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岸

本命骸纲
新欢伞修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更新随缘

20170623

一版:骸,我所欲也;纲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令二人成CP遂我所愿,美哉妙哉。


二版:骸,我所欲也;纲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令二人成CP,左拥右抱,美哉妙哉。


咸鱼躺,继续沉迷三国,沉迷奉孝~

查看更多

20170609

沉迷三国,不想码字,所以阿骸生贺什么的,没有啦哈哈哈

查看更多

【骸纲】即兴曲8

8.

 

即便隔着遥远的距离,沢田纲吉仍能明显听出欧文·康纳话语中的惊讶,也切实感受到了对方的惊异之情,不禁暗自腹诽有必要这样么,自己就不能出现在这里?

 

另一边的托蒂家族基地内,欧文·康纳眉头一皱,彭格列十世的出现出乎意料。这位新任彭格列的名头只在很少一部分人里面传扬,但知情者都明白他不是一个仅仅依靠血统的弱鸡,能登上黑手党家族首领的人绝不可能是无能之辈。

 

而事实上,彭格列新首领是当今世上最出名的年轻人,没有之一。只不过,彭格列家族对首领的情报保密工作同样做到了绝对封锁,外人很难得到什么真正有用的信息,能够看到的消息...

查看更多

20170517

欲将心事付瑶琴。


查看更多

【骸纲】即兴曲7

7.


——这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答案。

 

办公室里翻到的那些未批阅文件,早已让沢田纲吉有了一些心理准备,现在不至于过于吃惊。不过,他仍旧为托蒂家族的逾矩感到不快,不论如何汤姆•科伦佐是彭格列家族的成员,却让别的家族发展成内鬼,实在让人气恼,尤其可恨之处在于,托蒂家族现在名义上还属于同盟家族。虽说各家族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发展内线属于正常,可这么赤裸裸地挖人墙脚未免太过分了!

 

不同于沢田纲吉这几位知情人,外间的分部成员大多数不明内情,顿时一阵喧哗,他们再也无法压制内心层层累积的惊讶,出于对高层的畏惧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不敢置信的目光却直直盯着...

查看更多

【骸纲】即兴曲6

 

6.

 

望着缓缓走入保险库的沢田纲吉,汤姆•科伦佐瞪大眼睛下意识抬起双臂试图阻止,掐住他咽喉的手突然用力,发出无言的警告,仿佛在表示只要他再乱动一下,就会被毫不迟疑地扭断脖子!

 

汤姆•科伦佐看着眼前的银发小子,心忽然颤抖了一下,这个年轻人宛如上好翡翠般碧绿的眼睛里充斥着厌恶和期待?厌恶的情绪自己可以理解,但是期待……?他在期待什么?

 

嗓子一阵发干,呼吸似乎都有些困难,汤姆•科伦佐放下手臂盯着狱寺隼人:“就、就算你们是家族高层,也不能,不能在没有长老会的监督下谋杀我!你、你们无权这么做……”

 

天啊!这小子想杀掉...

查看更多

【骸纲】即兴曲5

5.

 

“啧。”六道骸掏了掏耳朵,表情有点不爽,“这音量,和斯库瓦罗差不多了吧?”

 

想到自家暗杀部队之一瓦利安的成员Superbia·Squalo 那惊人的大嗓门,沢田纲吉不由暗暗赞同六道骸的话,当然明面上他不能随意把对下属的评价诉诸于口,更不能随便附和,只能当没听到,若无其事地转过脸继续关注着远处的电梯间。

 

“别这样生气嘛,”吼声过后,一把娇嗲到让人浑身打颤的柔媚女声随之飘出,“你摸摸,你吓坏我了。”

 

“我看你不是吓坏了,是骚坏了吧?”

 

电梯中走出来一男一女两个人,男人四五十岁正当壮年,身高...

查看更多

【骸纲】即兴曲4

4.

 

“挑衅首领可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哦。”

 

一瞬间,所有人的视野被鲜丽耀眼的红所占据,六道骸挥动刚凝聚出的三叉戟,炽热的火柱拔地而起,擦过沢田纲吉的衣角,直接洞穿了远处分部长办公室的房门,随后轰击到办公桌上,把它砸得四分五裂,碎裂的木块到处迸射,余势未消的火柱最后撞击到墙壁上发出巨大的轰鸣,烟尘碎石和掉落物碰撞的声响,成为此时现场唯一的声音。

 

向来自诩彪悍凶狠的分部成员一时间都忘掉了自己手里还拿着威力强大的枪械,呆呆望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这这这,还是人吗?人类能够拥有这样可怕的力量?

 

传闻中那些胡编乱造的...

查看更多

【骸纲】即兴曲3

3.

“欢迎光临几位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漂亮的导购小姐迎了上来,她脸上堆满职业化的微笑,用词简单而不失礼貌,透出干练的气息,不过行动间还是透露出和普通人不同的味道,只有非常细微的一点。

这是一名优秀的黑手党,她应该受到过非常严格的职业培训,将在里世界残酷历练出的狠辣气质与表现都巧妙的隐藏到女性特有的柔美之中,使得一般人很难发现这一点。

若不是事先了解到内情,即便是感觉敏锐且受过侦察训练的沢田纲吉也无法观察出端倪。他甚至感觉自己会忽略过去,最多认为这位导购小姐平时比较注意锻炼,练过一些防狼拳,总体而言还是一个普通女性。

——外部就用这样的精英未免有些浪费资源之嫌。

“来之...

查看更多

【骸纲】即兴曲2

2.


为了最大程度的隐藏行迹最终沢田纲吉三人舍弃专机改为乘坐民航飞往位于美国中西部的芝加哥,同样的原因此行并未有大批随员同行,他们将从另外的路线出发,到达目的地后再行联络。

 

保密工作果然奏效,一路上很是平静。沢田纲吉透过窗户看着无尽云海,白茫茫的一片,在强烈的阳光下反射的光毫无温度,得知试炼任务内容后被怒火充满的心逐渐平静下来。不管怎么说,那些人终究要处理,可怎么处理还要仔细想想。他实际接掌彭格列才两年,虽然有着九代首领和父亲的大力支持,大家都很努力,但到目前为止内部仍旧有不少不和谐的音调,家族的力量还没完全整合。他毕竟只是一个没有多少经验的年轻人,支撑里世...

查看更多
©云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