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家教】无尽之梦3 中

阅读指南:


一:异能解释一切的架空世界,觉得是灵异,肯定是错觉。
二:all27,主6927(……阿骸已经是路人了)
三:纲吉是个小甜心
四:长篇
五:不定期更新(缘更)
六:后期各种OOC,崩坏



简介:在六道骸的引领下,沢田纲吉的里世界吃喝玩乐啊不,神奇之旅悄然展开……

 

 

如果不介意,请往下看吧


第一篇

>>>>>>

前篇

 

正在昏昏沉沉之时,沢田纲吉忽然感觉一个冰凉的手触碰了自己一下,细若蚊蚋的声音传进耳朵,“醒来。”

 

“快醒来。”

 

意识猛然沉入身体。

 

沙沙沙,细密的水声,温热的触感,从天而降的热水浇到他脸上,让他几乎闭过气去。

 

咳咳咳……

 

他剧烈地咳嗽起来,身体软倒下去,慢慢复苏的大脑开始运转。刚刚那是谁的声音?自己又在哪里?

 

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抹开脸上的水,睁开眼睛环顾四周,这是一间狭小的浴室,地板湿漉漉的,黯淡的灯光下,蒸腾的热气把周遭一切都染上一层层的水雾,氤氲缭绕。

 

“我……”

 

脑袋一阵阵刺痛,嗓子干涩,声音都变得喑哑。

 

“……我是在洗澡吗?”

 

之前,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他有些想不起来,但在他的印象中似乎发生过什么让他非常难过的事情,模模糊糊的轮廓一再闪现,却抓不住重点,这种明明马上就要想起总也想不起来的感觉,分外令人抓狂。

 

关掉水龙头,他走到洗漱台边,擦去镜面上的白雾,镜子里面露出一张普普通通的少年脸孔,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忽然涌上心头。

 

“这是……我?”

 

沢田纲吉脸上有些茫然,努力回想着洗澡之前的情况。那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放学后就回家了,看了会漫画打了会游戏,吃完晚饭就开始洗澡,如同之前的每天一样千篇一律的过程,没有什么特别让人高兴或特别让人难过的事。

 

但,为什么会产生奇怪的错觉,竟然觉得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些不一样的变化,有些特别的事情降临在自己这个一无是处的废柴身上。

 

“也许自己只是在做梦……”

 

这样的梦还少了吗,从小到大不知道做过多少次,希望自己是特别的,有与众不同的能力,让自己成为众人的中心,受到大家的关注和喜爱。

 

现实却是自己连一个要好的朋友都没有,对喜欢的女孩子连表白也不敢……

 

“大概是自己做了一个特别深刻的梦,所以才会有这样的错觉吧。”沢田纲吉愣愣地发了会呆,忽视脑海里稍纵即逝的破碎画面,使劲抹了把脸迫使自己清醒点。“有点冷了,赶紧再洗洗,感冒可不好。”

 

他转过身去,却没发现镜面上他的倒影正在慢慢变淡,逐渐浮现出诡秘的亮银色漩涡在缓缓转动。

 

迅速打开花洒,让热水冲掉浑身的冷意,他扯过浴巾擦干身体,穿上衣服,走到浴室门边。

 

啪。

 

在手指按上浴室灯开关之前,灯先灭掉了,狭小的空间一下陷入了黑暗。那是一种深不见底的黑,整个人就仿佛悬于虚空,伸着手四下摸索,居然空空荡荡什么都摸不着。

 

沢田纲吉吓得惊叫一声,只觉身周围绕着冰冷的风,刺得到处都痛。他不死心地继续摸索,按照记忆中浴室门的方位一寸寸挪过去,但那明显凸起的门把手不翼而飞,只有一片阴冷湿滑的黏腻感不断传来。他连忙再去寻找旁边的电源开关,同样没有摸到,墙面反而传来奇怪的绵软触觉,这让他产生一种诡异的联想,好像自己正在某种生物的体内一样。

 

“不,不会吧。”背脊一阵发凉,想到母亲还在家里,希望能够到大人的帮助,沢田纲吉喊了出来:“妈、妈妈!”但马上他想到这样诡异的场面就是叫来了母亲也无济于事,他又把所有的惶恐都吞进了嗓子眼。

 

他闹不懂现实为什么忽然急转直下,变得如此诡异,但他想自己得冷静下来,否则处境只会越来越遭。心里虽然慌张,沢田纲吉总算还保持了基本的理智。

 

找不到门,不知道能不能跳窗?

