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岸

本命骸纲
新欢伞修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更新随缘

【伞修】白孔雀之异界召唤(下)01

我流玄幻

设定都是瞎掰

☞ooc

伞修only

 

啊哈哈哈,下又结束不了了……

 

8.

 

新手任务难度低,速度提不上去的原因仅是因为新区人满为患,这一点再强的高手也是束手无策,叶修任务做的是昏昏欲睡,便拉开半边耳机和老叶闲聊起来。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沐橙?”

叶修知道苏沐秋可以听到,他们只是无法直接交流,现在有现成的传声筒,这个障碍也消失了。

老叶挑挑眉,他是无所谓,不过叶修的态度总让他有点不爽,至于为啥不爽可以认为是旷了多年的闺怨作祟。

鉴于苏沐秋已经陷入痴呆模式,老叶自作主张地代答:“等你跟她联系时再说。”苏大大某些时候就是有点优柔,总得推他一把才行。

“行吧,那得等几天。”

“喂苏大大,你还能不能好了。”老叶戳了戳旁边的鬼魂,“听到妹妹就这样紧张,见面时不得疯掉?”

“那是我妹啊!”现在倒好,老叶答得爽快他可就惨了,很快就得直面唯一的亲人,天知道他真心不想那么快面对。

“我说,之前那么多年跟着他俩的时候你不会也这样吧?”

苏沐秋没回答,狠狠在老叶头上锤了一记,飘到一边去发呆。

老叶不以为意,苏沐秋这点攻击力对他而言简直挠痒痒完全不破防,注意力很快全转到游戏里去了。还别说,荣耀真蛮有意思的。作为一名异界来客,只摸过魂器制作大师苏沐秋复原的地精机械主脑,玩过上面几个小游戏就弄坏机器,从此被禁止踏入实验室的悲剧人士,网游的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在学会基本操作后,蹦跶着到处窜来窜去接任务打打怪,任何事物都透着一股新鲜劲儿。

“有什么不懂可以问我。”叶修说。

“不用,有新手教程。”老叶头都没抬,“而且沐秋也会教我。”

“这么多年来荣耀更新了很多新的内容,也修改过不少地方,他知道的不一定都正确。”

“哟,你可别太小看苏大大,他可是背后灵整天跟着你,你觉得他不会去钻研荣耀的变更?”

“有些内容不进行实操感受不深,沐秋那是纸上谈兵。”

“你说的苏大大都能听到,当心他找你算账。”

“来呀,我还怕了手下败将不成?”

老叶忽然笑了一声,说:“激将法可没用,苏大大郁闷着呢。”

叶修侧头看向老叶,这人像是没留意自己说了什么,目不转睛盯着屏幕,手上操作不停。虽然只是一指禅,那手速却快的惊人,指尖在键盘上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连残影都快到要看不见,偏偏他并非无效操作,每一步都精准无比,呈现在游戏里却是如同表演一样炫目好看。

不愧是自己,手速惊人,不过这种炫技方式……叶修嘴角抽抽,是苏沐秋教的吧! “你可以试试多指操作,一指禅效率太低。”

“我可是新手上路啊,以前都没玩过。”

别要求太高。

这样说着,老叶试着用其他手指按键,一开始还有些笨拙,不过很快就熟悉了,操作的速度立马提升。

叶修又提醒他不要随便飚手速,对手的保养很不利。不过老叶并不在意,说到底他的工作对手的精细要求度不高,见此叶修便问起别的事。“你那边没有电脑游戏?”

“电脑倒是有,哦我那儿叫魔脑,没普及。主要是能源限制。”

“哦?”

“作为驱动能源的魔石矿都紧着军方先用,源力转化只能靠战魂,强行催动会造成魂师或战魂使的战力损失,非必要不会替代使用。一般只有大势力大组织才会有魔脑。”可想而知,网络游戏不太可能发展的起来。

“听起来,你那边并不和平。”

“……还好,也就那样吧。”老叶表情淡然,“习惯了。”

叶修沉默一会,又问:“你过来了沐橙怎么办?”

