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骸纲】传说的后来2

2

呼呼呼,纲吉大声喘息着在黑暗里急速奔跑,借此甩掉身后的追兵。

也怪他全无冒险经验,犯了很多常识性的错误才会落到现在的窘境。即便有严师教导,他也还是个学习没多久,又总爱偷懒,很多知识只学了个半吊子的菜鸟,可是他现在苦不堪言,想要分出精力后悔一下都没有机会。

身后那群追兵只是一些地精,单个不足为虑,但现在的问题是数量太多,密密麻麻的一大群紧紧追在纲吉的屁股后面。可能是纲吉施展的光亮术吸引了地精们的注意,它们就像看到了什么绝世美味一样,发出一阵兴奋的嚎叫后,毫不迟疑地迈动小短腿朝着光源直奔而来。

这些手握简单武器的矮个儿皮肤坚硬,物理防御力颇为不错,虽然这些家伙的魔抗几乎等于没有,可纲吉铭刻于血脉中的那些天赋法术到目前为止尚未有任何攻击法术觉醒,单凭他从家里顺手带出来的短弓根本无法穿透它们本身的护甲,更何况他现在正在黑暗狭窄的地下洞穴中高速移动,能不能命中都是个问题。

纲吉悲叹一声,天哪,他不会一个不小心跌入通往幽暗地域的裂缝了吧!那个传说中无限广大的神秘地带生活着许多仇视地表生物,都是些阴暗又邪恶的地下世界居民,误闯的人类根本无法活着离开,如果他真的不幸落入此间……

纲吉拒绝想象下去,这是他无法接受的事情!

脑子里没有丝毫关于家乡格兰山脉附近有连通幽暗地域通道的记载,纲吉只当自己是在一处地下洞穴探索,根本不敢思索若是真的闯入可直达深渊的地下世界自己又该如何活下去。

一路狂奔中早已迷失了方向,纲吉完全顾不得探寻前方有些什么随便寻找一条路就钻了进去,四通八达的地下通道为其提供了方便。也不知过去多久,他总算摆脱了那群地精。

这时光亮术的持续时间也到了,纲吉没有再施法,天知道要不是他不知如何取消法术他又怎么会惹上刚刚那一大票的麻烦!如果大法师阁下知道自己弟子犯下这种愚蠢的低级错误绝对会一法杖戳死他!

纲吉来到了一处比较开阔的洞穴,周围的岩石缝里生长着一些没有枝叶通体光秃秃宛如死树的怪异植物,正是这些植物散发着的荧荧蓝光才给周遭带来些微光亮。如果是普通人类当然没法看清楚怪异植物光照范围之外的环境,但纲吉是拥有昏暗视觉的半精灵,只要有一丝光就能视如白昼。

纲吉一屁股坐在地上,准备休息一下。体力实在没法继续支撑下去,眼下情况使他很是犯愁,到目前为止过去数个小时没有进食,如果不在体力耗尽之前得到食物和饮水他必死无疑。

“……唉,我不会是真的误闯幽暗地域了吧,这真是个不能更坏的消息了。”盯着不远处发光的怪异植物,纲吉自言自语。广大的地下世界标志性物体就有夜光树、辉光岩、夜光水晶和散发磷光的苔藓、地衣、真菌等等自发光的植物矿物,就算是曾经孤陋寡闻的纲吉也在里包恩大法师阁下的填鸭式教育下记住了这些。同时他也明白幽暗地域有多么的危险,以他这种程度的菜鸟基本没可能回到地表世界,但他不可能因此而放弃挣扎。

但是该如何做?又该怎么找到回去的路?

纲吉毫无头绪,脑子里一片混乱,说到底仅仅只有十几岁的他也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对于老师一直念叨的什么恢复祖先荣光只是懵懵懂懂。不过他明白一个道理,这个世界非常危险,战乱频频,如果不能学得一些本领就连自己的性命也保不住,这才是他在里包恩的逼迫下学习的主要原因。

“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只小老鼠。”

纲吉悚然一惊,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冰寒入骨的杀意宛如万千的钢刃从四面八方刺向了他,来不及思索,身体自然而然就地一滚。

嗤嗤!

