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伞修】重逢的N种姿势之一

“嘿呀!”

一把精铁钩稳稳地卡在山崖岩壁的缝隙中,少年双足蹬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几息后右手挥出另一把钩子,身体借力向上窜出一截,稳稳踩在看准的地方。

山风吹拂少年浅棕色的头发,阳光洒在那张因过于用力而泛红的脸上,这是个非常漂亮的少年,十七八岁的年纪,身形瘦削而有力,但此时他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手足并用奋力攀登而上。爬山本就比在平地奔跑消耗的体力更大,这里又是十分险峻的悬崖峭壁,少年已经感到不支,手足酸麻,身体渐沉,若不加快速度这趟只可能有去无回,那他的妹妹可怎么办呢?

本来这一次的行动就是他的任性。从小他就有着莫名的困扰,总会在梦境中看到稀奇古怪的场景,清醒时偶尔也会听见虚无缥缈的召唤之音。一开始他总以为是错觉,然而这个梦随着他年龄增长而日趋清晰,最近甚至在日常工作时会忽然恍神陷入白日梦的状态。他知道,他非得解决这个问题不可了。

安顿好妹妹,在各家公会花了一大笔钱查询资料——这可让他肉痛了好久。最终他选择了梦里最常出现的一个地点来调查。当他踏入这座山的地面时,召唤之音越发清晰,他便知道,他来对地方了。在这里,他的一切疑惑都将得到解答。

迎着云层间投射而下的天光,少年踏足这座巍峨险峻的高峰。一落地他就软下身子躺在地上大口喘气,一时半会儿动弹不了。

过了好一会,少年恢复了一些体力,艰难地站起身来。环视一周,没看到梦里庄严古朴的宫殿,他略有些失望,不过并没有马上回去的念头,虽然在冒险者工会提供的资料里这座山并不是什么出名的地方,没有任何值得留意的记载,但少年不是轻言放弃的人。何况,他依旧可以感觉到神秘召唤的存在,那便是支持他坚持下去的最有力的证据。

少年打算先在四周找找线索,不料没走几步,眼前突然一花,视野里空无一物的地方出现了原本不存在的建筑。

那是一座城市的废墟,大部分已经毁坏,到处都是房屋建筑坍塌的残垣断壁,其间夹杂着枯死的树木和森森白骨,仿佛在悲泣辉煌不再的破败的残景。

不过,少年的视线更多的被市中心唯一屹立不倒的建筑所吸引,那座位于整个城市最高处气势宏伟的殿堂,大体保存完好,还依稀可辨当年雄姿。

少年一怔,回想了好一会梦里景象,再三确认后才迈开步子走进忽然出现的城市遗迹。

四野寂寥,只余脚步踩踏枯枝碎屑的轻响,少年环顾四周,但见一片暗沉色泽,到处充斥着古老岁月冲刷下的腐朽味道。

走到位于市中心最高处,也是城市里唯一保存完好的殿堂门前,少年轻轻推开了那扇有些腐烂的木质大门。

咯吱吱……

刺耳干涩的声音在寂静中传递、回响,久久不曾散去。

少年吓了一跳,本能地退开,躲避扑面而来的灰尘,同时四下张望,暗暗怪责自己的行动过于鲁莽,完全违背了曾经受到的训练和冒险者的职业素养。一般而言,遗迹这种地方魔法陷阱,各类守卫亦或黑暗生物都喜欢盘踞其间,它们不会欢迎任何外来者的造访。但不知道为什么,少年就是有着迷之自信,他在这里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这种想法本身就很有问题,可此时他浑然不觉有异。

等到灰尘沉积下来,映入少年眼中的只是一间可说是十分简朴的大殿,没有什么华贵装饰,珠玉宝石一件也无,四周伫立着高大的黑色石柱,上面雕刻着古老神秘的符文。

一缕天光从穹顶的天窗射入大殿,照在尽头高台的黑曜石王座上。

少年眯了眯眼,笼罩在光晕里的王座模糊到看不清,晃得眼睛发酸。

砰砰砰、砰砰砰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响,脑子里有什么破碎画面的轮廓一闪而逝,就像是无法被时间扯碎印刻在灵魂里的影像。

砰砰砰、砰砰砰

找到了。

莫名的悸动在鼓荡,那是不会被混淆的感觉。

被神秘的预感牵引着,不由自主地,少年向前走去。

“请止步。”

地面上忽然出现复杂的魔法纹路,在极短的时间内由浅变深,法阵中心蓦然出现一个穿着占星师服饰的高挑男人,持着法杖横在少年的身前。

从恍然中惊醒,少年退后一步,盯着突然出现的占星师上下打量。那人很年轻,一双大小眼完全破坏了他算得上英俊的相貌带来的吸引力,当他的目光投注过来时甚至可说有点恐怖。

“稍待片刻,你想好了再过去。”

少年不明所以,但他能够感受到占星师没有恶意,想了想回答道:“我必须过去。”

占星师垂下眼,没有多余动作,留下一句话无声无息消失。

“你要记住,做出选择就不能后悔。”

占星师的话或有深意,然而少年并不在意,坚定地走向目的地。

很快就来到了王座前,沐浴在光里的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全身铠,没有戴头盔,以一种仿佛睡着了般轻松的姿态斜坐在那儿,一手支颐,垂眉敛目,无数诡异的黑色藤蔓宛如一只只鬼手攀爬在他身周散发淡淡红色荧光。

 

『喂,苏沐秋,要等我回来啊!』

『凭什么?叶修,该你等我才对!』

『那行,沐秋大大记得家里有人等你,不要再迷路了。』

 

 

那张脸,无比熟悉。

脑子里轰隆隆一片响,铺天盖地的画面一掠而过,激动与悲伤一同来袭。

是了,他们是认识的。

怎么能忘记呢?

 

少年的手情不自禁地抚上那人苍白而毫无血色的脸,缓缓开口:“叶修。”

“我回来了。”

“别睡了,你该醒了。”

回应穿过时光的声音是黑色藤蔓在骤然亮起怪异的光芒里化为粉尘,王座上的人睁开了黑亮的双眼。

“……沐秋?”

 

 

 

 

 

※※※

 

某处占星塔顶层传来不为人知的对话。

“大占星师阁下,你根本就是敷衍了事,去一趟却毫无作为。”

“本来就不关我事。”意思意思拦一下已经很给那些人面子,再多也没有了。“何况,他们的重逢是必然的,是命运。”

“啊真是可笑,世界之恶和救世的英雄……”

“正是因为他上辈子拯救了世界才有重逢,不然你以为?”

另一人撇撇嘴,“不过老叶醒来也好,魔族已经乱了太久。”

占星师瞅他一眼,充满嫌弃的说:“你有闲心关心魔族内务不如去参一脚,别打搅我研究新课题。”

“诶诶诶,杰西卡大人真无情,咱们好久没见了,不喝一杯就赶我走?”

“谁是杰西卡,你给我出去!”

 

 

 

 

 

※※※

 

又是一个场景的描写,咳咳并且又烂尾了……

好吧,这是西幻背景下的伞修的重逢。

通篇都没有出现苏沐秋的名字真抱歉啊~


评论
热度 ( 26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