 

正想着,丝丝缕缕细长的东西,如同长长的头发一般缠绕到沢田纲吉身上,黑暗的环境下他看不到东西,但可以感受到一层层的束缚不断加注到自己身上,他的身体越来越沉重,呼吸越来越艰难,他不停地撕扯着,却发现那东西越来越多,几乎都要将他裹成一个茧。

 

“不,不要!”

 

身体猛然爆发出一股大力,沢田纲吉也不知怎地就挣脱出来,朝前一个飞扑,感到手里攥住一个东西,唰的一声拉了下来,清亮的月光一下涌了进来。

 

原来那正是窗户的方向,找到了地方,沢田纲吉赶忙推开窗户准备爬出去。鬼使神差的他回头望了一眼,灼亮的白光陡然出现,眼前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黑幕,眼睛瞬间致盲,让他做不出任何反应,紧随其后的强烈气流急速迫近,砰一声他整个人直接被撞了出去,重重砸在院子的墙壁上。后背上遭到一股巨力猛烈的碾压,想要把他胸腔里最后一丝空气也挤压出去。那力量太过巨大,他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剧痛和窒息感包围了他,意识就像风中残烛,摇摇欲坠。这一刻,死亡无比接近。

 

——不,他不想死!

 

一瞬间,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这种遭遇,当他翻开那本书后就已经重复了6次,这是第七次,他有预感不能再死了,否则真会灵魂消亡,那样世间就再也就没有他沢田纲吉了。

 

想起一切让他整个人都踏实起来,但现在更重要的是怎么解决眼前的危机。之前有几次,他在死前也想了起来,但没能顺利使出异能,结果还是丢掉了小命。

 

首先他得知道怎么使用自己的能力,在这个梦的世界里,织梦人的力量显然可以发挥到最大程度。但,令人尴尬的问题又来了,他并不知道怎么操控自己的异能。有过几次经验,可那都是自发产生,他本人对此一无所知。就像刚刚,突然爆发的力量很显然就是那种能力,可到底是怎么使出来的,完全没有印象。

 

“六、六道骸!”

 

他忽然咬牙切齿起来,自己会陷入这种境地多半就是他干的好事,明明交给自己的时候说这本书只是一本用来学习异能的课本。他想起了那个神秘而强大的“罪魁祸首”,忽然灵光一闪醒悟过来,可能这就是一场关于意志的考验,说白了,梦的力量来源于精神,而精神强大源自坚韧的意志。

 

“所以,我必须有所觉悟啊。”

 

他深吸一口气,不再去注意身体内外时时刻刻传来的疼痛,缓缓闭上眼睛,又瞬间睁开。

 

咔嚓。

 

此时,万籁俱寂,空气停止了流动,就连月光也被凝滞。四周的一切都被冻结,仿佛化作一幅凝固住时间的画卷。

 

在这幅画里,唯一可动的沢田纲吉眼瞳亮的惊人,就像两颗金色的水晶,在昏暗的环境中熠熠生辉。他伸出手,一朵金橙色的花骨朵若隐若现,片刻之后,当这朵花绽放之时,除了他之外的一切事务都逐渐开始淡化,消失。

 

 

※※※

 

“咦?”