老叶的回答特别骄傲:“放心,那丫头现在可是一级战魂使,厉害着呢。”

这种夸女儿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但你要在这儿待很久,没问题?”

“没事儿,两边时间流速不同,等我回去没准就过了一小会。”

叶修挑眉,这种超出常识的事情他听得似懂非懂,不过反正身边这个存在也很不科学,相比之下他还是对另一个自己的世界更加好奇。操作着君莫笑跟着一群玩家慢慢排队接任务,“说说你的事吧。”

“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一个带着小姨子的鳏夫的日常?”

小姨子?鳏夫?

叶修眼睛微微睁大。

“哦,不过倒有小目标和长期任务。”老叶像是想到了什么,轻轻一笑。

“小目标是完成召唤契约,长期任务就是收集材料复活我家那位。”

复活?

之前他不是说没办法做到吗?

叶修惊愕地望着老叶,手上动作都停止了,正打着怪的君莫笑直挺挺站那儿不动弹,血量迅速降低。

偶然转过头来看叶修任务进程的陈果惊讶问:“快死了,你还不打吗?”

叶修手一顿,继续操作人物,很快就把小怪清掉,眼角余光瞥见老叶目不斜视面对屏幕,脸上表情丝毫不变,不由有点郁闷,这家伙说了那么劲爆的话还这幅死样子,真欠抽。

等陈果再次沉迷她的荣耀,老叶才开口解释:“其实也不算是复活,真正的复生我做不到,那是神灵的特权,不过让沐秋回来应该没问题。”

只是灵魂的回归吗?

叶修心里有很多疑惑,还有点想探究这个自己和另一个苏沐秋的过往,但从只言片语中了解到的事实告诉他此刻似乎并不宜深究。

 

 

9. 

 

陈果其实不常熬夜,不过今天新区开放,就想跟着凑凑热闹,玩了会儿就困了,靠在椅背上打起瞌睡,半睡半醒间听到什么人在说:“……盖着……不暖和……我抱她上去……”

“能不能行?”

“我体力好着呢,放心。”

察觉有陌生气息靠近,陈果猛然惊醒,定了定神,在她身边站着一个人,正是今晚才招募的新网管之一。他俩距离非常近,近到都能看清他白里透红的肌肤上柔软的绒毛。

“你干嘛?”她凶巴巴地问。

向后退开一步,老叶莫名其妙,“这里睡着不舒服,等你起来身上会痛,我抱你回房睡啊,怎么了?”

“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啊?你叫醒我不就行了?”

喂喂喂,老板你那什么眼神?我对你不存在任何不轨心思,我可是有家室的男人!

“……好吧。”是他多事。老叶摸摸鼻子,回到自己座位。

这一闹,陈果也清醒了。她坐起身,盖在身上的衣服滑下,连忙抓住一看,原来是叶修的那件黑色羽绒服。

哟呵看不出这人还挺细心,就是这衣都有味儿了,不知道多久没换洗?说来这哥俩都挺热心的,陈果对刚才误会老叶有点小愧疚。

她正准备和这弟兄俩道个谢,却忽然呆住。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都对着电脑屏幕,眼里闪烁着相同的光,如星火,如烈焰,似能焚尽一切,在人心底燃烧。

陈果觉得自己陷入一种奇怪的境地,她的目光无法从那亮闪闪的眼睛上移开,耳边是熟悉的键盘混搭点击鼠标的声音,却和往日的嘈杂不同,极富韵律,如同一首节奏感十足的乐曲,还是双人演绎的二重奏。

好容易从仿佛有魔力的画面上移开视线,陈果又想捂脸,为什么明明是两个男的,手却生得辣么好看!这让她一个妹纸情何以堪?

