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传说的后来6


6

没走几步,黑暗骤退。放眼望去,辽阔无边的蔚蓝海洋,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色的湛蓝天空,澎湃的潮水声和海腥味扑面而来。

几步之外屹立着一座石桥,与其说是桥不如说是一条道路,从地面往上一直延伸到远方天际的白云深处,根本看不到尽头。桥头部分是一扇圆拱形石质大门,门上没有任何标识,也没有装饰物,并不华贵,相反有一种古拙而神秘的感觉。桥身竟通体呈现琉璃色,阳光打在上面折射出一道道七彩光弧,流光溢彩,极是炫目。

“居然是彩虹桥。”

纲吉抬头看了看石门,又望了望石桥,没看出有什么特殊,不由好奇:“彩虹桥?”

“又名星路。它是连接着埃尔文绝大多数位面的道路,和次元传送阵不同,使用者不会出现任何不良反应也不会出现万分之一的错误率,在古代是最为安全快捷的降临方式。但是,听说在神战中垮塌了多处,出现了相当多的危险地带,使用者多半有去无回,后人便很少再用,不知道这一段路有没有凶险,”知道半精灵肯定不懂六道骸自觉解释起来,“怎么样,要走吗?”

“我还有得选择吗?”纲吉苦笑,抬起脚,大踏步走上彩虹桥。

“有胆色。”六道骸淡淡赞了一句,“对了,有件事要问你,你的血脉天赋是什么?”

“呃,这个啊,其实我也不清楚呢……”纲吉有些羞赧,可也不能怪他,里包恩从没有明确告诉过他,只会让他训练训练再训练,所以直到现在他对于什么血脉什么天赋都是两眼一抹黑。“里包恩只说过我具有英雄血脉,可我只是个废柴,跟英雄有毛线关系啊!”他并不知道六道骸所问属于实力方面的私密,在这纷乱的世界往往关乎性命,一般人并不会直接问,而他竟老实回答了。

得到这样的回复,多少已经了解纲吉个性的六道骸并不以为异,只暗笑他的蠢笨。“英雄血脉吗?你的祖先中有什么杰出人士?”

纲吉想了想才说:“祖先里有一位叫Giotto·Vongola的好像很厉害。”

Giotto·Vongola?

六道骸还在地底的时候就听说过白精灵一族出现了一个了不得的英雄人物,将黑精灵一族压在地底动弹不得,为白精灵一族立下赫赫战功,原本曾想与之一会见识一下,可惜直到他身陷囹圄都缘悭一面,原来这个愚蠢的半精灵居然是那家伙的后裔。

“原来是他,这倒也解释得通了。”纲吉看来并不清楚血脉中神性的存在,更不会知晓能够遗传神性的家伙有多了不起,能够做到这点最少也是一个点燃神火的真神!

“诶?”

“妖精花园并不简单,其实里面是多层折叠的空间,按说上位妖精应该不能发现你才对,你们之间存在空间壁障的阻隔。不过我现在明白了,Giotto·Vongola可能遗传给你一些幻术系的能力吧。”梦境与幻觉力量的拥有者和幻术妖精产生精神共鸣的可能性实在太高了,会被发现不是偶然。

纲吉听的似懂非懂,正想细问,身后传来一声声恐怖的轰鸣。他下意识回头,却见一个银灰发色的高大男人迅速接近,一步步踩在地上腾起滚滚尘沙,一眼瞥见他手中的无弦长弓,哪还不知这就是六道骸所说的守卫者,赶忙加快脚步。

“小心!”

嗖!