几声轻响,他原本所站的地方,两根羽箭深深钉入岩石地面,只剩下半截箭杆余劲未消地微微颤动。

“咿呀!”纲吉顾不得害怕,用尽全力迅速往左侧扑开,躲到一块突出的石笋状岩石柱后面。

笃笃笃!

一连串金属敲击岩石的声响传入耳里,高大的岩石柱一阵摇晃,大量粉尘洒落,呛得纲吉连忙捂住口鼻,强忍住咳嗽,屏息凝神。

“咦?”一个陌生的口音远远传来,似乎是对纲吉能够躲过攻击感到十分惊讶。“有趣的小老鼠。”

是精灵语。

纲吉脸色发白,他宁愿自己听不懂,可惜精灵语和通用语是他所会的唯二语言,书写可能还有错误存在,但听懂绝对没问题。

如果他真的是在幽暗地域,那么在这种地方会使用精灵语的也只会是深居地底的黑精灵。它们是精灵族两大分支之一,是异常残忍狡诈的种族,是邪恶、死亡、恐惧的代言人。

他缩在岩石柱后,胸口剧烈起伏,冷汗不由自主淌了下来。刚才那一瞬间,如果他没有相信自己的直觉,或者动作稍有迟缓,下场绝对会被人一箭钉死在岩地上。

从没有任何一刻——甚至村庄被半兽人部队攻破的时候,纲吉都没有如同此时一样,感觉自己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想不到任何可以脱困的方法,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是以一个普通乡野少年的身份长大,所遇到最危险的事也不过是被鬼畜老师逼着去山里狩猎,相比之下,他现在的遭遇实在是太超过他之前的认知了。

可或许他的身体内真的有所谓英雄的血脉存在,很快他就找回了些许理智,漂亮的眼睛里似有一团金焰在燃烧,微微闭上眼睛仔细倾听周围的声音,那个黑精灵却再也没有了声息,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这让他有些不安。

现在局势很明显,突袭者是一个黑精灵,在黑暗的环境中有着比他更为优越的黑暗视觉,虽然这个优势在这里被夜光树散发的微光所抵消,但从方才的袭击中就能看出对方的箭术十分高明,如果找不出办法克制这一点,他的下场堪忧。

不过,他深刻明白这种时候坐以待毙同样不可取,只能强行按耐住恐惧,半蹲在地上,小心地移动脚步,朝着一条黑暗深邃的甬道方向缓缓挪动。

忽然,又是一阵尖锐的寒意袭来。

不假思索,纲吉就地一个前滚,脑袋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一阵刺痛。这种时候哪里还顾得上在意这些,他猛地爬起身,拼命向着预定方位跑去。

铛!

身后再度传来箭矢没入岩石的闷声。

“滑溜的小东西,”黑精灵的声音隐隐传来。“你跑不掉的。”

纲吉使出吃奶的力气一路狂奔,半精灵的敏捷被他完全发挥出来,速度快得惊人。逃命途中,他试图甩开追击者,然而那种阴冷刺骨的威胁一直没法摆脱,忽快忽慢地不断浮现在他背后。

纲吉越来越惊慌,他紧紧咬着下唇,不断闪躲,就算衣服被坚硬粗糙的岩石沙砾撕出一道道裂缝,身上划得到处都是细小的伤口也不管不顾,可他明显没有成功,危险的感觉如同跗骨之疽一般死死钉在后背,一直不曾转移。

嗤!

