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骸纲】传说的后来8(完)


8

绿野镇

一间普通民居里,坐在靠窗边软椅里一个穿着法师袍的小婴儿忽然停下翻阅书籍的动作,转头看向窗外碧蓝天空。

坐在桌子另一边喝酒,相貌粗豪的中年男子放下酒瓶,问道:“怎么了?”

“别说你没感觉到,家光。”

默默闭上眼,好一会才睁开,家光皱起眉:“Vongola空之指环的庇护开启了,阿纲遇到足以致命的危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里包恩?”一脸凝重地看向友人,这种时候法师总是有办法看的更多更远。

“刚刚接到消息,莫雷德兽人部落在两天前攻陷落叶城,想必该城辐射区的村镇都已陷落,看来黄金狮人一族准备开始动手了。”

家光脸色一变,他妻儿居住的村落正是处于落叶城范围内,妻子前几天刚到他身边,于是只剩下宝贝儿子还在那边。“难道纲吉落入了兽人之手?”精灵和兽人是世仇,不管是谁落到对方手里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里包恩却很镇定,温言安抚:“放心吧,阿纲不在那个方位,有Vongola空之指环庇护,那些愚昧肮脏的兽人是无法伤害到他的。你要相信先祖的遗泽和他的天赋,现在的一切都是考验。”

家光向来信任友人,况且他也经历过差不多程度的考验,闻言略略放心,忽见老友神色有些异样,不由问道:“怎么了?”

里包恩沉默了一会才说:“家光你就不担心兽人逐步蚕食之下,来日必将成为大患,它们已经不是当年的一盘散沙了。”

“我还能怎样呢?首席祭司的决定已经执行那么多年,东陆早就不是我们的国度,我又何必为人类担心!”

“这样我就放心了。”里包恩点点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纲吉刚刚使用了我为他量身打造的‘高位魔宠契约’,看来他之前使用庇护就是为了抓高级魔宠呢!从传过来的波动可探测出来,是个了不得的大家伙,恭喜啊,家光,以后咱们都能放心了。”

“哦哦,真是太好了!”家光顿时眉开眼笑,高级魔宠非常稀少,极难捕获,毕竟都是些心高气傲武力值奇高的家伙,不过一旦驯服却是主人最忠诚的仆从,儿子有了强力的魔宠他还有什么可担心呢?

里包恩端起茶,“兽人异动的情报已经送过来了,晚上大约就能收到镇长的决定。”

家光哼了一声,站起身:“镇长的打算一直都是离开这片注定要起争端的地域,我对此并无异议。我们这一族,人口基数实在太小,繁殖率也低的可怕,早该退出历史的舞台……现在纲吉也可以独当一面了,我还有什么可忧虑的?”

“那么,祝你第二次蜜月之旅一路顺风。”

 

龙窟

面对越来越险峻的形势,纲吉咬咬牙,终于下定决心,他想到就做,跑到六道骸面前,严肃地说:“我有高级治愈术道具可以救你,不过,你必须发誓在离开幽暗地域前不能再伤害我……”

果然是神裔,就算再天真愚蠢,也总有各种底牌保命。看着周身萦绕着一层又一层金橙色光辉的半精灵,六道骸神使鬼差地点头发誓:“好。我以真名起誓……”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无数次地咒骂自己那一刻居然畏惧死亡的来临(当然当时他归咎于自己还想找那个将他封印的人类英雄的后裔报仇,而不是怕死!),以至于他后半辈子不得不和这个愚蠢的半精灵绑在一起!!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当然还是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誓言之光闪过,纲吉放下心来,情况危急不容他胡思乱想磨蹭时间,立刻发动老师大法师里包恩固化在Vongola空之指环上的法术。

