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骸纲】即兴曲9

9.

 

“我说,是谁说请客,结果却不知道在哪就餐的?沢田纲吉,你让我再次对你刮目相看。”

 

六道骸跟着沢田纲吉在街上瞎晃悠了半小时,终于忍不住发起牢骚。也亏得他这些年忍耐力上涨了不少,否则早就开始抱怨,密歇根湖刮过来的大风可不是那么令人愉快的享受!

 

沢田纲吉心里苦逼,他同样不愿意在寒风里瑟瑟发抖,可他这还是第一次来芝加哥呢,压根就是两眼一抹黑。之前能够找到分部多亏了狱寺隼人,现在没人帮忙,可把他难坏了。

 

“那,那个,我还不是想找家比较好点的店吗?”

 

初临贵地谁能马上找到口碑比较好的店?他又不是吃货,专门研究过世界各地美食分布!争辩的声音软弱无力,他知道自己之前的提议只是一时兴起,没有多少真心,但正因如此他才更不希望随随便便找家店打发了对方。此行六道骸明里暗里的帮助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自己的雾守他真的认识得太少太少,以往的观感更多来源于此人刻意筑起的伪装,接触到六道骸另一面的现在他想要更深入地去探知那些隐藏起来的“真实”。这个时候,他早就忘记一开始不愿和这人有过多交集的原因了。

 

“难道你不会用更简单点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六道骸叹了口气,无奈地掏出了手机:“有这样的Boss来领导,彭格列的未来……クフフ,已经不能用一片黑暗来形容了吧。”

 

那是因为你在一边看着,让我紧张到不行,一时没想到其他方法!到底没胆子直接吼出来,沢田纲吉摸了摸鼻子,接下了对方传递过来的鄙视目光,十分光棍的说:“你来选,反正我请客就是了。”

 

“吃穷你的机会我可不会放过呢。”六道骸一边浏览信息,一边嘿嘿冷笑。

 

“看不出你有大胃王的潜质啊,骸。”瞄了瞄对方堪比模特的身材,沢田纲吉才不相信雾守的胃袋有海量容积。“若你真能吃那么多,我认栽。”

 

不过他马上补充了一句:“但不要为了一时意气把自己撑坏,那可太不划算了。”

 

说完他又嘟囔道:“千万不要到时候还要送你去医院啊。”

 

“你在说什么呢?”最后几句的声音音量很低,忙于手中活计的六道骸没有听清,不过他并不在意,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没再废话,直接选定一家名为“blue choice”的餐厅,他们叫来计程车飞速前往目的地。

 

 

※※※

 

 

当两人坐在餐桌前时,窗外的天空忽然被阴云遮蔽,一场大雨顷刻降临。

 

“哎呀,下雨了。”

 

沢田纲吉看向窗外,细密的雨点连成了千丝万缕的线,被自然之手编制成一层又一层细密的幕布,层层叠叠的覆盖到整个街道上,玻璃窗外的景色变得模模糊糊,看不分明。

 

“你在担心什么?”坐在对面的六道骸点完餐把菜单交还给侍应生,转过头来问:“你的忠犬狱寺隼人会处理好那些琐事,这不是他最乐意干的活儿吗?”

 

“请不要这么称呼狱寺君!”

 

没经过大脑,沢田纲吉下意识抓住了对方话里最让他恼火的字句反驳道,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因为被戳中了心里隐隐的小愧疚。他一直都很抱歉自己并不是狱寺隼人所崇拜的那个样子,真实的他只是一个很软弱只想过着平凡生活的废材。但是他又离不了环绕身边的人们,舍弃不了打打闹闹的生活,还有那让他不再寂寞的真挚友情。

 

“沢田纲吉,你总是会在奇怪的地方纠结。”

 

冰凉的声音里掩饰不住的兴味盎然令年轻的首领悚然一惊,不由暗想自己刚才是否又想太多,还是赶紧和六道骸吃完饭打发了这麻烦家伙再说,至于岚守,以后找机会给他放个假弥补弥补吧。而更多的烦忧,他不要想了!

