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骸纲】传说的后来3

3

这是一处地穴,顶部很高,但还是让人感到憋闷,到处闪烁着辉光岩浅蓝的幽光,更多的景色都掩藏在深邃的黑暗里。

纲吉抱着膝盖缩在一个角落,没胆子、实际上他也没有精力去施展任何一个法术,哪怕是0级的戏法。他有些发烧,左臂的伤口开始发炎,加上数十小时没有进食和饮水,还有长途奔波和战斗,他的体力已经完全被榨干。

实际上,他的意识已经开始变得模糊,如果放任不管,在不可测的幽暗地域又会多上一个亡魂。

“醒来、醒来。”

纲吉慢慢睁开眼睛。方才似乎有人在呼唤他,那是非常温柔的声音,让他在坠入最深沉的梦境之前被拽回了现实。

滴答,滴水的声响,感受到略带潮湿的空气,纲吉精神一振,顿时感到嗓子里火烧火燎的痛,连滚带爬地奔向不远处的一眼泉水。

掬起一捧水,刚要大口喝下,脑海里传来一声喝止:“别喝!”

那是将他从梦里叫醒的声音,轻柔得如同泡沫。

“你是谁?”

“如果你想就这样变成怪物,永永远远都不能离开幽暗地域,就请喝吧。”那个声音继续用那温柔的语调说着。

你这么说我怎么敢喝!

纲吉翻了个白眼,松开手,任由手掌中的清澈泉水从指缝间溜走。舔了舔干燥起皮的嘴唇,他继续问:“你是谁?”

为什么能和我心灵对话?这个明显愚蠢的问题他没提,有太多的技能可以做到这点。

“这里的水,不适合身为地表生物的你饮用,里面有着影响你的元素,喝了就会永远留下幽暗地域的烙印……”温柔的声音解释道,却没有回答纲吉的问题。“也许会暴毙,也许身体会产生变异,留下难以祛除的畸形。”

“啊?那怎么办?”他不可能一直不补充水分,倘若真地遵从这个神秘声音所说,那么他的下场只会是被渴死。他也顾不得再问声音主人的身份,急忙追问:“难道幽暗地域就没有适合我饮用的干净水了吗?”

“没有,幽暗地域是一个荒芜的世界,淡水本身就是极稀少的资源,你能遇到一眼没有守卫的泉水已经是极其走运了,当然这是在你是地下生物的情况下。”那个声音悠悠地说,“不过,也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请告诉我吧,拜托!”

那个声音发出极其愉快的笑声,笑了一会才轻轻的说:“你就这么相信我吗?容我提醒你一下,这里可是幽暗地域啊,充满了欺诈和恶毒,没有任何东西能压倒那高高在上的两项准则——‘生存和灭敌’,年幼的半精灵。”

沉默了一会,纲吉坚定下来:“……我相信你。”能够直言告诫,足够说明对方的态度。不过阅历浅薄的半精灵显然不明白,若是傲视群伦的强者,世间的大多数准则并不适用在他身上。他的告诫也好劝慰也罢确然都是出于真心实意,但他若真的有什么图谋,所有人都将沦为他脚下的蝼蚁。

可当他说完这句话之后,那个声音就消失了。纲吉焦急地呼唤了大半天,甚至还为不知道怎么称呼对方而纠结了一下,隔了很长时间,那边才有回复:“……真是天真啊,你这样的小家伙若是生在地下,早就被人利用得连渣都不剩了。好了不说这些,现在你有两个法子解决眼前困难,自己制造能量水流或净化泉水,只要你驱散了泉水里来自深渊的邪力辐射,饮用了就不会产生变异。”

纲吉一脸窘然,这两种方法都不是他能办到的!前者他没有学习过,这并非他目前的等级能够掌握的法术,并且听说能量水流喝多了也会对身体产生不好的影响,而后者属于神术,那是牧师的领域!出身于偏僻的村庄,年纪很小还没有确定信仰的纲吉显然不可能释放任何一个神术。

难道他就只能等死了吗?

“哦呀,怎么了?做不到吗?”

纲吉脸涨得通红,嚅嗫着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呢?一个神性的拥有者,还不是那种没有觉醒,无法使用能力的,怎么可能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到?那边的精灵有些怀疑地想。

他试探地开口:“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不过,我现在有点怀疑你能不能做到。”

事关生存问题,纲吉咬了咬嘴唇,坚定地说:“请告诉我办法。”

温柔的语调中仿佛有着某种特别的意味,“既然你这么认真的拜托,我就勉为其难给予你一些提示吧。想一想你的天赋,那些隐藏于血脉中的力量……”

这算什么提示……到底有些什么天赋他自己一点都不清楚啊喂!里包恩也从没提过,只会用奇怪的方法折腾他!!

