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骸纲】传说的后来5

5

然而,呼唤并没有得到回应,一直在帮他的声音现在毫无声息,纲吉的心渐渐凉了下去。他当然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可是脑子一片空白,拼凑不出一个可行的计划。

这时,六道骸的声音传来,像是隔着水幕般模模糊糊,好一会才逐渐清晰,“……你跑哪里去了?咦?妖精花园?想不到这儿竟然有一座妖精花园,难道……也对,格兰山脉附近历经多次战争,甚至有神战的传说,若有神城沉没于此,妖精花园还残存也并非不可能。”他的声音渐低,像是陷入了某个问题,不过很快他便从中抽离,略带急切的说:“里面情况很复杂,趁着还没遇到危险赶紧离开!”

此时此刻六道骸的关切更像是嘲讽,纲吉的眼泪几乎要流了下来:“你倒是说怎么离开啊,传送门消失了!”他忽然意识到之前一直能够贴心地给予他指点的人,此时似乎无法实时关注到自己。

果不其然,六道骸的反应好像总是慢了半拍合不上节奏,“当然会帮你啊,干扰好严重,定位需要的时间延长了,很抱歉呐。”

“……”

纲吉一边警惕地盯着绿发女人的动向,一边无奈地和六道骸进行着不合拍的对话。“你从哪里判断出来这里是妖精花园?我不知道什么是妖精花园啊啊啊!我现在遇到了一个对我很有敌意的绿发女人,她是谁?这里的遗民吗?”

“……我猜你大概在想什么是妖精吧?据古代文献记载,妖精是大精灵们为了对抗另一个世界的入侵者投入我方世界的海量人形兵器而制造出的战争武器,只要有足够的资源就能在妖精花园里批量生产,具有很强战力,并能很快突破限制提高等级,但也有着可怕的缺陷。妖精非常贪食血食,尤其对人类的血肉以及高能生物最为痴迷,简直欲罢不能……这一项在最初的目的是为了大量消灭敌方并更快恢复损耗,而预设的特性却在神战升级后,伴随一位位神祇的陨落,一些失去主人的残存妖精给其他种族带来很大危害。一般而言,有着主人约束妖精造成不了什么危害。况且据我所知,只有大精灵才有妖精花园的制造方法,随着神庭的隐匿,埃尔文基本上见不到这种残忍怪物了。大约你还想问为什么我一眼就看出这里是妖精花园吧?很简单,这里弥漫着一股妖精的魔力波动,还有遍地的人脸妖花,最最重要的是,雕像的基座上就是妖精花园的铭文。对了,你可要注意呢,你兼具妖精最喜好的食物以及精灵这种高能生物的双重特征,是妖精们最喜欢的美食……”

纲吉被六道骸的这一番长篇大论搞得晕头转向,偏偏又打断不得。不过他至少明白了点什么,妖精?眼前这位无论怎么看都不像那种传说中性情温和,只有巴掌大小长着翅膀的小东西!

“应该不是,能在妖精花园里遗留到现在的,也只能是妖精才对。”

纲吉无暇理会六道骸的科普和如同戏谑般的提点,更无心吐槽姗姗来迟的确认。这个女人在他听六道骸的那些话时间断地向他发起攻击,他的眼睛几乎要被一团团爆开的银色火花闪瞎。现在绿发女人似耐心告罄,背后突然生出两对五六尺长的透明蝴蝶翅膀,轻轻一扇动,就是一阵银色火花闪耀,一片片连在一起形成火网,在某种力量的压迫下不断逼近纲吉。

他满身冷汗只想逃跑,可一种诡异的力量将他的身体死死钉在原处,他低下头,不知何时那些色泽艳丽的花朵已经漫到他脚边,每朵花的花蕊中间都生长着一张人脸,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它们嬉笑着,互相说着听不懂的语言,用它们宛如人手般的枝条紧紧拉扯住他的两条腿。

纲吉来不及害怕,更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就这样在他眼前发生了。

一抬起头他就看见,在距离自己的脸只有一拳之隔的地方,绿发女人脸上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之后嘴部就如同被利刃切开两道豁口般猛地裂开了一大截,露出里面尖锐如锯齿的森森白牙和长长的血红舌头,隐约有腐烂和腥臭的味道从对方身上传来。一个姿容上等的美女陡然间变得如同恶鬼,怎么不叫人心生恐惧,何况纲吉原本胆子就不大,自打村落被半兽人军队攻破逃亡以来,精神一直紧绷,吃这一吓竟是再也撑不住,他只觉得一颗心仿佛要飞起来一样在胸膛里乱撞,脑袋嗡地一声炸响,意识瞬间模糊。

