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一卷 东京爱情故事 第二节 秋叶原

稍微修改了一下,其实也没改多少...

主要是将一些细节上的BUG剔除

 

当晚霞染红天边的时候,沢田纲吉心满意足地提着大袋小袋的战利品

    

——各种游戏、周边以及漫画书走到街边,准备乘地铁回家。

 

啊啊,梦寐以求的游戏都买到手了!

 

基本上也算是半个宅男的沢田纲吉一脸感动,不愧是“御宅族”心目中的圣地秋叶原啊。

 

说来惭愧,身为日本国民上辈子数次路过东京,秋叶原却是从未踏足。今生成为东京人士,作为一个游戏爱好者以及兼职漫迷怎样都不能不去秋叶原一游,这不,一放暑假就带着零花钱来采购。

 

说起来深见未来留给他的零花钱可真是相当大一笔财富,看到账户中的数字时刚开始他还不信,自己记忆中可从没有过这么多零用钱。好在这一次银行密码就记在日记中,不用费心猜测,否则只能眼馋心酸咬小手绢哭泣啦。

 

沢田纲吉看了看表,想了想:天都要黑了,这里路不太熟,还是赶紧回家。

 

十几分钟后,沢田纲吉欲哭无泪的发现自己迷路了,正在四处张望路标寻找正确道路,忽然感觉不对,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身后呼啦啦跑来一群人一拥而上,将他裹挟着带进一条人烟稀少的暗巷。

 

沢田纲吉谨慎地退后一步,背部立时撞上一堵冰冷的墙壁。

 

眼前围着一群约有十五六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戴着鼻环唇环耳环,笑起来十分狞恶,穿着花色艳丽的街头流行服饰,一点都看不出实际年龄的不良“少年”?

 

“哦哦,她长得很可爱耶!”

 

一人附和:“是啊,真是个萌妹纸。”

 

“好可爱的萝莉。”

 

“比最近很有名的那个爱菜还要卡哇伊的哟~”周围的不良少年们似乎都发现到沢田纲吉可爱的外表而围得更紧。

 

“哦哦。确实如此。”为首一个板寸头,留着胡须的青年舔舔嘴唇,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今天运气不错。你好像有空,不如跟哥哥们去吃饭?我请客。”这伙流氓混混正是活跃在秋叶原附近的一个犯罪团伙,专门打劫单身人士。

 

沢田纲吉皱起了眉。小时候也被不良少年欺负过,但还没严重到被流氓围堵的程度。在并盛町有着逆天的风纪委员会的存在,混混们的日子很不好过,谁会没事吃饱了撑着群聚犯事,被鬼之委员长发现可不是一顿好打能了结的。

 

今生除了被小学女生威胁了一下,也没遇到可怕的事,眼前这些家伙看起来可不像是一般的小混混,行动很有组织性,反倒更像是有点势力的流氓团伙。难道是哪家暴力社团的外围组织?

 

想到这里,他有点不知如何应对。黑道帮会的外围组织算不上里世界的人,都是些游走在光影之间的边缘人士,一般而言,实力不强,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

 

从前每一场战斗的对手都是非人的强大存在,对普通人该用什么程度的力道他还真不知道。何况,以如今身体的状态还不能自由的使用火焰,没有经过系统训练的身体冒然进入超死气模式很是危险,而且使用之后肌肉会酸痛好几周,这点在前生他可吃过不少苦头,完全不想重温那些泪流满面躺在床上挺尸的惨状。上次只用了不到1秒的火焰就消耗掉大量体力,倒在地上不能动弹,虽然最近的锻炼使体力似乎提高一些,超死气模式到底可以撑几分钟还不清楚。

 

他也不是想要使用死气之火对付这群流氓,这完全都是习惯作祟啊喂!多年的战斗磨练下点燃火焰战斗已经成为跟吃饭喝水一样的习惯,没有死气炎的话他还真有点别扭。

 

虽说如此,多年格斗训练的底子到底还在,让他有些底气,不至于如同少年时代一样动不动就被吓得瑟瑟发抖,一副随时要厥过去的样子。

 

神游中的沢田纲吉在别人眼中却是睁着那双晶莹润泽饱含湿气的大眼睛,一副吓呆了的可怜小模样。

 

“好了,把你的钱都给我交出来吧,哥哥们不会欺负你的。”板寸头一手抵上沢田纲吉的肩,还暧昧的摩挲几下,细腻绵软的感觉让他心神一荡。几乎是立刻,他改变了主意,暗想难怪自家妹夫说起樱井组的当家人松山圭介最喜欢年少的女孩子,年纪小的女孩确实身娇体软。本来只是想找一个肥羊打劫,现在看这小女孩姣好的容貌,纤细的腰肢,心里却痒痒起来。这种萌系的俏萝莉可比外边那种搔首弄姿的“秋叶原系”们要天然的多,气质又柔柔弱弱,实在能勾起人心底的施虐欲。