警告声未落,一道红光乍然闪现,纲吉警觉地闪身躲避,凄厉风声刮过,嘭一声左侧地面爆起一团火光。他心知厉害, 脚下猛然发力,闪电般冲向前方,沿着桥面往上亡命狂奔。

身后不断有箭矢飞来,纲吉一咬牙全凭直觉闪躲,竟然一一躲过,刚开始六道骸还有警示,见他能够自行规避也就不再作声,以免打搅到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纲吉一路奔逃却一直没法甩掉守卫者,脑中不停思索解决方法,忽听六道骸说:“最佳方案,回身迎敌。”

“我知道了。”

逃是逃不掉了,看来只能如六道骸所说,不然这般耗着,自己的体力并非无限,可他又凭什么和守卫者战斗?唯一的凭借还是那不知靠不靠谱的血脉天赋,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吧!这样一想,纲吉猛然立定,每天限定一次的天赋法术无法使用,他也只能拼命了。

“我的力量不足以直接动手帮你,接下来只能靠你自己。”六道骸的声音里透着疲倦,“我辈术士战斗时多依靠血脉本能,它会指引你做出最佳选择。”

“……谢谢你。”六道骸对他的帮助够多了,纲吉已经非常感激,压根没想过要求更多。

此处风力强劲,连绵不绝,浓密的云层随着狂风缓缓移动。纲吉只觉得身上一阵刺骨寒意,这才发现衣服表面已然凝结一层细密的白色冰晶,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来到高空中,桥面氤氲着白色云气,桥两侧白云滚滚,如同雪堆般铺在彩虹桥下方。

他脸色忽然一变,一个侧身翻滚,一阵狂风猛地从身边擦过,顿时右边胳膊一阵钻心的痛,紧接着一连串爆炸如同水波般迅速扩散,厚实的云层被冲击波扯开一道道裂口,露出下面广阔的海洋。

生死关头,纲吉浑身燃起金橙色火焰,这是一种奇怪的火焰,因没有温度所以显得虚幻而不真实。他脸上的神色变得异常安静肃穆,璀璨的金瞳流转之间,已经避开守卫者的多重箭,钻进了内圈贴身战斗。纲吉打定主意拉近距离来削弱弓箭威力,谁知守卫者咆哮一声,无弦弓轻轻一抖就变成一把长剑,毫不犹豫挺剑就刺。纲吉抽出匕首回挡,短兵相接时金属的碰撞声震得人耳膜生疼。可纲吉毕竟不精通于短兵,所以他很快收回匕首,打算继续以拳脚制敌。但守卫者迅速察觉纲吉的变动,勉强抵挡了几次进攻后立刻拉开了距离,在十来米外再次拉开变回无弦弓的武器,弯弓射箭。

空气中轰然爆响,数道火红箭矢挟着劲风急速而至,金瞳中流光闪烁,他本能地计算着弹道轨迹一一闪避,可终究没法全部躲开,肩膀被狠狠击中一下,顿时一片火辣辣的疼痛。可他的坚韧反而因此被完全激发,闷不吭声一拳砸去,守卫者毫不示弱地挥舞空着的那只拳头和纲吉狠狠一撞。一阵沉闷声响,两人均是站立不稳倒退几步。纲吉脸色发白,吃惊于守卫者原本与他相差无几的力量竟然一下提升数倍,令他猝不及防之下差点吃了大亏,不过他也没让对方占到半点便宜。守卫者勃然大怒,咆哮连连,再度朝着纲吉疯狂冲过来。

两人又一次交手,狠辣的招式纷纷毫不留情的招呼在对方的致命处,缠斗数个回合后只听又是“砰”地一声闷响,纲吉前胸重重挨了一拳,他胸口一闷,眼前发黑几乎站立不稳,一口血哽在嗓子里最终还是从嘴角滑了下来。他强撑着一把抹去脸上不断渗出的细密汗珠,知道凭他的体质维持不了这种状态多久,这种激发潜力的秘术不仅要消耗大量的体力,精神的高度集中更让他心力耗损巨大,他已能感觉到身体的虚弱和力量的衰竭。

他不想死。

对于生存的渴望让他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力量,冲上前去的瞬间双臂绞紧对方的脖子,身上跃动的火焰顿时落到守卫者身上,清澈的火无声地在两人身上燃烧,守卫者一边怒吼一边猛力挣扎却始终无法挣脱纲吉的钳制,他们在光华璀璨的桥面上不断翻滚,渐渐地守卫者的挣扎越来越弱,直到最后再也没了声息。