还在讲解上古秘闻的六道骸忽然发现他的目标身上的灵光骤然减弱,顿时一凛,目光一下变得阴沉,怎么能让别人妨碍到他的计划!目前能够利用的力量极其微弱,否则他也不必多费唇舌利用这个半精灵来将就,一想到那个多管闲事的人类英雄他不由恨得牙痒痒,他六道骸落到现在的境地,居然还要依靠这种又傻又笨的菜鸟简直是命运的恶意嘲笑!

一直垂在右颊的靛蓝发丝被无形气流拂开,仿佛能滴出血般的鲜红右眼闪闪发光,“即便是上位妖精,也别想吃掉我的东西!”

全神贯注排除位面干扰,不计消耗之下很快将他和纲吉之间的坐标连接在一起,如此便能拥有一定的外界干涉能力,而这时,绿发女人的手已经狠狠抓向半精灵的脖子!

有着尖锐指甲的手和银光铺成的火网不断僵持着,六道骸冷哼一声,不屑一顾:“不理解规则和真理一味蛮抗,就算是上位妖精又怎样。”

绿发女人的翅膀不断扇动,还是没法接触到纲吉,脸上露出愤怒的神情,配上巨大裂口,显得分外狞恶。又试了几次,女人嘴部的豁口消失,恢复原本的样子。

一阵嗡鸣声瞬间回荡在花园里,原本一直神色镇定的六道骸突然脸色一变,绿发女人张着嘴吼出一声声咆哮,空间壁障发出吱嘎吱嘎的碎裂声,耀眼的火网逐渐暗淡,随着锋利指甲猛力撕扯,在下一刻全部熄灭!

庞大至极的精神威压顷刻间凌迫向纲吉,他的意识清醒了一些,但完全做不到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绿发女人尖锐的指甲泛着血色微光呼啸着抓了过来。

“クフフ,付出这么大代价只为了吃,值得吗?”只听到六道骸那特殊的笑声响起,其中却殊无欢悦之意,纲吉倏地瞪大眼睛,看见他胸膛处伸出的一只透明三叉戟的虚影狠狠刺向袭来的利爪。

虚幻与实体两者甫一接触,金属交鸣的刺耳噪声霎时响起,一圈圈无形气浪激射出去,将花园中盛开的人面花朵无情碾碎,残骸纷纷扬扬地四散飘零,一时间哀鸿遍野。绿发女人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叫,身体一震,往后倒飞数十步,直接砸在花园中心的雕像上,绿色的血液到处飞溅。她的一只手开始枯萎变黑,几息间便崩散成为一团灰烬。刺啦一声,绿发女人面不改色地扯开废掉的那只胳膊,纲吉可以从她伤口的残缺处看见里面猩红的血肉,血肉迸射间肉芽蠕动竟然很快生长出一只手臂,刚吃了一个大亏的她翅膀一扇不退反进,再次冲向纲吉。

半透明的三叉戟猛地伸长,数十米的距离就像是不存在般被瞬间跨越,凶狠地扎在绿发女人刚刚生出的手臂前忽然出现的黑影之上。

一声凄惨的哀嚎,黑影显出身形,竟是一头体型庞大的黑龙。

“龙、龙……”纲吉还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巨龙,他仰着头张大嘴巴很是吃惊,出现在本地各种传闻中的那条巨龙可是白龙,这里出现的怎么会是一头黑龙呢?

“这种伎俩是没用的。”六道骸嗤之以鼻,顿了顿缓和了语气安慰纲吉说,“不要怕,你再仔细看看。”

纲吉勉强静下心,用心打量,他忽然拧起眉头,还是那座诡异的花园,可他的视野中并没有黑色巨龙存在。

“这是……?”

