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岸

本命骸纲
新欢伞修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更新随缘

【骸纲】塔

1.


世界边际,与元素虚海接壤的大黑山上伫立着一座白塔。高不知几许,岁不知几何,不知由谁建造,反正在这人迹绝迹的地方也无人关心。

 

这里永远处于夜的统治,纷纷扬扬的雪,虚海上时而刮起的风是永恒的基调。


岁月悠悠而过,外界沧海桑田,而高崖上的白塔静谧依旧,只除了在人类的记载里大黑山变更为大雪山。


某一天开始,白塔顶端出现灯火,照亮一方,从此再未熄灭。


而白塔里也多了一位守塔人。

 

 

2.

 

寒风卷起团团雪花,黑暗的世界里一人冒雪而行,那是一个背着一把红色长弓的年轻人,走在齐膝深的雪地里依然轻巧得如同加持了落羽术的精灵。

 

每走一段路,他就会目测一下距离目的地的路程,昏暗的环境似乎对他毫无影响,然而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过去都不见有丝毫缩短的迹象。实在是这片雪原太大太空旷,又没有什么参照物,若不是曾经来过,这个年轻人可能会觉得自己一直都不曾离开过起点。

 

越走风雪越大,当年轻人踏上大黑山范围时,来自元素虚海上的狂风裹挟着满含源力的冰雪呼啸而过,能见度低到他连两步之外都有些看不太清。雪沫糊到眼睛上遮蔽住视线,他伸手擦了擦却始终只能看见白茫茫模糊的一片。

 

理了理被凛冽寒风吹得乱七八糟的银灰色头发,他默默拉高了衣领把脸遮得更紧实一些,继续着似乎永无尽头的行程。

 

 

3.

 

不知过去多久,更加狂暴的冰雪兜头砸来,年轻人闭上眼,下意识踏前几步,风雪骤停,睁眼就看见一片裸露大块黑岩的高山。

 

以及,高崖上一座古老庄严的白色高塔。

 

穿过寂静的山麓,走过崎岖的山路,年轻人一刻不停歇地走着,终于在晓星沉落之前赶到白塔大门之前。

 

屹立在眼前的巨大石门上层层叠叠地悬浮着难以计数的古代文字构建的法阵,任何一个传奇以下的凡物看上一眼就会因信息量过巨而昏倒,但这些对于那年轻人来说毫无作用。

 

他轻轻推开了石门,如同翻开一页纸一样轻松。塔内光线昏暗,只有墙边石桌上一盏灯带来丝丝光亮。年轻人来这里已经很多次,而此间的一应摆设与记忆中一样没有改变分毫,一眼扫过去,一层空间一览无余,并没有他所要见的人。

 

这时,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从楼梯处传来,年轻人转过头去,就见一个穿着宽松法袍的褐发青年拎着一盏油灯走了过来。

 

“你来了。”褐发青年放下油灯,招呼着年轻人坐下。

 

“是。”年轻人却道了谢才肯落座。

 

“辛苦你了。”

 

“我的荣幸。”

 

褐发青年细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拿起暖炉上的水壶倒了杯水递给年轻人,“很冷吧,来一杯。”

 

“谢谢你。”

 

“喝完就回去吧,Gokudera。”

 

愤然放下水杯,银灰发色的年轻人Gokudera Hayato站起身,大声问道:“您还要在这里等多久?”

 

褐发青年的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甚至声调都是惯性的淡然:“直到他回来。”

 

Gokudera看着他,心脏一阵阵抽痛,那场残酷的神战的后遗症到了千百年后的今天仍旧存在,其中症状最严重的一个,就是眼前的Sawada  Tsunayoshi,现在的他和当年的他根本已经判若两人。

 

“他不会,”Gokudera拔高了嗓门,很难想象一直崇拜着Sawada  Tsunayoshi的他会对敬爱的神王陛下吼起来:“Rokudou  mukuro回不来了,邪神、邪神就该待在地狱里——”

 

 “闭嘴。”

 

褐色眼眸中燃烧着落日熔金般的火,Gokudera Hayato的怒火一下就消失了,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石椅上,知道自己的劝说又一次失败,接下来也不必再浪费口舌了。

 

Tsunayoshi的态度是如此坚定,或许只能等到他的执念消除才回神庭,但更多的可能却是截然相反。

 

该死的Rokudou  mukuro,该死的邪神!

 

可更该死的,是——

 

无可抵抗的、

 

命运!

 

 

“Rokudou  mukuro回来了又怎样,他已经是邪神了,您不能——”

 

“你走吧。”

 

知道陛下不想听到那些话,可是Gokudera又能怎么办,虽然Rokudou  mukuro的牺牲很大,然而改变不了世人已经忘却他的存在他的一切,他所做的贡献都已经被埋葬在时间洪流中。

 

现今,剩下的只有——

 

七十二魔神之一的Rokudou  mukuro。

 

那是和他们截然相反的神祇,互相接近的结果只可能一方被污染一方被消融。

 

“Mukuro会回来的。”

 

Gokudera停下脚步,他听到敬爱的陛下异常坚定的清冷声音。

 

“我会等他。”

 

 

4.

 

“我只是想看到他……”

 

宛如叹息的话语刚出口就被风吹散。

 

站在白塔之巅,遥望远方,雪原上一个小小的黑点慢慢远去。

 

思绪飘回千百年前那场神战,天地倾覆,物质界的天空笼罩着无法散去的阴云和雷暴,大地龟裂,到处都是深不见底的裂缝,凡物在鬼魂和魔物的追索下恐惧地哭泣,跨界而来的邪神的笑声充斥世界。

 

Tsunayoshi和同伴们站在神庭中,对于即将开启的最后一战心怀忧虑,他虽是神王,却是新神,对那些年龄以百万计的旧日邪神们实在心有顾忌。然而,避无可避。

 

Mukuro却悄悄握了他的手,对他说别担心我在呢,我会保护你的。那时,他是怎么回答的?好像是好啊那就拜托了。

 

后来,Mukuro真的为了保护他和一个邪神一同落入星界。

 

 

Tsunayoshi的目光转向元素虚海,深黑的天幕下散发幽蓝光晕的海面,宛如一条通往无尽深渊的道路,他知道在某些时候那就是一条与星界接壤的通道,而他正是在此等候那个时间的到来。

 

从没有比现在更庆幸获得了不朽,有无尽的时间可以挥霍,即便放弃了责任,他也会等待下去。

 

他对那个家伙有信心,就算成为新的邪神,就算重临物质界需要穿过无尽深渊和九重地狱,他也会回来。

 

因为他是Rokudou  mukuro。

 

是Tsunayoshi的爱人。

 

 

5.

 

“我会回来,请再稍等一会吧。”

 

“我等你,不管多久。白塔的不灭星火会为你指引回家的路。”

 

 

 

 

 

Fin.


评论(21)
热度(27)
©云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