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不知算啥的东西

问基友问题时突然冒出来的东西,只有一句。

来人虎背熊腰,好一条大汉,正是前家庭教师里氏包恩。

哈哈,会被打死【逃

@发光发热小灯泡 你的锅


补一个朋友的:却见那人肤如凝脂眉似柳,杏眼迷蒙面带怯,正是那沢田家的小纲吉

{ 2017-03-26 /4 /7 }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四节 远方笑颜 01

第四节 远方笑颜 01


皮靴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节奏的回响,入眼便是明亮光洁的走廊,两旁的花圃里绽放各色美丽花朵的名贵花卉和距离更远地方的苍翠树木在雨幕中颜色愈发鲜丽。正是午休时刻,又是阴雨天,总部中走动的人员很少,靠近主宅的这一处花园显得格外幽静。

空气中弥漫着水汽和植物隐隐清香,急切的心情在行进中逐渐平复,六道骸驻足观看雨中风景。

彭格列家族的总部,拥有百多年历史的古老建筑,曾经是贵族所有,布局十分合理,之后的每一代首领的改建将之更向实用和典雅的方向推进。即便是一直憎恨着的黑手党的手笔,六道骸也不得不承认这里可堪称为艺术品。

六道骸觉得自己有点奇怪,与纲吉君分离有好...

{ 2017-02-25 /8 /23 }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三节 巨变的未来战06

稍微修了修,其实并无什么大变动,可以无视


第三节巨变的未来战06


“那么,就认真的作战吧。”


沢田纲吉面容沉静,金瞳流光溢彩,抬手挡住如同浪潮般汹涌罩来的身影,遏制那如影随形扬起的一片绚丽刀光。


“哼,狂妄!”


看似杂乱的刀势中暗藏着阴险诡秘的用心,装逼不成反遭打脸幻骑士面上不显内心实则已经怒火冲天,面对年纪幼小的对手他竟在不知不觉中开始认真起来,刚刚的话被他抛诸脑后再也想不起。


他虽然是幻术师,刀法却同样出类拔萃,于武道上的执着并不比幻术少上分毫,对此他十分骄傲,与第二代剑帝彭格列家族暗杀部队瓦利...

{ 2017-02-09 /7 /22 }
 

20170131

嗯,被杂食党恶心到了,所以不更新

{ 2017-01-31 /1 /3 }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三节 巨变的未来战05

第三节巨变的未来战05

 

里包恩的想法终是没有实现,在第二天凌晨,密鲁菲奥雷的人抢先动手攻击了彭格列基地。

 

时间往回拨一点,辛苦特训一天的少年们一沾上枕头就陷入深眠,或许在梦里才不用面对沉重的现实压力,即便他们不了解全局情况,可日益恶化的局面只要不是傻瓜都能感觉到情势的危急。每个人都尽自己最大程度努力着。

 

一天内连续几次净化轮回眼的戾气,沢田纲吉其实已经很累了,但从意识世界脱离后他一时半会儿无法入睡,有件事牵动他的心,摸到脖子上多出的那条项链,银吊坠捧在手心盯了很久不停诶嘿嘿傻笑,样子特别傻,但没有人看到他本人也不在乎,什么都无法打消他的好心...

{ 2017-01-15 /11 /29 }
 

【家教】无尽之梦2 下 05(完)

※※※

默默注视天空中激烈战斗的幻想种,这一场幻觉盛宴仍未结束,沢田纲吉实在没法把它们和远古残影或者幻觉联系到一起,都已经是逝去的虚幻之物竟然还能留下如此恐怖的力量,那它们活着的时候该是多么恐怖啊!简直想象不能。

到底是什么原因什么方式记录并留存下来的世界记忆?出现的原理是什么?

里世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不是只有异能者吗?

为什么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听闻到了术士、幻想种等神秘事物,接触过不同类型的鬼魂,反倒是影视作品中酷炫的超能力他一个都没接触到,而古罗和六道骸的那一战以他的眼界也看不出任何门道,只觉得更像是光效惊人的魔术。在他感觉中那个神秘的世界仿佛是一个奇幻的大杂烩,是不是以后还能...

{ 2017-01-06 /5 /17 }
 

20161229

不开心,没有骸纲吃。

{ 2016-12-29 /1 /6 }
 

2016年终总结

2016年是咸鱼的一年,若不是因为不写只会让感觉我一整年都在玩儿(虽然确实如此,沉迷游戏沉迷手工DIY)是连年终总结也不想写啦~哈哈


一月


在写《传说的后来》的同时写了《永夜-死寂》,加上更了一篇好久没更新的《身沐长风》第三卷未来篇。


自我感觉整个月都在写东西,好像很充实的样子,而且1月三次元生活也非常忙碌,可见当时的我还是挺勤奋的呢。


《传说的后来》西幻骸纲,大精灵阿骸X半精灵纲吉,爱与冒险的故事(只有初遇篇)


《永夜-死寂》充满黄暴的不和谐文字,十年骸纲之间的恩恩怨怨,不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造就一生之...

{ 2016-12-25 /9 }
 

20161220

越写越迷惘,越觉得自己文笔之糟糕,故事讲的也不好,逻辑性差,不合理。

丧气,就这样吧。

{ 2016-12-20 /4 /6 }
 

【家教】无尽之梦2下 04

※※※

 

沢田纲吉面无表情的跟在六道骸身后,他实在不知道要摆出什么表情才好。这不怪他,任何一个人在眼前一花后,发现自己站在一个悬在半空的地方都不会比他镇定多少。

 

事实上,他觉得自己经过最近一系列撞鬼事件的磨练,见识过众多妖魔鬼怪,胆气大大增长,没有当场吓得不行,甚至都没尖叫出来,已经很了不得了,可见他这段时间确实已经成长了许多。

 

暗暗庆幸自己没有恐高症,同时环目四顾,发现他们站在一个很高的地方。也许是一座山的半山腰,也许是某个巨大建筑的高处,总之无法判断高度,目所及处的绝大部分都被笼罩在一片浓雾之中,隐隐绰绰的看不真切。近处雾气稍淡,不过能见...

{ 2016-12-14 /1 /13 }
 
4 5 6 7 8 9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