 

对面千变万化的表情让雾守的唇角越扬越高:“你果然很有趣。”

 

——可恶!

 

居高临下的轻慢评语使沢田纲吉开始后悔: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胃痛?他怎么就产生了这人其实蛮温柔的错觉的?这货压根就是以戏弄讽刺自己为乐吧?

 

内心戏十足的首领哪里会留意到自己脸上的微妙,更不会明白被娱乐到的雾守那奇怪笑声的フ字发音比往常都多。若不是他俩的位置相对偏僻,这个时段客人也并不多,或许会引来他人好奇的目光也不一定。

 

这两人之间对话不仅没有男人该有的冷静,也没有黑暗世界杰出人士的冷酷,更谈不上成熟,甚至可说是自说自话。就是这样,他们似乎还能接上彼此的话,聊得不错的样子。

 

好歹当了那么多年的废材,沢田纲吉一早就习惯了被人歧视和嘲笑,这种程度的打击比起自家那位魔鬼教师的精神折磨根本不痛不痒,很快便被抛诸脑后。他这时的注意力终于转移到眼前人身上,留意到不绝于耳的奇怪笑声,忽然想起另一位雾守库洛姆曾提到过六道骸高兴的时候,笑声会不一样,フフ的音节会比较多。

 

以前哪有机会和六道骸单独相处,更不可能去验证这一说法,直到今天沢田纲吉才注意到库洛姆所说都是真的。

 

想不到六道骸这家伙某些习惯也挺可爱的。觉得发现了有趣的细节,沢田纲吉又高兴起来。

 

默不作声观察着对面那张瞬息万变的脸,六道骸毫无提醒的意识,这种时候又何必让沢田纲吉戴上那副彭格列掌舵人的面具呢?虽然他欣赏那种睥睨一切的强者风范,可一旦放到沢田纲吉此人身上却又使他莫名不爽。

 

忽如其来的暴雨让不少人措手不及,陆续有人冲进餐厅内避雨,进来时已经被淋成了落汤鸡。服务生们纷纷上前招待,门厅前一时间十分喧哗。

 

“现在雨太大了,看起来我们得在这儿多待一会了。”

 

六道骸耸耸肩不以为意的说:“多休息会儿不会影响到接下来的事,反正人手还没来齐。”

 

简短的交谈之后,接下来等待上菜的时间里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但他们都没有感到沉闷和尴尬,反而觉得心情得到了放松。

 

等侍应生上完菜,他们便开始进餐。

 

切了一块放到嘴里,感受着牛肉韧嫩的质地和浓厚的汤汁,沢田纲吉相当满意于六道骸的选择。“这家餐厅的牛排真的很不错。”

 

六道骸放下了刀叉,拿起一边的酒杯,笑了笑:“你喜欢就好。”喝了口红酒,他接着说,“这家餐厅的牛排评价很高,最受欢迎的是四成熟的菲力,不过我记得你好像不太喜欢,就没帮你点。”

 

“谢谢你还记得我的喜好,太生的我一直都受不了。”一想到那种一切开就能看到鲜红色肌红蛋白的半熟生肉,沢田纲吉连忙喝了一口蔬菜浓汤,压下了胃里不舒服的感觉。他吃了几口,一想到分部的事情就失去了胃口,放下餐具端起咖啡,盯着杯中黑褐色的液体,说:“让我们来谈谈关于托蒂家族和本地一些具体情况吧。”

 

六道骸不紧不慢地切割餐盘中的牛肉,没有接话茬,反而说起不相干的话题:“blue choice的特色招牌咖啡非常有名,光看着不试试就太可惜了。”

 

进入基地前六道骸本打算汇报下情报,但分部的情况稍微有点出乎意料,汤姆·科伦佐的愚蠢让他觉得自己的情报工作实在多余。而现在是吃饭时间他可不想用在工作上,他和狱寺隼人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他对工作几乎没有热情,纯粹是没办法了才会按照最低工作量完成部分,让自己不至于被开革出门而已。这点上他得感谢彭格列,自从这位首领掌权后自己的工作量大为下降,再也不用和从前一样被逼着干不情愿的活计,对于一个被黑手党捏住把柄的术士来说,彭格列真是个好人。

 

六道骸没发现在他心里彭格列=沢田纲吉。

 

“不用了。”

 

“真可惜,这里的咖啡可不是一般地方可以喝到的。”

 

“谢谢,或许里包恩会喜欢,我以后会介绍给他。”沢田纲吉抿了一口,放下了咖啡,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好吧好吧,如果你真的连吃饭的时候也要谈工作,属下我也只好奉陪了。”六道骸放下了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那么,你想知道哪一部分?”

