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家教】无尽之梦3 上

你没看错,我居然更新了!(好稀罕哎)

前文

无尽之梦1上

无尽之梦1下

无尽之梦2上

无尽之梦2中

无尽之梦2下01

无尽之梦2下02

无尽之梦2下03

无尽之梦2下04

无尽之梦2下05


阅读指南:


一:异能解释一切的架空世界,觉得是灵异,肯定是错觉。
二:all27,主6927(……阿骸已经是路人了)
三:纲吉是个小甜心
四:长篇
五:不定期更新(缘更)
六:后期各种OOC,崩坏



简介:在六道骸的引领下,沢田纲吉的里世界吃喝玩乐啊不,神奇之旅悄然展开……

 

 

如果不介意,请往下看吧

 

 

 “该起床了,纲君。”

 

轻柔的声音传入沢田纲吉的耳里,就像是被触动了开关的机器一样,突然间他有了意识。

 

“纲君,快点起来。”这个声音又一次传了过来,紧接着他就感到身体被轻轻拍了拍。

 

“唔……”

 

身体一动,梦里纷飞的影像如同退潮般在一瞬间溜走,脑子里仅存下自己好似做了一个美梦的记忆。

 

沢田纲吉睁开眼睛,惺忪睡眼看向旁边,那里站着一个人影。

 

“早安,妈妈。”

 

揉了揉眼睛,如同往常一样,他很自然地打起招呼。话出口后,不知怎么他感到一丝异样,目光下意识凝注到站在旁边的妇人身上,那是他朝夕相处多年的母亲。家常的打扮,随意的神态,本该熟悉无比,这时却让人觉得有些陌生。他觉得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呢?难道是平时太不在意母亲,完全没关注过,还是说他睡太久有些糊涂了?

 

“早安,”沢田奈奈微微皱起眉,但很快舒展开蹙着的眉,叹了口气埋怨起来:“太阳快要晒到屁股了,周末也不能这么懒散,是谁说了要早起跑步的?”

 

跑步?

 

沢田纲吉的脑子里压根不存在这个概念,被提起后似乎封存的部分信息解封,大量的记忆流淌了出来。

 

跑步,好像、貌似、大概是有这回事。

 

稍微一思考他就觉得脑袋有点晕,揉了揉脑门儿坐起身,沢田奈奈已经转过身开始收拾散落在房间里乱七八糟的杂物。

 

“不是我说,纲君,你有没有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一下啊?”

 

——又开始了!

 

他觉得头更晕了,眼前一切就像隔着一层看不见的薄膜,却严严实实的堵塞住一切,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这大概是他对母亲的唠叨产生了惯性的厌恶。

 

“妈妈对于你以后是否要上好的高中、大学都没有意见,但你必须要自己想清楚,做好准备……”

 

日常唠叨依旧继续着,几乎能够倒背如流的说教中某些词语却焕发了让他感到异样的悸动。

 

以后……

 

想清楚……

 

『……你想彻底了解自己的……吗?想要掌控……吗?

 

某个有着奇异魅惑力的声音在脑海里回旋,他想要抓住,却再一次被它如细沙般从指缝中溜走,抓不住丝毫线索。

 

那是谁的声音,为什么、为什么想不起来?

 

“你还赖在床上做什么?!昨天不是说过今天上午10点要和朋友一起去游乐园?现在已经9点15分了。”收拾好房间出去,又转回来的沢田奈奈敲了敲房门,打断了沢田纲吉的冥思苦想。“你的时间不多了。”

 

“诶??”

 

不出意外的,他没有这件事的记忆。

 

沢田纲吉瞅了瞅自己的床铺,感到十分奇怪,没听说睡觉能得健忘症啊,怎么好多事都忘得一干二净?

 

——就像,就像根本没有产生记忆的事件一样。

 

但不等他抓住脑中偶然闪现的灵光,母亲一叠声的催促让他只能专注于收拾自己。匆匆打开门,正要出去的一瞬间,沢田纲吉下意识回头环顾了一下卧室。熟悉的布局,熟悉的摆设,一束黯淡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间投射到地板上,蒙蒙的一线光里氤氲浮动着灰尘,宛如久远的昏黄的油画,弥漫着陈旧的气味。

 

陌生,隐藏在熟悉感下的陌生刺痛了他的心,躁动的心脏敲击着不安的心音。

 

他就那样站在房门口,迟迟无法迈出一步。

 

——有什么,有什么不对。

 

突然间,他抓住了清醒前那个梦里的浮光片羽。

 

奔跑,不停的奔跑……

 

