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骸纲】传说的后来4

4

啊啊,这种奇怪的东西吃下去真的没问题吗?

纲吉一脸纠结地看着手中黑红色巨大真菌。这玩意约有儿臂粗细,菌盖和下面的菌柄差不多大小,长约一尺,菌盖包裹顶端,菌盖边缘微微内扣,还有一条浅沟从菌盖顶端一直延伸到菌盖边缘,通体十分光滑,怎么看怎么古怪。

纲吉十分怀疑吃下去会被毒死,里包恩教导过他:自然界中凡是颜色鲜亮的动植物都有毒!他试探着和那个名为六道骸的存在沟通,“吃下去真的能够疗伤吗?”

“你可以选择不吃,决定权在你。”略顿了顿,六道骸的声音里夹杂了一股让人内心发凉的寒意,“你现在体力不足,伤口发炎,如果继续下去,预计会在半小时后昏迷,想来这附近的食腐动物们很快就可以饱餐一顿了。”

再次回想起自己对于死状的臆想,纲吉狠狠打了个哆嗦,顾不得内心中挥之不去的古怪感觉,双手握住真菌的菌柄,直接一口咬上茎部顶端。

“哎呦!”一手捂住嘴巴,却不敢丢掉这个好不容易在六道骸指点下找到的,据说可以疗伤的药物。

氤氲着淡蓝雾气的神秘所在,有着靛蓝发色的精灵深感兴味地托着腮,目不转睛盯着那个浑身散发金色灵光的半精灵,这是一种虚无的光,掩藏在躯壳之下,只有拥有很强灵觉,并集中精神才能看到。

纲吉眼泪差点流出来,想不到真菌会那么硬,一时不察之下,险些磕断牙。

“血根菇的成长完全依赖于幽暗地域的邪力辐射,数量非常稀少,它具有很强的污染性,就连一般的地下生物也不敢靠近它植根周围的反魔力场。但自然就是那么神奇,这种植物只要经过净化就能得到肉体也可以吸收的纯能量,可以迅速补充营养、提高抗性,对现在的你来说,非常必要。”

“但这玩意儿太硬了,我咬不动。”

六道骸的声音带着笑意,“抱歉,我也没想到净化之后血根菇会变得坚硬,要知道这种植物原本是相当绵软的。不过,我想它和唾液接触一段时间后会自行软化分解的特性应该并没有消失,你试试吧。”

可以感觉到对方的道歉毫无诚意,但纲吉现在也无心纠缠。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再次双手握住血根菇的菌柄,认命地张开嘴巴。血根菇的菌盖部分比较大,嘴巴没办法全部含住,只得用舌头慢慢舔舐着菌盖表面,让唾液均匀沾湿这个在净化之火烧灼下热乎乎的真菌茎部顶端。没一会,血根菇逐渐软化,菌盖中央部分凹陷下去,出现一个细小的孔洞,里面浸润出黏黏糊糊味道腥咸的液体,咕叽咕叽涌现出来,他不由皱着眉头全部吞咽下去。

那个半精灵,以未受污染的天真姿态做出一种背德的举动,展现出来的诱惑给旁人造成了无法想象的强大冲击,完全破坏了靛蓝发色精灵恶趣味的本意,他怅然叹息一声。

“你来得太迟了啊……”

腥咸的液体中有奇怪的热量从咽喉流向胃袋,身体无法控制地战栗,仿佛狂风暴雨席卷了他的观感,一片安静的黑暗里,只有心脏鼓噪的声响一直回荡。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也许只是一瞬,也许已有几天,纲吉终于恢复意识。从地上爬起来,他欣喜地发现左上臂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除了那一片肌肤呈现刚长出的鲜嫩粉红,已经看不出那儿曾被洞穿出一道可怖的伤口。

“太好了!”活动了一下手臂,纲吉小心翼翼捡起随着他失去知觉而掉到地上的血根菇,发现这株真菌已经缩小到巴掌大小,“骸,血根菇还有用吗?”

他们之间已经这么熟悉了吗?