 

“托蒂家族的情报有很多?”沢田纲吉闻言滞了滞,天知道他只是想听一下内容要点,难道在飞机上的惨事还要发生一次吗?不不,他不要被魔音灌耳!急急忙忙补充道:“我对他们的首领不太了解,你就告诉我这个人的资料就可以了。”

 

六道骸没有理他,似乎是在整理脑海里的资料,停了一会才开始说道:“大多数的情报你在分部已经了解到了,不用我再多说。大约半年前,托蒂家族的老首领雷蒙·托蒂被刺,由他儿子乔治·托蒂接任首领,比起老雷蒙,乔治年轻而富有野心,当然胃口也更大。因此和本地其他家族以及外来组织的冲突逐渐递增,不过这个人手段狠辣,和很多杀手组织都有关系,很喜欢搞斩首行动,彭格列,你要注意这点。”

 

“骸你的意思是他会在这次会议上搞小动作?”

 

“不排除这个可能。”

 

沢田纲吉有些不相信:“乔治·托蒂有那么蠢?明目张胆做这种事就不怕彭格列事后的回报?”

 

六道骸一只手托住下颌,饶有兴味地观察着自己的首领,说:“虽然老板你看起来很蠢,但你可是彭格列啊,弄死了你固然会面临黑手党第一家族的报复,可同样确立了托蒂家族的强大实力。你该明白的,在里世界只要有力量就足够了,乔治·托蒂就可以凭借这件事慑服其他势力,收拢到很多小弟来抗衡彭格列家族。到时候,彭格列可未必能奈何得了他呢。”

 

沢田纲吉蹙起眉,心里很不舒服,甚至都没注意到自己又被六道骸讽刺了。他喃喃道:“乔治·托蒂他完全都没顾忌吗?我们至少还算是同盟家族啊……”

 

“那只是名义上的吧。”六道骸很不以为然,“再说我们来的这个时机太凑巧了,刚好是托蒂家族和同乡会即将开战的时候。”

 

“同乡会?”

 

“一个同样喜欢‘斩首行动’专门刺杀对方高级头目以达到吞并目的的华人黑帮,主营项目和黑手党差不多,基本上世界上的黑道组织都是一个德行,不是吗?”

 

沢田纲吉默然半晌,点了点头。

 

六道骸忽然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说:“有些事情你该自己好好想一想,为什么你会接到这个试炼任务,为什么美洲分部的情况恶化到这种程度才会递交到你面前,这些都是首领你该好好思考的问题。”

 

先是茫然看了他一眼,沢田纲吉的眼神渐渐有了变化,清澈见底的眼眸里笼上一层阴霾,像是在一瞬间领悟到了什么一样轻喃道:“我明白了。”

 

六道骸挑挑眉。不知道对方是真的想到了答案还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不过他没有问。

 

“雨停了,暴雨果然来得快去的也快。”沢田纲吉挥手叫来服务生结账,“我们这就回去吧。”

 

“想多偷懒一会都不行,我觉得自己亏了,根本就没有吃尽兴。”

 

“下次再补偿你吧,骸。”沢田纲吉苦笑一声,“你知道我现在没有心情。”

 

“所以说,彭格列你还是太天真了。”

 

——如此天真,也如此迷人。

 

 

※※※

 

作者菌的话:好久没更文的咸鱼忽然在友人的激励下瞎几把写了一点加上之前写的好像可以混更一次了,哈哈哈!

完全没有剧情的一章


评论 ( 16 )
热度 ( 23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