弥漫的白雾,街道上空空荡荡,一个身体被一团灰雾包裹,只露出一双锃亮皮鞋的身影在不断逼近……

 

紫黑的天幕,猩红的圆月高挂,残破的山道……

 

战战兢兢的茫然而行……

 

……

 

那是哪里?怎么想都不是正常世界该有的景象。

 

“纲君,山本君在等你,你快点下来吧!”楼下传来母亲的声音中断了思考,焦急的情绪涌上心头,沢田纲吉一下就不记得自己刚刚所想。

 

“就来了。”

 

他连忙跑下楼,对着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元气少年山本武点头打了声招呼,有些不好意思的冲进卫生间开始漱洗,他还是第一次有让朋友等待的体验。

 

三下五除二忙活的当口,他脑子里出现了自己什么时候和班里的名人山本同学这么要好的疑问。不等他细想些微的疑惑很快被别的情绪所掩盖,不再被他记起。

 

 

※※※

 

 

沢田宅不远处的街道边,一行三个不良少年模样的家伙或站或蹲霸占了人行道的一大半。

 

一般而言,这样大咧咧的占道行为就算不引来路人的不满也会招致一定程度的围观,尤其为首的蓝发少年相貌出众,打扮骚包,十分夺人眼球,更加剧了被围观的概率。可此时周围人仿佛看不到他们一样,对此视若无睹,偶尔有人经过也像是穿过一片虚无的幻影一般,毫无所觉。

 

而这三个人对周遭环境保持无视态度,注意力都集中在沢田宅内,他们与众不同的眼睛可以察觉那里弥漫着普通人无法感知到的诡异波动,在表面的平静下酝酿着什么。

 

不过,三个人并不全都保持全神贯注,至少柿本千种就是如此,他扶了扶眼镜,想起不久之前在他们几人之间的一次对话。

 

当时他问六道骸:“骸大人,你已经决定了?”

 

他可以明确感觉到自己的主君在那个表世界普通少年身上倾注了过多的目光,耀眼的梦之子从来都是只有三分钟热度,玩过就丢的人,以前可不曾有过这样的先例!

 

虽然他一点没看出沢田纲吉有什么特别,最多也就是一个普通织梦人的程度,并且还是一个菜得不能再菜的野路子菜鸟,可既然是骸大人所看重的,必然有其过人的地方……吧。

 

骸大人点点头,轻笑着回应:“是啊。”

 

看来并不只有自己对沢田纲吉的能力有所怀疑,犬在一边嚷道:“那家伙还是一个新手,骸大人你现在就让他进行试炼好吗?”

 

柿本千种也将心里的疑虑问出:“你都不跟他说明下就开始,会有危险吧?”梦之书的考验相较其他的试炼本就更难,沢田纲吉懵然无知地闯入其中,在剧增的难度之下能不能保住小命,可真是个未知数。

 

“没事。”骸大人表现得很不以为意:“有些人难于登天的事情,在另一些人来说仅仅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由于好感度不够,柿本千种对沢田纲吉本人安危的关注度不够,他反而因为自家主君以往的辉煌战绩保持着乐观态度。轻而易举地达成对其他人来说难以逾越的极限难度的梦之书试炼,一窥梦之奥秘的六道骸,或许能够看出那个菜鸟的潜质吧。反正他相信骸大人的判断,也觉得梦之国即将产生一位新的继承人。

 

可面对眼前状况,他有些忐忑了。

 

回过神来,他忙问道:“骸大人,真的没有问题吗?继续下去,梦境和现实接轨的话我怕会引来守卫。”

 

拥有超出常能力的人并不是每一个都会遵守规则,即便那是最强的几位王者之间协商制定的条例,总有一些丧心病狂的家伙绝不会将其看在眼里。为了使绝大多数平凡生物安生立命之地(同时也是里世界的根基)得到有效的保障,表世界守卫因此应运而生。这个组织由里世界最大的几家势力牵头,联合多方共同创建,初衷是守护普通人的平静生活,现在更多则是各家势力用来培训基层成员的基地。这些人成分相当复杂,能力也都良莠不齐,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相当烦人。

 

“那些家伙呀,苍蝇嗡嗡嗡一样烦死人。”

 

“没啥本事,也就糊弄糊弄那些普通人。”

 

“打不过就找家长这种事就是他们最喜欢干的!”