 

密切关注沢田宅的六道骸神色一动,红色的那只眼眸里黑色的数字飞快变幻,梦之书里发生的一切瞬间传到他的意识中,随即他笑了笑。

 

没错,六道骸交给沢田纲吉梦之书却不告诉其翻开书就会进行资质试炼是存着考验之心,他同样有着探究对方最大潜力的目的。做他六道骸的徒弟必须是最优秀的!在没有各种事先准备之下进行的试炼,最能检验一个人的资质和心性。沢田纲吉的表现强差人意,比他预计的差点,但总算没有辜负他的一番好意。当然也有可取之处,比如说那种类似于预言系的直觉反应,就连梦之书也只能通过一次次的死亡来加深对他的暗示。

 

其实,在梦里的死亡是会造成灵魂的真实消亡,六道骸不会告诉任何人他做了两手准备,沢田纲吉能够通过最好,如果不能他也会保住对方一条小命,当然其结果就是以后也得不到他的重视。至于当徒弟的请求,随便教教就能打发了。

 

里世界就是这样,有潜质的人才会被好好培养。

 

“好了,我们走吧。”六道骸收回视线,唇边带着微笑对自己的同伴说道。

 

城岛犬一下跳起来,叫道:“诶?结束了吗?”他还以为要很久。

 

“看起来是这样,”柿本千种推了推眼镜,做了确认:“沢田纲吉通过了试炼。”他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以骸大人这么高的要求,居然撞大运真的找到一个资质不错的弟子了,有这么一个人在,或许能够稍微转移一些他的注意力吧。毕竟,女王陛下已经——

 

城岛犬惊得两眼瞪老大:“这小子还真了不得啊!”

 

确实了不得,能获得了随心所欲的骸大人认可的人可是相当罕见。

 

六道骸又看了一眼沢田宅,想起那个蜜褐色眼瞳的少年以前只是一个未曾接触过里世界的普通人,自己的作为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地道,不由产生微微的愧疚。

 

嗯,是得多花点心思去教教他里世界的一切了。

 

 

※※※

 

 

沢田纲吉霍然睁开眼睛,四下环顾一圈,熟悉的摆设让他明白是在自己卧室,然后他的视线落到眼前书桌的一本书上。黑色的外皮,封面上乱七八糟的一道道银色的刻痕,形成无序又怪诞的图案,如同幼童拙劣的手笔,除此之外,既无书名又无作者署名。书倒是很厚实,八九百页的样子,就像一本字典,分量很是不轻。他原本纷乱的心绪一下安定下来,这本书的存在足以证明自己已经回归了现实。

 

梦之书是一种奇怪的存在,它可以演化各种几近现实的梦境,却独独不能在梦境里复制出自己的本体。

 

现在沢田纲吉的心情很复杂,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丢掉这本书,无论哪个人遭遇梦里的那些可怕的事都不会愿意再看到这本书。可他同样明白,这本书的贵重。这可是那个神秘的六道骸给自己的东西。而且,通过了试炼之后,梦之书回馈了一些信息,使他更深入的了解到这本书的一些奥秘。

 

增幅精神力和梦、幻、雾三种属性的加成只不过是其中最小的功能,并且只要一直持有它,精神力的成长几乎可说是没有上限,等于拿着一张直通王座的车票了,这对于其他一直都在烦恼怎么快速提高精神力以及提高容量上限的精神系异能者来说简直就是世间至高无上的宝物。此外,梦之书的某一任主人将梦之国的坐标定位在书上,只要你有足够的力量,就可以随便在哪里都能打开梦之国的大门。而梦之国是有着传说中神器的国家。

 

『……你想彻底了解自己的能力吗?想要掌控帮助别人的力量吗?』

 

“糟了……”

 

沢田纲吉想移开目光已经来不及,魔鬼般诱惑的声音在脑海回荡,他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不断地磨炼一个人的意志,他的精神力能不快速增长吗?这就是梦之书无限增长精神力的坑爹奥秘,至于拥有者会遭受怎样的精神折磨才没有人管!

