错。不得不说,顶着女孩子的身份还真是好用。不过家务活还得自己干,全部收拾完也耗去一个多小时,挥洒汗水之后洗个澡太舒服了有木有!

 

窗外突然传来“笃笃笃”的敲击声,沢田纲吉微带着茫然的从床上爬起打开窗,窗外是一张极其漂亮的脸孔。

 

绸缎般的靛蓝色头发在月光下散发着森冷辉光,异色的眼眸似能折射出冰与火的赞歌,闪耀着宝石般璀璨的光泽。辉夜之下,六道骸美得不可思议。

 

下意识地就要关窗,被对方死死拽住双臂,沢田纲吉眨了眨眼问:“骸君,你怎么…?”

    

糟糕,槽点太多他不知如何吐槽:你住在客房有事过来直接敲门就是为什么要爬窗这里是六楼啊亲掉下去会死的你不知道很晚了我想休息了了了

 

“クフフフ……可爱的温蒂妮,愿与我同去永无乡吗?”蓝发异瞳的少年伸出的手让沢田纲吉无法拒绝,他根本没办法对骸有所防备,也没法拒绝骸这样温柔的请求。

 

“……”在意大利生活多年,再不解风情的人也能充分感受到意大利人的浪漫,就算是沢田纲吉这样绝大多数时间宅在本部的半宅男也知晓意大利的男孩会在晚上去敲心仪女孩的窗户,邀请约会。

 

这是说,白天的约会不算数,晚上还要夜游吗?

 

「不,不对!」

 

仿佛被雷劈到一般,沢田纲吉顿悟了。

 

「难道六道骸喜欢我?

 

不,这不可能!

 

一定是他自我意识过剩想太多了。」

 

当然也可能是另一个原因。

 

想到此,沢田纲吉一时心情复杂无比。

 

他很清醒,所以他知道就算六道骸喜欢他,对象也并非是沢田纲吉,而是身为女孩子的深见未来。

 

可六道骸眼见到、接触到、感受到的难道能说不是他沢田纲吉本身吗?

 

「也许将来六道骸会恨自己……

    

不过,不会再见面了吧。」

    

今生他已下定决心不再涉足黑手党,与骸之间就不会有所交集了呢!

 

「那么,就这样吧。」

 

甜蜜的梦,谁都曾做过,就让他梦一场吧!

 

身心就要被什么撕裂,沢田纲吉却绽放出最温柔甜蜜的笑容,缓缓开口:“你是来自永无乡的彼得潘吗?要带我去哪里呢?”

 

蜜褐色的眼瞳中闪烁着细碎的光,就像是整座星空揉碎了沉淀其中,那么美的笑容却让六道骸感到胸口发闷。

 

如同他们逃离艾斯托拉涅欧实验室之后,倏然抬起头所看见的满天星斗,却也是星辰坠落的前夕。

 

跨过窗框走进这间卧室,还是那天他醒来之后的布置,没什么改变,唯一算得上改变的大约就是他的心情了吧。

 

身边这个矮小的东方女孩,并不能算是出色的五官,行事也有些迷糊,经常笨手笨脚,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饭做得不错?或者说神经大条也算是优点?

    

几天的接触,点点滴滴,他竟然逐渐地越来越在意她。

 

「他会不会沉溺在安稳的生活中,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怎么可能!」

 

“未、温蒂妮,换件衣服我们约会去?~我在外边等你?”说完拉开门走了出去。

 

沢田纲吉扶额,真是好不习惯这家伙轻佻的语气,应该说从来没见过六道骸这么轻浮的一面。这也是对方没有对他竖起那些防备的利刺,还略带撒娇的意味?

    

这样一想,心情突然变得很愉悦。

 

飞快脱下睡裙换上一件式样简单的连衣裙走出门,就见到蓝发少年靠在墙边,微仰着头,眼神茫然。心里一突,他总是见不得对方这样的神情,仿佛与世隔绝,孑然寥落。身体比思绪更快速,伸手拉住六道骸的手臂,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蓝发少年展开笑颜反手将他拉入怀中。“温蒂妮~真可爱呢,那么就出发吧。”

 

“咦咦咦?”