 

一些去表世界游玩归来的梦之国居民的谈论回荡在脑海,柿本千种心下无奈,他们几个来到表世界的过程近乎于偷渡,没办法,身为王的六道骸正式的过关手续很难被审核通过。那该死的横亘在所有高级及以上异能者头顶上的《禁止或限制使用某些可被认为具有过分伤害力或滥杀滥伤作用的高危性武器公约》就是其中最让人烦躁的一份。就这点来说他们不占理,加上现在梦之书试炼搞出的动静实在不小,公然违反了保密协约,等同于打了所有王的脸,若再被抓个现行,于谁的面子上都不会好看。可想而知,一旦被守卫发现会造成多坏的影响,就算立刻跑回梦之国,他们的安宁日子也是到了头。

 

“是啊是啊。”城岛犬也在一边帮腔:“这种程度,已经有浅层往深层滑落的迹象,骸大人就不担心那小子?”

 

梦境原本就奇诡,程度越深越恐怖。

 

一回想起那宛如深渊般不可测度的深层梦境,两位侍从官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暗道这小子很会惹事,织梦人很少有能在初级阶段就能打开深层梦境的。

 

城岛犬小声嘟囔着那种鬼地方再也不想去了之类,眼睛一边瞅向主君,希望可以听到明确的答案来坚定自己岌岌可危的信心。

 

“没事的,”六道骸眉头微蹙,想了想才道:“简单的考验而已。”垂在两鬓的发丝挡住了他眼里的异色,让人无从窥知他的真正想法。

 

“但是,守卫?”

 

“别担心。”

 

倏然出现的三叉戟在地上一顿,无形的波动荡漾开来,沢田宅附近原本翻腾不息的梦之力迅速回缩,凝聚成极小一个点,微微颤动后消失不见,一切恢复如常。

 

“这样就可以了。”有他这位掌控着梦境的梦之主在这里,会被发现是不可能的。

 

两名随扈对视一眼,心里苦笑。

 

 

※※※

 

 

“别回来太晚了。”

 

被母亲赶出门,身后的房门重重关上,沢田纲吉立刻就听不到门内一星半点的声音了,仿佛一扇门隔开的是两个世界。他可从不知自家的大门隔音效果这么好,记得以前站在门口至少也能隐约听到一些电视的声音,难道妈妈刚把电视给关了?

 

正在胡思乱想,肩膀上突然一沉,沢田纲吉诧异地转头,看到山本武脸上的严肃迅速收敛并转变为一贯的灿烂笑颜,拍了拍他的肩,收回手,笑语晏晏:“时间不早了,不要让女孩子们等啊。”

 

“诶诶?女孩子?”

 

谁啊——?

 

沢田纲吉咽下了将要出口的问题,他不觉得自己认识的女生里有要好到会跟自己一起出去玩的人。

 

“京子和黑川同学。”说着他挤了挤眼,戏谑的说,“好机会,要把握住哦。”很显然,沢田纲吉对笹川京子有好感的事情只有他中意的对象懵然不知。

 

“呃……”

 

沢田纲吉脸上一红,这种事被人知道总有点尴尬,但不知为什么心里却有一种异常空虚的感觉。

 

“好了好了,我们快走吧!”

 

“嗯。”

 

他唯唯应诺,和山本武一起前往游乐园。

 

游乐园并不太远,距离沢田宅不过四条街,他们通过一个十字路口时,绿灯就剩下五秒,沢田纲吉停下了脚步,山本武也只好丢开一口气冲过去的念头。

 

“等一下吧,不差这点时间。”正说着,沢田纲吉眼光余角忽然闪过一道黑影,紧接着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和物体碰撞的闷响。

 

“天呐,撞到人了!”

 

路过的行人一阵骚动,有人发出惊恐的尖叫,有人上前查看情况,还有人拿起手机开始打电话报警,一时间喧嚣尘上。沢田纲吉的心脏在车祸发生瞬间猛然提起,眼睛紧盯着路面上趴着的那个人,只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瘦瘦小小的一团……白色的连衣裙……

 

那是谁?

 

自己什么时候目睹过一场车祸?

 

他恍惚看见地上的伤者抬起头,露出一半天使一半恶鬼的面容,非常奇怪的是,他的心里不仅没有对于血肉模糊场面的惊惧,反倒是对伤者充满了怜爱之情。

 

在哪儿……?在哪儿见到过?

 

沢田纲吉陷入了长久的思考中,他没有发现同伴根本不管他的反应直接拉着他一路狂奔,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就在身后穷追不舍,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游乐园。而周围的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异常,好像所有人都认为理所应当一样。

 

等沢田纲吉结束神游,他们已经在游乐园前的广场上了,约好来玩的人全员抵达。

 

黑川花抱着胸不满的说:“居然让女孩子等待,你们有点过分啊!”