 

书在他面前自动打开,翻到第一页,那是一张奇怪的图画,上面分布着大大小小的色块,每一种粗看都是纯正的颜色,每多看一眼就会感到那其实是有一个个不同色泽的小点构成的复杂图案。再看下去,就会感觉一个个小点像一个个蝌蚪一样游弋起来,形成神秘的轨迹不断拉扯人的意识进入其中。

 

沢田纲吉脸上浮现出沉思的表情,似乎在思考着些什么,他已经不由自主的开始沉迷其中。一阵风从窗外吹进来,卷起窗帘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他浑身一震,被这声音惊醒,猛然站起身,推开椅子后退了好几步,一时心跳如鼓,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鸡皮疙瘩不断在皮肤上浮现出来。

 

这种感觉真不好!

 

——啊,可恶的六道骸!什么都不说就把这么危险的东西交给我,亏我还以为他是一个好人!

 

沢田纲吉觉得自己对于那家伙的印象正在不断变坏。

 

不过,这样的经历虽然曲折,但他似乎有些欲罢不能了呢……

 

他渴望神奇的能力,不可能放弃这些已经改变他生活的东西,但现在心神俱疲,且让他休息一会吧。等到心情彻底平复下来,沢田纲吉走到床边重重倒下。

 

 

 

※※※

 

 

站在沢田宅大门前,按了门铃等待半天也不见有人开门,六道骸眉头一挑,在他感知中沢田纲吉分明就在里面,可能是他母亲不在家吧。

 

回想起那个大眼睛的妇人,六道骸又觉得有些神奇,上次送沢田纲吉回家,还不等他下暗示,那妇人反而主动脑补了他和纲吉的关系,认为他是纲吉的同学,感谢他对纲吉的照顾云云。不禁让六道骸感叹纲吉妈妈神经的大条,完全没有任何危机意识。唔,或许沢田纲吉那种傻乎乎的个性就是遗传自这位?

 

既然没人开门,那他就自己进去。手指轻轻一勾,大门自动打开,六道骸脚步轻盈地走进去,身后的门自发关闭。

 

上到二楼,进到沢田纲吉的卧室,这才发现他病了,躺在床上发着高烧,满脸潮红,额头烫得吓人。

 

六道骸一眼便看出他这是能力使用过度,身体陷入暂时性虚弱状态,不由摇摇头低声骂道:“真是个笨蛋。”

 

想不到就是这一句惊醒了沢田纲吉,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就看到床边站在的蓝发少年,不知怎么心里就很委屈,“我……快被你害死人了,骸。”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说完还气喘不停,手无力地搭在额头上,一副垂死挣扎的可怜模样。

 

六道骸没理他,一言不发地打量他的房间,虽然在接收到印记传输的记忆,不过这是他本身第一次来到沢田纲吉的房间。非常温馨、呃杂乱的属于十几岁男孩子那种乱糟糟的摆放方式的房间,非常普通,典型的表世界普通人住宅。只有一点特别之处,那就是这个房间非常干净,没有任何鬼魂和阴性力量,大概是笼罩着这座住宅的结界的功劳。

 

要不要调查一下沢田纲吉?算了,大概是他某位亲属也是同一个圈子的人物吧,反正又不打算有所交集……

 

略微思考一瞬,六道骸就放弃了调查对方情报的想法,绝大多数异能者的后裔刚出生就会被检查潜质,只有没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才会被送到表世界生活,以免被“污染”而得病。这样看来沢田纲吉属于普通人意外觉醒?

 

至于异能者和普通人的结合,他暂时没考虑过,高等级异能者先不说能不能耕耘有所收获,就算勉强在一起,那付出的代价可太大了,于双方都是。当然,如果只打算爽一下不考虑另一方的承受力,那得另说。

 

“凪她没事吧?”沢田纲吉忽然问道,梦之书试炼里一再的提示,想必就是六道骸指示凪对他实施的帮助。鬼魂养殖场一事中凪消耗很大,被六道骸带走修养,也不知道这次的事有没有影响到她的恢复。“还有小骸……”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人在病中总是比平时更脆弱一些,也越发怀念那些对自己好的人。

 

“看看你,有空关心别人还不如先管好自己。”坐到床边,六道骸看着她,神态甚是不屑。“你太笨了,一场小小的试炼而已,就把你弄成这样。”

 

沢田纲吉翻了个白眼,“我觉得都是‘师父’大人您的错!”