一个个魔法字符在他身边漂浮,纲吉一手迅速蘸了一点自己仍在流血的伤处的血液在六道骸伤口附近画了一个个诡异的符号,接着一边做出各种手势,一边开始施法念咒。当他念出第一个音节,六道骸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没来得及打断,法术成功施展的光芒便已经出现。恒定法术的发动按照设置者的选择可以简化到只需要念一个咒字就能启动,不然纲吉还未必能够记得冗长而高深的咒语。

只见无数半透明的锁链从虚空中浮现,哗拉一声散开,将他和六道骸封锁起来,形成一个狭小的囚笼。一个个魔法字符扭曲汇合成一道鲜红的光束陡然从纲吉胸口冲出,直接射入六道骸眉心,在其额头上极快的形成一个复杂之极的花纹闪烁不定,在数息后消失。

六道骸慢慢撑起身体,狠狠瞪着纲吉,“想不到我竟然会被你骗了!”

“咦,怎么会没有效果呢?”纲吉却没注意他话里的自嘲,反而陷入了沉思。“每一个步骤都是按照里包恩教导的啊,没有出错,明明已经成功发动了呀……”

“你这家伙装成一副纯真的模样,想不到心思这么深沉。怎么也料想不到我六道骸也会被人当成魔宠……”后面的话六道骸实在说不下去了,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即便现在这样狼狈,被囚禁多年而虚弱无比,实力十成中去了九成,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落到“魔宠”的地位,成为别人的仆从,尤其这个主人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菜鸟!

纲吉正在回忆当时所见,他曾被里包恩带着出门访友,见到一个法师瞬时恢复了一个人的致命伤,原本这样的法术应该是高级祭祀才能使用、还未必能够治好,但那个法师竟然能做到!他当时就很羡慕,如果自己也会那么神奇的瞬时恢复术,今后的生活一定会非常顺坦吧。

稍微在里包恩面前提了提,却被老师告知这个法术需要耗材非常多,甚至有几种非常珍贵的材料。而且法师没有达到一定等级和相当长时间的研究,根本就不能想施展就施展出来。记得他当时沮丧很久,却在生日时收到一向严厉的老师给予的生日礼物,就是这个固化在自家传家宝上的“瞬时恢复术”!

“是哪里出错了吗?”纲吉喃喃自语,他知道自己这方面资质不怎么样,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很有可能是他又做错了。

六道骸抓住纲吉的手,喝问:“还在装傻!”

“啊?你说什么?”纲吉一脸茫然。

“别说你不知道!”六道骸能感到这个法术未尽全功,对于自己的束缚还没有达到最高。他低吼一声,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纲吉压在身下,左手掐住他的脖子,右手上凝聚起一把短柄银制三叉戟,满眼凶光地瞪着这个少年:“与其这样活着,不如趁着契约只完成一半就先解决了你!”手中刚一用力,右手无名指上便突然浮现一圈宛如戒痕的神秘花纹,带着强大无比的电流瞬间窜至全身,三叉戟立时溃散消失。六道骸一声不吭倒了下去,重重砸在纲吉身上,身体发出一阵焦糊味,柔顺的长发顿时就像海藻般纠成一团。

“唔,好痛!”不过总算找到缺失所在,纲吉痛呼一声,也不推开软得跟面条一样的可怜精灵,赶紧补救。“我,Tsunayoshi· Sawada愿与大地之子Mukuro· Rokudou以生命和灵魂为契,成就血之盟约!”他身上冒出金橙色的火焰,而六道骸身体周围也浮现出丝丝缕缕烟雾般青色火焰,相互一接触,轰的一下如烟花爆开。

“唔,原来是缺少了真名盟誓啊……”法术真正完成之后一种明悟浮上心头,纲吉知道了自己接下来该如何做。他已经和六道骸共享生命体征,只要将对方身上的伤势转移过来就可以分担一部分伤害了。默念着咒语,下一秒纲吉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身体变得无比沉重,一丝力气也没有,他最后看了一眼六道骸然后便不受控制地阖上了眼睛,脑子里就剩了唯一的一个念头:

——痛!痛死了!