 

六道骸身形一动,眼前青色的雾气弥漫开来,待迷雾散开后,他们已经身处一座高塔之巅。

 

上辈子路过东京N次,从没想过游玩,其实也是没心情,太多沉重的事情压在心头,哪有心思去玩?更别说也没合适的陪伴人选。有些地方只有心中那个人才能陪伴一起,只可惜对于关系那么生疏的两人来说把臂同游纯属奢望。

 

而这一次,竟然美梦成真?

 

※※※

 

六道骸选择的着陆点并不是在东京塔的内部,也不是位于塔身150米左右的瞭望台,而是在高塔铁架最高处的某个拐角,非常狭小的一块落脚处,略一低头,就能看见脚下仿似无尽深渊般的黑暗,多看一眼就有头晕目眩站立不稳之感。

    

沢田纲吉强烈怀疑六道骸是故意的,目前还只是一个普通人的他只好紧紧揪住对方衬衫不放,生怕一个不小心再次变成幽魂。耳边一阵轻笑,腰际突然一紧,整个人就向前一栽,倒入蓝发少年怀抱之中。

 

沢田纲吉抬起头,六道骸也很配合的牵起他的手,半带炫耀的说:“クフフ,温蒂妮,我的魔法不错吧?”

 

口胡你的身体还没彻底恢复不要胡乱使用能力啊喂带着人一次性跨越数公里的距离真的没问题吗我很担心你的身体六道骸没想到你也是会在女孩子面前逞能的类型我上辈子居然一点都没看出来

 

居然在普通人面前使用特殊能力还乱编这种骗孩子的理由我该怎么说你好你是被美色所惑啊不对这就连自己都骂进去了再说深见未来这样的小萝莉算什么美色啊喂

 

头脑一片混乱,沢田纲吉面色急剧变化,再次愉悦到了身边的少年,六道骸发现这孩子的表情似乎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实在太有意思了。一个人怎么能有那么多表情,心里想什么都在脸上表现出来!

 

夜风呼啸而过,鼓荡起两人的头发、衣衫,即便是炎热的夏季,也是在一瞬间就吹得透心凉。

 

沢田纲吉的心情逐渐平复,好奇打量起周围环境,都市的夜空黑中泛红,只有一轮明月静静照耀大地。说起来这个地方除了太高,观看景色倒是要比瞭望台还要方便,如果是白天整个东京都内的景色都能一览无余,甚至西边的富士山也可饱览,但现在是深夜,只能望见远山深色的轮廓。

 

“这座城市中看不到星星呢……”

 

咦,这么说,骸是想要带他来看星星的吗?还挺浪漫的嘛。诶,不对,这是打哪学来的泡妞招数?

 

不过,骸也喜欢看星星啊。

 

沢田纲吉一阵心酸,他上辈子到底都在做些什么?说喜欢,却完全不了解对方,果然他一直都是一厢情愿的在做事,完全都没注意到真正重要的、需要去了解的人就在面前。

 

“这么高也完全看不到星星,本来还以为站在高处可以触摸到天上的星星。”耳边继续传来六道骸有点失落的声音。

 

噗,想不到骸你也会有这么天真的想法。

 

安慰的话语脱口而出:“东京这样的大都会灯火太过辉煌,夜空当然看不到星星,以后有机会我们再一起、”突然一顿,沢田纲吉发现原来他一直都在自欺欺人,他一点也不想跟这个人分开。心里涌起强烈冲动,抬起双臂抱住六道骸,身体依偎到他怀里,他们之间的身高差刚好够沢田纲吉将头靠在对方肩头。当做完动作后浑身又是一僵,后悔不该如此冲动。

 

啊啊啊,他现在又羞又窘该怎么办才好,骸会有什么反应他也完全不敢去看。

 

六道骸沉默地任由深见未来抱着自己,她的身体柔软馥郁着一股温暖甜香,这种气味与他的生活格格不入,甚至背道而驰。但他却没有推开她,反而极尽轻柔地将双臂环上对方纤细的腰肢,将她抱得更紧。

 