六道骸不免疑惑于纲吉的自来熟,这种口吻竟然像是多年老友一般熟稔,对他来说是从未有过的新奇感受。

“当然,虽然大多数精华已经被你吸收,没有了增加抗性和瞬时疗伤的效果,不过它似乎和净化之火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反应,能够将你本身的魔力提纯并转化为能量水,让你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不用考虑食物问题了。”

“诶诶?真的吗?太幸运了。”

暂时解除的食物危机,伤势已经痊愈,虽然不知道血根菇给他增加了什么抗性,但纲吉此时精神饱满,自觉可以面对一切问题。

目前,他所面对的难题就是如何找到回到地面的道路,进入地底固然是他一开始自愿的行为,却没料想到格兰山脉之下居然是广袤无垠的幽暗地域,地下生物所能了解的一般也只是活动范围内的环境,更别说初临贵境的他了。如魔法地图、甚或定位术这样的法术,虽然应用广泛对他来说却只是偶尔听说过名目,大法师阁下压根没给他准备这些卷轴防身,美其名曰:“你已经够愚蠢的了,当然要更多地应用你的血脉天赋,遇事就学会善用直觉,相信直觉就好。”然而,天知道他的血脉天赋到底具体有哪些法术,而直觉更是时灵时不灵啊喂!

他暗自嘀咕着:“若是我回不去,都是里包恩的错。”

“里包恩?”

“对哦,骸,你听我说啊,我的老师真是个大魔王!我每天都被折磨得要死要活,唉……”将血根菇塞入腰囊中,纲吉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环境全然陌生,他早就丧失了方向感,完全不知道自己迷失在地下世界的哪一处。

“听起来你们师徒关系很不错。”六道骸有些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才能教出这么个天真到愚蠢,没准一出门就被人卖了还给对方数钱的徒弟。“那么纲吉,你想回到地面的话就要努力了。我记得,这附近是有着古代残留的传送阵,没准还残留几座有动力的,你要不要去找找看?”

“诶诶,传送阵?”不是纲吉没见识,随着古代精灵帝国的崩溃,大地上的传送阵不是毁于战争就是因为无人维护而无法使用,加上传承的断绝,现在就算能够找到一个完好的传送阵,也会因为不会使用而废弃。

“别担心,传送阵的使用方法很简单,你若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呃,若是太复杂了我怕学不会啊。”虽然并没有怀疑骸的意思,但骸的态度……

还是稍稍殷勤得让他有些不适应啊,而且里包恩好像说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但骸是个热情的好人,应该不会吧……

一定是自己想多了呢……

一边说着,纲吉一边使用侦察术探查四周,保持谨惕缓慢前进,生怕一不小心就惊动了什么感知敏锐的地下生物,他可不想再次因为一时大意而被人袭击。周围除去辉光岩昏暗模糊的光晕外,没有任何光线,看起来这里和地底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区别,就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洞窟。

突然,纲吉眼睛余光扫到一个不一样的东西。不远处斜上方一直延伸的一条甬道底部,有一处非自然产物的轮廓凸浮出来。

“咦?那是什么?”

“似乎是一座废弃魔法阵,要去看看吗?”

“好。”

沿着甬道走向深处,周围光线越来越暗,已经远离辉光岩的照明范围,气温越来越潮湿,一丝一缕的阴冷气息顺着脚底慢慢爬上全身,瑟缩了一下,他鼓起勇气继续前进。

在这片幽暗中,纲吉的眼睛散发出淡淡光辉,正是昏暗视觉开到最大功率时便会出现的特殊状态。很快他就来到甬道的尽头,在他眼前出现的是一座整体建在岩壁上的圆形石门,乍一看就像是以岩壁为材质直接雕凿而成的石雕,通体色调暗沉,有一半已经残破,附近垂挂着厚厚的蛛网,石质门扉上洞开一个人头大小的窟窿,内里一团漆黑。

“这是……等等!”六道骸的声音突然变得焦急,他所注视的半精灵因为好奇伸手拂开沾满灰尘的蛛丝,手指轻轻触碰到石门。

顿时,暗红如黏稠血液的红光浮现在门框周围,形成一个个神秘字符,随着字符的勾画,石门逐渐颤动起来。

来不及吃惊和后退,纲吉思维忽然出现一瞬间的停顿,紧接着,赤红的光充满整个视野。

外界,格兰山脉微微晃动了一下,不过这样轻微的幅度绝大多数生物并未发觉,更不会感知到这里有一圈透明的波纹陡然荡开,辐射到虚空某处。

事情发生得太快,直到半精灵的身影化作光粒消失,六道骸后半句话才来得及喊出:“小心,别碰——!”

然而,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六道骸发出一阵愤怒的吼叫,为自己也为那个蠢货半精灵,该死的,那家伙怎么就不能等一下!

感觉身体就像被粘稠的液体完全包裹,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颠簸,过了数息纲吉才恢复了知觉。

“唔……”他抬手挡住了眼睛。许久未接受过明亮光线的照射,他的眼睛感到有些刺痛,但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诶?我出来了?”