 

“我们路上在碰上一场车祸,耽搁了些时间,”山本武解释道:“不过现在离约定的时间不是刚好吗?没有迟到呀。”

 

“我们都等了好一会了……”

 

“哈哈,是我们来早了一点儿,想先逛一逛。不过你们竟然遇上车祸,真可怕。”笹川京子看到女伴还想说点什么的样子忙打圆场。“小花,反正大家都来了我们这就买票进场吧?”

 

这个提议所有人都没意见,今天就是来玩的,不进去难道还在外面大眼瞪小眼?

 

沢田纲吉没说话,他的目光落在那个一身甜美系打扮的栗发女孩儿身上,眼里有着困惑。能够和自己一直憧憬着的人一起出来玩,理应会很高兴才是,为什么自己对于眼前一切都有着一种莫名的疏离感?心里的不对劲持续发酵。

 

 

※※※

 

 

「一直都在挣扎呢,竟然还没完全被迷惑,不错的精神力。」

 

「可是,还不够哦!」

 

某人唇角微翘,兴趣盎然地看着热闹。

 

 

※※※

 

 

买票进场,四个人边走边聊,沢田纲吉却觉得兴趣缺缺。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对昨天发生的事情模模糊糊,似乎记得又似乎全然记不起。这种感觉让他十分难受,以至于连和喜欢女孩的约会都没办法让他提起精神。

 

不过,渐渐的,他觉得这一路未免走的太远了,不解地看着山本武问:“我们的目的地是哪里?感觉挺远的。”

 

山本武点点头说,“是有点远,不过这个设施是新建的,听说很好玩。”

 

生活异常单纯,每天基本两点一线,不关心周围有了什么新变化的沢田纲吉没再说话,不过心里开始有些期待。

 

又走了一会,在沢田纲吉都快觉得自己要走不动时,笹川京子轻柔而快活的声音传来:“快看,到啦!”

 

沢田纲吉猛然抬起头,伸手遮住刺眼的阳光,在满眼金红色的光斑中看清楚不远处高大的招牌“并盛海洋水族馆”。

 

走了这么久的目的地居然是水族馆,说实话沢田纲吉觉得相当不值得,他对那些海底生物并没有多大兴趣,感觉还不如去买些新番打发时间呢。

 

自己究竟为什么会答应这样的聚会?呃,还是想不起。

 

“走走,我们快去换票。”黑川花拉着笹川京子一马当先走向售票处,山本武也在旁边喊他快些,沢田纲吉相当无奈的跟了上去。

 

就在这时,沢田纲吉看到不远处走来一个让他眼熟的身影。

 

十二三岁,柔顺的半长发披在肩上,穿着白色连衣裙,非常清纯可人的一个小女孩。

 

怎么是她?她不是出车祸了吗?

 

沢田纲吉认为自己没有看错,路上遇到的那一场车祸,他看得很清楚,被撞的人就是这个女孩,她穿着的那件白色的连衣裙勾起了他一些散碎的记忆,因而记得尤为清晰。

 

她怎么会来这里?

 

“你的票……”沢田纲吉耳边传来山本武的声音,下意识转头看他,对方舞动手里的门票爽朗笑道:“我帮你换好了。”

 

接过票,他讷讷道谢,马上就被热情的同伴拽着走向水族馆的大门。

 

“对了,票要收好,等出去的时候还要检票。”

 

“嗯。”

 

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沢田纲吉回头再去看那个白裙女孩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她到哪里去了?

 

水族馆的正门是一处广场,地方相当空旷,虽然游人众多,但几乎一眼就可以看清整片区域,他却找不到那个女孩了。

 

“你怎么了?”笹川京子关切问道。

 

沢田纲吉摇摇头,没有把这件事说出。

 

四人顺利检票进去,随意的欣赏各处的主题生物展示,女孩们叽叽喳喳的议笑声让他的心情也逐渐变得轻松。

 

随后,他们买了一些纪念品,在进入下一个主题馆之前,笹川京子忽然拿出个相机递给沢田纲吉,“沢田君,帮我们拍张照片。”

 

“诶?”他感觉有些为难,自己的水平自己知道,“我拍不好,让山本帮你们吧?”

 

山本武嘿嘿一笑,走到女孩们身边,“抱歉了,阿纲,我们先说好了要一起照一张的,等会我再帮你。”

 

沢田纲吉感到十分古怪,他们几个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了?