纲吉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守卫者一阵抽搐,他心脏猛跳正要扑上前去,脚下却是一空,琉璃色的桥面突然间坍塌下去,寸寸断裂。纲吉刚想逃离,但此时他的体力已经不足以让他在短时间内改变动作,于是整个人就这样顺势向下跌落。

纲吉骇然失色,拼命挣扎却毫无作用,不断下坠中他看到自己跌落的地方恢复如初,守卫者慢慢起身,那双泛着红光的眼睛变成了翠绿的色泽……

噗通,身躯像是落入了一种黏稠的液体中,如雷的风声消失了,世界寂静无声,疾速下降时空气与肌肤摩擦产生的窒息和痛苦的感觉消失了,一种奇异的昏沉包围着纲吉。

隐隐有空灵的歌声传来,凝神细听却无法分辨来处,他张开了干涩生疼的眼睑,周围是无数个彩色的气泡在银白色的光之海洋里载沉载浮,竭尽力量挪动身体,但怎样也不能随心所欲。

纲吉心下慌乱,这一段经历的离奇委实超过他所想象。

正在这时,光海上空的天穹上,难以计数的各色星辰拖着长长的尾焰如雨而落,击打在光海上空的彩色气泡上,激起无数光点爆开,纷纷扬扬,在莫名力量影响下形成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气旋,把整个世界都渲染得瑰丽多姿。

忽听六道骸叹气,“还傻待着呢,不离开吗?”

他已料到接下来那个愚蠢半精灵的反应,果然见对方愣了愣,茫然问道:“怎么走?”

现在纲吉被困在一个橙色气泡里无法动弹,刚刚的战斗虽前后没超过十息,但他的体力也在秘法催发下基本耗空,眼前困境实在无能为力。

六道骸啧了一声,一道细细的裂痕从纲吉面前的气泡表面裂开,顷刻间顺着这道裂痕,无数裂痕如蛛网般蔓延开来,直到眼前画面完全破裂。

纲吉一脸呆滞地站在一个巨大无比的洞窟中央,身边伫立一棵参天巨木,巨大的树干占据了洞窟三分之一空间,估计几十人围成一圈才能环抱,仿佛神话中的世界树,相比之下它脚下的纲吉宛如蚂蚁般渺小。巨木通体为白银所铸,每一片叶子都闪烁黄金的色泽,叶片之间结着众多散发着不同光芒的果实,光华璀璨照亮周围。除此之外,只有左侧有着一座高台,尺寸同样惊人,也不知有什么作用。高台上铺满了一层厚厚的金币和闪烁着迷人光彩的各式宝石,具体价值无法估计,但肯定是一个天文数字。

他这是又到了哪里?难道是一不小心来到泰坦巨人的聚居地?还是最喜收集财宝的龙窟?

“这里是灾厄之龙‘凋敝深冬’Byakuran·Gesso的某个藏宝洞,”六道骸突然打破沉默,“想不到运气这么好,你直接就进来了,如果没有彩虹桥你也无法穿过这里的防御系统,龙窟外到处都是魔法陷阱呢。”当然他不会说,所谓巧合也是人为。

纲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灾厄之龙’上,他急切地问:“格兰山脉下果然是有龙的藏宝吗?看来村中老人说的都是真的……”

“纲吉,”六道骸打断他的话,“你有感觉到什么吗?”

纲吉一怔,忽然抬起头,无数的金叶无风自动发出清脆的响声,他从那里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召唤。

“那是什么?”

一道金光突然垂落,悬浮在他眼前,淡蓝色光晕中有着一个半尺大小的青色小壶,纹理自然顺滑,透出一种浑然天成的美感。壶身雕刻着一枚魔法符文,魔力的波动强烈得几乎单凭肉眼就能发觉。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云岸←这是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