从小就被母亲抛弃,作为实验工具长大,一直流离失所,他已经在黑暗中太久太久,世情如凛凛寒风吹走他身上的全部温度。就算偶有一点温情却又很快失去,得到而又失去,比从不曾感受过更加残酷,是以一直以来他都用不羁的笑意武装自己,然而——

 

很累很累,从心底为那些六世残留的仇恨感到疲惫。

 

很冷很冷,没有归处、无处着落的透骨刺寒。

 

可是当他抱住这个人,心就轻松下来,好像肩头千斤重担都被卸下,似乎只要收拢双臂,就能将世上所有温暖拥在怀里。

 

“好暖。”他垂下头,脸颊贴在沢田纲吉头顶处轻蹭,柔软的发丝似乎就是其人性格的写照,这个人只是看着就让人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

 

作者菌的话:最近太忙了,每天只能写500字的我好不容易写完半章,先放上来吧ORZ……

 

抱歉纲吉君好少女,话也很少

 

 

 

“跟我走吧。”许久的沉默之后,六道骸突然这样说。其实他很清楚这句话并不是深思熟虑,仅仅只是脱口而出的一次试探,或者说,无望的挣扎。

 

那个瘦小的孩子先是抬起头,通透不含一丝杂质的蜜褐色眼眸中泛起点点涟漪,又慢慢平复下去,然后,坚定的摇摇头。

 

果然,她这样的富家女怎么可能放弃优渥的生活,和他一同浪迹天涯。他这一世注定颠沛流离,时常有锒铛入狱的危险,怎能忍心强行带她走,一起亡命天涯?

 

六道骸眼神微黯,揉了揉小女孩柔软的头发,笑了笑,很落寞的样子。“你不跟我走是讨厌我吗?”

 

沢田纲吉心里一急,拉住他的袖子,结结巴巴的说:“没、没这回事!就算不跟你走,我总是…总是想和你在一起……”他说不下去了,这种话实在太过让人害羞。若他是真正的女孩子或许会放下一切跟他走,但他不是,也不能。他有太多难以放弃的东西,根本做不到放弃一切只为爱而活。

 

“哦呀哦呀,真是热情的告白。那么,你的告白我就愉快的收下了。”

 

“啊?”沢田纲吉小脸爆红,白皙的肌肤漾起粉色晕光,澄澈莹润的蜜褐色眼睛显出一种迷人的朦胧。

 

六道骸放开沢田纲吉退后一步,靠在铁架上,微微侧开脸去,两鬓的刘海遮挡住脸上的绯色,眼神四下乱飘就是不敢看向对方。

 

怎么办?太可爱了,这孩子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可爱吗?他快要克制不住,又怕吓到对方,真是万分辛苦。

 

原本渐凉的心,仿似泡到了温水中,夙世以来还是第一次感到这么窝心的暖。

 

“骸……君,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超负荷了呢?伤口没问题吗?”见六道骸神色有些异常,沢田纲吉不禁担心起他的身体,顾不上害羞,靠过来就要检查对方的身体。

 

“クフフ,未来,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双手捧起那张小脸,那双让人迷恋的眼眸中的纯粹的关切勾起六道骸内心深处的黑暗思绪。

 

「如果,如果让她沾上自己的颜色……

 

如果,如果她成为自己的……」

 

耳畔呢喃般的低语,额头上湿热的触感,一切就像是在那些最美最隐秘的梦里,酸甜的滋味漫涨胸臆。沢田纲吉一时如坠梦中,分不清虚幻与现实。

 

周遭环境在一瞬间变幻,夏夜溪岸边,清风蛙鸣,漫天萤火,流光飞舞。

 

不得不说,身为杰出幻术师的六道骸真心要哄谁简直不要太容易。即便不是真的女孩子,此时时刻,浪漫温馨的氛围下沢田纲吉难道还会不解风情的乱吐槽?

 

好吧,沢田纲吉确实很想吐槽,刚刚感动害臊的心态被六道骸耍帅的行为刺激到很想翻白眼吐槽个够!