弓弦响起。

陡然间,纲吉只觉得左臂一痛,一根羽箭狠狠扎在他的左上臂,瞬间透肉而出。他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被箭上所附劲道带着倒地不起,闷哼一声稳住身体,迅速掐住伤口,躲进一处岩石后面。

“怎么办、怎么办?”纲吉满脸冷汗,死亡的阴影笼罩在头顶。他强迫自己从恐惧中挣扎出来,逼迫自己把注意力转到眼下最要紧的事情上。黑精灵使用的箭矢的箭镞是特制的三刃菱形金属箭镞,尾端还有着血槽,可以最大程度的在洞穿皮肉的同时造成撕裂伤并放血,他如不马上处理伤口就会因不断流血而亡,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箭上没有淬毒。

他强自按耐,忍着疼痛,摸出一直别在腰间的匕首砍掉箭矢的箭镞,随后握住箭杆将之拔了出来,伤口立刻飚出一股血泉,又马上被他用割下来的衣摆缠住包扎起来。

“不能再躲了,否则死的一定是我……”反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纲吉狠下心做出了决定。拿下背上的短弓,从箭筒中抽出一支羽箭,忍痛拉开弓弦。伤口传来阵阵剧烈的疼痛,用于包扎的布料上立刻洇开一层殷红,他几乎握不住弓身,冷汗不停滴落,剧痛使他必须耗费更多的精力才能集中注意力。做好准备的一瞬间,他猛地弹跳起来,往左边窜去,人在半空中顺势射出一箭。

羽箭挟着劲风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钉在数十米外的一棵夜光树树干上。左臂伤势严重,加上又是他不太拿手的箭术,准确率极度低下理所当然。纲吉本就不关注结果,他在箭矢离手瞬间抬脚就跑,这一击只是为了引开黑精灵的注意力,借着周围遮挡物的众多以便取得更多逃离的机会。

“你跑不了!”黑精灵冷冷一笑,若是让这种地表的小家伙逃出自己手心,他还怎么面对自己‘巡夜者’的身份?就算是他这样的高手在危机四伏的幽暗地域也不得不小心谨慎,自从被对手设计赶出莎木特城,他一直就没睡个安稳觉,四处寻找机会回城。地表人在地底作为奴隶还是相当有市场的,尤其这个孩子身上有着一股好闻的味道,应当可以卖一个好价钱,到时候他就能借此疏通神庙女祭司,以便合法回到城市里,再也不会因莫名其妙的原因被驱逐。

已经跑出一段距离的纲吉忽然顿住脚,再度一个侧身翻滚。

嗤!

一声轻响陡然在纲吉原来所在位置传来,一道黑色幽光在箭羽上闪烁,忽地化作黑色罗网兜头罩向他。

“看你往哪跑。”黑精灵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纲吉那一箭没有起到丝毫分散注意力的作用。

纲吉顺势一个翻滚躲开黑网,爬起身想要再跑,突然肩膀一寒,不假思索往右一滚,又是一箭袭来,从他身边擦过,钉在不远处的地面上。他整个人都在敌人弓箭的攻击范围内,想要再跑危险性太高。

“跑不掉了。”他终于承认自己再也没办法逃离,纲吉再也压抑不住内心不停滋生的绝望,现在他被那种刺骨的寒意锁定,根本不敢有大点的动作。“我会死吗?”他慢慢站起身,侧身回望。

 一道黑色人影气定神闲地从暗影中走出,行走间悄无声息。那是一个穿着黑斗篷的精灵,手中握着一把金属长弓,皮肤黝黑,发色银白,典型的黑精灵种族特征。

“乖乖跟我走吧,小东西。”黑精灵看着已经不再乱跑的幼年半精灵,一边慢慢逼近一边暗暗思忖:猎物太过滑溜,不如先废掉他的反抗能力,反正拍卖行售卖的奴隶一向都要进行调教,他先帮他们拔除尖牙利爪,也不会影响价格。至于品相问题,等抓住了再抹上药膏治疗不就行了?

心下有了决定,他咧开嘴,手一扬两把匕首陡然飞出,带着尖锐的啸声袭来!

纲吉呆呆站在原地,扑面而来的强烈恶意深深刺激着他,“我不想死……”更不想成为地底生物的奴隶!

幽暗地域有些情况里包恩早就告知了纲吉,因此他很清楚若是成为这些邪恶生物的奴隶,自己的下场有多凄惨,会被强行签订最残酷的奴隶契约,活着的时候被压榨全部价值,死了以后灵魂也得不到安息,或者被当做养料吞噬或者被制作成不生不死的亡灵生物继续被控制。当他被捕获之后,他也要面对这所有的一切。

难道他的一生就要这样被毁掉吗?