 

一会要先爽上一把再说,流氓头目打定主意。

 

超直觉敏锐地感知到不好的气息,回过神的沢田纲吉脸色一沉,他脾气再好,遇到这种变态恋童癖的性骚扰也会发怒的好吗!正要动手,突然一股奇异的骚动自心头浮起,身体不由自主战栗,这种熟悉而又陌生的寒意是——

 

“让开。”冷漠而清透的男音自身后的墙头上冷冷传来。

 

沢田纲吉猛然回头,黑暗的墙头上,猛然显出一个纤瘦高挑的身影。

    

在半明半暗的灯光下,一头短发泛出森冷的靛蓝光晕,俊俏的脸庞上,一双红蓝异色的眼眸格外引人注目。右眼红得犹如熊熊燃烧的业火,左眼蓝得宛如幽暗冰冷的深海。本该水火不容的色泽,却奇异的融于一身,给他更增几分诡秘气息。

    

他就坐在那里,整个人却也如同趁夜而来的鬼魅,让人抓不住实感,虚幻缥缈得分不清真与幻的界限。

 

是他!

 

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心脏“扑腾扑腾”乱跳,全都在呼唤一个名字。

 

骸!

 

骸!

 

啊啊,沢田纲吉扶额苦笑,居然是他。

 

六道骸。

 

他前世的雾守、心上人,同时也是他心中一道不可触摸的伤口。

 

从他重新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就预想过他们今生相遇的可能性,也曾怀着想见他又怕见他这样矛盾的心思暗暗期待有这么一天的到来。

 

他只是没想到,真的会有这一天,还那么早。

    

整整提前了三年。

 

沢田纲吉并不很清楚六道骸前半生的详细经历,那个人很少提及自己少年时代的生活,但从自己偶尔与库洛姆的谈话中可以分析出他那时的辛苦。

 

记忆中他们的初遇是在14岁,按说目前这个时间段六道骸应该还在意大利活动,或者说,还在被黑手党家族和警察追捕吧?应该在三年后才抵达日本的六道骸意外的出现在东京,这个世界果然是平行世界啊!

 

转着莫名的想法,沢田纲吉痴痴凝望不远处蓝发少年的侧颜,眸光温软如水,胸中同时翻涌起欢喜与怅惘,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缠绕在一处,搅得百味丛生。

 

还是少年的六道骸远没有成年后的妖冶风情,却另有一种属于年少的他特有的清俊傲然,谁也看不出这个外表俊美帅气的少年其实是个强大的幻术师,拥有普通人望尘莫及的特殊能力。

 

流氓头目上下打量他几眼,觉得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奇怪家伙看起来也不是很厉害的样子却如此嚣张,不知有什么凭借?还是说有着什么背景?若在平时早就出手教训教训这个小白脸了,但他现在满脑子就想跟小萝莉亲热,也不想多生事,捉住沢田纲吉的手腕就向外拖去,边走边说:“臭小子,今天老子心情好,就放你一马,满怀感激之心吧!”一众不良拥簇着自家头目向着另一边的根据地行进。

 

“クフフフ……”我的心情却很不好呢!六道骸冷笑,从头墙头跳下,手中幻化出三叉戟,在地上重重一顿,火柱冲天而起,耀目红光中,莲花茎蔓随之飞舞。

 

这些普通人在六道骸这样强横的术士的面前就是炮灰,几秒钟内十几个人纷纷惨叫倒地不起。沢田纲吉眼睛一扫心神略松,知道这些人只是中了幻觉昏迷,六道骸并没有痛下杀手。

    

也是,这种情况下胡乱杀人只会引起日本警察的追捕,对他的行动会造成很多不利影响吧?而且,从很久以前就知道六道骸对普通人没有仇恨,也不会随意出手伤害,他痛恨的一直也只有黑手党而已。

 

六道骸看也不看结果,径直朝着沢田纲吉所在的方向走来。

 

沢田纲吉慢慢垂下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他黯然的眼睛。六道骸苦难的半生就是黑手党造成的,他比谁都清楚,回想过无数次,如果可以改变这一切……

    

但他发现,此时站在六道骸的面前,他连开口都做不到,只余满心苦涩。

 

冷风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自身边擦肩而过,「他受伤了!」

 

沢田纲吉猛然抬头,追寻六道骸的身影。昏暗的光线下,那一抹黑色的身影似乎就要融入黑暗……

 