 

※※※

 

“今天就到此为止,未来酱,女孩子不应该晚睡哟~”六道骸突然低声啧了一声,牵起沢田纲吉的手,青色雾气再次弥漫开来。

 

“骸——君?”

 

“未来酱,arrivederla。”淡如轻羽的吻再次落在沢田纲吉的额间,这次六道骸并没有将深见未来直接带回家,而是在涉谷附近就停下脚步。

 

柿本千种传来讯息,有超过两位的复仇者在涉谷露出踪迹,这说明这群怪物大约已经差不多能圈定他的位置,只是像是有所顾忌,暂时没有动手,但他肯定不能如前段时间那么轻松,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六道骸的脸色让沢田纲吉意识到了什么,他涩然一笑。

 

「啊,还真是一场短梦。

 

该醒了。」

 

点点头,沢田纲吉转身就走。

 

目送深见未来远去的身影,六道骸发现她一次都没回头。

 

「真是个过分的人啊。」

 

原来他六道骸也会遇到这样的人,但是,一时分别并不意味着永不再见。

 

六道骸却不知道,沢田纲吉已将这次的分离当作诀别,一生仅有一次的相遇到此为止,此后他便会把这份感情死死锁入心底,再也不会有放出来透气的一天了吧。

 

以后的人生该如何过下去,此刻满脑子只剩下一片空茫,且让他今天放弃思考任汹涌的感情将他淹没,一切留待明日再说。

 

他仰头望向天空,心想今夜月色真是朦胧,不然为什么眼睛所见皆是一片模糊?

 

※※※

 

沢田家光瞪着日本分部刚刚传来的最新情报,气不打一处来,虽然彭格列在东方势力薄弱,但自家儿子可是第一级别的重要人士,关于他的情报竟也会延迟送达?这份情报看起来并不是很重要,但拖延了几天说明了什么?纲吉的事目前尚属机密,保密级别不够的家族成员根本不会知道他的存在,这一次是谁出的手?

 

十代目最有力竞争者安里科?

 

第二候选人马西莫哪个胖子?

 

还是九代目的得意门生费迪里格?

    

亦或是八代首领的旁系卡萨帕?

 

这些家伙意识到流淌着初代之血的自家儿子的威胁?

 

亦或仅仅只是情报部门的拖延症?

 

苦思半天不得其解,沢田家光的思绪又飘到别处。纲吉身边突然出现的少年究竟是谁?居然能够多次撇开专门保护纲吉的家族成员,那些成员也不是普通家族成员,而是门外顾问辖下的A级特战人员,对于隐匿侦查十分精通,身手也相当厉害。

 

又翻了翻堆叠在一起的情报,沢田家光眉头深皱,这个少年的来历他大概也能猜测出。

    

——那个逃犯、屠戮掉自己家族的六道骸,道上传得沸沸扬扬的幻术师,很稀有的人才。很厉害,也异常危险。

 

纲吉怎么会与这种人有所交集?

 

太危险了。

 

还是回去看看吧,正好也好久没见奈奈,不知道她最近好不好?

 

※※※

 

第二天,沢田奈奈回到家,旅行之后整个人容光焕发,她已经接到阿娜答的电话,近期就会回家,这令她雀跃无比。

 

夸赞了一番自家孩子懂事许多,家务做的不错,家里没有变得乱七八糟,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多想念家光的话题,完全没注意到沢田纲吉低落的情绪。

 

窝在阳台边的藤椅上,透过大片的落地窗投射午后的阳光,茶色的藤椅泛起温润的光泽。沢田纲吉一边听着妈妈的絮叨,一边托着腮看向窗外,这样明媚的阳光可以生出恍如隔世之感。

 

他突然笑了,笑容干净纯粹,于他,可不就是隔世,而非错觉,既然已经过去,那就放下吧。

 

从昨至今的恍惚,在这样一个夏日的午后,心情忽然就放松下来。

    

※※※

 

 

作者菌的话:骸骸你真是个渣,半夜就让人家‘女孩子’未来一个人回家!就不怕他遇到危险吗?难怪未来岳父很不满意你哦!纲吉君也打算放下这段感情勒~


评论 ( 6 )
热度 ( 27 )

© 云岸←这是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