 

好像只有自己被排除在外的感觉分外令人不爽,但他还是拿起相机,打开镜头对准三人。

 

小小屏幕中的三个人站在一个具有现代简约气质的钢结构模型前,举着剪刀手,露出开心表情。四周暂时没有其他游人路过,画面采光良好,一切都十分完美,沢田纲吉抬起头做最后确认:“我要拍了,准备。”

 

但就在要他即将按下快门的时候,手指却僵硬了般无法动弹,他想要按下去,可身体却似乎在抗拒。

 

为什么?他不明白,但这不妨碍他继续按下快门的动作。

 

咔嚓,画面瞬间定格。

 

略微欣赏了下自己的作品,沢田纲吉相当满意,他抬起头正打算把相机还给笹川京子,突然发现他们背后的模型摇晃着倒了下来。

 

“啊,小心,后面!”

 

来不及惊恐,沢田纲吉想冲过去拉开他们,但哪还来得及。往前没跑两步,伴随着轰隆的巨响声,视线里全是尘土,他被震得定在了原地。

 

眼前的一幕,沢田纲吉感到全然无法接受,他的几位朋友就这样被埋在了下面,没有一个逃出来?

 

风吹散了腾起的烟尘,他呆呆望着倒在地上的破损模型,完全看不到山本他们了,只有粘稠的血液在慢慢从缝隙中洇出。

 

旁边传来路人惊恐的尖叫,也让沢田纲吉回过神来,现在可不是震惊的时候,快点找人来帮忙,说不定还有救。

 

“有谁,谁来帮帮我,我的朋友……”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他还只是个14岁的少年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第一次,心慌意乱之下只想到向周围人求助,希望可以得到帮助,但那些人显得很冷漠,甚至有人直接拿出手机拍照打算发推特圈粉。

 

云霄飞车呼啸着从一边悬在半空的轨道经过,上面的游客发出一阵阵欢悦的尖叫,为刺激的娱乐而忘情发泄。不过,就在下一瞬,他们的尖叫声变成了恐慌。

 

沢田纲吉转头看过去,过山车在达到大回环最顶点后,没有按照预设的路线直冲下去,反而开始缓缓后退。几秒钟后,小列车的车轮咔咔作响,随即脱离了轨道,车子从半空中掉了下去。

 

更加剧烈的撞击声,更大范围的尘土飞扬,更多的惨叫声,嘈杂喧嚣汇聚成一幕可怕的惨剧。

 

怎么会这样……

 

沢田纲吉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是怎么了,今天是什么灾难日吗?怎么灾祸一个接一个的发生!他还看到,另一边也发出来巨大的喧哗,吸引了部分人流涌了过去,那里可能也发生了什么事故。

 

但这些都没有自己朋友的生命安全重要,沢田纲吉跑到了模型旁边,只看到一只血肉模糊的手臂露在外面,里面的人会遭受怎样的损伤他简直不敢想。

 

怎么办?

 

他眼前忽然闪过一道人影,抬头望去,不远处站着那个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正冲他招手。是她!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去追究这个神出鬼没的女孩,沢田纲吉瞄了一眼就转开了视线,思考着要怎么才能尽快救出自己的朋友。

 

地面一阵晃动,坚硬的混凝土路面变得像海绵一样柔软,四周的建筑物东倒西歪,随着摇晃的加剧,道路裂开,房屋塌陷,将不少人埋在了下面,而幸存的人们就像炸了窝的蚂蚁一样四散逃离。

 

这不科学,建筑说塌就塌,难道并盛的工程都是豆腐渣?

 

“小心啊,沢田君。”

 

一只冰凉的小手拉住他的手,把他带往一边,沢田纲吉还来不及感叹小女孩的力气好大,就惊悚的看到自己刚才站立的地方莫名出现一根灯柱,直直砸了下去。

 

要不是这个小女孩自己恐怕已经……

 

“你……”

 

话刚出口,不知哪里飞来一块砖石,一下将小女孩砸飞出去,只在地上留下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

 

这下,沢田纲吉真切感受到了周围人的恐慌,在此之前他总有一种莫名的隔离,仿佛一切都是虚假,一种强行让他确信是真实然而他一直都抗拒着的真切感。

 

可是这样的感觉也更加让他感觉不舒服,大脑一阵阵晕眩,恶心反胃一起涌来,全身的力气和意识都随之慢慢流失……

 

 

 

※※※


 

 

作者菌的话:话说,无尽这个故事里面阿骸其实挺路人的,本体的戏份还不如豆丁骸,更不如迷妹库洛姆!


补充说明:《禁止或限制使用某些可被认为具有过分伤害力或滥杀滥伤作用的高危性武器公约》是针对所有高级以及以上等级的异能者的限制,基本上除了极少数特殊能力,绝大多数达到高级的异能者都可说是高危性武器啦



下一章

评论 ( 8 )
热度 ( 30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