恨不得在内心仰天长啸一番,纲吉并不知道不是对方不愿意说清楚,而是世间存在的血脉传承千奇百怪,即使是那位强大的存在也没有办法尽数知晓,更无法做出具体指导,只能给予最正统的教导方式。毕竟这不是什么理论而是一种领悟和想象力,根本无法用语言贴切的表现出效果。

最终,纲吉还是按照魔鬼老师教授的方法开始冥想,一开始心情一点都平静不下来,反而翻腾着浮躁、焦虑和不安。并且,面对死亡的威胁,他也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心神不往那些方面想,因此不得不数次中断了平心静气的过程,被那个可以和他精神交流的存在嘲笑了好几次。

不过,那个存在果然很温柔呢。唏嘘之后还是耐心指导了他怎样更加迅速的收摄心神,有机会一定要问出他的名字……

按照他教授的方法,纲吉果然很快进入了冥想状态。

和以往不太一样,抽离的意识来到一处虚空之中,俯视着自己的纲吉似乎看到他的灵魂之上缠绕着无数拇指粗细泛着金光由神秘符文组成的锁链,将他捆缚得严严实实。一种极其憋闷、就像沉入水底无法呼吸的难受占据了他的所有感官,这让他有些不太适应,不过仍旧咬牙坚持着。

心跳在不断加速,血液随之沸腾,大脑像被某种东西一直撞击着——

幽蓝色不真实的光线下,棕发的半精灵忽然睁开眼睛,鎏金的眼瞳如同闪闪发光的宝石。他从地上站起,双手放入泉眼之中,咔咔咔一阵轻响,清澈的溪水瞬间冻结成冰,又在下一刻融化成水并沸腾起来。

做完这一切,纲吉身体一阵摇晃整个人直接栽进泉水里,马上惊叫着跳了出来,“哇啊啊,烫、烫死了!”

“噗,怎么这样笨啊。”刚刚还在惊叹你的天赋,还想夸赞一下,下一秒就让人无奈,怎么会有这样的笨蛋呢?但是,换个方向来想,出色的资质加上不甚灵光的脑袋,也是个绝赞的搭配,他有点期待离开封印之后的事情了。

到时候,会看见怎样一幅美妙的画面呢,クフフフ……

“对、对不起!”还好动作够迅速马上就出来了,并没有被烫伤,被声音的主人这么一说纲吉立刻道歉,为自己的笨拙而羞愧。

“クフフフ、不过水可以喝了哦。”

得到首肯,纲吉小心翼翼地用被里包恩强行勒令必须每天都带在身上的银水壶舀了点水,——感谢鬼畜老师,不然这种时候在这样荒凉的地方上哪找盛水容器去。

稍微冷却就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小口,温度刚好,早已饥渴难耐的纲吉连续喝了好几壶这才满足,装了一肚子水,暂时也不饿了,他的思绪转移到自己的伤口上,不免犯起愁来。治愈术作为神祇的特权,只有它的使者才有资格使用,也就说其他职业者根本无法使用法术治疗伤势,而他又不会用草药疗伤,因为他的资质不高。里包恩大法师阁下为他设计的教育方式是走专精之路,也就是让他基本放弃文化课,专精身体熟悉技能,做到不用思考而本能反应,讲求从外而内的学习方式。这就造成他偏科严重,理论知识多半不合格而实战成绩优秀,结论就是需要记忆大量药物知识的草药学纲吉压根没学过!

现在的情况就是,纲吉对于外伤包扎精通,如果有现成的草药他马上就能给自己处理伤口,可这里是幽暗地域,哪来的现成药剂给他使用?但若是伤口再不处理造成感染,首先就会引起发热,进而体力急速衰退,最终失去身体的控制权,在这种危险地带简直就是完全看不到活路。

并且,他还没有食物果腹……

这样一想,他的处境着实堪忧,他几乎可以想象的到自己全身腐烂的尸体被淹没在一团漆黑里,周围大大小小满是食腐动物的红眼睛,他绝对不愿意自己落到那般凄凉下场!面临几乎绝境的危机,他的本能却在焦虑与惶恐之中带着面对挑战的隐隐兴奋,这是源自于英雄血脉的骄傲,支撑着他父亲一族传承至今的支柱。

当然,年幼的半精灵并不懂。

这时,温柔的声音打断了他可怕的遐想,“哦呀,你是为了什么而烦忧呢?”

“我——”

“你的伤口发炎了是吗?”

如今的精灵就这么柔弱吗?哦,不,这个孩子只有一半的精灵血统,跨种族结合而产生的新的血脉总是更加脆弱不堪。

不过,已经快没有时间了,现在的自己,只能将就。

“没有药物治疗,我大概会死吧……”死在无人知道的黑暗角落,再也见不到温柔的妈妈。

“クフフフ……这样就认输了?你难道就不想回到地上?就没有想见的人?”沉默了一会,温柔声音的语调变得有些冷漠,还有一些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焦灼。

“我、我当然想!可是……”

“你相信我吗?”他的辩驳被又一次的询问打断了。

相信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突然冒出来藏头露尾的家伙吗?他沢田纲吉虽然只是一个废柴,却也不是智商需要充值的白痴——好像混入了奇怪的东西。直觉告诉他,这个声音并没有恶意。对方确实给予他很大的帮助,而他又有什么值得别人图谋的?刚想回答,脱口而出的却是:“你叫什么名字?我的名字是沢田纲吉,来自格兰山脉。”

真是让人意外,这个小家伙还蛮有意思的。

有点可惜了。

“你可以称呼我……‘六道骸’。”

这个名字已经多少年没有使用过了?如今还有谁记得?

“骸,我相信你。”

“クフフフ,那就按我所说的去做,你一定能活下去。”


评论
热度 ( 15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