“你的运气很不错,血根菇增加的属性大约是‘幻觉免疫’吧。”对于纲吉这么快就能看穿幻觉,六道骸挑挑眉对他本身的血脉也多了些思量。“那个上位妖精是幻觉生物,所有的攻击都是幻术,你幻觉免疫天赋似乎特别高,而她呆在这种废弃之地实在太久,久到力量几乎流失殆尽……”他忽然打住话头,三叉戟猛地一横扫,一声巨响中再次将绿发女人狠砸在雕像上,眨眼间莹白色的人形雕像沾满了绿色的血迹。血液沾染的地方电流窜动,点点绯红的火光倏忽间亮起。

“啧!”六道骸的声音传来,不知为何纲吉能够感觉到其中的愤恨,紧接着只觉得一层温暖的气息包裹住自己,带着他迅速往斜刺里倒飞出去。

刹那间强烈的爆炸引起的冲击波将花园完全毁灭,气浪翻滚,纲吉眼前白花花一片,看不清周围。他咳嗽了两声,感觉浑身上下就像快要散架一样刺痛。

 “骸?”他试着呼唤。

六道骸满心恼火,这一次真是亏大了!没好气地应了一声,“快走,这里很危险。我刚才消耗太大,没办法坚持很久。”

“可、可是……”纲吉欲哭无泪,兜兜转转又回到之前的问题上了,他难道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吗?只是他全无办法!今天之前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废柴,在魔鬼老师的逼迫下稍微修行了一些时间,基本上就是一个普通村兵的程度,但这样的实力对于目前的险境根本毫无帮助!

“我就好人做到底帮你一把,等会儿按我说的做。”也不知道那个上位妖精究竟对食物有多执着,竟耗费巨量法力在空间壁障薄弱处打开一条缝隙,若非如此六道骸也不想冒着损耗本源的危险来帮助这个半精灵。

 “好。”纲吉知道现在不是多问的时候,等到视线逐渐恢复,他大吃一惊。满目疮痍的花园里充斥着密密麻麻的红色光束,纵横交错,释放出庞大的能量波动,而这些红光的源头居然是屹立在花园中间的那座雕像!雕像基座边绿发女人抽搐着,透明的蝶翼支离破碎,她已经无法动弹,极致美妙的躯体被一道道光束洞穿,翠绿的血液染湿了地面。

忽然,绿发女人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身体骤然化灰,红色光束猛地回缩,花园内又恢复成最初的破败和沉寂。

周围安静得可怕,昭示着某种危险的临近。

“该死!”六道骸咒骂了一声,“妖精花园,不,这座废弃的神城居然还有守卫者!”看到那只残存的幻术系上位妖精,他就该想到不只有她得到了神城残余力量的滋润而留存至今。

“守卫者?”纲吉不是笨蛋,从六道骸的反应可知事情大概出现了更加糟糕的发展,为自己的霉运叹息一声,紧紧握住短弓。

也许死亡终将来临,可他也不能放弃一线希望。

“就是那座雕像,大精灵的神城都会有守卫者保护城市,一般而言,神城失去主人时所有守卫者都会失去动力源,想不到还有残存下来的……”

纲吉哪里会了解这些古代知识,他的注意力都被天空中慢慢浮现出一点点如同萤火虫一样的光点吸引。

无数蚕豆大小的樱红色光点缓缓飘落,迷蒙的光晕几乎遍布了整座花园的空间,纲吉木呆呆地看着周围虚幻迷离的情景。

“这是什么?”他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接住一颗飘近的红色光点。

“别碰!”

纲吉慌忙撤回手,后退一步,只拿眼瞅着这些光点。只有一个指节大小,毛绒绒一团,每一根绒毛都透出淡淡光芒,樱红色光晕映在他的脸上,给他面上镀上一层绯色。

“守卫者吸收了上位妖精的法力就快要苏醒了,赶紧按照我的指引走,否则就永远别想离开了!”六道骸的声音透着焦急。“注意别碰到光点。”

纲吉二话不说按照指示跑动起来,很快来到花园走廊边际,前方是一片莫测的黑暗,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樱红色光点落到地面上,顿时呼啦一下燃烧起来,不管是何种物质均是沾到即燃,即便离着有段距离纲吉也感觉到了背后传来的阵阵高温炙烤的灼痛,不由心下大骇,若是沾到一星半点岂不是要遭受焚心之痛?

后路已绝,前途莫测。

纲吉攥紧拳头,一脚踏入了无边黑暗。


评论
热度 ( 14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