眼前是一座巨大而荒芜的花园,地上还散落着一些枯萎的植物残骸,花园中央伫立一座莹白色不知什么材质的人形雕像,周围是高高的围墙,无法看到外边;左右两边的围墙前有着破败的回廊,从仅剩的几个半截立柱上残存的浮雕可以看出曾经的华美豪奓;另一端则延伸至幽暗漆黑的阴影里。头顶的天空是冬日阴天时的灰白,整座花园弥漫着一种腐朽没落的颓败,使人一见便觉得压抑不适。

纲吉出现的地方是在花园围墙的圆拱门前,四下扫视了一圈情况,他发现身后本是入口的门扉再次变回仿似镶嵌在岩壁上的雕塑,试探着触摸也没有出现任何异状,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再次面对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

“这地方好像也不简单啊,骸。”下意识和六道骸嘀咕,对方并没有回音,纲吉微微一怔,当即为自己无意识的行为感到羞赧。摇摇头抛开这些忽然浮现的奇怪情绪,想到自己不小心触动了什么传送门来到这个明显非地下世界的异空间,回去的希望也变得越发渺茫,不由得更加想要蹲地抱头痛哭。

他深吸了一口气不再胡思乱想,转而看向位于中心的雕像,目测整体有7尺高,基座高尺许,上面雕刻着一连串神秘的文字,非常遗憾的是纲吉看不懂。基座上伫立着一个手持无弦之弓的年轻男性,相貌十分英武,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着一丝违和感。盯着看了一会儿,他恍然,和四周的破败相比,这个雕像实在太完整,简直簇新得可怕,上面没有一丝浮尘,所以才会显得别扭。

“不对!”纲吉忽然一个激灵,天生的超卓直觉这个时候发挥作用,“有什么在迷惑我,得快点离开这儿……”危险,有非常危险的感觉在靠近。他神色一凝,警惕地四下巡视,然而并没有任何发现。眼神不由自主转回到雕像上,纲吉发现雕像似乎有着某种吸引视线的魔力,凝视片刻,还是没有发现异常。

忽然,一阵风起,一片红色的花瓣飘到他眼前,好不容易移开视线的纲吉赫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花园里密密麻麻开满了一丛丛颜色鲜丽的花朵。这是他从未见过的花卉,足有两掌大小,花筒细长,喇叭状,花被重瓣,色泽艳丽,明明是植物却闪烁着宝石般的光芒,绚烂无比。除了两边的回廊,殷红的花朵占据了整座花园的空处。晦暗天空下,废弃之地上,满满当当妖艳灿烂的花朵,两相映衬之下越发显现出一种颓败的凄美。

纲吉紧绷身体,全神贯注看向花园右侧回廊完全无光的黑暗处,一个人影正缓缓从那里走出来。那是一个身姿窈窕的女人,穿着束胸无袖的素白衣裙,翠绿的长发披在背后,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她鼻子微微耸动,闭上眼睛仿佛沉醉于什么美妙的滋味中。随即她视线一扫,平静的水蓝眼眸在看到站在入口处的纲吉时,忽然爆出强烈的光芒。

她似缓实快地走过来。随着她的接近,无数艳丽的花瓣在其身边飞旋,奇怪的是她身周却没有一丝风,秀发和衣裙柔顺垂落丝毫不乱,这一幕是如此的静默而诡异。

走到距离纲吉还有两步左右之时,她便在走廊外停下了脚步。绿发女人的相貌十分出色,但那双眼睛却是兽族的竖瞳,此时正直勾勾盯着纲吉,视线贪婪地一遍遍刷过他的身体,就像是用眼睛在品尝味道一般。

沉默地看了一会,绿发女人缓缓抬起白皙的手抓向纲吉,顿时他的面前有一溜银色火花闪现,可她不为所动继续动作。

噼噼啪啪!一连串爆鸣声中,火星四射几乎连成一片,僵持了一会她便收回手,如烟花般绽放的银色火星随即消失。

直到这时,纲吉才猛地缓过神,倒退一步后背贴在石门上,惊恐地看着那个面目姣好的女人。虽不明所以,她的敌意形成强大压力隔空威迫而来,更让他惶惑的是向来敏锐的感知,直到她收回手时他才觉察到对方的恶意,这说明了绿发女人的动作已经完全超过了他大脑的反应速度,她的实力远非他所能应付。

危机重重的环境,无法力敌的对手,目前情况眼见着就是必死之局。

怎么办,怎么办?

下意识地,纲吉开始呼唤最近的一个可信赖的朋友:“骸,帮帮我……”

 


评论
热度 ( 14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