他有些后悔……你说你没事装什么英雄呢,沢田纲吉!接着,他就失去了意识。

六道骸很快恢复了清醒,赫然发现自己正压在纲吉身上,而半精灵的样子让他心惊。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双目微合,脸白如纸,若不是胸口还有微微起伏,他几乎以为这少年已经死去。

六道骸心情很复杂,他居心不良,而对方则是在种种巧合与无心之下让他吃了大亏,却也救了自己的命。谁能想到曾经的强者在亚法之壶多年的分解剥离本源后元气大伤,又因急于脱离而吐露真名,结果最终被另一种无形枷锁束缚……

说到底还是他倒霉!

盯着那张懵然不知的蠢脸,这笨蛋肯定是不知道其中的关窍,六道骸深深吸了一口气,不论如何,现在他和纲吉是绑在一处。

他在壶中的岁月,外界的术法发展到了出人意料的地步,这该死的“高级魔宠主仆签订契约”远比他曾经了解的更复杂和苛刻!也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怪物改进的技术,集合了主仆契约和共生盟约,将两者效能合二为一,加上他俩签订的是真名盟誓,比一般的契约更为严密复杂,违背誓言的代价就算死亡也无法解脱,直至灵魂消磨干净才肯罢休。

可六道骸怎会甘心呢?因为共生盟约的力量分摊了他们的生命体征和寿命,身为混血精灵,他的寿命远比寻常精灵更悠长,加上返祖的缘故就算实力一直不突破实际上他也能够活上3000~5000年,而半精灵纲吉的寿命不会超过200年。

并且,不论从前的风光,谁愿意从此失了自由身成为他人的奴仆?

主仆契约效力强大且极其残酷,主人可以主宰仆从的生死。受契约制约,仆从可以保持沉默但不能欺骗主人。绝对不能攻击主人,必须保护主人,如果主人受伤或者死亡甚至情绪波动剧烈一点,仆从都会受到各种不同程度的契约反噬,痛苦不堪,若是一心求死,灵魂必会被世界遗弃,坠入违誓者之渊在黑暗中承受永寂之苦。

最后,他们是以真名签订的契约,基本是没可能解除。他虽因混血而返祖,却不是真正的大精灵,没有领悟法则,除非有一天他能点燃神火成为神祇才不受契约的大部分牵制,或者签订另一项效用更强大的契约来覆盖。目前对他而言都不现实。

他总不能和纲吉同归于尽吧?

感觉到身体里有着一股不属于他的鲜活暖流鼓动着——从他被植入地狱血脉那天,原本的血脉力量发生异变,他的身体变得如同死物一样冰冷,明明活着却和尸体并无太多区别,即便身处火海也感受不到丝毫热意。现在的情况十分稀罕,稀罕到让他还想感受更多……

六道骸叹了口气,站起身横抱起半精灵,明明早已经了解到这个孩子的天真,但他的作为还是让自己惊讶。他们之间的契约完全不平等,对方却逆转伤势为他分担大部分。

那么脆弱的身体,一下就奄奄一息了。在六道骸的认知里,谁会同情想要伤害自己的人呢?为什么纲吉会那么做,他仅有的一点好奇心被挑起,不由得想要深入探究个明白。

那么,在解除契约前,多少还能期待一下……吧?

收起翅膀,忽然侧过头,六道骸伸手一招,两枚闪烁青色光芒的指环飞入手中,看了一眼略感惊讶:“哦呀,竟然是地狱指环。”

地狱指环是地狱七君主制造的幻术系魔器,用以腐蚀他们看中的人才,威力巨大但对使用者天赋要求很高,还有着巨大隐患,是传说中的珍宝,已消失很久,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前后一想,六道骸就明白过来,地狱指环被幻影女士用来制成关押亚法的神器,这玩意不属于防御性神器一下就被纲吉的宝物打碎,还原成地狱指环,之前飞走的光点应该就是其余几枚。

随手揣入口袋,六道骸脚下浮现出一圈圈法阵的波光,两者的身影逐渐淡化,转瞬消失。

 

 

彩虹桥上

呆愣站立许久的守卫者眼神逐渐清明,那翠绿色的眼睛茫然地四顾,却没有发现他所寻之人的身影。身边云海茫茫,风吹乱了他半长的银发,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喃喃自语:“我主,我王,将我唤醒,您却在哪里?”