不,他绝不接受这样的结局!

迷蒙的意识里渐渐卷起着不甘的巨浪,惊骇地怒叫着拍打他的心神。他咬紧牙关,伸手在受伤的左上臂上狠狠一掐,伤口顿时崩裂,鲜血疯狂涌出。纲吉伸出手蘸了点血,快速在手背上画了一个贝壳状符号,口中念出法术发动的短咒。这是铭刻在血脉中的天赋法术,也是纲吉目前能够使出的最强招数。

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蒸腾而起的热量模糊了视线,纲吉此时看不清周遭,但感觉对一切又洞察入微,非常奇妙。

尖锐的啸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纲吉的瞳孔转化成金橙色,倒映出飞速接近的两把匕首,他倏然抬起手,双手之上腾地燃起两团澄澈的火焰,仿佛祈祷一般双手握拳横在胸前。

铛铛!

清脆的撞击声传来,沉重至极的力道从不分先后齐齐而至的匕首上涌出,脆弱得如同鸡蛋壳的护盾却没有被击碎,只是荡漾开一圈圈类似水波的涟漪。纲吉脸色一阵潮红,嘴角溢出一条血丝,身体摇晃着仿佛随时都能倒下,却拼上了最后一点力气握紧拳头挥了出去。

黑精灵脸色一变,敏捷地闪开。

“轰”的一声,一团庞大的能量顿时爆炸,洞顶的石质层顿时受不了这样的压力,不断有碎石崩塌,地面剧烈地摇晃起来,到处都是坠落的石块砸落的声音,一时间,仿佛整个世界都摇摇欲坠。

“咦——?”在某个无法被人窥晰的地方,一个有着靛蓝发色的精灵感到束缚自己的封印似乎变得松动了些,立刻开始拼命挣扎,挣扎未果后无奈叹息一声,知道只凭自己的力量还是没办法脱困,于是顺着之前轻微震撼到封印的力量一路追寻本源,直到目光锁定在了遥远的彼方。

一股强大威胁在此间降临,可惜只有黑精灵感受到了,毕竟他的感知力超过纲吉太多。但他和这位的实力更加悬殊,自己这点斤两根本不被放在眼里。更倒霉的是这位大人物目标似乎和他一样是眼前这个半精灵。为了不招惹更大的麻烦,他也只能咽下这口气。

“算你走运!”他恨恨地看了纲吉一眼,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阴影里。

直到黑精灵的身影完全没入黑暗,纲吉这才松了口气,绷紧的身体缓缓放松。虽然不知道黑精灵为什么放过他,但是这个地方的危险性他已经深刻了解到,如果不是对方自行离开,他今天多半就要从此陷入悲惨的奴隶生涯,或者不得不在被强行签订奴隶契约之前含恨自杀。

血脉天赋技能果真强大,可惜的是纲吉现在每天只能使用一次。按照里包恩的话说,因为他的实力太低,所以每天一次已经是他的极限,如果超过身体定然无法负荷。

这一次战斗结果只能说是运气,毕竟纲吉根本没有经历过任何实战,要不是他的天赋着实惊人,还有那个黑精灵从一开始就只打算抓他,估计他最初就被直接杀死了。

这时地下的震动并未结束,纲吉头顶上也开始被波及,巨大的石块纷纷翻滚着落下,速度惊人,他顿时收摄精神,转身就跑。

他所会的那一招天赋技能“增幅性反弹护盾”,其实就是一种可以吸收转化对方力量,进行增幅并反弹的护盾,想不到威力这样惊人,居然引起了地震。

这里会不会塌方啊……纲吉一阵后怕,加快了脚步。

在他身后,地震引起了连续的反应,头顶上的石壁大量龟裂,不断有被挤压变形的石头坠落下来,蹦跳着到处乱滚。

要是被砸到肯定会变成一滩肉泥。纲吉慌不择路,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感到震动停止了。

这场危机总算度过了,虽然不知前路如何,但他还是不可抑制地放松了一直紧绷的精神,无力地瘫倒在地,再也无法动弹。


评论
热度 ( 15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