怀着某种异样的心情,陈果盯着两双漂亮到让人嫉妒的手左看右看,恨不能自己也有一双美手。

 

老叶问:“刚爆了什么?”看叶修打完隐藏BOSS他就准备抱陈果上楼去睡,还没来得及关注出了些什么东西。

“自己看呗。”

老叶正是对游戏特别感兴趣的时候,凑过头去看对方屏幕,一堆材料和低级装备,还有隐藏BOSS材料和技能书。

“人品不错。”

“还好。”叶修捡完东西,提醒他:“时间差不多了,去睡吧,你有明早的班。”

“好。”老叶并没多话,抽卡下机。即便身体素质极好,但这漫长一天经过跨界、接触截然不同的异世文明以及一系列事件,他也真有点累了,心累。唉,明明是非常安逸和平的世界,给他的感觉却要比自己那边更辛苦。

难道是被规则压抑太狠了吗?

向陈果打了声招呼,老叶上楼睡觉去了。

这下陈果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叶修身上,发现这货居然在抽烟,香烟都结出一串长长的烟灰随时都能飘到键盘上,不由怒从心头起,咆哮嘴边生。

“禁止吸烟,没看见吗?”

“开玩笑的吧?网吧不让抽烟?”

陈果气得不行,但又拿这货没法,挥挥手把叶修赶去吸烟区,一时心情十分复杂。

到底她是为啥招来这种气死个人的家伙啊啊啊!

 

 

10.

 

回到小储物间,老叶衣服也没脱直接躺到床上,关掉灯后只有那扇小窗透进来一点路灯带来的昏黄光线,非常适合睡觉。

一眼扫过逼仄的房间,不见苏沐秋。

他叹了口气,那家伙果然还是跟在叶修身边。

但碰了面都没说上话,真够悲催的,而叶修呢,关于他自己的事半点没提,对故人也不曾多问几句,不知是没心没肺还是不想说。不过,叶修说他失业了,那便是表示他已经离开战队了?

想着被一股脑儿普及的那些信息,老叶有点头痛,很明显叶修的人生遇到重大转折点,他能帮上点什么?或者说,苏沐秋希望他做什么?

契约太笼统真的很麻烦啊!

不管了,先睡觉。

他闭上眼睛,调整呼吸频率,很快进入睡梦之中。

 

寒风凛冽的冬夜,叶修和苏沐秋狂奔几条街终于甩脱了打黑赛输了不忿的混混,在小巷里兴奋地击掌,为拿到手的奖金而开心。

傍晚时天空飘起了雨,叶修和苏家兄妹三人共用一把伞,两个少年把妹妹护在中间,一路说说笑笑完全不在意各自湿了半边肩头。

午后阳光与微风吹抚,灿金色的树叶在枝头簌簌作响,年少的叶修和苏沐秋提包拎菜走在老旧社区附近的那条林荫道上,两个人并肩而行,似乎便是永恒。

……

……

 

老叶知道自己在做梦,那不是属于他的记忆碎片。以他的灵魂强度很容易就能分清梦与现实,他知道现在可能是白孔雀的辅助技能『时之镜』发动了,回溯了过往时光。

近乎于身临其境的感触远超过语言的描述,这是属于他的沐秋研究出的战魂辅助能力,不过由于白孔雀属于移植的战魂,和他的契合度终究不如原主人,『时之镜』的效果大幅度下降,回溯的时间只有原来的千分之一。

但也够用了,持续演绎的梦让他清晰看到了十年间叶修的生活。从辉煌到低谷,从并肩到独行,一路走来,十分不易。

而现在,叶修想要做什么,他好像有些明了。

 

 

 

 

11.

 

老叶是被苏沐秋叫醒的,不,准确来说是吵醒。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鬼魂坐在床边戳着他的脸,嘴巴里絮絮叨叨念个不停,作为唯一可以接触到的人类,又是和故友复制黏贴一样的存在,老叶同志不得不接受对方催魂儿般不停从身到心的摧残。

天呐,原来苏沐秋除了对感兴趣的事物话特别多,在某些时候也能话唠如大河之水滔滔不绝。他要被淹死了。

异界人叹了口气,他可是仅仅只在这张并不怎么软和的床上躺了两三个小时,若不是他身体素质很好,又有随便靠在哪里休息一会就能恢复大半体力的被动技能,现在可起不了床。

昨晚睡前没脱衣,因此也不需要穿,扒了扒乱糟糟的头发直接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诶老叶你昨晚没洗澡就睡了吧?”苏沐秋飘在后边碎碎念。“没提醒你就忘记了?还是说叫叶修的都这样懒?”