倏忽,他无神的眼睛里渐渐有坚定的光辉开始闪烁:“无论在哪,我都要找到您……”

他毫不迟疑的跳了下去,投入桥下彩色气泡中。

随着守卫者的离去,早已残破的神城开始坍塌,而神城的溃灭引起一连串连锁反应,格兰山脉之下的折叠的诸多空间纷纷损毁崩塌,黑精灵都市莎木特城不幸牵扯在内,无数生灵死于非命,造成的损失难以计数。

 

血色平原

一头有着紫色倒皇冠印记的白色巨龙张开双翼不停施法,他身边倒下一大片恶魔的尸体。忽然它一个恍惚,感受到自己众多藏宝洞其中之一受到了破坏,顿时大感心疼,恨不得马上回去解决了盗宝贼,可惜签订的百年协议时限还没到,只得将怒火发泄到又一波冲上来的恶魔军队上,同时暗暗发誓:“该死的小偷,居然敢偷我的宝物,等我回去一定要……”

 

 

尾声

纲吉苏醒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一周,当得知自己的伤势是在六道骸打劫过路商旅抢来了马车,赶到城里威胁治疗师为他治好时,他的表情简直难以形容。

六道骸的理由非常简单,他是术士,并不精于治疗,他的魔法物品早就在封印的时候被人夺取,除了他的武器——那是精神力高度凝聚实体化的产物,别人无法夺走。他们也没钱,不这么做难道看着纲吉去死吗?如果纲吉死掉他也会赔上性命云云。

纲吉觉得六道骸说的好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但心情却总是很低落。由于他很难过,造成的后果就是六道骸被契约惩罚,躺在地上抽搐了很久。

六道骸的反应吓了纲吉一跳,追问之下得知了契约的内容,他惊呆了。

而实在受不了对方愚蠢迟钝的六道骸正打算和纲吉同归于尽,这时一个包裹从天而降,重重砸在倒霉的精灵脑袋上,将他砸晕了过去。

抖抖索索展开包裹里的羊皮卷,看到其中内容,纲吉呆若木鸡。简单来说,就是里包恩大法师阁下例行嘲笑了弟子,直到信件的最后才寥寥几笔顺带提了家光和奈奈的二次蜜月,以及他自己的异位面旅游,还有绿野镇精灵部族的迁徙,这就表示,纲吉就算是回去也找不到一个亲友。

纲吉欲哭无泪,一时只觉天地宽广可他无处可去,这时六道骸悠悠醒转,看到他呆立不动,冷笑:“还是先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吧!你难道想要一辈子跟我在一起吗?”

他这才发觉契约的问题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纲吉沉默许久,认真地说:“你知道怎么解决?请相信我,奴役你并非我的本意,我也希望能早点让你解除束缚……”有一个这么出色的家伙整天在你身边乱晃,还对你十分不善,你还不能情绪过激,这得多难受,纲吉也表示契约对他来说负担很重,压力山大。

“暂时还没有,不过埃尔文如此广大,我肯定能找到解决办法。”六道骸伸出手时还不忘冷哼,“如果放任你一个人到处乱跑的话,你绝对会给我带来一堆麻烦,先跟我走吧,其他的等解决了契约再说。”

这种别扭的邀请却让听者找到了另一种希望,他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然后重重点头。

“——嗯!”

据说,每一个传说的后来,都酝酿着另一个新传说的开始。

这场传奇之旅,现在,才刚刚启程。

 

fin。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