 

轻哼一声,六道骸自觉不该降低身份和一个小孩儿斗嘴,他可是师父大人,必须要有威严,于是放过徒儿的不逊,提起刚才的话题,“放心吧,他们再过几天就能恢复战斗力了。到时候就可以继续保护你,不会让你再这么凄惨的倒下了。”最后一句然仍旧暴露了某师父大人的幸灾乐祸。

 

他才不想要女孩和“小孩”的保护呢!沢田纲吉很想再翻一个白眼或反驳他,可他现在并没有那么多力气,而且他觉得跟六道骸的谈话让他的头更痛了。

 

“看你怪可怜的,我就帮帮你吧。”六道骸嗤笑一声,施施然起身,冰凉的手放到了沢田纲吉额头上。

 

“咦。”感觉身体一下变得很轻松,病痛的难过一下远离,沢田纲吉不由疑惑地看着始作俑者。

 

“我以前就说过,人类的观感是很容易被欺骗的,只要向你的大脑输入身体一切正常的指令,大脑就会相信身体机能正常。”他耸耸肩,“不过,这只是一种欺骗,其实你身体并没好,还是继续躺着休息吧。”

 

“谢谢你,骸。”

 

过于灿烂的笑容,让六道骸颇有些不自在,一直以来都没有过和别人这样日常对话的机会,当然,若不是他本身对于沢田纲吉有着超乎寻常的兴趣也不会有耐心进行近距离接触。移开视线,生硬的转过话题:“你吃过了吗?”

 

“啊?”这话题出人意料,沢田纲吉实在想不出六道骸居然会问这么家常的问题,好吧在他心里这个人其实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难以想象的场面出现了,他觉得似乎也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就好像他和六道骸的距离稍微接近了一些。

 

“你现在需要补充营养,尽早恢复才可以开始学习异能的操控。”六道骸觉得沢田奈奈并不是那种会在孩子生病的时候离开的不负责任的母亲,这表示沢田纲吉陷入虚弱状态是在她离家之后,那种情况下怎么看都不可能再去进食。

 

鸣叫的肚子代替了沢田纲吉的回答,他脸一红,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你等会儿。”说完,六道骸转身走了出去。

 

 

家里十分安静,沢田纲吉隐约听见楼下传来的声音,似乎是有人在厨房里忙碌的声音,好像在开冰箱,翻橱柜,打开水龙头,哗哗的流水声,开煤气的声音……模模糊糊传来的日常琐事的声音让他特别的安心,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被六道骸唤醒的时候,沢田纲吉的鼻子比眼睛早醒,一阵诱人的香味钻入了他的的鼻孔,勾引得肚里的馋虫一起发出饥饿的鸣叫,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小锅放在托盘上,卖相好看、香味浓郁的粥,白色的粥上漂着撕成细丝的鸡胸肉,洒上翠绿的小葱。别的不说,单从色、香上已经得到极大享受。

 

沢田纲吉望着六道骸,又感动又佩服,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厉害,好像什么都会?

 

“快吃吧。”后者有些不自在地转过了脸,眼睛望着天花板,不再说话。

 

沢田纲吉暗暗地笑了:这家伙,好像也很可爱啊!他接过托盘,舀了一口吃,一边惊讶于食物的好味道,一边吃的更快了。

 

——认识以来受了对方很多照顾,就算有时候说话很气人,不过就目前而言似乎是个很不错的人……

 

六道骸搬来了书桌边的椅子,放在沢田纲吉床边,坐在那里默默看着他吃粥,眼波流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顶着灼灼目光,沢田纲吉感觉压力有点大,赶紧吃完,偷瞄一眼六道骸,正想找些话说,对方倒先开了口。

 

“你继续休息,我今天先回去了,我的联系方式已经存到你手机里面,有事可以打电话找我。”

 

“哈啊?”

 

不给沢田纲吉任何反应时间,交代完事情,六道骸拿走餐具潇洒闪人。

 


 


评论 ( 8 )
热度 ( 13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