“「——」”张了张口,喉咙却干涩到不知如何发音,无法呼唤出他的名字,那个曾经在心头百转千回无数次的名字。

 

※※※

 

作者菌的话:

 

终于到相遇的时候了,必须开始撒狗血。

 

 

 

六道骸猛然顿住脚,神情凝重的望着前方,三叉戟倏然往前一指。

 

“出来。”

 

“不愧是A级重刑犯六道骸,这么快就发现了。”不含一丝感情的淡漠声音传来,接着一个身材高大戴着黑色高礼帽、脸缠绷带的黑衣怪客缓缓走了出来。

 

“哼,就凭你?也太小看我了。”

 

“现在的你可没资格这么说。”随着一阵锁链的轻响,锐利尖啸中几道锁链挟着劲风迅疾袭向六道骸。

 

六道骸飞速后撤,却突然瞥见一个瘦小的身影,正是刚才被流氓头目抓着的小女孩。

 

“快走开。”不知道为什么六道骸提醒那个似乎吓呆了的女孩。

 

只一眼他就记住了那双潮湿润泽、仿似小鹿般无辜的蜜褐色大眼睛,其中蕴含的柔光让他都忍不住心软几分。所以刚才的幻术攻击他特意绕开对方,否则这样的小女孩早该昏迷不醒了。

 

这种难得一见的好心,居然出现在他这种人身上,还是在他身受重伤的此时。

 

现下他看来状态不错,其实刚从深度昏迷中醒来不久。在黑手党家族和警察的连日追捕下,使得身体已经严重疲倦,体力持续衰退,好几次都被逼到差点走投无路。

 

与千种、犬他们一道,利用幻术混上飞往日本东京的飞机,以为能够顺利甩脱追捕者,在这个黑手党势力虚弱的东方国度暂避风头。谁知道复仇者监狱的那群怪物居然也加入其中,还追得这么紧,一离开成田机场,三人便分头跑路。这都能被追上,是他太衰,还是从一开始对方的目标就只锁定他一人?

 

异色眼眸的少年俊俏的脸上笼上一层杀气,竟透出几分狰狞的意味,冰冷地瞪着复仇者。

 

“可恶的黑手党。”他诅咒着,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拼尽全力也不是实力强盛、就算是他全盛时期也未必打得过的复仇者的对手,但他绝不会向黑手党低头。

 

※※※

 

“轰!”世界在一瞬间变幻。天空逐渐泛上血红,道道火柱冲天而起,大地皲裂,岩浆蔓延而出,无数藤蔓钻出地面,攀爬上复仇者的身躯。

 

复仇者手中锁链轻轻一晃,缠在他身边的藤蔓便纷纷断裂崩毁。

 

“这点程度的幻术对我可没用,六道骸,拿出你真实的实力来吧。”

 

“クフフフ……”舞动三叉戟,天空的颜色变得更加诡异,似乎能滴出血的腥红,周围一切全都消失无踪。几乎是一瞬间,在场诸人都被拖入六道骸构建的幻境之中,这一次他再没有保留实力,也顾不上避开那些普通人施术,要是有什么好歹只能算他们倒霉了。

 

大地在旋转,天空在旋转,周遭一切都在旋转,整个空间在巨大的轰鸣声中缓慢旋转搅拌,随着旋转幅度的加快,撕扯开一道道黑色的空间裂痕。那些裂痕之中出现了各种不同的残景,仿佛与一个个不同世界接轨,有满天飞舞的樱花林,有血污满地的修罗场,有宛如末世的荒凉大地……这些世界随着空间裂痕的越撕越大,与本空间也越来越接近。

 

强烈的噪音和混乱的画面强行塞入脑里,让人眼花缭乱、头晕目眩,大脑几乎就要随着这些幻觉的污染而瘫痪。

 

沢田纲吉直挺挺的站立,面色苍白,超直觉使他的感知比平常人敏锐太多,遇到幻觉污染受到的伤害也更大,前世针对这方面的弱点做过特训,现在没有经受过里包恩斯巴达训练的他就是一个普通人都不如的弱鸡。他的自我训练对于目前状况毫无帮助,顶多增加一点耐受性。

 

天旋地转,好几次差点昏过去,眼下还能在似乎一切都是一百八十度倾斜的旋转世界中站稳,已经是意志坚定了。单以意志而言,他绝对不输给任何人,目前他也只有这点值得夸耀。

 

「你们这些家伙居然在东京这样的大都会中心开打,完全不顾及里世界的戒律了么?尤其是复仇者,你们不是标榜着是里世界的执法者吗?闹这么大动静,真当日本警察是死的?真当雅库扎现在被东绿盟压制得不能动弹,没办法抽出手来报复黑手党?随意挑衅东方世界,这是闹那样?!」