“卫生习惯太差!”

“从今天开始我会监督你俩……”

卫生间门砰一声关上,同时截断了鬼魂的唠叨。

“非礼勿视哦,苏大大。”

“鬼才想看你放水!”

“哇,苏大大你果然觊觎我的美色。”

“要脸吗要脸吗?”

和苏沐秋对喷着垃圾话,老叶注意到卫生间里有准备好的新的洗漱用品,又看到镜子上贴着的便利贴不由笑了,这个老板真是个不错的姑娘。

洗漱收拾了一下,老叶就下了楼。他对自己的新工作还有点不明白,陈老板昨晚招来人也就明确了叶修的岗位,至于他的工作范围并没仔细划分。他到底是来看场子呢还是修电脑呢还是打杂呢?他不知道!陈果在套间的卧室里睡觉,他可不想现在上去把人喊醒找顿骂。

摸了摸肚子,老叶决定出去买点吃的,吃饱了才有力气看场子呀。

招呼鬼魂让他带自己去附近的早点摊觅食,一回头却发现苏沐秋早就飘到远处的吸烟区去了。

啧了一声,老叶形单只影地走出网吧。

 

 

12.

 

等老叶吃饱喝足带着早点回网吧,叶修依旧在烟雾缭绕的吸烟区奋战。他迈步走了过去,把豆浆包子放在叶修面前,又在他旁边的位置上坐下。

“给你带了早点。”

“哦,谢谢。”叶修飞快扭过头来道了谢,马上转回去继续手上的操作。

“谢我不必,是你的钱。”

叶修忍不住瞟了眼自己的口袋,有些纳闷儿他是什么时候拿走钞票的。

老叶呵呵一笑,好心解释:“昨天跟着苏大大去了一趟你的宿舍,拿了些必需品。”拍了拍他的肩,“你的就是我的,咱什么关系!”

叶修:“……”

这下可好,留的烟钱肯定都没了。

“说起来我会在这里都是因为沐秋的缘故,他可是许诺对我负责,所以,你要照顾一下来自异界的我哦。”

鬼魂也被老叶的无耻惊到,“契约上明明是让你照顾他!”

叶修一脸冷漠:“谁说的,找谁去。”

“真无情啊叶大大,一个月1800的工资也有我的一半,你想独吞可不成。”

“……你滚蛋好吗,赶紧的。”叶修说,“这份工资可不够两个人的烟钱。”

“没事没事,苏大大说了让你少抽点。”

苏沐秋:“……喂!”

叶修:“你走。”

老叶笑嘻嘻:“别介,陪吃陪住陪睡,三陪如我,不收钱还不够好?”

叶修不说话了,飞快把君莫笑停在安全地带,拿起包子就啃,再不吃点东西他觉得自己可能会因为体内气体过多而飞起来。

 

 

这边老叶插卡上机,登陆了荣耀,他对在飘在一旁的苏沐秋招招手,“苏大大想不想玩荣耀?”这个游戏确实很有意思,不过还比不上老叶曾经生活的刺激,那可算是全息游戏了。

“想啊,怎么不想?”苏沐秋看着自己透明的双手苦笑。

“过来,我的手暂时借你。”

战魂某种意义上也是灵魂的一种,只不过没有自主意识,需要宿主来操控,按照战魂的使用方法老叶同志想出了一个法子可以让苏沐秋接触到现实世界。不过,只能让对方操控部分自己的身体,这时老叶必须居中调度身体内的源力平衡,换句话说,苏沐秋不可能做到如同附体一样的占据别人的身体,甚至想亲口和叶修聊天都做不到。

拉过鬼魂的手,老叶说:“苏大大,来体验一下我的手速。”

 

 

屏幕上闪过一条信息,叶修一看,顿时怔住。

秋木苏:叶修,终于可以和你说话了。

 


评论(15)
热度(24)
©云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