 

眼前的战斗,以沢田纲吉目前基本等于没有的战力完全插不上手,只能眼看着一朵朵莲花被锁链绞碎、幻境支离破碎,浓烈的血腥气息弥漫。

 

不懂六道骸为什么要跟复仇者死磕,明明记忆中的那个人对于战斗一向都是以达到目的为优先,胜负根本不在乎。这种明知必输的战斗,他早该逃走了才对。

 

一种诡异的感觉萦绕于心,揭示着事情的真相。

 

超直感引领着沢田纲吉慢慢撤离幻术构建的世界,向着远方的巷子奔去。

 

※※※

 

一处阴暗僻静的角落,蹲在一边戳了戳一动不动躺在地上的六道骸,沢田纲吉暗暗叹息。果然是用有形幻觉迷惑复仇者,而本尊逃走吗?可惜的是体力耗尽,才几百米远就昏迷不醒。如果自己不来,他这次行动显然是功亏一篑。

 

「骸啊,我该拿你怎么办?」

 

明明这辈子就没打算跟你有所交集,甚至都不敢回忆过往,不愿想起你,爱你一辈子已经够了啊!

 

刚想给六道骸检查伤情,远处似有黑影晃动,心头一紧,像是复仇者发现情况不对,追了上来的样子。

 

若是不救六道骸,他大概又要遭受牢狱之灾,然后又陷入越狱、被追捕、入狱越狱的怪圈了吧……

 

一想到那个被关在没有声音没有光的水牢中多年的人,沢田纲吉就心痛得无法呼吸。

 

「唉,自己果然没办法放着他不管。」

 

对比了一下两人之间身材的差异,且不说背着六道骸走被追上的可能性是百分百,以他目前的力气能不能背得动都是个疑问。

 

金橙色的火焰在沢田纲吉额头燃起,吃力的扛起六道骸,一手喷射出火焰,离弦之箭般飞了出去。

 

※※※

 

“咦?……这种色泽、纯度,似乎是大空之炎,有这种实力的只有彭格列家族了,是与彭格列有关吗?”复仇者盯着远方天宇中闪烁的那朵澄澈火焰呢喃着。

 

即便是复仇者,对于黑手党中的无冕之王也是给予相当尊重的,时时关注算不上,可多少也了解到年事已高的彭格列九代目最近有让位的打算。那么,这个拥有在黑手党中也算是高阶战力的大空之炎的人,会不会就是下一任彭格列首领的候选之一?

 

沢田纲吉不知道他一时不慎,暴露出的火焰令复仇者关注起彭格列家族即将进行的下一任继任者的筛选,而复仇者的动向也让彭格列情报部门注意到这个叫做深见未来的“少女”。

 

当门外顾问沢田家光看到这份情报的时候,心情异常复杂。本意上他不愿意儿子同他自己一样涉足黑道,可他的儿子极具潜力,很小的时候便已觉醒火焰,不得已之下请九代首领封印。想不到没几年儿子居然自行突破封印,在没有任何人引导下凭着天赋本能就已学会飞行,这种资质简直逆天了好吗?真是让做爹的伤脑筋啊,看来得给他好好策划一下未来蓝图。

 

“真会给我添麻烦啊,臭小子。”嘴角翘起的弧度却说明他的口不对心。

 

※※※

 

同样是一条黑暗的小巷中,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数十个不良少年打扮的人,唯一站立的人是一个黑发凤眼手持双拐的少年。

 

他突然抬起头望向天空,金橙色的火光中一个少女的影子一闪而过。

 

“妖精?”

 

※※※

 

【很久以前】

 

“家光,那孩子的事你是认真的吗?”九代首领就沢田纲吉性别一事表示疑惑。

 

沢田家光:“我希望他一生平安顺遂,就算普普通通又如何,总比刀口舔血、朝不保夕来得好。”

 

九代首领苦笑。“在你眼中,彭格列就如此不堪?”

 

“倒也不是。这只是我身为人父对子女的期望罢了。”

 

“你儿子身上所流淌的血液是彭格列之血,其中潜藏的力量不会让他一生平凡。”

 

沢田家光突然叹口气,无奈摊手:“我明白,不过彭格列的继承人那么多,也未必轮到我家纲吉。”

 

九代首领呵呵一笑,不再多言。毕竟是二把手的私事,他也不好多口,引起反感就太糟糕了。何况他深信,将来家光定会改变主意。

 

※※※

 

作者菌的话:文笔太差,激动人心的相逢没有了ORZ


评论 ( 1 )
热度 ( 34 )

© 云岸←这是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